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新版《EVA》与日本剧场版动画的衰落  

2007-09-19 11:42:13|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版《EVA》与日本剧场版动画的衰落10年前,一部叫做《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动画片改变了日本动画产业。本月初,这部动画片的重制版本在日本上映并获得票房冠军。与此同时,宫崎骏之子宫崎吾朗执导的动画片《地海传说》在日本电影金酸莓奖中排名第一。日本剧场版动画电影的尴尬现状,也许不是一部重制的经典可以改变的。文王晓光9月1日,重新制作的《新世纪福音战士》(下称《EVA》)在日本上映,并成功登上当周票房冠军。一周之后,冠军位置被新上档的木村拓哉主演的《Hero》夺走,但仍稳居次席。影迷像朝圣一样排起长队,只为了重新看一次那些十几年前曾经感动他们的画面。另一方面,由《文春周刊》评选的2006年度日本电影金酸莓奖也于近日公布,宫崎骏之子宫崎吾朗执导的《地海传说》尴尬地排在了首位。传奇无法被复制,但可以被重温10年前,《EVA》剧场版在日本上映,延续了同名电视动画片掀起的热潮,并对电视版中留下的很多悬念和疑问进行了补充和解答。两部剧场版票房收入合计25亿日元,作品的成功还带动了周边产品的开发和销售,《EVA》成了日本动漫业界商业化的标本。10年来,这个系列没有推出过任何新的动漫作品,周边却一直推陈出新且销量始终不减。但商业上的成功,并不是这部动画片被推上新时代开创者地位的全部原因。《EVA》的故事主线并不复杂。在地球遭受连续的攻击而即将毁灭之际,一名叫做碇真嗣的少年,被在保卫组织NERV担任司令的父亲召唤“入伍”,驾驶巨大的人形机器人与来袭的“使徒”作战。这样的故事在日本动漫中算不上新鲜,但这部动画片却震撼了当时所有的观众以及整个动漫业界。这个系列的世界观设定显得相当另类,与当时风靡的清新的表达方式和亲近自然的主题(以宫崎骏的作品为代表)不同,导演庵野秀明带来的《EVA》有一个讲述得错综复杂的故事,要看懂这些动画片,先得弄清楚片中出现的大量宗教、哲学、精神分析学符号的基本含义,再根据剧情进行推理。即使这样,影迷们研究出来的结果之间还是存在差异。故事的结构和充斥其中的符号学还是其次,《EVA》宣扬的灰暗的人生观、对世界的绝望才是这部作品被判为“另类”的关键所在。表面上是一个人类为了保护地球而作战的故事,但庵野秀明却慢慢将自己对人类前途的完全绝望推向观众。片中不断来袭的敌人被称为“使徒”,而人类,被设定为第18号,也就是最后一个“使徒”,换句话说,来毁灭地球的“
第18号使徒”,早就密密麻麻地占据了地球。2006年,日本文化厅进行了一次名为“日本媒体艺术100选”的评选活动,创造了动画制作新潮流的《EVA》超过宫崎骏的《风之谷》和《天空之城》,排名第一。原版《EVA》用了26集动画、一部OVA(以录像带方式发售,不在电影院和电视台放映)和两部剧场版才讲完了一个故事。而3集新剧场版采用日本能剧的传统,以“序”、“急”、“破”为名,重新讲述这个故事。由于时长的关系,故事被大量精简和压缩,能否传达原作的内涵尚未可知。因为互联网上目前所见的评论,基本都是死忠影迷第一时间发布的“对比报告”。比起这些津津乐道画面上从原作中第几话中的哪个画面跳到了另一话的下一个场景的观众,也许庵野秀明更重视以前对《EVA》毫无了解的新观众是如何领悟和感受这个故事的。当然,老影迷也无须担心故事缺乏新鲜感,毕竟除了用新技术重新制作之外,第二部中也许就会出现足以改变剧情的角色。更何况,庵野秀明早就说过,自己要重新做一个结局出来。剧场版动画的衰落与《EVA》的火爆相比,《地海传说》领回的金酸莓奖杯对近年持续走低的日本剧场版动画可能是一个比较沉重的打击。毕竟宫崎吾朗是宫崎骏之子,《地海传说》背后也有吉卜力工作室的全力协作。也正是凭借吉卜力的金牌名号,《地海传说》在日本获得了不错的票房,但这部粗糙的处女作却未能逃脱影评人和普通观众的口诛笔伐,也难怪宫崎骏一直不能认同宫崎吾朗子承父业的愿望。从《高达》系列到《口袋妖怪》、《海贼王》,剧场版动画一直是日本动漫作品商业链条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很多观众甚至是从剧场版开始进入一个故事,并追根溯源,找来动画甚至漫画开始追看的。除了大银幕的诱惑力和影响力之外,剧场版动画的海外发行比电视版要容易得多,渠道也更为通畅,所以剧场版一向受到动画制作公司的重视。当然,剧场版需要的资金和精力也数倍于电视版,《攻壳机动队》的两部剧场版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很好的口碑,但成本却难以想象。根据网上流传的数据,一集《攻壳机动队》电视动画的平均成本是2000万日元,2004年上映的剧场版《无垢》则一下子花掉了20亿日元(另一说为每集动画成本为3000万日元,剧场版花了10亿)。高投入的剧场版动画却随着日本电影票房的整体衰落而很难取得高回报,所以近年来,不仅大牌动画导演新作甚少,新人导演更是缺乏机会。唯一的例外是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新海诚,这位一个人新版《EVA》与日本剧场版动画的衰落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第18号使徒”,早就密密麻麻地占据了地球。2006年,日本文化厅进行了一次名为“日本媒体艺术100选”的评选活动,创造了动画制作新潮流的《EVA》超过宫崎骏的《风之谷》和《天空之城》,排名第一。原版《EVA》用了26集动画、一部OVA(以录像带方式发售,不在电影院和电视台放映)和两部剧场版才讲完了一个故事。而3集新剧场版采用日本能剧的传统,以“序”、“急”、“破”为名,重新讲述这个故事。由于时长的关系,故事被大量精简和压缩,能否传达原作的内涵尚未可知。因为互联网上目前所见的评论,基本都是死忠影迷第一时间发布的“对比报告”。比起这些津津乐道画面上从原作中第几话中的哪个画面跳到了另一话的下一个场景的观众,也许庵野秀明更重视以前对《EVA》毫无了解的新观众是如何领悟和感受这个故事的。当然,老影迷也无须担心故事缺乏新鲜感,毕竟除了用新技术重新制作之外,第二部中也许就会出现足以改变剧情的角色。更何况,庵野秀明早就说过,自己要重新做一个结局出来。剧场版动画的衰落与《EVA》的火爆相比,《地海传说》领回的金酸莓奖杯对近年持续走低的日本剧场版动画可能是一个比较沉重的打击。毕竟宫崎吾朗是宫崎骏之子,《地海传说》背后也有吉卜力工作室的全力协作。也正是凭借吉卜力的金牌名号,《地海传说》在日本获得了不错的票房,但这部粗糙的处女作却未能逃脱影评人和普通观众的口诛笔伐,也难怪宫崎骏一直不能认同宫崎吾朗子承父业的愿望。从《高达》系列到《口袋妖怪》、《海贼王》,剧场版动画一直是日本动漫作品商业链条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很多观众甚至是从剧场版开始进入一个故事,并追根溯源,找来动画甚至漫画开始追看的。除了大银幕的诱惑力和影响力之外,剧场版动画的海外发行比电视版要容易得多,渠道也更为通畅,所以剧场版一向受到动画制作公司的重视。当然,剧场版需要的资金和精力也数倍于电视版,《攻壳机动队》的两部剧场版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很好的口碑,但成本却难以想象。根据网上流传的数据,一集《攻壳机动队》电视动画的平均成本是2000万日元,2004年上映的剧场版《无垢》则一下子花掉了20亿日元(另一说为每集动画成本为3000万日元,剧场版花了10亿)。高投入的剧场版动画却随着日本电影票房的整体衰落而很难取得高回报,所以近年来,不仅大牌动画导演新作甚少,新人导演更是缺乏机会。唯一的例外是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新海诚,这位一个人

                     新版《EVA》与日本剧场版动画的衰落

 

 10年前,一部叫做《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动画片改变了日本动画产业。本月初,这部动画片的重制版本在日本上映并获得票房冠军。与此同时,宫崎骏之子宫崎吾朗执导的动画片《地海传说》在日本电影金酸莓奖中排名第一。日本剧场版动画电影的尴尬现状,也许不是一部重制的经典可以改变的。

第18号使徒”,早就密密麻麻地占据了地球。2006年,日本文化厅进行了一次名为“日本媒体艺术100选”的评选活动,创造了动画制作新潮流的《EVA》超过宫崎骏的《风之谷》和《天空之城》,排名第一。原版《EVA》用了26集动画、一部OVA(以录像带方式发售,不在电影院和电视台放映)和两部剧场版才讲完了一个故事。而3集新剧场版采用日本能剧的传统,以“序”、“急”、“破”为名,重新讲述这个故事。由于时长的关系,故事被大量精简和压缩,能否传达原作的内涵尚未可知。因为互联网上目前所见的评论,基本都是死忠影迷第一时间发布的“对比报告”。比起这些津津乐道画面上从原作中第几话中的哪个画面跳到了另一话的下一个场景的观众,也许庵野秀明更重视以前对《EVA》毫无了解的新观众是如何领悟和感受这个故事的。当然,老影迷也无须担心故事缺乏新鲜感,毕竟除了用新技术重新制作之外,第二部中也许就会出现足以改变剧情的角色。更何况,庵野秀明早就说过,自己要重新做一个结局出来。剧场版动画的衰落与《EVA》的火爆相比,《地海传说》领回的金酸莓奖杯对近年持续走低的日本剧场版动画可能是一个比较沉重的打击。毕竟宫崎吾朗是宫崎骏之子,《地海传说》背后也有吉卜力工作室的全力协作。也正是凭借吉卜力的金牌名号,《地海传说》在日本获得了不错的票房,但这部粗糙的处女作却未能逃脱影评人和普通观众的口诛笔伐,也难怪宫崎骏一直不能认同宫崎吾朗子承父业的愿望。从《高达》系列到《口袋妖怪》、《海贼王》,剧场版动画一直是日本动漫作品商业链条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很多观众甚至是从剧场版开始进入一个故事,并追根溯源,找来动画甚至漫画开始追看的。除了大银幕的诱惑力和影响力之外,剧场版动画的海外发行比电视版要容易得多,渠道也更为通畅,所以剧场版一向受到动画制作公司的重视。当然,剧场版需要的资金和精力也数倍于电视版,《攻壳机动队》的两部剧场版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很好的口碑,但成本却难以想象。根据网上流传的数据,一集《攻壳机动队》电视动画的平均成本是2000万日元,2004年上映的剧场版《无垢》则一下子花掉了20亿日元(另一说为每集动画成本为3000万日元,剧场版花了10亿)。高投入的剧场版动画却随着日本电影票房的整体衰落而很难取得高回报,所以近年来,不仅大牌动画导演新作甚少,新人导演更是缺乏机会。唯一的例外是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新海诚,这位一个人文/王晓光

 9月1日,重新制作的《新世纪福音战士》(下称《EVA》)在日本上映,并成功登上当周票房冠军。一周之后,冠军位置被新上档的木村拓哉主演的《Hero》夺走,但仍稳居次席。影迷像朝圣一样排起长队,只为了重新看一次那些十几年前曾经感动他们的画面。另一方面,由《文春周刊》评选的2006年度日本电影金酸莓奖也于近日公布,宫崎骏之子宫崎吾朗执导的《地海传说》尴尬地排在了首位。

坐在电脑前面就能做一部动画片的新导演,今年推出了第三部大银幕作品《秒速5厘米》,反响尚可,但他私人作坊式的制作方式显然不属于本文列举的大动画制作公司范畴。动画剧场版正在减少,但在日本的电影院里,动漫题材作品却没有减少的趋势。就在去年,当年的热血棒球漫画《邻家女孩》和前年大热的青春漫画《蜂蜜与四叶草》都以真人电影的形式登上了大银幕。情况相似的还有《多罗罗》和大友克洋导演的《虫师》。其中颇具玄幻风格的《虫师》无论从世界观还是整个故事氛围来看,都更应该被改编为剧场版动画,但制作方最后还是选择了真人版电影的形式。结果不仅没能在威尼斯电影节上捞到什么奖项,票房也惨不忍睹。少女漫画《交响情人梦》比较保守,选择了改编为电视剧,获得成功之后才推出了电视动画,表现出制作方的谨慎。剧场版动画失势,真人版电影抬头。也许这将成为日本电影的一个趋势,并维持一段时间。尽管近年来真人演绎动漫题材几乎没有成功之作,但制作成本等商业因素在这场博弈中也许占有更重的分量。至少,我们已经听说好莱坞开拍《EVA》的消息,而浦泽直树刚刚结束连载的漫画《20世纪少年》,也将在明年直接开拍真人版。另外最新的传言是,我们熟悉的《龙珠》,也将拍摄真人版??新《EVA》剧场版再热,恐怕也成不了剧场版动画的救世主,它充其量只是一面旗帜,远远地树在那里。

                      传奇无法被复制,但可以被重温

 10年前,《EVA》剧场版在日本上映,延续了同名电视动画片掀起的热潮,并对电视版中留下的很多悬念和疑问进行了补充和解答。两部剧场版票房收入合计25亿日元,作品的成功还带动了周边产品的开发和销售,《EVA》成了日本动漫业界商业化的标本。10年来,这个系列没有推出过任何新的动漫作品,周边却一直推陈出新且销量始终不减。但商业上的成功,并不是这部动画片被推上新时代开创者地位的全部原因。

 《EVA》的故事主线并不复杂。在地球遭受连续的攻击而即将毁灭之际,一名叫做碇真嗣的少年,被在保卫组织NERV担任司令的父亲召唤“入伍”,驾驶巨大的人形机器人与来袭的“使徒”作战。这样的故事在日本动漫中算不上新鲜,但这部动画片却震撼了当时所有的观众以及整个动漫业界。这个系列的世界观设定显得相当另类,与当时风靡的清新的表达方式和亲近自然的主题(以宫崎骏的作品为代表)不同,导演庵野秀明带来的《EVA》有一个讲述得错综复杂的故事,要看懂这些动画片,先得弄清楚片中出现的大量宗教、哲学、精神分析学符号的基本含义,再根据剧情进行推理。即使这样,影迷们研究出来的结果之间还是存在差异。故事的结构和充斥其中的符号学还是其次,《EVA》宣扬的灰暗的人生观、对世界的绝望才是这部作品被判为“另类”的关键所在。表面上是一个人类为了保护地球而作战的故事,但庵野秀明却慢慢将自己对人类前途的完全绝望推向观众。片中不断来袭的敌人被称为“使徒”,而人类,被设定为第18号,也就是最后一个“使徒”,换句话说,来毁灭地球的“第18号使徒”,早就密密麻麻地占据了地球。2006年,日本文化厅进行了一次名为“日本媒体艺术100选”的评选活动,创造了动画制作新潮流的《EVA》超过宫崎骏的《风之谷》和《天空之城》,排名第一。

 原版《EVA》用了26集动画、一部OVA(以录像带方式发售,不在电影院和电视台放映)和两部剧场版才讲完了一个故事。而3集新剧场版采用日本能剧的传统,以“序”、“急”、“破”为名,重新讲述这个故事。由于时长的关系,故事被大量精简和压缩,能否传达原作的内涵尚未可知。因为互联网上目前所见的评论,基本都是死忠影迷第一时间发布的“对比报告”。比起这些津津乐道画面上从原作中第几话中的哪个画面跳到了另一话的下一个场景的观众,也许庵野秀明更重视以前对《EVA》毫无了解的新观众是如何领悟和感受这个故事的。当然,老影迷也无须担心故事缺乏新鲜感,毕竟除了用新技术重新制作之外,第二部中也许就会出现足以改变剧情的角色。更何况,庵野秀明早就说过,自己要重新做一个结局出来。

坐在电脑前面就能做一部动画片的新导演,今年推出了第三部大银幕作品《秒速5厘米》,反响尚可,但他私人作坊式的制作方式显然不属于本文列举的大动画制作公司范畴。动画剧场版正在减少,但在日本的电影院里,动漫题材作品却没有减少的趋势。就在去年,当年的热血棒球漫画《邻家女孩》和前年大热的青春漫画《蜂蜜与四叶草》都以真人电影的形式登上了大银幕。情况相似的还有《多罗罗》和大友克洋导演的《虫师》。其中颇具玄幻风格的《虫师》无论从世界观还是整个故事氛围来看,都更应该被改编为剧场版动画,但制作方最后还是选择了真人版电影的形式。结果不仅没能在威尼斯电影节上捞到什么奖项,票房也惨不忍睹。少女漫画《交响情人梦》比较保守,选择了改编为电视剧,获得成功之后才推出了电视动画,表现出制作方的谨慎。剧场版动画失势,真人版电影抬头。也许这将成为日本电影的一个趋势,并维持一段时间。尽管近年来真人演绎动漫题材几乎没有成功之作,但制作成本等商业因素在这场博弈中也许占有更重的分量。至少,我们已经听说好莱坞开拍《EVA》的消息,而浦泽直树刚刚结束连载的漫画《20世纪少年》,也将在明年直接开拍真人版。另外最新的传言是,我们熟悉的《龙珠》,也将拍摄真人版??新《EVA》剧场版再热,恐怕也成不了剧场版动画的救世主,它充其量只是一面旗帜,远远地树在那里。                          剧场版动画的衰落

 与《EVA》的火爆相比,《地海传说》领回的金酸莓奖杯对近年持续走低的日本剧场版动画可能是一个比较沉重的打击。毕竟宫崎吾朗是宫崎骏之子,《地海传说》背后也有吉卜力工作室的全力协作。也正是凭借吉卜力的金牌名号,《地海传说》在日本获得了不错的票房,但这部粗糙的处女作却未能逃脱影评人和普通观众的口诛笔伐,也难怪宫崎骏一直不能认同宫崎吾朗子承父业的愿望。从《高达》系列到《口袋妖怪》、《海贼王》,剧场版动画一直是日本动漫作品商业链条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很多观众甚至是从剧场版开始进入一个故事,并追根溯源,找来动画甚至漫画开始追看的。除了大银幕的诱惑力和影响力之外,剧场版动画的海外发行比电视版要容易得多,渠道也更为通畅,所以剧场版一向受到动画制作公司的重视。当然,剧场版需要的资金和精力也数倍于电视版,《攻壳机动队》的两部剧场版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很好的口碑,但成本却难以想象。根据网上流传的数据,一集《攻壳机动队》电视动画的平均成本是2000万日元,2004年上映的剧场版《无垢》则一下子花掉了20亿日元(另一说为每集动画成本为3000万日元,剧场版花了10亿)。高投入的剧场版动画却随着日本电影票房的整体衰落而很难取得高回报,所以近年来,不仅大牌动画导演新作甚少,新人导演更是缺乏机会。唯一的例外是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新海诚,这位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面就能做一部动画片的新导演,今年推出了第三部大银幕作品《秒速5厘米》,反响尚可,但他私人作坊式的制作方式显然不属于本文列举的大动画制作公司范畴。

第18号使徒”,早就密密麻麻地占据了地球。2006年,日本文化厅进行了一次名为“日本媒体艺术100选”的评选活动,创造了动画制作新潮流的《EVA》超过宫崎骏的《风之谷》和《天空之城》,排名第一。原版《EVA》用了26集动画、一部OVA(以录像带方式发售,不在电影院和电视台放映)和两部剧场版才讲完了一个故事。而3集新剧场版采用日本能剧的传统,以“序”、“急”、“破”为名,重新讲述这个故事。由于时长的关系,故事被大量精简和压缩,能否传达原作的内涵尚未可知。因为互联网上目前所见的评论,基本都是死忠影迷第一时间发布的“对比报告”。比起这些津津乐道画面上从原作中第几话中的哪个画面跳到了另一话的下一个场景的观众,也许庵野秀明更重视以前对《EVA》毫无了解的新观众是如何领悟和感受这个故事的。当然,老影迷也无须担心故事缺乏新鲜感,毕竟除了用新技术重新制作之外,第二部中也许就会出现足以改变剧情的角色。更何况,庵野秀明早就说过,自己要重新做一个结局出来。剧场版动画的衰落与《EVA》的火爆相比,《地海传说》领回的金酸莓奖杯对近年持续走低的日本剧场版动画可能是一个比较沉重的打击。毕竟宫崎吾朗是宫崎骏之子,《地海传说》背后也有吉卜力工作室的全力协作。也正是凭借吉卜力的金牌名号,《地海传说》在日本获得了不错的票房,但这部粗糙的处女作却未能逃脱影评人和普通观众的口诛笔伐,也难怪宫崎骏一直不能认同宫崎吾朗子承父业的愿望。从《高达》系列到《口袋妖怪》、《海贼王》,剧场版动画一直是日本动漫作品商业链条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很多观众甚至是从剧场版开始进入一个故事,并追根溯源,找来动画甚至漫画开始追看的。除了大银幕的诱惑力和影响力之外,剧场版动画的海外发行比电视版要容易得多,渠道也更为通畅,所以剧场版一向受到动画制作公司的重视。当然,剧场版需要的资金和精力也数倍于电视版,《攻壳机动队》的两部剧场版在世界范围内都有很好的口碑,但成本却难以想象。根据网上流传的数据,一集《攻壳机动队》电视动画的平均成本是2000万日元,2004年上映的剧场版《无垢》则一下子花掉了20亿日元(另一说为每集动画成本为3000万日元,剧场版花了10亿)。高投入的剧场版动画却随着日本电影票房的整体衰落而很难取得高回报,所以近年来,不仅大牌动画导演新作甚少,新人导演更是缺乏机会。唯一的例外是个人风格极其强烈的新海诚,这位一个人

 动画剧场版正在减少,但在日本的电影院里,动漫题材作品却没有减少的趋势。就在去年,当年的热血棒球漫画《邻家女孩》和前年大热的青春漫画《蜂蜜与四叶草》都以真人电影的形式登上了大银幕。情况相似的还有《多罗罗》和大友克洋导演的《虫师》。其中颇具玄幻风格的《虫师》无论从世界观还是整个故事氛围来看,都更应该被改编为剧场版动画,但制作方最后还是选择了真人版电影的形式。结果不仅没能在威尼斯电影节上捞到什么奖项,票房也惨不忍睹。少女漫画《交响情人梦》比较保守,选择了改编为电视剧,获得成功之后才推出了电视动画,表现出制作方的谨慎。

 剧场版动画失势,真人版电影抬头。也许这将成为日本电影的一个趋势,并维持一段时间。尽管近年来真人演绎动漫题材几乎没有成功之作,但制作成本等商业因素在这场博弈中也许占有更重的分量。至少,我们已经听说好莱坞开拍《EVA》的消息,而浦泽直树刚刚结束连载的漫画《20世纪少年》,也将在明年直接开拍真人版。另外最新的传言是,我们熟悉的《龙珠》,也将拍摄真人版??新《EVA》剧场版再热,恐怕也成不了剧场版动画的救世主,它充其量只是一面旗帜,远远地树在那里。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