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陈伟鸿的非财经生活  

2007-08-28 19:12:47|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些和经济相关的话题,就会花更多一点的时间去看,看报纸杂志也是如此。生活中我其实是一个挺爱读小说的人,但是自从做了《对话》后,几乎就只读过一两本小说,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更多是下意识会把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经管类的书。有人开玩笑说,国外企业家在机场从来都是买小说看,但中国的机场,销售量最高的一定都是经管类书籍,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B:生活里还会有什么样其他方面的关注点?C:我是一个特别喜欢看电视的人,这还蛮奇怪的,很多人都说,一般做什么的人都不太爱看什么,就好像厨师,做完一堆菜他自己也没有什么胃口。我在家的时候,确实很多时间泡在电视机前。一般看两种类型的节目,一种是有主持人的,我会去看主持人的表现;另一类就是彻底放松的娱乐类节目。这个夏天,我虽然没有固定每集都看,但几乎遍扫了各种选秀节目,那时候是一种放松,它不需要你去学什么东西,同时对我们来说早已过了那个跟着它又哭又笑的年龄,纯粹去娱乐放松自己。B:还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寻求内心的放松?C:我比较喜欢唱歌。像回厦门会去康康柳丁,在北京,去得最多的就是钱柜,偶尔会去麦乐迪。我去酒吧特别少,其实不是很喜欢酒吧,因为说话总是要很费劲,会自然而然提高声音。可能工作中老在说话,所以就希望不工作的时候可以让嘴巴放轻松点。我自己听的多是流行音乐,可能跟以前在厦门广电做流行排行榜有关,所以现在对很多流行歌手他们的成名作啊,所谓的八卦,都非常熟悉,令节目组里人刮目相看。在音乐的类型上,还是喜欢抒情一点,摇滚会让人越听越累,有时候也听一些纯粹器乐的,小提琴或钢琴,我觉得这两种乐器特别能抒发情绪。看演出应该是到北京后的一大收获,平时在人艺看话剧多一些。北京文化氛围当中,这类演出占着很大分量,这是其他地方比如厦门完全比不上的。上海也很好,演出很多,我上次还去看了《剧院魅影》的演出。B:工作之外不在家时,有什么好玩的去处向我们推荐吗?C:我们大多数时候还是有周末的,基本上在家里的时间多一点,可能会在脑子里想一下,这周有谁约过我但却没有时间见到面的?可能会选其中的一两个赶紧见一下,否则新的一周开始就又完全顾不上了。最近一段时间去得比较多的是新光天地,就在这附近,新开的一个百货,里面环境很好,也有一些吃饭的地方,像那个鹿港小镇,跟我们福建的口味比较接近嘛,在厦门也有,还有鼎泰丰的包子啊,所以吃吃饭、看电影,都会到这一带。B:在吃的方面口味上有什么偏重吗?C:因为有嗓子的问题,对辣会陈伟鸿的非财经生活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陈伟鸿的非财经生活

“生活中我是一个挺爱读小说的人,但是自从做了节目后,几乎就只读过一两本小说,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人开玩笑说,国外企业家在机场从来都是买小说看,但中国的机场,销售量最高的一定都是经管类书籍,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

文/ 文林 图片提供/ 厦门绿叶情文化传播

些和经济相关的话题,就会花更多一点的时间去看,看报纸杂志也是如此。生活中我其实是一个挺爱读小说的人,但是自从做了《对话》后,几乎就只读过一两本小说,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更多是下意识会把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经管类的书。有人开玩笑说,国外企业家在机场从来都是买小说看,但中国的机场,销售量最高的一定都是经管类书籍,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B:生活里还会有什么样其他方面的关注点?C:我是一个特别喜欢看电视的人,这还蛮奇怪的,很多人都说,一般做什么的人都不太爱看什么,就好像厨师,做完一堆菜他自己也没有什么胃口。我在家的时候,确实很多时间泡在电视机前。一般看两种类型的节目,一种是有主持人的,我会去看主持人的表现;另一类就是彻底放松的娱乐类节目。这个夏天,我虽然没有固定每集都看,但几乎遍扫了各种选秀节目,那时候是一种放松,它不需要你去学什么东西,同时对我们来说早已过了那个跟着它又哭又笑的年龄,纯粹去娱乐放松自己。B:还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寻求内心的放松?C:我比较喜欢唱歌。像回厦门会去康康柳丁,在北京,去得最多的就是钱柜,偶尔会去麦乐迪。我去酒吧特别少,其实不是很喜欢酒吧,因为说话总是要很费劲,会自然而然提高声音。可能工作中老在说话,所以就希望不工作的时候可以让嘴巴放轻松点。我自己听的多是流行音乐,可能跟以前在厦门广电做流行排行榜有关,所以现在对很多流行歌手他们的成名作啊,所谓的八卦,都非常熟悉,令节目组里人刮目相看。在音乐的类型上,还是喜欢抒情一点,摇滚会让人越听越累,有时候也听一些纯粹器乐的,小提琴或钢琴,我觉得这两种乐器特别能抒发情绪。看演出应该是到北京后的一大收获,平时在人艺看话剧多一些。北京文化氛围当中,这类演出占着很大分量,这是其他地方比如厦门完全比不上的。上海也很好,演出很多,我上次还去看了《剧院魅影》的演出。B:工作之外不在家时,有什么好玩的去处向我们推荐吗?C:我们大多数时候还是有周末的,基本上在家里的时间多一点,可能会在脑子里想一下,这周有谁约过我但却没有时间见到面的?可能会选其中的一两个赶紧见一下,否则新的一周开始就又完全顾不上了。最近一段时间去得比较多的是新光天地,就在这附近,新开的一个百货,里面环境很好,也有一些吃饭的地方,像那个鹿港小镇,跟我们福建的口味比较接近嘛,在厦门也有,还有鼎泰丰的包子啊,所以吃吃饭、看电影,都会到这一带。B:在吃的方面口味上有什么偏重吗?C:因为有嗓子的问题,对辣会

  眼下北京人最爱去的one dayliving之地,是北京东边国贸附近新开的大型百货新光天地。采访就在国贸附近的ARIA进行,陈伟鸿两次提到新光天地,这个拥有大量一线品牌、百货精品和风味美食的地方,无疑是他近期外出的热爱之选。陈伟鸿语速很快,条理清晰,一贯《对话》式的流畅节奏,一贯《对话》式的和颜悦色,但面前的陈伟鸿却少了在节目里西装领带的严谨形象,多的是开领Tee和休闲裤带来的轻松。

  《对话》已做了7年,原本以为一档节目做得如此成熟,背后的那个核心人物应该有更多享受生活的时间,但陈伟鸿说“完全不是“—平均每周要工作四五天的他似乎并没有更多的时间来享受生活,并且他像自己节目里的企业经营者一样,在每个机场的书店购买财经读物,把大量的时间用于节目的准备功课中。难怪约他的专访,永远只能等到一个模糊的时间段。他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

 不过从工作中逃逸出来的休息时间,却也可以看到一个财经节目主持人别样的生活风格。陈伟鸿听流行音乐,看娱乐节目,热爱去KTV唱歌,或者上话剧院看演出。这个还没有克服静电的南方人,呈现出来的,依然是南方式的温和与精细。

B=《外滩画报》

稍微克制点,但其实我也蛮能吃辣的。基本上还是以南方的口味为主,像北京现在其实遍地都是川菜、东北菜、湖南菜,反而我觉得南方的菜比较少,像上海的菜我也挺喜欢的。在北京,吃的地方太多了,也就没有特别固定去的地方,以前在厦门的时候习惯了吃海鲜,所以喜欢去家附近的黎昌海鲜,然后是江浙菜,像娃哈哈、孔乙己等。粤菜在北京吃得少了,反而厦门吃得多,像潮福城、望春风。在北京也很热衷吃泰国菜,像为人民服务,是我很喜欢的。我吃西餐不多,因为每次看到牛排,我都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我对环境其实是有所挑剔的。除了工作中狼吞虎咽吃盒饭外,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舒适的环境,不要太吵,也不要太静。在北京好多餐厅跟南方的比较起来,特别热闹,所有人都在放高音量说话,但我也不喜欢西餐那样安静到需要窃窃私语的感觉—是让人有点局促的环境。B:你会是一个生活很规律的人吗?C: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比较规律的人,一般在晚上12点左右睡觉,早些时候身边一些朋友都很晚睡觉,很晚起床,不吃早餐,我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这样晚、为什么不吃早餐呢?我固定要吃早餐,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这个习惯很多人挺难有的。晚上很容易一上网就熬夜熬到两三点钟,对很多人来说太正常了,因为上网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往往不知不觉就一两点了,所以我一般很少在晚上去上网,大都是白天在办公室进行。C= 陈伟鸿

B:作为一个每周只做一档节目的主持人,属于生活的时间会不会充裕很多?

稍微克制点,但其实我也蛮能吃辣的。基本上还是以南方的口味为主,像北京现在其实遍地都是川菜、东北菜、湖南菜,反而我觉得南方的菜比较少,像上海的菜我也挺喜欢的。在北京,吃的地方太多了,也就没有特别固定去的地方,以前在厦门的时候习惯了吃海鲜,所以喜欢去家附近的黎昌海鲜,然后是江浙菜,像娃哈哈、孔乙己等。粤菜在北京吃得少了,反而厦门吃得多,像潮福城、望春风。在北京也很热衷吃泰国菜,像为人民服务,是我很喜欢的。我吃西餐不多,因为每次看到牛排,我都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我对环境其实是有所挑剔的。除了工作中狼吞虎咽吃盒饭外,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舒适的环境,不要太吵,也不要太静。在北京好多餐厅跟南方的比较起来,特别热闹,所有人都在放高音量说话,但我也不喜欢西餐那样安静到需要窃窃私语的感觉—是让人有点局促的环境。B:你会是一个生活很规律的人吗?C: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比较规律的人,一般在晚上12点左右睡觉,早些时候身边一些朋友都很晚睡觉,很晚起床,不吃早餐,我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这样晚、为什么不吃早餐呢?我固定要吃早餐,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这个习惯很多人挺难有的。晚上很容易一上网就熬夜熬到两三点钟,对很多人来说太正常了,因为上网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往往不知不觉就一两点了,所以我一般很少在晚上去上网,大都是白天在办公室进行。

C:我本来也觉得应该有更多的时间放在生活中,可以很从容地去享受。但我现在的感觉是,工作和生活联接得有点太紧密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很理想的状态。我还是特别渴望把工作和生活做一个剥离,希望这是两个没有太多交叉的圆圈。
 我们除了周一上午有固定的例会,其他时间也不定期地会有会议,同时花大量时间来做准备工作,整个一周平均下来有四五天在工作。每个礼拜一一睁开眼睛,噢,好像这个礼拜的日历又要被画得满满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

陈伟鸿的非财经生活“生活中我是一个挺爱读小说的人,但是自从做了节目后,几乎就只读过一两本小说,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人开玩笑说,国外企业家在机场从来都是买小说看,但中国的机场,销售量最高的一定都是经管类书籍,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文 文林 图片提供厦门绿叶情文化传播 眼下北京人最爱去的onedayliving之地,是北京东边国贸附近新开的大型百货新光天地。采访就在国贸附近的ARIA进行,陈伟鸿两次提到新光天地,这个拥有大量一线品牌、百货精品和风味美食的地方,无疑是他近期外出的热爱之选。陈伟鸿语速很快,条理清晰,一贯《对话》式的流畅节奏,一贯《对话》式的和颜悦色,但面前的陈伟鸿却少了在节目里西装领带的严谨形象,多的是开领Tee和休闲裤带来的轻松。 《对话》已做了7年,原本以为一档节目做得如此成熟,背后的那个核心人物应该有更多享受生活的时间,但陈伟鸿说“完全不是“—平均每周要工作四五天的他似乎并没有更多的时间来享受生活,并且他像自己节目里的企业经营者一样,在每个机场的书店购买财经读物,把大量的时间用于节目的准备功课中。难怪约他的专访,永远只能等到一个模糊的时间段。他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不过从工作中逃逸出来的休息时间,却也可以看到一个财经节目主持人别样的生活风格。陈伟鸿听流行音乐,看娱乐节目,热爱去KTV唱歌,或者上话剧院看演出。这个还没有克服静电的南方人,呈现出来的,依然是南方式的温和与精细。B=《外滩画报》C= 陈伟鸿B:作为一个每周只做一档节目的主持人,属于生活的时间会不会充裕很多?C:我本来也觉得应该有更多的时间放在生活中,可以很从容地去享受。但我现在的感觉是,工作和生活联接得有点太紧密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很理想的状态。我还是特别渴望把工作和生活做一个剥离,希望这是两个没有太多交叉的圆圈。我们除了周一上午有固定的例会,其他时间也不定期地会有会议,同时花大量时间来做准备工作,整个一周平均下来有四五天在工作。每个礼拜一一睁开眼睛,噢,好像这个礼拜的日历又要被画得满满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B:做访谈节目需要大量准备工作,你如何做好这方面的功课?C:其实很简单,导演组的助手会帮忙收集很多资料,除了看他们的资料,我会根据自己的习惯,再去找一些相关的东西,比如嘉宾个性上的一些东西,或者一些与话题无关但可以看出嘉宾特点的事件,甚至是轻松的八卦、花边新闻。另一类功课是日常积累的,有的时候遇到一

B:做访谈节目需要大量准备工作,你如何做好这方面的功课?

稍微克制点,但其实我也蛮能吃辣的。基本上还是以南方的口味为主,像北京现在其实遍地都是川菜、东北菜、湖南菜,反而我觉得南方的菜比较少,像上海的菜我也挺喜欢的。在北京,吃的地方太多了,也就没有特别固定去的地方,以前在厦门的时候习惯了吃海鲜,所以喜欢去家附近的黎昌海鲜,然后是江浙菜,像娃哈哈、孔乙己等。粤菜在北京吃得少了,反而厦门吃得多,像潮福城、望春风。在北京也很热衷吃泰国菜,像为人民服务,是我很喜欢的。我吃西餐不多,因为每次看到牛排,我都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我对环境其实是有所挑剔的。除了工作中狼吞虎咽吃盒饭外,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舒适的环境,不要太吵,也不要太静。在北京好多餐厅跟南方的比较起来,特别热闹,所有人都在放高音量说话,但我也不喜欢西餐那样安静到需要窃窃私语的感觉—是让人有点局促的环境。B:你会是一个生活很规律的人吗?C: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比较规律的人,一般在晚上12点左右睡觉,早些时候身边一些朋友都很晚睡觉,很晚起床,不吃早餐,我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这样晚、为什么不吃早餐呢?我固定要吃早餐,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这个习惯很多人挺难有的。晚上很容易一上网就熬夜熬到两三点钟,对很多人来说太正常了,因为上网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往往不知不觉就一两点了,所以我一般很少在晚上去上网,大都是白天在办公室进行。C:其实很简单,导演组的助手会帮忙收集很多资料,除了看他们的资料,我会根据自己的习惯,再去找一些相关的东西,比如嘉宾个性上的一些东西,或者一些与话题无关但可以看出嘉宾特点的事件,甚至是轻松的八卦、花边新闻。另一类功课是日常积累的,有的时候遇到一些和经济相关的话题,就会花更多一点的时间去看,看报纸杂志也是如此。生活中我其实是一个挺爱读小说的人,但是自从做了《对话》后,几乎就只读过一两本小说,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更多是下意识会把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经管类的书。有人开玩笑说,国外企业家在机场从来都是买小说看,但中国的机场,销售量最高的一定都是经管类书籍,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

B:生活里还会有什么样其他方面的关注点?

稍微克制点,但其实我也蛮能吃辣的。基本上还是以南方的口味为主,像北京现在其实遍地都是川菜、东北菜、湖南菜,反而我觉得南方的菜比较少,像上海的菜我也挺喜欢的。在北京,吃的地方太多了,也就没有特别固定去的地方,以前在厦门的时候习惯了吃海鲜,所以喜欢去家附近的黎昌海鲜,然后是江浙菜,像娃哈哈、孔乙己等。粤菜在北京吃得少了,反而厦门吃得多,像潮福城、望春风。在北京也很热衷吃泰国菜,像为人民服务,是我很喜欢的。我吃西餐不多,因为每次看到牛排,我都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我对环境其实是有所挑剔的。除了工作中狼吞虎咽吃盒饭外,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舒适的环境,不要太吵,也不要太静。在北京好多餐厅跟南方的比较起来,特别热闹,所有人都在放高音量说话,但我也不喜欢西餐那样安静到需要窃窃私语的感觉—是让人有点局促的环境。B:你会是一个生活很规律的人吗?C: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比较规律的人,一般在晚上12点左右睡觉,早些时候身边一些朋友都很晚睡觉,很晚起床,不吃早餐,我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这样晚、为什么不吃早餐呢?我固定要吃早餐,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这个习惯很多人挺难有的。晚上很容易一上网就熬夜熬到两三点钟,对很多人来说太正常了,因为上网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往往不知不觉就一两点了,所以我一般很少在晚上去上网,大都是白天在办公室进行。

C:我是一个特别喜欢看电视的人,这还蛮奇怪的,很多人都说,一般做什么的人都不太爱看什么,就好像厨师,做完一堆菜他自己也没有什么胃口。我在家的时候,确实很多时间泡在电视机前。一般看两种类型的节目,一种是有主持人的,我会去看主持人的表现;另一类就是彻底放松的娱乐类节目。这个夏天,我虽然没有固定每集都看,但几乎遍扫了各种选秀节目,那时候是一种放松,它不需要你去学什么东西,同时对我们来说早已过了那个跟着它又哭又笑的年龄,纯粹去娱乐放松自己。

B:还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寻求内心的放松?

C:我比较喜欢唱歌。像回厦门会去康康柳丁,在北京,去得最多的就是钱柜,偶尔会去麦乐迪。我去酒吧特别少,其实不是很喜欢酒吧,因为说话总是要很费劲,会自然而然提高声音。可能工作中老在说话,所以就希望不工作的时候可以让嘴巴放轻松点。陈伟鸿的非财经生活“生活中我是一个挺爱读小说的人,但是自从做了节目后,几乎就只读过一两本小说,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人开玩笑说,国外企业家在机场从来都是买小说看,但中国的机场,销售量最高的一定都是经管类书籍,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文 文林 图片提供厦门绿叶情文化传播 眼下北京人最爱去的onedayliving之地,是北京东边国贸附近新开的大型百货新光天地。采访就在国贸附近的ARIA进行,陈伟鸿两次提到新光天地,这个拥有大量一线品牌、百货精品和风味美食的地方,无疑是他近期外出的热爱之选。陈伟鸿语速很快,条理清晰,一贯《对话》式的流畅节奏,一贯《对话》式的和颜悦色,但面前的陈伟鸿却少了在节目里西装领带的严谨形象,多的是开领Tee和休闲裤带来的轻松。 《对话》已做了7年,原本以为一档节目做得如此成熟,背后的那个核心人物应该有更多享受生活的时间,但陈伟鸿说“完全不是“—平均每周要工作四五天的他似乎并没有更多的时间来享受生活,并且他像自己节目里的企业经营者一样,在每个机场的书店购买财经读物,把大量的时间用于节目的准备功课中。难怪约他的专访,永远只能等到一个模糊的时间段。他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不过从工作中逃逸出来的休息时间,却也可以看到一个财经节目主持人别样的生活风格。陈伟鸿听流行音乐,看娱乐节目,热爱去KTV唱歌,或者上话剧院看演出。这个还没有克服静电的南方人,呈现出来的,依然是南方式的温和与精细。B=《外滩画报》C= 陈伟鸿B:作为一个每周只做一档节目的主持人,属于生活的时间会不会充裕很多?C:我本来也觉得应该有更多的时间放在生活中,可以很从容地去享受。但我现在的感觉是,工作和生活联接得有点太紧密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很理想的状态。我还是特别渴望把工作和生活做一个剥离,希望这是两个没有太多交叉的圆圈。我们除了周一上午有固定的例会,其他时间也不定期地会有会议,同时花大量时间来做准备工作,整个一周平均下来有四五天在工作。每个礼拜一一睁开眼睛,噢,好像这个礼拜的日历又要被画得满满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B:做访谈节目需要大量准备工作,你如何做好这方面的功课?C:其实很简单,导演组的助手会帮忙收集很多资料,除了看他们的资料,我会根据自己的习惯,再去找一些相关的东西,比如嘉宾个性上的一些东西,或者一些与话题无关但可以看出嘉宾特点的事件,甚至是轻松的八卦、花边新闻。另一类功课是日常积累的,有的时候遇到一
 我自己听的多是流行音乐,可能跟以前在厦门广电做流行排行榜有关,所以现在对很多流行歌手他们的成名作啊,所谓的八卦,都非常熟悉,令节目组里人刮目相看。在音乐的类型上,还是喜欢抒情一点,摇滚会让人越听越累,有时候也听一些纯粹器乐的,小提琴或钢琴,我觉得这两种乐器特别能抒发情绪。
 看演出应该是到北京后的一大收获,平时在人艺看话剧多一些。北京文化氛围当中,这类演出占着很大分量,这是其他地方比如厦门完全比不上的。上海也很好,演出很多,我上次还去看了《剧院魅影》的演出。

B:工作之外不在家时,有什么好玩的去处向我们推荐吗?

C:我们大多数时候还是有周末的,基本上在家里的时间多一点,可能会在脑子里想一下,这周有谁约过我但却没有时间见到面的?可能会选其中的一两个赶紧见一下,否则新的一周开始就又完全顾不上了。陈伟鸿的非财经生活“生活中我是一个挺爱读小说的人,但是自从做了节目后,几乎就只读过一两本小说,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人开玩笑说,国外企业家在机场从来都是买小说看,但中国的机场,销售量最高的一定都是经管类书籍,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文 文林 图片提供厦门绿叶情文化传播 眼下北京人最爱去的onedayliving之地,是北京东边国贸附近新开的大型百货新光天地。采访就在国贸附近的ARIA进行,陈伟鸿两次提到新光天地,这个拥有大量一线品牌、百货精品和风味美食的地方,无疑是他近期外出的热爱之选。陈伟鸿语速很快,条理清晰,一贯《对话》式的流畅节奏,一贯《对话》式的和颜悦色,但面前的陈伟鸿却少了在节目里西装领带的严谨形象,多的是开领Tee和休闲裤带来的轻松。 《对话》已做了7年,原本以为一档节目做得如此成熟,背后的那个核心人物应该有更多享受生活的时间,但陈伟鸿说“完全不是“—平均每周要工作四五天的他似乎并没有更多的时间来享受生活,并且他像自己节目里的企业经营者一样,在每个机场的书店购买财经读物,把大量的时间用于节目的准备功课中。难怪约他的专访,永远只能等到一个模糊的时间段。他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不过从工作中逃逸出来的休息时间,却也可以看到一个财经节目主持人别样的生活风格。陈伟鸿听流行音乐,看娱乐节目,热爱去KTV唱歌,或者上话剧院看演出。这个还没有克服静电的南方人,呈现出来的,依然是南方式的温和与精细。B=《外滩画报》C= 陈伟鸿B:作为一个每周只做一档节目的主持人,属于生活的时间会不会充裕很多?C:我本来也觉得应该有更多的时间放在生活中,可以很从容地去享受。但我现在的感觉是,工作和生活联接得有点太紧密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很理想的状态。我还是特别渴望把工作和生活做一个剥离,希望这是两个没有太多交叉的圆圈。我们除了周一上午有固定的例会,其他时间也不定期地会有会议,同时花大量时间来做准备工作,整个一周平均下来有四五天在工作。每个礼拜一一睁开眼睛,噢,好像这个礼拜的日历又要被画得满满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B:做访谈节目需要大量准备工作,你如何做好这方面的功课?C:其实很简单,导演组的助手会帮忙收集很多资料,除了看他们的资料,我会根据自己的习惯,再去找一些相关的东西,比如嘉宾个性上的一些东西,或者一些与话题无关但可以看出嘉宾特点的事件,甚至是轻松的八卦、花边新闻。另一类功课是日常积累的,有的时候遇到一
 最近一段时间去得比较多的是新光天地,就在这附近,新开的一个百货,里面环境很好,也有一些吃饭的地方,像那个鹿港小镇,跟我们福建的口味比较接近嘛,在厦门也有,还有鼎泰丰的包子啊,所以吃吃饭、看电影,都会到这一带。

B:在吃的方面口味上有什么偏重吗?

些和经济相关的话题,就会花更多一点的时间去看,看报纸杂志也是如此。生活中我其实是一个挺爱读小说的人,但是自从做了《对话》后,几乎就只读过一两本小说,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更多是下意识会把目光不由自主地投向经管类的书。有人开玩笑说,国外企业家在机场从来都是买小说看,但中国的机场,销售量最高的一定都是经管类书籍,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B:生活里还会有什么样其他方面的关注点?C:我是一个特别喜欢看电视的人,这还蛮奇怪的,很多人都说,一般做什么的人都不太爱看什么,就好像厨师,做完一堆菜他自己也没有什么胃口。我在家的时候,确实很多时间泡在电视机前。一般看两种类型的节目,一种是有主持人的,我会去看主持人的表现;另一类就是彻底放松的娱乐类节目。这个夏天,我虽然没有固定每集都看,但几乎遍扫了各种选秀节目,那时候是一种放松,它不需要你去学什么东西,同时对我们来说早已过了那个跟着它又哭又笑的年龄,纯粹去娱乐放松自己。B:还有什么样的方式可以寻求内心的放松?C:我比较喜欢唱歌。像回厦门会去康康柳丁,在北京,去得最多的就是钱柜,偶尔会去麦乐迪。我去酒吧特别少,其实不是很喜欢酒吧,因为说话总是要很费劲,会自然而然提高声音。可能工作中老在说话,所以就希望不工作的时候可以让嘴巴放轻松点。我自己听的多是流行音乐,可能跟以前在厦门广电做流行排行榜有关,所以现在对很多流行歌手他们的成名作啊,所谓的八卦,都非常熟悉,令节目组里人刮目相看。在音乐的类型上,还是喜欢抒情一点,摇滚会让人越听越累,有时候也听一些纯粹器乐的,小提琴或钢琴,我觉得这两种乐器特别能抒发情绪。看演出应该是到北京后的一大收获,平时在人艺看话剧多一些。北京文化氛围当中,这类演出占着很大分量,这是其他地方比如厦门完全比不上的。上海也很好,演出很多,我上次还去看了《剧院魅影》的演出。B:工作之外不在家时,有什么好玩的去处向我们推荐吗?C:我们大多数时候还是有周末的,基本上在家里的时间多一点,可能会在脑子里想一下,这周有谁约过我但却没有时间见到面的?可能会选其中的一两个赶紧见一下,否则新的一周开始就又完全顾不上了。最近一段时间去得比较多的是新光天地,就在这附近,新开的一个百货,里面环境很好,也有一些吃饭的地方,像那个鹿港小镇,跟我们福建的口味比较接近嘛,在厦门也有,还有鼎泰丰的包子啊,所以吃吃饭、看电影,都会到这一带。B:在吃的方面口味上有什么偏重吗?C:因为有嗓子的问题,对辣会

C:因为有嗓子的问题,对辣会稍微克制点,但其实我也蛮能吃辣的。基本上还是以南方的口味为主,像北京现在其实遍地都是川菜、东北菜、湖南菜,反而我觉得南方的菜比较少,像上海的菜我也挺喜欢的。
在北京,吃的地方太多了,也就没有特别固定去的地方,以前在厦门的时候习惯了吃海鲜,所以喜欢去家附近的黎昌海鲜,然后是江浙菜,像娃哈哈、孔乙己等。粤菜在北京吃得少了,反而厦门吃得多,像潮福城、望春风。在北京也很热衷吃泰国菜,像为人民服务,是我很喜欢的。我吃西餐不多,因为每次看到牛排,我都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我对环境其实是有所挑剔的。除了工作中狼吞虎咽吃盒饭外,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舒适的环境,不要太吵,也不要太静。在北京好多餐厅跟南方的比较起来,特别热闹,所有人都在放高音量说话,但我也不喜欢西餐那样安静到需要窃窃私语的感觉—是让人有点局促的环境。

陈伟鸿的非财经生活“生活中我是一个挺爱读小说的人,但是自从做了节目后,几乎就只读过一两本小说,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人开玩笑说,国外企业家在机场从来都是买小说看,但中国的机场,销售量最高的一定都是经管类书籍,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文 文林 图片提供厦门绿叶情文化传播 眼下北京人最爱去的onedayliving之地,是北京东边国贸附近新开的大型百货新光天地。采访就在国贸附近的ARIA进行,陈伟鸿两次提到新光天地,这个拥有大量一线品牌、百货精品和风味美食的地方,无疑是他近期外出的热爱之选。陈伟鸿语速很快,条理清晰,一贯《对话》式的流畅节奏,一贯《对话》式的和颜悦色,但面前的陈伟鸿却少了在节目里西装领带的严谨形象,多的是开领Tee和休闲裤带来的轻松。 《对话》已做了7年,原本以为一档节目做得如此成熟,背后的那个核心人物应该有更多享受生活的时间,但陈伟鸿说“完全不是“—平均每周要工作四五天的他似乎并没有更多的时间来享受生活,并且他像自己节目里的企业经营者一样,在每个机场的书店购买财经读物,把大量的时间用于节目的准备功课中。难怪约他的专访,永远只能等到一个模糊的时间段。他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不过从工作中逃逸出来的休息时间,却也可以看到一个财经节目主持人别样的生活风格。陈伟鸿听流行音乐,看娱乐节目,热爱去KTV唱歌,或者上话剧院看演出。这个还没有克服静电的南方人,呈现出来的,依然是南方式的温和与精细。B=《外滩画报》C= 陈伟鸿B:作为一个每周只做一档节目的主持人,属于生活的时间会不会充裕很多?C:我本来也觉得应该有更多的时间放在生活中,可以很从容地去享受。但我现在的感觉是,工作和生活联接得有点太紧密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很理想的状态。我还是特别渴望把工作和生活做一个剥离,希望这是两个没有太多交叉的圆圈。我们除了周一上午有固定的例会,其他时间也不定期地会有会议,同时花大量时间来做准备工作,整个一周平均下来有四五天在工作。每个礼拜一一睁开眼睛,噢,好像这个礼拜的日历又要被画得满满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B:做访谈节目需要大量准备工作,你如何做好这方面的功课?C:其实很简单,导演组的助手会帮忙收集很多资料,除了看他们的资料,我会根据自己的习惯,再去找一些相关的东西,比如嘉宾个性上的一些东西,或者一些与话题无关但可以看出嘉宾特点的事件,甚至是轻松的八卦、花边新闻。另一类功课是日常积累的,有的时候遇到一

B:你会是一个生活很规律的人吗?

陈伟鸿的非财经生活“生活中我是一个挺爱读小说的人,但是自从做了节目后,几乎就只读过一两本小说,这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人开玩笑说,国外企业家在机场从来都是买小说看,但中国的机场,销售量最高的一定都是经管类书籍,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文 文林 图片提供厦门绿叶情文化传播 眼下北京人最爱去的onedayliving之地,是北京东边国贸附近新开的大型百货新光天地。采访就在国贸附近的ARIA进行,陈伟鸿两次提到新光天地,这个拥有大量一线品牌、百货精品和风味美食的地方,无疑是他近期外出的热爱之选。陈伟鸿语速很快,条理清晰,一贯《对话》式的流畅节奏,一贯《对话》式的和颜悦色,但面前的陈伟鸿却少了在节目里西装领带的严谨形象,多的是开领Tee和休闲裤带来的轻松。 《对话》已做了7年,原本以为一档节目做得如此成熟,背后的那个核心人物应该有更多享受生活的时间,但陈伟鸿说“完全不是“—平均每周要工作四五天的他似乎并没有更多的时间来享受生活,并且他像自己节目里的企业经营者一样,在每个机场的书店购买财经读物,把大量的时间用于节目的准备功课中。难怪约他的专访,永远只能等到一个模糊的时间段。他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不过从工作中逃逸出来的休息时间,却也可以看到一个财经节目主持人别样的生活风格。陈伟鸿听流行音乐,看娱乐节目,热爱去KTV唱歌,或者上话剧院看演出。这个还没有克服静电的南方人,呈现出来的,依然是南方式的温和与精细。B=《外滩画报》C= 陈伟鸿B:作为一个每周只做一档节目的主持人,属于生活的时间会不会充裕很多?C:我本来也觉得应该有更多的时间放在生活中,可以很从容地去享受。但我现在的感觉是,工作和生活联接得有点太紧密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很理想的状态。我还是特别渴望把工作和生活做一个剥离,希望这是两个没有太多交叉的圆圈。我们除了周一上午有固定的例会,其他时间也不定期地会有会议,同时花大量时间来做准备工作,整个一周平均下来有四五天在工作。每个礼拜一一睁开眼睛,噢,好像这个礼拜的日历又要被画得满满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B:做访谈节目需要大量准备工作,你如何做好这方面的功课?C:其实很简单,导演组的助手会帮忙收集很多资料,除了看他们的资料,我会根据自己的习惯,再去找一些相关的东西,比如嘉宾个性上的一些东西,或者一些与话题无关但可以看出嘉宾特点的事件,甚至是轻松的八卦、花边新闻。另一类功课是日常积累的,有的时候遇到一C: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比较规律的人,一般在晚上12点左右睡觉,早些时候身边一些朋友都很晚睡觉,很晚起床,不吃早餐,我都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要这样晚、为什么不吃早餐呢?我固定要吃早餐,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这个习惯很多人挺难有的。晚上很容易一上网就熬夜熬到两三点钟,对很多人来说太正常了,因为上网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往往不知不觉就一两点了,所以我一般很少在晚上去上网,大都是白天在办公室进行。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