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新世界 新时尚  

2007-10-17 10:33:27|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她是一场服装秀,不如说是一场艺术演出,地位如同百老汇的出场以及米兰的小剧场表演,有着数不清的爱好者,有的远道而来,有的提前定票,有的拖家带口,当成一生不可错过的喜事。对于每年都会上演的WOW秀,它需要设计师提前报名,在网上公布自己的作品,得到认可后才能进一步参与,直至最后将自己的服装进行参演,而这样的服装设计和之前服装周的服装设计又是截然不同的,需要发挥的是想象力和空前华丽的超常展现。这场壮观的艺术演出汇聚了全世界著名的艺术家和服装设计师,灯光和舞台效果都达到了最先进的水平,各种具有传统意义的文化元素都用一种夸张而梦幻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这场演出又分为六个不同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主题,每个主题都有自己的故事、音乐和舞蹈,同时,又像是一场穿梭在时间和空间里的不断变幻的角色,时而进入魔幻世界,时而又跌入海底乐园,时而到了白色的天堂,时而又入了古老的宫廷,可以想象的和完全意想之外的,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最后,也有众多服装获得了大奖,其中以设计师Mandi的作品Motion andStillness 获得了好几项大奖。这也许就是WOW秀的魅力—一年一度只在新西兰的惠灵顿可以看到,并不在国外巡演,它期待着更多的同仁飞过去共襄盛举。在新闻发布会上,WOW的创意总监Suzie表示:“我们每次都要准备一年的时间,每一年都有新的主题和新的表现方式。今年是20周年,之后再休息一阵子,10月份又要开始准备新的一年的演出。这是一场全世界的艺术比赛,我们会先把新西兰的做好,再考虑巡演。”这场国际性的艺术节日,从1987年第一次在尼尔森举行。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鼓励当地艺术发展,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强烈地得到全世界的喝彩。坐落在尼尔森的WOW博物馆里,亦珍藏着很多展演的昂贵演出服。新世界时尚名人谱文Amor、Jeannie 摄影 武传华除了模特之外,新世界的设计师近年来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设计师每年都会亮相四大时装周。同时,世界各地的顾客也源源不断地飞往大洋洲,不仅为了参与时尚盛事,也为了向当地艺术家购买艺术品。澳洲名模 年方二十的Gemma Ward是当今澳大利亚最成功的时尚出口。Gemma来自澳大利亚西海岸的珀斯,如今在权威模特网站Models.com上的排名中稳坐No.1宝座。其实在Gemma 之前,悉尼出生的Elle Macpherson作为1990 年代的超模之一早已为澳洲正名。并在福布斯2000年的一份模特财富榜中力压一批超模而排名第二。而在Gemma之后,来自布里斯班的18岁长腿姑娘Catherine McNeil 去年一出道,就得到王牌摄影师MarioTestino的赏识,已被业内公认为“下一站天后”,前途一片光明。澳洲本土设计师澳大利亚的本土设计师和模特比起来,无论是在世界时尚界的地位还是知名度上都略逊一筹,不过近几年他们正受到国外买家和媒体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来自墨尔本的MartinGrant 在1996年成立个人品牌之前,有着多年在巴黎为私人顾客量身定制礼服和婚纱的经验。生于日本京都的AkiraIsogawa1986年移民澳大利亚,在悉尼技术学院学习服装设计。他在1990年代的作品通常以他儿时记忆中母亲的和服为灵感,传统亚洲面料如和服缎和山东绸在他的服装中占主导,其中2002年的一个关于上世纪初古董和服面料的再创造系列,为他赢得《Vogue》意大利版的AnnaPiaggi 的肯定。ColletteDinnigan也许是现今最著名的澳洲设计师品牌。本是新西兰人的她在大学毕业后来到悉尼,1995年,投身个人事业的Collette Dinnigan成为第一个被邀请到巴黎做秀的澳大利亚设计师。除此三人成功走出国门之外,每年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澳大利亚的本土时装周在著名的国际四大时装周之后登场,春夏时装发布会于5月在悉尼举行,秋冬则在11月于墨尔本发布。新西兰毛利艺术家毛利(MAORI)是新西兰的土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新西兰旅游局如今大力开展和宣扬毛利文化。PotikiAadventure便是一家宣传毛利文化的本土公司,这次带我们去采访了他们公司签约的当地毛利艺术家。脸上的文身是新西兰毛利族最显著的标志,BlainTe Rito先生在年过四
十后决定为艺术献身,在脸上文上了毛利文身。作为一个毛利雕刻艺术家,他的作品经常在新西兰及美国进行展览,在奥克兰的市中心也可以看到他雕刻的作品。 22 岁的年轻画家Sophia是个有着毛利血统的女艺术家,她的画以自己的祖辈为线索,每一张画都代表着一种毛利族人的精神。她画鸟,奇异鸟是新西兰的象征;她画身体,来表达对母亲大地的热爱;她画大地,每一颗石子都犹如母亲的身体曲线充满了爱。父亲、母亲、外祖母以及毛利独特的鼻碰鼻的文化——意味着共享空气,都在她的画中表现了出来。 几年前,Sophia便在斯里兰卡和中国等国家旅行,对各种文化充满了热情,虽然是学内部装饰室内设计的,但却对画画充满了浓厚兴趣。她的画是艺术与时尚的一种结合,充满了梦幻和童话的色彩。新西兰雕刻艺术家和奥克兰及惠灵顿不同,尼尔森是一个被大自然环抱的天然工厂,城市对它来说只是一个附属品,它的真正意义只有一个——大自然。要做这里的主人,通常要花很多金钱,但比金钱更重要的便是你必须具备艺术家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在看到女雕刻艺术家ChristineBoswijk之前,我们先去了一个当地美食夫妇的村庄别墅,当时就完全被那花树缤纷、山峦起伏的玲珑景象折服。可是在到达Boswijk的寓所之后,我们更感受到一股特殊的艺术氛围。Boswijk造了两幢不同风格的房子。一幢面朝大海,是她的工作室,里面有各种形状的木头,还有各种充满生命意味的艺术作品,呈现一种奇异的美;一幢在密密的树林里,里面有着她收集的各种好玩物品,一切都与大自然有关,甚至她洗手间的窗都是完全敞开的。“房子是我和我丈夫Partick一起建造的。因为它在丛林中,很少有人会来,所以一开始我们还花钱做广告,希望能招徕顾客。现在有很多人知道这里,还有不少外国人直接坐飞机过来买我的作品。”Boswijk告诉我们。说到自己的艺术,她便侃侃而谈:“我从小身体不好,我觉得对疾病的恐慌只能通过创作来弥补。我的作品体现了我对新西兰的激情和爱,土地是母亲,而我自己的身体已经融入在了里面,我觉得自己就是土,通过作品放释自己的情绪,把它们变成有价值的东西,并把这种情感故事告诉每一个喜欢它的人。”她的作品传达着丰富的情感,亦有着新西兰人天生热爱大自然的激情,时而忧伤,时而快乐,如同明媚的阳光,轻轻洒落在她的房檐,而阴影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美。时尚新天地,美食新地带从传统的中国风味、精细的日式料理,再到盛大的法国美味,新天地的美食花样之繁多、种类之齐全、口味之丰富,已足够它荣膺一个“新饕餮地带”的时尚称号。新天地,不做潮流的附庸,独树一帜的品位让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众不同。文 潘之霖如果说“时尚”,唯有同我们的生活方式保持密切的关系才能长久生存,那么归根到底,便是我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都以一种更为舒适的方式让人接受,成为“时尚”。提到新天地,如果你的第一印象仍然停留在“石库门旧区改造”,或者“旧上海风情”等一系列字眼上,那未免太过落伍。在款款而来的秋日里,新天地就犹如家门口的“美食联合国”,等待着我们满怀憧憬和热情,开启一段关于味蕾的神奇旅程。新世界 新时尚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新世界 新时尚

 

十后决定为艺术献身,在脸上文上了毛利文身。作为一个毛利雕刻艺术家,他的作品经常在新西兰及美国进行展览,在奥克兰的市中心也可以看到他雕刻的作品。 22 岁的年轻画家Sophia是个有着毛利血统的女艺术家,她的画以自己的祖辈为线索,每一张画都代表着一种毛利族人的精神。她画鸟,奇异鸟是新西兰的象征;她画身体,来表达对母亲大地的热爱;她画大地,每一颗石子都犹如母亲的身体曲线充满了爱。父亲、母亲、外祖母以及毛利独特的鼻碰鼻的文化——意味着共享空气,都在她的画中表现了出来。 几年前,Sophia便在斯里兰卡和中国等国家旅行,对各种文化充满了热情,虽然是学内部装饰室内设计的,但却对画画充满了浓厚兴趣。她的画是艺术与时尚的一种结合,充满了梦幻和童话的色彩。新西兰雕刻艺术家和奥克兰及惠灵顿不同,尼尔森是一个被大自然环抱的天然工厂,城市对它来说只是一个附属品,它的真正意义只有一个——大自然。要做这里的主人,通常要花很多金钱,但比金钱更重要的便是你必须具备艺术家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在看到女雕刻艺术家ChristineBoswijk之前,我们先去了一个当地美食夫妇的村庄别墅,当时就完全被那花树缤纷、山峦起伏的玲珑景象折服。可是在到达Boswijk的寓所之后,我们更感受到一股特殊的艺术氛围。Boswijk造了两幢不同风格的房子。一幢面朝大海,是她的工作室,里面有各种形状的木头,还有各种充满生命意味的艺术作品,呈现一种奇异的美;一幢在密密的树林里,里面有着她收集的各种好玩物品,一切都与大自然有关,甚至她洗手间的窗都是完全敞开的。“房子是我和我丈夫Partick一起建造的。因为它在丛林中,很少有人会来,所以一开始我们还花钱做广告,希望能招徕顾客。现在有很多人知道这里,还有不少外国人直接坐飞机过来买我的作品。”Boswijk告诉我们。说到自己的艺术,她便侃侃而谈:“我从小身体不好,我觉得对疾病的恐慌只能通过创作来弥补。我的作品体现了我对新西兰的激情和爱,土地是母亲,而我自己的身体已经融入在了里面,我觉得自己就是土,通过作品放释自己的情绪,把它们变成有价值的东西,并把这种情感故事告诉每一个喜欢它的人。”她的作品传达着丰富的情感,亦有着新西兰人天生热爱大自然的激情,时而忧伤,时而快乐,如同明媚的阳光,轻轻洒落在她的房檐,而阴影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美。时尚新天地,美食新地带从传统的中国风味、精细的日式料理,再到盛大的法国美味,新天地的美食花样之繁多、种类之齐全、口味之丰富,已足够它荣膺一个“新饕餮地带”的时尚称号。新天地,不做潮流的附庸,独树一帜的品位让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众不同。文 潘之霖如果说“时尚”,唯有同我们的生活方式保持密切的关系才能长久生存,那么归根到底,便是我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都以一种更为舒适的方式让人接受,成为“时尚”。提到新天地,如果你的第一印象仍然停留在“石库门旧区改造”,或者“旧上海风情”等一系列字眼上,那未免太过落伍。在款款而来的秋日里,新天地就犹如家门口的“美食联合国”,等待着我们满怀憧憬和热情,开启一段关于味蕾的神奇旅程。

 大洋洲有时尚业吗?说起这一点,很多人眼前首先浮现出的极有可能是模特Gemma Ward的娃娃脸。的确,相比时装,新世界的葡萄酒和模特的名气向来要大得多。

十后决定为艺术献身,在脸上文上了毛利文身。作为一个毛利雕刻艺术家,他的作品经常在新西兰及美国进行展览,在奥克兰的市中心也可以看到他雕刻的作品。 22 岁的年轻画家Sophia是个有着毛利血统的女艺术家,她的画以自己的祖辈为线索,每一张画都代表着一种毛利族人的精神。她画鸟,奇异鸟是新西兰的象征;她画身体,来表达对母亲大地的热爱;她画大地,每一颗石子都犹如母亲的身体曲线充满了爱。父亲、母亲、外祖母以及毛利独特的鼻碰鼻的文化——意味着共享空气,都在她的画中表现了出来。 几年前,Sophia便在斯里兰卡和中国等国家旅行,对各种文化充满了热情,虽然是学内部装饰室内设计的,但却对画画充满了浓厚兴趣。她的画是艺术与时尚的一种结合,充满了梦幻和童话的色彩。新西兰雕刻艺术家和奥克兰及惠灵顿不同,尼尔森是一个被大自然环抱的天然工厂,城市对它来说只是一个附属品,它的真正意义只有一个——大自然。要做这里的主人,通常要花很多金钱,但比金钱更重要的便是你必须具备艺术家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在看到女雕刻艺术家ChristineBoswijk之前,我们先去了一个当地美食夫妇的村庄别墅,当时就完全被那花树缤纷、山峦起伏的玲珑景象折服。可是在到达Boswijk的寓所之后,我们更感受到一股特殊的艺术氛围。Boswijk造了两幢不同风格的房子。一幢面朝大海,是她的工作室,里面有各种形状的木头,还有各种充满生命意味的艺术作品,呈现一种奇异的美;一幢在密密的树林里,里面有着她收集的各种好玩物品,一切都与大自然有关,甚至她洗手间的窗都是完全敞开的。“房子是我和我丈夫Partick一起建造的。因为它在丛林中,很少有人会来,所以一开始我们还花钱做广告,希望能招徕顾客。现在有很多人知道这里,还有不少外国人直接坐飞机过来买我的作品。”Boswijk告诉我们。说到自己的艺术,她便侃侃而谈:“我从小身体不好,我觉得对疾病的恐慌只能通过创作来弥补。我的作品体现了我对新西兰的激情和爱,土地是母亲,而我自己的身体已经融入在了里面,我觉得自己就是土,通过作品放释自己的情绪,把它们变成有价值的东西,并把这种情感故事告诉每一个喜欢它的人。”她的作品传达着丰富的情感,亦有着新西兰人天生热爱大自然的激情,时而忧伤,时而快乐,如同明媚的阳光,轻轻洒落在她的房檐,而阴影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美。时尚新天地,美食新地带从传统的中国风味、精细的日式料理,再到盛大的法国美味,新天地的美食花样之繁多、种类之齐全、口味之丰富,已足够它荣膺一个“新饕餮地带”的时尚称号。新天地,不做潮流的附庸,独树一帜的品位让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众不同。文 潘之霖如果说“时尚”,唯有同我们的生活方式保持密切的关系才能长久生存,那么归根到底,便是我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都以一种更为舒适的方式让人接受,成为“时尚”。提到新天地,如果你的第一印象仍然停留在“石库门旧区改造”,或者“旧上海风情”等一系列字眼上,那未免太过落伍。在款款而来的秋日里,新天地就犹如家门口的“美食联合国”,等待着我们满怀憧憬和热情,开启一段关于味蕾的神奇旅程。 但这并不意味着南太平洋中只盛产海鲜、美酒和天然美女。在刚刚结束的2008 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MartinGrant、Collette Dinnigan 和Akira Isogawa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或许他们那些色彩清丽的裙子将淹没在设计大师的绚丽霓裳中,或许他们得不到一线品牌享有的尖叫和闪光灯,但这意味着新世界的设计师正在进入主流时尚界的视野。与此同时,新西兰本土的两大时尚盛事—新西兰时装周和WOW则刚刚结束。另外,每年还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所有这些盛事都在吸引更多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设计师飞往大洋洲。

摄影/ 武传华 特别鸣谢/ 新西兰旅游局

十后决定为艺术献身,在脸上文上了毛利文身。作为一个毛利雕刻艺术家,他的作品经常在新西兰及美国进行展览,在奥克兰的市中心也可以看到他雕刻的作品。 22 岁的年轻画家Sophia是个有着毛利血统的女艺术家,她的画以自己的祖辈为线索,每一张画都代表着一种毛利族人的精神。她画鸟,奇异鸟是新西兰的象征;她画身体,来表达对母亲大地的热爱;她画大地,每一颗石子都犹如母亲的身体曲线充满了爱。父亲、母亲、外祖母以及毛利独特的鼻碰鼻的文化——意味着共享空气,都在她的画中表现了出来。 几年前,Sophia便在斯里兰卡和中国等国家旅行,对各种文化充满了热情,虽然是学内部装饰室内设计的,但却对画画充满了浓厚兴趣。她的画是艺术与时尚的一种结合,充满了梦幻和童话的色彩。新西兰雕刻艺术家和奥克兰及惠灵顿不同,尼尔森是一个被大自然环抱的天然工厂,城市对它来说只是一个附属品,它的真正意义只有一个——大自然。要做这里的主人,通常要花很多金钱,但比金钱更重要的便是你必须具备艺术家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在看到女雕刻艺术家ChristineBoswijk之前,我们先去了一个当地美食夫妇的村庄别墅,当时就完全被那花树缤纷、山峦起伏的玲珑景象折服。可是在到达Boswijk的寓所之后,我们更感受到一股特殊的艺术氛围。Boswijk造了两幢不同风格的房子。一幢面朝大海,是她的工作室,里面有各种形状的木头,还有各种充满生命意味的艺术作品,呈现一种奇异的美;一幢在密密的树林里,里面有着她收集的各种好玩物品,一切都与大自然有关,甚至她洗手间的窗都是完全敞开的。“房子是我和我丈夫Partick一起建造的。因为它在丛林中,很少有人会来,所以一开始我们还花钱做广告,希望能招徕顾客。现在有很多人知道这里,还有不少外国人直接坐飞机过来买我的作品。”Boswijk告诉我们。说到自己的艺术,她便侃侃而谈:“我从小身体不好,我觉得对疾病的恐慌只能通过创作来弥补。我的作品体现了我对新西兰的激情和爱,土地是母亲,而我自己的身体已经融入在了里面,我觉得自己就是土,通过作品放释自己的情绪,把它们变成有价值的东西,并把这种情感故事告诉每一个喜欢它的人。”她的作品传达着丰富的情感,亦有着新西兰人天生热爱大自然的激情,时而忧伤,时而快乐,如同明媚的阳光,轻轻洒落在她的房檐,而阴影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美。时尚新天地,美食新地带从传统的中国风味、精细的日式料理,再到盛大的法国美味,新天地的美食花样之繁多、种类之齐全、口味之丰富,已足够它荣膺一个“新饕餮地带”的时尚称号。新天地,不做潮流的附庸,独树一帜的品位让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众不同。文 潘之霖如果说“时尚”,唯有同我们的生活方式保持密切的关系才能长久生存,那么归根到底,便是我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都以一种更为舒适的方式让人接受,成为“时尚”。提到新天地,如果你的第一印象仍然停留在“石库门旧区改造”,或者“旧上海风情”等一系列字眼上,那未免太过落伍。在款款而来的秋日里,新天地就犹如家门口的“美食联合国”,等待着我们满怀憧憬和热情,开启一段关于味蕾的神奇旅程。

                              大洋洲时尚盛事

十后决定为艺术献身,在脸上文上了毛利文身。作为一个毛利雕刻艺术家,他的作品经常在新西兰及美国进行展览,在奥克兰的市中心也可以看到他雕刻的作品。 22 岁的年轻画家Sophia是个有着毛利血统的女艺术家,她的画以自己的祖辈为线索,每一张画都代表着一种毛利族人的精神。她画鸟,奇异鸟是新西兰的象征;她画身体,来表达对母亲大地的热爱;她画大地,每一颗石子都犹如母亲的身体曲线充满了爱。父亲、母亲、外祖母以及毛利独特的鼻碰鼻的文化——意味着共享空气,都在她的画中表现了出来。 几年前,Sophia便在斯里兰卡和中国等国家旅行,对各种文化充满了热情,虽然是学内部装饰室内设计的,但却对画画充满了浓厚兴趣。她的画是艺术与时尚的一种结合,充满了梦幻和童话的色彩。新西兰雕刻艺术家和奥克兰及惠灵顿不同,尼尔森是一个被大自然环抱的天然工厂,城市对它来说只是一个附属品,它的真正意义只有一个——大自然。要做这里的主人,通常要花很多金钱,但比金钱更重要的便是你必须具备艺术家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在看到女雕刻艺术家ChristineBoswijk之前,我们先去了一个当地美食夫妇的村庄别墅,当时就完全被那花树缤纷、山峦起伏的玲珑景象折服。可是在到达Boswijk的寓所之后,我们更感受到一股特殊的艺术氛围。Boswijk造了两幢不同风格的房子。一幢面朝大海,是她的工作室,里面有各种形状的木头,还有各种充满生命意味的艺术作品,呈现一种奇异的美;一幢在密密的树林里,里面有着她收集的各种好玩物品,一切都与大自然有关,甚至她洗手间的窗都是完全敞开的。“房子是我和我丈夫Partick一起建造的。因为它在丛林中,很少有人会来,所以一开始我们还花钱做广告,希望能招徕顾客。现在有很多人知道这里,还有不少外国人直接坐飞机过来买我的作品。”Boswijk告诉我们。说到自己的艺术,她便侃侃而谈:“我从小身体不好,我觉得对疾病的恐慌只能通过创作来弥补。我的作品体现了我对新西兰的激情和爱,土地是母亲,而我自己的身体已经融入在了里面,我觉得自己就是土,通过作品放释自己的情绪,把它们变成有价值的东西,并把这种情感故事告诉每一个喜欢它的人。”她的作品传达着丰富的情感,亦有着新西兰人天生热爱大自然的激情,时而忧伤,时而快乐,如同明媚的阳光,轻轻洒落在她的房檐,而阴影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美。时尚新天地,美食新地带从传统的中国风味、精细的日式料理,再到盛大的法国美味,新天地的美食花样之繁多、种类之齐全、口味之丰富,已足够它荣膺一个“新饕餮地带”的时尚称号。新天地,不做潮流的附庸,独树一帜的品位让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众不同。文 潘之霖如果说“时尚”,唯有同我们的生活方式保持密切的关系才能长久生存,那么归根到底,便是我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都以一种更为舒适的方式让人接受,成为“时尚”。提到新天地,如果你的第一印象仍然停留在“石库门旧区改造”,或者“旧上海风情”等一系列字眼上,那未免太过落伍。在款款而来的秋日里,新天地就犹如家门口的“美食联合国”,等待着我们满怀憧憬和热情,开启一段关于味蕾的神奇旅程。文/Jeannie 摄影/ 武传华 特别鸣谢/ 新西兰旅游局

  对每一个KIWIS(即指新西兰人)来说,每年9月都是一个充满了盛事的时节。由新西兰航空公司举办的为期一周的新西兰时装周在这时上演,同时Worldof WearableartAwardsShow(WOW)更是新西兰人一年一度的把服装、音乐、舞蹈以及艺术相结合的盛大演出。此次我们在现场观看更是感受了其中的与众不同。

                    新西兰时装周KIWIS 时尚的集体本土个性

  2007 年新西兰2008 秋冬时装周于9 月16日晚在奥克兰盛大开幕。为期一周的时装周展出了50 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所设计的秋冬服饰,几十场秀的华丽呈现,展现了一个丰富多彩,精彩迭出的不一样的新西兰时尚世界。从登上新西兰航空机舱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能感受到与众不同的氛围——航空杂志的封面是时装周的海报,到了酒店看到报纸上用最醒目的位置报道着时装周,而海边更有着巡回船只的广播,奥克兰城市上空的时装周广告更是随处可见。

 服装周在奥克兰的市中心靠海边的地方搭起以黑色为主基调的会场,每一场秀基本上都是满座。18 日傍晚6点举行的Trelise Cooper秀,是著名设计师Trelise Cooper创建而成,以华丽典雅高贵的上流社会路线为主,当晚的秀可谓非常隆重,从男女装到成衣到高级定制,丰富展现了其品牌的唯美华丽,色彩鲜明,并有奢华的小剧场感,像一场充满了红色欲望的小型演出,这场秀的准备工作更是空前的长久,很多嘉宾在外面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才进场,散场后每一个人都有着意犹未尽的表情。如果说以GemmaWard 为代表的

新世界 新时尚大洋洲有时尚业吗?说起这一点,很多人眼前首先浮现出的极有可能是模特GemmaWard的娃娃脸。的确,相比时装,新世界的葡萄酒和模特的名气向来要大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南太平洋中只盛产海鲜、美酒和天然美女。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Martin Grant、Collette Dinnigan和Akira Isogawa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或许他们那些色彩清丽的裙子将淹没在设计大师的绚丽霓裳中,或许他们得不到一线品牌享有的尖叫和闪光灯,但这意味着新世界的设计师正在进入主流时尚界的视野。与此同时,新西兰本土的两大时尚盛事—新西兰时装周和WOW则刚刚结束。另外,每年还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所有这些盛事都在吸引更多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设计师飞往大洋洲。摄影 武传华 特别鸣谢新西兰旅游局大洋洲时尚盛事文Jeannie 摄影 武传华 特别鸣谢新西兰旅游局对每一个KIWIS(即指新西兰人)来说,每年9月都是一个充满了盛事的时节。由新西兰航空公司举办的为期一周的新西兰时装周在这时上演,同时WorldofWearableart AwardsShow(WOW)更是新西兰人一年一度的把服装、音乐、舞蹈以及艺术相结合的盛大演出。此次我们在现场观看更是感受了其中的与众不同。新西兰时装周KIWIS 时尚的集体本土个性 2007 年新西兰2008秋冬时装周于9 月16 日晚在奥克兰盛大开幕。为期一周的时装周展出了5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所设计的秋冬服饰,几十场秀的华丽呈现,展现了一个丰富多彩,精彩迭出的不一样的新西兰时尚世界。从登上新西兰航空机舱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能感受到与众不同的氛围——航空杂志的封面是时装周的海报,到了酒店看到报纸上用最醒目的位置报道着时装周,而海边更有着巡回船只的广播,奥克兰城市上空的时装周广告更是随处可见。服装周在奥克兰的市中心靠海边的地方搭起以黑色为主基调的会场,每一场秀基本上都是满座。18日傍晚6点举行的Trelise Cooper 秀,是著名设计师Trelise Cooper创建而成,以华丽典雅高贵的上流社会路线为主,当晚的秀可谓非常隆重,从男女装到成衣到高级定制,丰富展现了其品牌的唯美华丽,色彩鲜明,并有奢华的小剧场感,像一场充满了红色欲望的小型演出,这场秀的准备工作更是空前的长久,很多嘉宾在外面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才进场,散场后每一个人都有着意犹未尽的表情。如果说以GemmaWard 为代表的澳洲名模已经占据了时尚业的中心,那么来自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土著超模则可能是只有在新西兰时装周上才能见到的一大看点了。除此之外,尽管新世界以羊毛著名,但羊毛并不是时装周上最常见的服装材料。蕾丝、漆皮、绸缎、雪纺、棉、麻、纸等等都是新世界设计师的灵感来源。去年就有一个以毛利族文化为设计元素的系列拿到了“最佳时装展演”奖。新西兰本土的品牌常常会有大量的拥趸,例如新西兰最出名的Zambesi,发布的新品走着前卫性感、摩登并充满未来感的路线;而满怀诱惑元素,彰显坏男孩、女孩味道的StolenGirlfriendsclub,完全让人眼前一亮,看到了更为年轻而有独特个性的青春品牌的出位;Sakaguchi则是一个日本男人创建的新西兰品牌,完全走着黑白灰路线,以及混搭的绝妙飘逸,最后以和服和一张红色的巨伞谢幕,表达着某种亚洲文化的坚持。VergeBreakthrough则有着非常强大的设计师队伍与服装系列,让人看得非常过瘾,充满亮点。很多新西兰人都会疯狂地追求这些品牌,这也是新西兰时装业能良好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因此,去新西兰,除了免税店,一般很难在大街上看到除了新西兰和澳洲以外的品牌,它们最大程度地热爱着自己本土的品牌。WOW !令人惊艳的盛世演出 2007 年的World ofWearableartAwards Show 是WOW 秀的20周年庆典,演出在惠灵顿会议中心举行,到场看演出的每一位嘉宾,都如同参加一场盛宴般,他们穿戴隆重,并手执红酒入场,场内有跳着热舞的小丑,半圆形的会场,设计可谓非常明艳,每一个角度都可以看到舞台上的表演,而前排则被安排成晚宴圆桌,贵宾们估计一年半载前就已经买下了昂贵的圆桌票,此时他们吃着大餐,喝着红酒,侍者随时给他们加酒,面露欣喜之色,等待一场华丽演出上演。两个小时的秀可谓空前绝后

 澳洲名模已经占据了时尚业的中心,那么来自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土著超模则可能是只有在新西兰时装周上才能见到的一大看点了。除此之外,尽管新世界以羊毛著名,但羊毛并不是时装周上最常见的服装材料。蕾丝、漆皮、绸缎、雪纺、棉、麻、纸等等都是新世界设计师的灵感来源。去年就有一个以毛利族文化为设计元素的系列拿到了“最佳时装展演”奖。

 新西兰本土的品牌常常会有大量的拥趸,例如新西兰最出名的Zambesi,发布的新品走着前卫性感、摩登并充满未来感的路线;而满怀诱惑元素,彰显坏男孩、女孩味道的StolenGirlfriendsclub,完全让人眼前一亮,看到了更为年轻而有独特个性的青春品牌的出位;Sakaguchi则是一个日本男人创建的新西兰品牌,完全走着黑白灰路线,以及混搭的绝妙飘逸,最后以和服和一张红色的巨伞谢幕,表达着某种亚洲文化的坚持。VergeBreakthrough则有着非常强大的设计师队伍与服装系列,让人看得非常过瘾,充满亮点。很多新西兰人都会疯狂地追求这些品牌,这也是新西兰时装业能良好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因此,去新西兰,除了免税店,一般很难在大街上看到除了新西兰和澳洲以外的品牌,它们最大程度地热爱着自己本土的品牌。

                          WOW !令人惊艳的盛世演出

,说她是一场服装秀,不如说是一场艺术演出,地位如同百老汇的出场以及米兰的小剧场表演,有着数不清的爱好者,有的远道而来,有的提前定票,有的拖家带口,当成一生不可错过的喜事。对于每年都会上演的WOW秀,它需要设计师提前报名,在网上公布自己的作品,得到认可后才能进一步参与,直至最后将自己的服装进行参演,而这样的服装设计和之前服装周的服装设计又是截然不同的,需要发挥的是想象力和空前华丽的超常展现。这场壮观的艺术演出汇聚了全世界著名的艺术家和服装设计师,灯光和舞台效果都达到了最先进的水平,各种具有传统意义的文化元素都用一种夸张而梦幻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这场演出又分为六个不同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主题,每个主题都有自己的故事、音乐和舞蹈,同时,又像是一场穿梭在时间和空间里的不断变幻的角色,时而进入魔幻世界,时而又跌入海底乐园,时而到了白色的天堂,时而又入了古老的宫廷,可以想象的和完全意想之外的,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最后,也有众多服装获得了大奖,其中以设计师Mandi的作品Motion andStillness 获得了好几项大奖。这也许就是WOW秀的魅力—一年一度只在新西兰的惠灵顿可以看到,并不在国外巡演,它期待着更多的同仁飞过去共襄盛举。在新闻发布会上,WOW的创意总监Suzie表示:“我们每次都要准备一年的时间,每一年都有新的主题和新的表现方式。今年是20周年,之后再休息一阵子,10月份又要开始准备新的一年的演出。这是一场全世界的艺术比赛,我们会先把新西兰的做好,再考虑巡演。”这场国际性的艺术节日,从1987年第一次在尼尔森举行。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鼓励当地艺术发展,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强烈地得到全世界的喝彩。坐落在尼尔森的WOW博物馆里,亦珍藏着很多展演的昂贵演出服。新世界时尚名人谱文Amor、Jeannie 摄影 武传华除了模特之外,新世界的设计师近年来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设计师每年都会亮相四大时装周。同时,世界各地的顾客也源源不断地飞往大洋洲,不仅为了参与时尚盛事,也为了向当地艺术家购买艺术品。澳洲名模 年方二十的Gemma Ward是当今澳大利亚最成功的时尚出口。Gemma来自澳大利亚西海岸的珀斯,如今在权威模特网站Models.com上的排名中稳坐No.1宝座。其实在Gemma 之前,悉尼出生的Elle Macpherson作为1990 年代的超模之一早已为澳洲正名。并在福布斯2000年的一份模特财富榜中力压一批超模而排名第二。而在Gemma之后,来自布里斯班的18岁长腿姑娘Catherine McNeil 去年一出道,就得到王牌摄影师MarioTestino的赏识,已被业内公认为“下一站天后”,前途一片光明。澳洲本土设计师澳大利亚的本土设计师和模特比起来,无论是在世界时尚界的地位还是知名度上都略逊一筹,不过近几年他们正受到国外买家和媒体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来自墨尔本的MartinGrant 在1996年成立个人品牌之前,有着多年在巴黎为私人顾客量身定制礼服和婚纱的经验。生于日本京都的AkiraIsogawa1986年移民澳大利亚,在悉尼技术学院学习服装设计。他在1990年代的作品通常以他儿时记忆中母亲的和服为灵感,传统亚洲面料如和服缎和山东绸在他的服装中占主导,其中2002年的一个关于上世纪初古董和服面料的再创造系列,为他赢得《Vogue》意大利版的AnnaPiaggi 的肯定。ColletteDinnigan也许是现今最著名的澳洲设计师品牌。本是新西兰人的她在大学毕业后来到悉尼,1995年,投身个人事业的Collette Dinnigan成为第一个被邀请到巴黎做秀的澳大利亚设计师。除此三人成功走出国门之外,每年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澳大利亚的本土时装周在著名的国际四大时装周之后登场,春夏时装发布会于5月在悉尼举行,秋冬则在11月于墨尔本发布。新西兰毛利艺术家毛利(MAORI)是新西兰的土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新西兰旅游局如今大力开展和宣扬毛利文化。PotikiAadventure便是一家宣传毛利文化的本土公司,这次带我们去采访了他们公司签约的当地毛利艺术家。脸上的文身是新西兰毛利族最显著的标志,BlainTe Rito先生在年过四

  2007 年的World ofWearableartAwards Show 是WOW 秀的20周年庆典,演出在惠灵顿会议中心举行,到场看演出的每一位嘉宾,都如同参加一场盛宴般,他们穿戴隆重,并手执红酒入场,场内有跳着热舞的小丑,半圆形的会场,设计可谓非常明艳,每一个角度都可以看到舞台上的表演,而前排则被安排成晚宴圆桌,贵宾们估计一年半载前就已经买下了昂贵的圆桌票,此时他们吃着大餐,喝着红酒,侍者随时给他们加酒,面露欣喜之色,等待一场华丽演出上演。

,说她是一场服装秀,不如说是一场艺术演出,地位如同百老汇的出场以及米兰的小剧场表演,有着数不清的爱好者,有的远道而来,有的提前定票,有的拖家带口,当成一生不可错过的喜事。对于每年都会上演的WOW秀,它需要设计师提前报名,在网上公布自己的作品,得到认可后才能进一步参与,直至最后将自己的服装进行参演,而这样的服装设计和之前服装周的服装设计又是截然不同的,需要发挥的是想象力和空前华丽的超常展现。这场壮观的艺术演出汇聚了全世界著名的艺术家和服装设计师,灯光和舞台效果都达到了最先进的水平,各种具有传统意义的文化元素都用一种夸张而梦幻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这场演出又分为六个不同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主题,每个主题都有自己的故事、音乐和舞蹈,同时,又像是一场穿梭在时间和空间里的不断变幻的角色,时而进入魔幻世界,时而又跌入海底乐园,时而到了白色的天堂,时而又入了古老的宫廷,可以想象的和完全意想之外的,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最后,也有众多服装获得了大奖,其中以设计师Mandi的作品Motion andStillness 获得了好几项大奖。这也许就是WOW秀的魅力—一年一度只在新西兰的惠灵顿可以看到,并不在国外巡演,它期待着更多的同仁飞过去共襄盛举。在新闻发布会上,WOW的创意总监Suzie表示:“我们每次都要准备一年的时间,每一年都有新的主题和新的表现方式。今年是20周年,之后再休息一阵子,10月份又要开始准备新的一年的演出。这是一场全世界的艺术比赛,我们会先把新西兰的做好,再考虑巡演。”这场国际性的艺术节日,从1987年第一次在尼尔森举行。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鼓励当地艺术发展,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强烈地得到全世界的喝彩。坐落在尼尔森的WOW博物馆里,亦珍藏着很多展演的昂贵演出服。新世界时尚名人谱文Amor、Jeannie 摄影 武传华除了模特之外,新世界的设计师近年来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设计师每年都会亮相四大时装周。同时,世界各地的顾客也源源不断地飞往大洋洲,不仅为了参与时尚盛事,也为了向当地艺术家购买艺术品。澳洲名模 年方二十的Gemma Ward是当今澳大利亚最成功的时尚出口。Gemma来自澳大利亚西海岸的珀斯,如今在权威模特网站Models.com上的排名中稳坐No.1宝座。其实在Gemma 之前,悉尼出生的Elle Macpherson作为1990 年代的超模之一早已为澳洲正名。并在福布斯2000年的一份模特财富榜中力压一批超模而排名第二。而在Gemma之后,来自布里斯班的18岁长腿姑娘Catherine McNeil 去年一出道,就得到王牌摄影师MarioTestino的赏识,已被业内公认为“下一站天后”,前途一片光明。澳洲本土设计师澳大利亚的本土设计师和模特比起来,无论是在世界时尚界的地位还是知名度上都略逊一筹,不过近几年他们正受到国外买家和媒体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来自墨尔本的MartinGrant 在1996年成立个人品牌之前,有着多年在巴黎为私人顾客量身定制礼服和婚纱的经验。生于日本京都的AkiraIsogawa1986年移民澳大利亚,在悉尼技术学院学习服装设计。他在1990年代的作品通常以他儿时记忆中母亲的和服为灵感,传统亚洲面料如和服缎和山东绸在他的服装中占主导,其中2002年的一个关于上世纪初古董和服面料的再创造系列,为他赢得《Vogue》意大利版的AnnaPiaggi 的肯定。ColletteDinnigan也许是现今最著名的澳洲设计师品牌。本是新西兰人的她在大学毕业后来到悉尼,1995年,投身个人事业的Collette Dinnigan成为第一个被邀请到巴黎做秀的澳大利亚设计师。除此三人成功走出国门之外,每年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澳大利亚的本土时装周在著名的国际四大时装周之后登场,春夏时装发布会于5月在悉尼举行,秋冬则在11月于墨尔本发布。新西兰毛利艺术家毛利(MAORI)是新西兰的土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新西兰旅游局如今大力开展和宣扬毛利文化。PotikiAadventure便是一家宣传毛利文化的本土公司,这次带我们去采访了他们公司签约的当地毛利艺术家。脸上的文身是新西兰毛利族最显著的标志,BlainTe Rito先生在年过四 两个小时的秀可谓空前绝后,说她是一场服装秀,不如说是一场艺术演出,地位如同百老汇的出场以及米兰的小剧场表演,有着数不清的爱好者,有的远道而来,有的提前定票,有的拖家带口,当成一生不可错过的喜事。对于每年都会上演的WOW秀,它需要设计师提前报名,在网上公布自己的作品,得到认可后才能进一步参与,直至最后将自己的服装进行参演,而这样的服装设计和之前服装周的服装设计又是截然不同的,需要发挥的是想象力和空前华丽的超常展现。

 这场壮观的艺术演出汇聚了全世界著名的艺术家和服装设计师,灯光和舞台效果都达到了最先进的水平,各种具有传统意义的文化元素都用一种夸张而梦幻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这场演出又分为六个不同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主题,每个主题都有自己的故事、音乐和舞蹈,同时,又像是一场穿梭在时间和空间里的不断变幻的角色,时而进入魔幻世界,时而又跌入海底乐园,时而到了白色的天堂,时而又入了古老的宫廷,可以想象的和完全意想之外的,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最后,也有众多服装获得了大奖,其中以设计师Mandi的作品Motion andStillness 获得了好几项大奖。

 这也许就是WOW秀的魅力—一年一度只在新西兰的惠灵顿可以看到,并不在国外巡演,它期待着更多的同仁飞过去共襄盛举。在新闻发布会上,WOW的创意总监Suzie 表示:“我们每次都要准备一年的时间,每一年都有新的主题和新的表现方式。今年是20周年,之后再休息一阵子,10月份又要开始准备新的一年的演出。这是一场全世界的艺术比赛,我们会先把新西兰的做好,再考虑巡演。”

 这场国际性的艺术节日,从1987年第一次在尼尔森举行。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鼓励当地艺术发展,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强烈地得到全世界的喝彩。坐落在尼尔森的WOW博物馆里,亦珍藏着很多展演的昂贵演出服。

                              新世界时尚名人谱

文/Amor、Jeannie 摄影/ 武传华

,说她是一场服装秀,不如说是一场艺术演出,地位如同百老汇的出场以及米兰的小剧场表演,有着数不清的爱好者,有的远道而来,有的提前定票,有的拖家带口,当成一生不可错过的喜事。对于每年都会上演的WOW秀,它需要设计师提前报名,在网上公布自己的作品,得到认可后才能进一步参与,直至最后将自己的服装进行参演,而这样的服装设计和之前服装周的服装设计又是截然不同的,需要发挥的是想象力和空前华丽的超常展现。这场壮观的艺术演出汇聚了全世界著名的艺术家和服装设计师,灯光和舞台效果都达到了最先进的水平,各种具有传统意义的文化元素都用一种夸张而梦幻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这场演出又分为六个不同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主题,每个主题都有自己的故事、音乐和舞蹈,同时,又像是一场穿梭在时间和空间里的不断变幻的角色,时而进入魔幻世界,时而又跌入海底乐园,时而到了白色的天堂,时而又入了古老的宫廷,可以想象的和完全意想之外的,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最后,也有众多服装获得了大奖,其中以设计师Mandi的作品Motion andStillness 获得了好几项大奖。这也许就是WOW秀的魅力—一年一度只在新西兰的惠灵顿可以看到,并不在国外巡演,它期待着更多的同仁飞过去共襄盛举。在新闻发布会上,WOW的创意总监Suzie表示:“我们每次都要准备一年的时间,每一年都有新的主题和新的表现方式。今年是20周年,之后再休息一阵子,10月份又要开始准备新的一年的演出。这是一场全世界的艺术比赛,我们会先把新西兰的做好,再考虑巡演。”这场国际性的艺术节日,从1987年第一次在尼尔森举行。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鼓励当地艺术发展,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强烈地得到全世界的喝彩。坐落在尼尔森的WOW博物馆里,亦珍藏着很多展演的昂贵演出服。新世界时尚名人谱文Amor、Jeannie 摄影 武传华除了模特之外,新世界的设计师近年来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设计师每年都会亮相四大时装周。同时,世界各地的顾客也源源不断地飞往大洋洲,不仅为了参与时尚盛事,也为了向当地艺术家购买艺术品。澳洲名模 年方二十的Gemma Ward是当今澳大利亚最成功的时尚出口。Gemma来自澳大利亚西海岸的珀斯,如今在权威模特网站Models.com上的排名中稳坐No.1宝座。其实在Gemma 之前,悉尼出生的Elle Macpherson作为1990 年代的超模之一早已为澳洲正名。并在福布斯2000年的一份模特财富榜中力压一批超模而排名第二。而在Gemma之后,来自布里斯班的18岁长腿姑娘Catherine McNeil 去年一出道,就得到王牌摄影师MarioTestino的赏识,已被业内公认为“下一站天后”,前途一片光明。澳洲本土设计师澳大利亚的本土设计师和模特比起来,无论是在世界时尚界的地位还是知名度上都略逊一筹,不过近几年他们正受到国外买家和媒体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来自墨尔本的MartinGrant 在1996年成立个人品牌之前,有着多年在巴黎为私人顾客量身定制礼服和婚纱的经验。生于日本京都的AkiraIsogawa1986年移民澳大利亚,在悉尼技术学院学习服装设计。他在1990年代的作品通常以他儿时记忆中母亲的和服为灵感,传统亚洲面料如和服缎和山东绸在他的服装中占主导,其中2002年的一个关于上世纪初古董和服面料的再创造系列,为他赢得《Vogue》意大利版的AnnaPiaggi 的肯定。ColletteDinnigan也许是现今最著名的澳洲设计师品牌。本是新西兰人的她在大学毕业后来到悉尼,1995年,投身个人事业的Collette Dinnigan成为第一个被邀请到巴黎做秀的澳大利亚设计师。除此三人成功走出国门之外,每年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澳大利亚的本土时装周在著名的国际四大时装周之后登场,春夏时装发布会于5月在悉尼举行,秋冬则在11月于墨尔本发布。新西兰毛利艺术家毛利(MAORI)是新西兰的土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新西兰旅游局如今大力开展和宣扬毛利文化。PotikiAadventure便是一家宣传毛利文化的本土公司,这次带我们去采访了他们公司签约的当地毛利艺术家。脸上的文身是新西兰毛利族最显著的标志,BlainTe Rito先生在年过四 除了模特之外,新世界的设计师近年来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设计师每年都会亮相四大时装周。同时,世界各地的顾客也源源不断地飞往大洋洲,不仅为了参与时尚盛事,也为了向当地艺术家购买艺术品。

                                 澳洲名模

  年方二十的Gemma Ward是当今澳大利亚最成功的时尚出口。Gemma 来自澳大利亚西海岸的珀斯,如今在权威模特网站Models.com上的排名中稳坐No.1宝座。其实在Gemma 之前,悉尼出生的Elle Macpherson 作为1990年代的超模之一早已为澳洲正名。并在福布斯2000 年的一份模特财富榜中力压一批超模而排名第二。而在Gemma之后,来自布里斯班的18岁长腿姑娘Catherine McNeil 去年一出道,就得到王牌摄影师Mario Testino的赏识,已被业内公认为“下一站天后”,前途一片光明。

新世界 新时尚大洋洲有时尚业吗?说起这一点,很多人眼前首先浮现出的极有可能是模特GemmaWard的娃娃脸。的确,相比时装,新世界的葡萄酒和模特的名气向来要大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南太平洋中只盛产海鲜、美酒和天然美女。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Martin Grant、Collette Dinnigan和Akira Isogawa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或许他们那些色彩清丽的裙子将淹没在设计大师的绚丽霓裳中,或许他们得不到一线品牌享有的尖叫和闪光灯,但这意味着新世界的设计师正在进入主流时尚界的视野。与此同时,新西兰本土的两大时尚盛事—新西兰时装周和WOW则刚刚结束。另外,每年还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所有这些盛事都在吸引更多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设计师飞往大洋洲。摄影 武传华 特别鸣谢新西兰旅游局大洋洲时尚盛事文Jeannie 摄影 武传华 特别鸣谢新西兰旅游局对每一个KIWIS(即指新西兰人)来说,每年9月都是一个充满了盛事的时节。由新西兰航空公司举办的为期一周的新西兰时装周在这时上演,同时WorldofWearableart AwardsShow(WOW)更是新西兰人一年一度的把服装、音乐、舞蹈以及艺术相结合的盛大演出。此次我们在现场观看更是感受了其中的与众不同。新西兰时装周KIWIS 时尚的集体本土个性 2007 年新西兰2008秋冬时装周于9 月16 日晚在奥克兰盛大开幕。为期一周的时装周展出了5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所设计的秋冬服饰,几十场秀的华丽呈现,展现了一个丰富多彩,精彩迭出的不一样的新西兰时尚世界。从登上新西兰航空机舱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能感受到与众不同的氛围——航空杂志的封面是时装周的海报,到了酒店看到报纸上用最醒目的位置报道着时装周,而海边更有着巡回船只的广播,奥克兰城市上空的时装周广告更是随处可见。服装周在奥克兰的市中心靠海边的地方搭起以黑色为主基调的会场,每一场秀基本上都是满座。18日傍晚6点举行的Trelise Cooper 秀,是著名设计师Trelise Cooper创建而成,以华丽典雅高贵的上流社会路线为主,当晚的秀可谓非常隆重,从男女装到成衣到高级定制,丰富展现了其品牌的唯美华丽,色彩鲜明,并有奢华的小剧场感,像一场充满了红色欲望的小型演出,这场秀的准备工作更是空前的长久,很多嘉宾在外面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才进场,散场后每一个人都有着意犹未尽的表情。如果说以GemmaWard 为代表的澳洲名模已经占据了时尚业的中心,那么来自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土著超模则可能是只有在新西兰时装周上才能见到的一大看点了。除此之外,尽管新世界以羊毛著名,但羊毛并不是时装周上最常见的服装材料。蕾丝、漆皮、绸缎、雪纺、棉、麻、纸等等都是新世界设计师的灵感来源。去年就有一个以毛利族文化为设计元素的系列拿到了“最佳时装展演”奖。新西兰本土的品牌常常会有大量的拥趸,例如新西兰最出名的Zambesi,发布的新品走着前卫性感、摩登并充满未来感的路线;而满怀诱惑元素,彰显坏男孩、女孩味道的StolenGirlfriendsclub,完全让人眼前一亮,看到了更为年轻而有独特个性的青春品牌的出位;Sakaguchi则是一个日本男人创建的新西兰品牌,完全走着黑白灰路线,以及混搭的绝妙飘逸,最后以和服和一张红色的巨伞谢幕,表达着某种亚洲文化的坚持。VergeBreakthrough则有着非常强大的设计师队伍与服装系列,让人看得非常过瘾,充满亮点。很多新西兰人都会疯狂地追求这些品牌,这也是新西兰时装业能良好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因此,去新西兰,除了免税店,一般很难在大街上看到除了新西兰和澳洲以外的品牌,它们最大程度地热爱着自己本土的品牌。WOW !令人惊艳的盛世演出 2007 年的World ofWearableartAwards Show 是WOW 秀的20周年庆典,演出在惠灵顿会议中心举行,到场看演出的每一位嘉宾,都如同参加一场盛宴般,他们穿戴隆重,并手执红酒入场,场内有跳着热舞的小丑,半圆形的会场,设计可谓非常明艳,每一个角度都可以看到舞台上的表演,而前排则被安排成晚宴圆桌,贵宾们估计一年半载前就已经买下了昂贵的圆桌票,此时他们吃着大餐,喝着红酒,侍者随时给他们加酒,面露欣喜之色,等待一场华丽演出上演。两个小时的秀可谓空前绝后                              澳洲本土设计师

 澳大利亚的本土设计师和模特比起来,无论是在世界时尚界的地位还是知名度上都略逊一筹,不过近几年他们正受到国外买家和媒体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来自墨尔本的Martin Grant 在1996年成立个人品牌之前,有着多年在巴黎为私人顾客量身定制礼服和婚纱的经验。生于日本京都的AkiraIsogawa1986年移民澳大利亚,在悉尼技术学院学习服装设计。他在1990年代的作品通常以他儿时记忆中母亲的和服为灵感,传统亚洲面料如和服缎和山东绸在他的服装中占主导,其中2002年的一个关于上世纪初古董和服面料的再创造系列,为他赢得《Vogue》意大利版的AnnaPiaggi 的肯定。ColletteDinnigan也许是现今最著名的澳洲设计师品牌。本是新西兰人的她在大学毕业后来到悉尼,1995 年,投身个人事业的Collette Dinnigan成为第一个被邀请到巴黎做秀的澳大利亚设计师。除此三人成功走出国门之外,每年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澳大利亚的本土时装周在著名的国际四大时装周之后登场,春夏时装发布会于5月在悉尼举行,秋冬则在11月于墨尔本发布。

,说她是一场服装秀,不如说是一场艺术演出,地位如同百老汇的出场以及米兰的小剧场表演,有着数不清的爱好者,有的远道而来,有的提前定票,有的拖家带口,当成一生不可错过的喜事。对于每年都会上演的WOW秀,它需要设计师提前报名,在网上公布自己的作品,得到认可后才能进一步参与,直至最后将自己的服装进行参演,而这样的服装设计和之前服装周的服装设计又是截然不同的,需要发挥的是想象力和空前华丽的超常展现。这场壮观的艺术演出汇聚了全世界著名的艺术家和服装设计师,灯光和舞台效果都达到了最先进的水平,各种具有传统意义的文化元素都用一种夸张而梦幻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这场演出又分为六个不同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主题,每个主题都有自己的故事、音乐和舞蹈,同时,又像是一场穿梭在时间和空间里的不断变幻的角色,时而进入魔幻世界,时而又跌入海底乐园,时而到了白色的天堂,时而又入了古老的宫廷,可以想象的和完全意想之外的,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最后,也有众多服装获得了大奖,其中以设计师Mandi的作品Motion andStillness 获得了好几项大奖。这也许就是WOW秀的魅力—一年一度只在新西兰的惠灵顿可以看到,并不在国外巡演,它期待着更多的同仁飞过去共襄盛举。在新闻发布会上,WOW的创意总监Suzie表示:“我们每次都要准备一年的时间,每一年都有新的主题和新的表现方式。今年是20周年,之后再休息一阵子,10月份又要开始准备新的一年的演出。这是一场全世界的艺术比赛,我们会先把新西兰的做好,再考虑巡演。”这场国际性的艺术节日,从1987年第一次在尼尔森举行。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鼓励当地艺术发展,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强烈地得到全世界的喝彩。坐落在尼尔森的WOW博物馆里,亦珍藏着很多展演的昂贵演出服。新世界时尚名人谱文Amor、Jeannie 摄影 武传华除了模特之外,新世界的设计师近年来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设计师每年都会亮相四大时装周。同时,世界各地的顾客也源源不断地飞往大洋洲,不仅为了参与时尚盛事,也为了向当地艺术家购买艺术品。澳洲名模 年方二十的Gemma Ward是当今澳大利亚最成功的时尚出口。Gemma来自澳大利亚西海岸的珀斯,如今在权威模特网站Models.com上的排名中稳坐No.1宝座。其实在Gemma 之前,悉尼出生的Elle Macpherson作为1990 年代的超模之一早已为澳洲正名。并在福布斯2000年的一份模特财富榜中力压一批超模而排名第二。而在Gemma之后,来自布里斯班的18岁长腿姑娘Catherine McNeil 去年一出道,就得到王牌摄影师MarioTestino的赏识,已被业内公认为“下一站天后”,前途一片光明。澳洲本土设计师澳大利亚的本土设计师和模特比起来,无论是在世界时尚界的地位还是知名度上都略逊一筹,不过近几年他们正受到国外买家和媒体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来自墨尔本的MartinGrant 在1996年成立个人品牌之前,有着多年在巴黎为私人顾客量身定制礼服和婚纱的经验。生于日本京都的AkiraIsogawa1986年移民澳大利亚,在悉尼技术学院学习服装设计。他在1990年代的作品通常以他儿时记忆中母亲的和服为灵感,传统亚洲面料如和服缎和山东绸在他的服装中占主导,其中2002年的一个关于上世纪初古董和服面料的再创造系列,为他赢得《Vogue》意大利版的AnnaPiaggi 的肯定。ColletteDinnigan也许是现今最著名的澳洲设计师品牌。本是新西兰人的她在大学毕业后来到悉尼,1995年,投身个人事业的Collette Dinnigan成为第一个被邀请到巴黎做秀的澳大利亚设计师。除此三人成功走出国门之外,每年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澳大利亚的本土时装周在著名的国际四大时装周之后登场,春夏时装发布会于5月在悉尼举行,秋冬则在11月于墨尔本发布。新西兰毛利艺术家毛利(MAORI)是新西兰的土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新西兰旅游局如今大力开展和宣扬毛利文化。PotikiAadventure便是一家宣传毛利文化的本土公司,这次带我们去采访了他们公司签约的当地毛利艺术家。脸上的文身是新西兰毛利族最显著的标志,BlainTe Rito先生在年过四

                             新西兰毛利艺术家

 毛利(MAORI)是新西兰的土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新西兰旅游局如今大力开展和宣扬毛利文化。PotikiAadventure便是一家宣传毛利文化的本土公司,这次带我们去采访了他们公司签约的当地毛利艺术家。脸上的文身是新西兰毛利族最显著的标志,Blain TeRito先生在年过四十后决定为艺术献身,在脸上文上了毛利文身。作为一个毛利雕刻艺术家,他的作品经常在新西兰及美国进行展览,在奥克兰的市中心也可以看到他雕刻的作品。

  22 岁的年轻画家Sophia是个有着毛利血统的女艺术家,她的画以自己的祖辈为线索,每一张画都代表着一种毛利族人的精神。她画鸟,奇异鸟是新西兰的象征;她画身体,来表达对母亲大地的热爱;她画大地,每一颗石子都犹如母亲的身体曲线充满了爱。父亲、母亲、外祖母以及毛利独特的鼻碰鼻的文化——意味着共享空气,都在她的画中表现了出来。

新世界 新时尚大洋洲有时尚业吗?说起这一点,很多人眼前首先浮现出的极有可能是模特GemmaWard的娃娃脸。的确,相比时装,新世界的葡萄酒和模特的名气向来要大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南太平洋中只盛产海鲜、美酒和天然美女。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Martin Grant、Collette Dinnigan和Akira Isogawa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或许他们那些色彩清丽的裙子将淹没在设计大师的绚丽霓裳中,或许他们得不到一线品牌享有的尖叫和闪光灯,但这意味着新世界的设计师正在进入主流时尚界的视野。与此同时,新西兰本土的两大时尚盛事—新西兰时装周和WOW则刚刚结束。另外,每年还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所有这些盛事都在吸引更多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设计师飞往大洋洲。摄影 武传华 特别鸣谢新西兰旅游局大洋洲时尚盛事文Jeannie 摄影 武传华 特别鸣谢新西兰旅游局对每一个KIWIS(即指新西兰人)来说,每年9月都是一个充满了盛事的时节。由新西兰航空公司举办的为期一周的新西兰时装周在这时上演,同时WorldofWearableart AwardsShow(WOW)更是新西兰人一年一度的把服装、音乐、舞蹈以及艺术相结合的盛大演出。此次我们在现场观看更是感受了其中的与众不同。新西兰时装周KIWIS 时尚的集体本土个性 2007 年新西兰2008秋冬时装周于9 月16 日晚在奥克兰盛大开幕。为期一周的时装周展出了5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所设计的秋冬服饰,几十场秀的华丽呈现,展现了一个丰富多彩,精彩迭出的不一样的新西兰时尚世界。从登上新西兰航空机舱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能感受到与众不同的氛围——航空杂志的封面是时装周的海报,到了酒店看到报纸上用最醒目的位置报道着时装周,而海边更有着巡回船只的广播,奥克兰城市上空的时装周广告更是随处可见。服装周在奥克兰的市中心靠海边的地方搭起以黑色为主基调的会场,每一场秀基本上都是满座。18日傍晚6点举行的Trelise Cooper 秀,是著名设计师Trelise Cooper创建而成,以华丽典雅高贵的上流社会路线为主,当晚的秀可谓非常隆重,从男女装到成衣到高级定制,丰富展现了其品牌的唯美华丽,色彩鲜明,并有奢华的小剧场感,像一场充满了红色欲望的小型演出,这场秀的准备工作更是空前的长久,很多嘉宾在外面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才进场,散场后每一个人都有着意犹未尽的表情。如果说以GemmaWard 为代表的澳洲名模已经占据了时尚业的中心,那么来自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土著超模则可能是只有在新西兰时装周上才能见到的一大看点了。除此之外,尽管新世界以羊毛著名,但羊毛并不是时装周上最常见的服装材料。蕾丝、漆皮、绸缎、雪纺、棉、麻、纸等等都是新世界设计师的灵感来源。去年就有一个以毛利族文化为设计元素的系列拿到了“最佳时装展演”奖。新西兰本土的品牌常常会有大量的拥趸,例如新西兰最出名的Zambesi,发布的新品走着前卫性感、摩登并充满未来感的路线;而满怀诱惑元素,彰显坏男孩、女孩味道的StolenGirlfriendsclub,完全让人眼前一亮,看到了更为年轻而有独特个性的青春品牌的出位;Sakaguchi则是一个日本男人创建的新西兰品牌,完全走着黑白灰路线,以及混搭的绝妙飘逸,最后以和服和一张红色的巨伞谢幕,表达着某种亚洲文化的坚持。VergeBreakthrough则有着非常强大的设计师队伍与服装系列,让人看得非常过瘾,充满亮点。很多新西兰人都会疯狂地追求这些品牌,这也是新西兰时装业能良好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因此,去新西兰,除了免税店,一般很难在大街上看到除了新西兰和澳洲以外的品牌,它们最大程度地热爱着自己本土的品牌。WOW !令人惊艳的盛世演出 2007 年的World ofWearableartAwards Show 是WOW 秀的20周年庆典,演出在惠灵顿会议中心举行,到场看演出的每一位嘉宾,都如同参加一场盛宴般,他们穿戴隆重,并手执红酒入场,场内有跳着热舞的小丑,半圆形的会场,设计可谓非常明艳,每一个角度都可以看到舞台上的表演,而前排则被安排成晚宴圆桌,贵宾们估计一年半载前就已经买下了昂贵的圆桌票,此时他们吃着大餐,喝着红酒,侍者随时给他们加酒,面露欣喜之色,等待一场华丽演出上演。两个小时的秀可谓空前绝后

  几年前,Sophia便在斯里兰卡和中国等国家旅行,对各种文化充满了热情,虽然是学内部装饰室内设计的,但却对画画充满了浓厚兴趣。她的画是艺术与时尚的一种结合,充满了梦幻和童话的色彩。

新世界 新时尚大洋洲有时尚业吗?说起这一点,很多人眼前首先浮现出的极有可能是模特GemmaWard的娃娃脸。的确,相比时装,新世界的葡萄酒和模特的名气向来要大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南太平洋中只盛产海鲜、美酒和天然美女。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Martin Grant、Collette Dinnigan和Akira Isogawa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或许他们那些色彩清丽的裙子将淹没在设计大师的绚丽霓裳中,或许他们得不到一线品牌享有的尖叫和闪光灯,但这意味着新世界的设计师正在进入主流时尚界的视野。与此同时,新西兰本土的两大时尚盛事—新西兰时装周和WOW则刚刚结束。另外,每年还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所有这些盛事都在吸引更多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设计师飞往大洋洲。摄影 武传华 特别鸣谢新西兰旅游局大洋洲时尚盛事文Jeannie 摄影 武传华 特别鸣谢新西兰旅游局对每一个KIWIS(即指新西兰人)来说,每年9月都是一个充满了盛事的时节。由新西兰航空公司举办的为期一周的新西兰时装周在这时上演,同时WorldofWearableart AwardsShow(WOW)更是新西兰人一年一度的把服装、音乐、舞蹈以及艺术相结合的盛大演出。此次我们在现场观看更是感受了其中的与众不同。新西兰时装周KIWIS 时尚的集体本土个性 2007 年新西兰2008秋冬时装周于9 月16 日晚在奥克兰盛大开幕。为期一周的时装周展出了5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设计师所设计的秋冬服饰,几十场秀的华丽呈现,展现了一个丰富多彩,精彩迭出的不一样的新西兰时尚世界。从登上新西兰航空机舱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能感受到与众不同的氛围——航空杂志的封面是时装周的海报,到了酒店看到报纸上用最醒目的位置报道着时装周,而海边更有着巡回船只的广播,奥克兰城市上空的时装周广告更是随处可见。服装周在奥克兰的市中心靠海边的地方搭起以黑色为主基调的会场,每一场秀基本上都是满座。18日傍晚6点举行的Trelise Cooper 秀,是著名设计师Trelise Cooper创建而成,以华丽典雅高贵的上流社会路线为主,当晚的秀可谓非常隆重,从男女装到成衣到高级定制,丰富展现了其品牌的唯美华丽,色彩鲜明,并有奢华的小剧场感,像一场充满了红色欲望的小型演出,这场秀的准备工作更是空前的长久,很多嘉宾在外面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才进场,散场后每一个人都有着意犹未尽的表情。如果说以GemmaWard 为代表的澳洲名模已经占据了时尚业的中心,那么来自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土著超模则可能是只有在新西兰时装周上才能见到的一大看点了。除此之外,尽管新世界以羊毛著名,但羊毛并不是时装周上最常见的服装材料。蕾丝、漆皮、绸缎、雪纺、棉、麻、纸等等都是新世界设计师的灵感来源。去年就有一个以毛利族文化为设计元素的系列拿到了“最佳时装展演”奖。新西兰本土的品牌常常会有大量的拥趸,例如新西兰最出名的Zambesi,发布的新品走着前卫性感、摩登并充满未来感的路线;而满怀诱惑元素,彰显坏男孩、女孩味道的StolenGirlfriendsclub,完全让人眼前一亮,看到了更为年轻而有独特个性的青春品牌的出位;Sakaguchi则是一个日本男人创建的新西兰品牌,完全走着黑白灰路线,以及混搭的绝妙飘逸,最后以和服和一张红色的巨伞谢幕,表达着某种亚洲文化的坚持。VergeBreakthrough则有着非常强大的设计师队伍与服装系列,让人看得非常过瘾,充满亮点。很多新西兰人都会疯狂地追求这些品牌,这也是新西兰时装业能良好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因此,去新西兰,除了免税店,一般很难在大街上看到除了新西兰和澳洲以外的品牌,它们最大程度地热爱着自己本土的品牌。WOW !令人惊艳的盛世演出 2007 年的World ofWearableartAwards Show 是WOW 秀的20周年庆典,演出在惠灵顿会议中心举行,到场看演出的每一位嘉宾,都如同参加一场盛宴般,他们穿戴隆重,并手执红酒入场,场内有跳着热舞的小丑,半圆形的会场,设计可谓非常明艳,每一个角度都可以看到舞台上的表演,而前排则被安排成晚宴圆桌,贵宾们估计一年半载前就已经买下了昂贵的圆桌票,此时他们吃着大餐,喝着红酒,侍者随时给他们加酒,面露欣喜之色,等待一场华丽演出上演。两个小时的秀可谓空前绝后                           新西兰雕刻艺术家

 和奥克兰及惠灵顿不同,尼尔森是一个被大自然环抱的天然工厂,城市对它来说只是一个附属品,它的真正意义只有一个——大自然。

十后决定为艺术献身,在脸上文上了毛利文身。作为一个毛利雕刻艺术家,他的作品经常在新西兰及美国进行展览,在奥克兰的市中心也可以看到他雕刻的作品。 22 岁的年轻画家Sophia是个有着毛利血统的女艺术家,她的画以自己的祖辈为线索,每一张画都代表着一种毛利族人的精神。她画鸟,奇异鸟是新西兰的象征;她画身体,来表达对母亲大地的热爱;她画大地,每一颗石子都犹如母亲的身体曲线充满了爱。父亲、母亲、外祖母以及毛利独特的鼻碰鼻的文化——意味着共享空气,都在她的画中表现了出来。 几年前,Sophia便在斯里兰卡和中国等国家旅行,对各种文化充满了热情,虽然是学内部装饰室内设计的,但却对画画充满了浓厚兴趣。她的画是艺术与时尚的一种结合,充满了梦幻和童话的色彩。新西兰雕刻艺术家和奥克兰及惠灵顿不同,尼尔森是一个被大自然环抱的天然工厂,城市对它来说只是一个附属品,它的真正意义只有一个——大自然。要做这里的主人,通常要花很多金钱,但比金钱更重要的便是你必须具备艺术家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在看到女雕刻艺术家ChristineBoswijk之前,我们先去了一个当地美食夫妇的村庄别墅,当时就完全被那花树缤纷、山峦起伏的玲珑景象折服。可是在到达Boswijk的寓所之后,我们更感受到一股特殊的艺术氛围。Boswijk造了两幢不同风格的房子。一幢面朝大海,是她的工作室,里面有各种形状的木头,还有各种充满生命意味的艺术作品,呈现一种奇异的美;一幢在密密的树林里,里面有着她收集的各种好玩物品,一切都与大自然有关,甚至她洗手间的窗都是完全敞开的。“房子是我和我丈夫Partick一起建造的。因为它在丛林中,很少有人会来,所以一开始我们还花钱做广告,希望能招徕顾客。现在有很多人知道这里,还有不少外国人直接坐飞机过来买我的作品。”Boswijk告诉我们。说到自己的艺术,她便侃侃而谈:“我从小身体不好,我觉得对疾病的恐慌只能通过创作来弥补。我的作品体现了我对新西兰的激情和爱,土地是母亲,而我自己的身体已经融入在了里面,我觉得自己就是土,通过作品放释自己的情绪,把它们变成有价值的东西,并把这种情感故事告诉每一个喜欢它的人。”她的作品传达着丰富的情感,亦有着新西兰人天生热爱大自然的激情,时而忧伤,时而快乐,如同明媚的阳光,轻轻洒落在她的房檐,而阴影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美。时尚新天地,美食新地带从传统的中国风味、精细的日式料理,再到盛大的法国美味,新天地的美食花样之繁多、种类之齐全、口味之丰富,已足够它荣膺一个“新饕餮地带”的时尚称号。新天地,不做潮流的附庸,独树一帜的品位让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众不同。文 潘之霖如果说“时尚”,唯有同我们的生活方式保持密切的关系才能长久生存,那么归根到底,便是我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都以一种更为舒适的方式让人接受,成为“时尚”。提到新天地,如果你的第一印象仍然停留在“石库门旧区改造”,或者“旧上海风情”等一系列字眼上,那未免太过落伍。在款款而来的秋日里,新天地就犹如家门口的“美食联合国”,等待着我们满怀憧憬和热情,开启一段关于味蕾的神奇旅程。

 要做这里的主人,通常要花很多金钱,但比金钱更重要的便是你必须具备艺术家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在看到女雕刻艺术家ChristineBoswijk 之前,我们先去了一个当地美食夫妇的村庄别墅,当时就完全被那花树缤纷、山峦起伏的玲珑景象折服。可是在到达Boswijk的寓所之后,我们更感受到一股特殊的艺术氛围。Boswijk 造了两幢不同风格的房子。

,说她是一场服装秀,不如说是一场艺术演出,地位如同百老汇的出场以及米兰的小剧场表演,有着数不清的爱好者,有的远道而来,有的提前定票,有的拖家带口,当成一生不可错过的喜事。对于每年都会上演的WOW秀,它需要设计师提前报名,在网上公布自己的作品,得到认可后才能进一步参与,直至最后将自己的服装进行参演,而这样的服装设计和之前服装周的服装设计又是截然不同的,需要发挥的是想象力和空前华丽的超常展现。这场壮观的艺术演出汇聚了全世界著名的艺术家和服装设计师,灯光和舞台效果都达到了最先进的水平,各种具有传统意义的文化元素都用一种夸张而梦幻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这场演出又分为六个不同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主题,每个主题都有自己的故事、音乐和舞蹈,同时,又像是一场穿梭在时间和空间里的不断变幻的角色,时而进入魔幻世界,时而又跌入海底乐园,时而到了白色的天堂,时而又入了古老的宫廷,可以想象的和完全意想之外的,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最后,也有众多服装获得了大奖,其中以设计师Mandi的作品Motion andStillness 获得了好几项大奖。这也许就是WOW秀的魅力—一年一度只在新西兰的惠灵顿可以看到,并不在国外巡演,它期待着更多的同仁飞过去共襄盛举。在新闻发布会上,WOW的创意总监Suzie表示:“我们每次都要准备一年的时间,每一年都有新的主题和新的表现方式。今年是20周年,之后再休息一阵子,10月份又要开始准备新的一年的演出。这是一场全世界的艺术比赛,我们会先把新西兰的做好,再考虑巡演。”这场国际性的艺术节日,从1987年第一次在尼尔森举行。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鼓励当地艺术发展,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强烈地得到全世界的喝彩。坐落在尼尔森的WOW博物馆里,亦珍藏着很多展演的昂贵演出服。新世界时尚名人谱文Amor、Jeannie 摄影 武传华除了模特之外,新世界的设计师近年来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设计师每年都会亮相四大时装周。同时,世界各地的顾客也源源不断地飞往大洋洲,不仅为了参与时尚盛事,也为了向当地艺术家购买艺术品。澳洲名模 年方二十的Gemma Ward是当今澳大利亚最成功的时尚出口。Gemma来自澳大利亚西海岸的珀斯,如今在权威模特网站Models.com上的排名中稳坐No.1宝座。其实在Gemma 之前,悉尼出生的Elle Macpherson作为1990 年代的超模之一早已为澳洲正名。并在福布斯2000年的一份模特财富榜中力压一批超模而排名第二。而在Gemma之后,来自布里斯班的18岁长腿姑娘Catherine McNeil 去年一出道,就得到王牌摄影师MarioTestino的赏识,已被业内公认为“下一站天后”,前途一片光明。澳洲本土设计师澳大利亚的本土设计师和模特比起来,无论是在世界时尚界的地位还是知名度上都略逊一筹,不过近几年他们正受到国外买家和媒体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来自墨尔本的MartinGrant 在1996年成立个人品牌之前,有着多年在巴黎为私人顾客量身定制礼服和婚纱的经验。生于日本京都的AkiraIsogawa1986年移民澳大利亚,在悉尼技术学院学习服装设计。他在1990年代的作品通常以他儿时记忆中母亲的和服为灵感,传统亚洲面料如和服缎和山东绸在他的服装中占主导,其中2002年的一个关于上世纪初古董和服面料的再创造系列,为他赢得《Vogue》意大利版的AnnaPiaggi 的肯定。ColletteDinnigan也许是现今最著名的澳洲设计师品牌。本是新西兰人的她在大学毕业后来到悉尼,1995年,投身个人事业的Collette Dinnigan成为第一个被邀请到巴黎做秀的澳大利亚设计师。除此三人成功走出国门之外,每年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澳大利亚的本土时装周在著名的国际四大时装周之后登场,春夏时装发布会于5月在悉尼举行,秋冬则在11月于墨尔本发布。新西兰毛利艺术家毛利(MAORI)是新西兰的土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新西兰旅游局如今大力开展和宣扬毛利文化。PotikiAadventure便是一家宣传毛利文化的本土公司,这次带我们去采访了他们公司签约的当地毛利艺术家。脸上的文身是新西兰毛利族最显著的标志,BlainTe Rito先生在年过四 一幢面朝大海,是她的工作室,里面有各种形状的木头,还有各种充满生命意味的艺术作品,呈现一种奇异的美;一幢在密密的树林里,里面有着她收集的各种好玩物品,一切都与大自然有关,甚至她洗手间的窗都是完全敞开的。“房子是我和我丈夫Partick一起建造的。因为它在丛林中,很少有人会来,所以一开始我们还花钱做广告,希望能招徕顾客。现在有很多人知道这里,还有不少外国人直接坐飞机过来买我的作品。”Boswijk告诉我们。

 说到自己的艺术,她便侃侃而谈:“我从小身体不好,我觉得对疾病的恐慌只能通过创作来弥补。我的作品体现了我对新西兰的激情和爱,土地是母亲,而我自己的身体已经融入在了里面,我觉得自己就是土,通过作品放释自己的情绪,把它们变成有价值的东西,并把这种情感故事告诉每一个喜欢它的人。”

 她的作品传达着丰富的情感,亦有着新西兰人天生热爱大自然的激情,时而忧伤,时而快乐,如同明媚的阳光,轻轻洒落在她的房檐,而阴影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美。

十后决定为艺术献身,在脸上文上了毛利文身。作为一个毛利雕刻艺术家,他的作品经常在新西兰及美国进行展览,在奥克兰的市中心也可以看到他雕刻的作品。 22 岁的年轻画家Sophia是个有着毛利血统的女艺术家,她的画以自己的祖辈为线索,每一张画都代表着一种毛利族人的精神。她画鸟,奇异鸟是新西兰的象征;她画身体,来表达对母亲大地的热爱;她画大地,每一颗石子都犹如母亲的身体曲线充满了爱。父亲、母亲、外祖母以及毛利独特的鼻碰鼻的文化——意味着共享空气,都在她的画中表现了出来。 几年前,Sophia便在斯里兰卡和中国等国家旅行,对各种文化充满了热情,虽然是学内部装饰室内设计的,但却对画画充满了浓厚兴趣。她的画是艺术与时尚的一种结合,充满了梦幻和童话的色彩。新西兰雕刻艺术家和奥克兰及惠灵顿不同,尼尔森是一个被大自然环抱的天然工厂,城市对它来说只是一个附属品,它的真正意义只有一个——大自然。要做这里的主人,通常要花很多金钱,但比金钱更重要的便是你必须具备艺术家的思维和生活方式。在看到女雕刻艺术家ChristineBoswijk之前,我们先去了一个当地美食夫妇的村庄别墅,当时就完全被那花树缤纷、山峦起伏的玲珑景象折服。可是在到达Boswijk的寓所之后,我们更感受到一股特殊的艺术氛围。Boswijk造了两幢不同风格的房子。一幢面朝大海,是她的工作室,里面有各种形状的木头,还有各种充满生命意味的艺术作品,呈现一种奇异的美;一幢在密密的树林里,里面有着她收集的各种好玩物品,一切都与大自然有关,甚至她洗手间的窗都是完全敞开的。“房子是我和我丈夫Partick一起建造的。因为它在丛林中,很少有人会来,所以一开始我们还花钱做广告,希望能招徕顾客。现在有很多人知道这里,还有不少外国人直接坐飞机过来买我的作品。”Boswijk告诉我们。说到自己的艺术,她便侃侃而谈:“我从小身体不好,我觉得对疾病的恐慌只能通过创作来弥补。我的作品体现了我对新西兰的激情和爱,土地是母亲,而我自己的身体已经融入在了里面,我觉得自己就是土,通过作品放释自己的情绪,把它们变成有价值的东西,并把这种情感故事告诉每一个喜欢它的人。”她的作品传达着丰富的情感,亦有着新西兰人天生热爱大自然的激情,时而忧伤,时而快乐,如同明媚的阳光,轻轻洒落在她的房檐,而阴影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美。时尚新天地,美食新地带从传统的中国风味、精细的日式料理,再到盛大的法国美味,新天地的美食花样之繁多、种类之齐全、口味之丰富,已足够它荣膺一个“新饕餮地带”的时尚称号。新天地,不做潮流的附庸,独树一帜的品位让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众不同。文 潘之霖如果说“时尚”,唯有同我们的生活方式保持密切的关系才能长久生存,那么归根到底,便是我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都以一种更为舒适的方式让人接受,成为“时尚”。提到新天地,如果你的第一印象仍然停留在“石库门旧区改造”,或者“旧上海风情”等一系列字眼上,那未免太过落伍。在款款而来的秋日里,新天地就犹如家门口的“美食联合国”,等待着我们满怀憧憬和热情,开启一段关于味蕾的神奇旅程。                          时尚新天地,美食新地带

 从传统的中国风味、精细的日式料理,再到盛大的法国美味,新天地的美食花样之繁多、种类之齐全、口味之丰富,已足够它荣膺一个“新饕餮地带”的时尚称号。新天地,不做潮流的附庸,独树一帜的品位让置身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众不同。

文/ 潘之霖

,说她是一场服装秀,不如说是一场艺术演出,地位如同百老汇的出场以及米兰的小剧场表演,有着数不清的爱好者,有的远道而来,有的提前定票,有的拖家带口,当成一生不可错过的喜事。对于每年都会上演的WOW秀,它需要设计师提前报名,在网上公布自己的作品,得到认可后才能进一步参与,直至最后将自己的服装进行参演,而这样的服装设计和之前服装周的服装设计又是截然不同的,需要发挥的是想象力和空前华丽的超常展现。这场壮观的艺术演出汇聚了全世界著名的艺术家和服装设计师,灯光和舞台效果都达到了最先进的水平,各种具有传统意义的文化元素都用一种夸张而梦幻的形式表现出来。而这场演出又分为六个不同的部分,每个部分都有主题,每个主题都有自己的故事、音乐和舞蹈,同时,又像是一场穿梭在时间和空间里的不断变幻的角色,时而进入魔幻世界,时而又跌入海底乐园,时而到了白色的天堂,时而又入了古老的宫廷,可以想象的和完全意想之外的,不知不觉就陷入其中。最后,也有众多服装获得了大奖,其中以设计师Mandi的作品Motion andStillness 获得了好几项大奖。这也许就是WOW秀的魅力—一年一度只在新西兰的惠灵顿可以看到,并不在国外巡演,它期待着更多的同仁飞过去共襄盛举。在新闻发布会上,WOW的创意总监Suzie表示:“我们每次都要准备一年的时间,每一年都有新的主题和新的表现方式。今年是20周年,之后再休息一阵子,10月份又要开始准备新的一年的演出。这是一场全世界的艺术比赛,我们会先把新西兰的做好,再考虑巡演。”这场国际性的艺术节日,从1987年第一次在尼尔森举行。当时的目的只是为了鼓励当地艺术发展,而如今已经越来越强烈地得到全世界的喝彩。坐落在尼尔森的WOW博物馆里,亦珍藏着很多展演的昂贵演出服。新世界时尚名人谱文Amor、Jeannie 摄影 武传华除了模特之外,新世界的设计师近年来也在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设计师每年都会亮相四大时装周。同时,世界各地的顾客也源源不断地飞往大洋洲,不仅为了参与时尚盛事,也为了向当地艺术家购买艺术品。澳洲名模 年方二十的Gemma Ward是当今澳大利亚最成功的时尚出口。Gemma来自澳大利亚西海岸的珀斯,如今在权威模特网站Models.com上的排名中稳坐No.1宝座。其实在Gemma 之前,悉尼出生的Elle Macpherson作为1990 年代的超模之一早已为澳洲正名。并在福布斯2000年的一份模特财富榜中力压一批超模而排名第二。而在Gemma之后,来自布里斯班的18岁长腿姑娘Catherine McNeil 去年一出道,就得到王牌摄影师MarioTestino的赏识,已被业内公认为“下一站天后”,前途一片光明。澳洲本土设计师澳大利亚的本土设计师和模特比起来,无论是在世界时尚界的地位还是知名度上都略逊一筹,不过近几年他们正受到国外买家和媒体越来越多的关注。在刚刚结束的2008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三个澳洲人留下了他们的名字。来自墨尔本的MartinGrant 在1996年成立个人品牌之前,有着多年在巴黎为私人顾客量身定制礼服和婚纱的经验。生于日本京都的AkiraIsogawa1986年移民澳大利亚,在悉尼技术学院学习服装设计。他在1990年代的作品通常以他儿时记忆中母亲的和服为灵感,传统亚洲面料如和服缎和山东绸在他的服装中占主导,其中2002年的一个关于上世纪初古董和服面料的再创造系列,为他赢得《Vogue》意大利版的AnnaPiaggi 的肯定。ColletteDinnigan也许是现今最著名的澳洲设计师品牌。本是新西兰人的她在大学毕业后来到悉尼,1995年,投身个人事业的Collette Dinnigan成为第一个被邀请到巴黎做秀的澳大利亚设计师。除此三人成功走出国门之外,每年有超过150位设计师参与一年两次的澳大利亚时装周。澳大利亚的本土时装周在著名的国际四大时装周之后登场,春夏时装发布会于5月在悉尼举行,秋冬则在11月于墨尔本发布。新西兰毛利艺术家毛利(MAORI)是新西兰的土著人,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生活方式,新西兰旅游局如今大力开展和宣扬毛利文化。PotikiAadventure便是一家宣传毛利文化的本土公司,这次带我们去采访了他们公司签约的当地毛利艺术家。脸上的文身是新西兰毛利族最显著的标志,BlainTe Rito先生在年过四 如果说“时尚”,唯有同我们的生活方式保持密切的关系才能长久生存,那么归根到底,便是我们生活中的“衣、食、住、行”都以一种更为舒适的方式让人接受,成为“时尚”。提到新天地,如果你的第一印象仍然停留在“石库门旧区改造”,或者“旧上海风情”等一系列字眼上,那未免太过落伍。在款款而来的秋日里,新天地就犹如家门口的“美食联合国”,等待着我们满怀憧憬和热情,开启一段关于味蕾的神奇旅程。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