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舞在世界的中心  

2007-08-15 11:10: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舞在世界的中心时尚圈的人们都在津津乐道时尚与舞蹈的亲密接触,作为最优美舞蹈代表的芭蕾舞演员们,他们的世界依然保持高贵的灵魂。在他们心目中,“单单‘我是个芭蕾舞演员’这句话,对我意义就非常大。”6月底,上海芭蕾舞团主要演员吴虎生获得了第九届纽约国际芭蕾舞比赛男子组第一名,人们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在上海芭蕾舞团那些优雅的演员身上。8月6日,《外滩画报》特约五位上芭的主要演员和独舞演员,对他们进行了一次群访。这些年轻的男孩女孩鱼贯走进摄影棚,给整个空间带来了光彩熠熠的氛围。他们的艺术指导辛丽丽非常骄傲地说:“他们本来就是明星!”文 许佳 摄影 金苗 化妆、发型 淳子 造型 玛露露 摄影助理杨鹏吴虎生还没有脱去少年面孔。当记者问及“有没有女朋友”时,他害羞地笑起来说:“啊?我只有21岁啊。”那神情是对自己“仍是个孩子”的事实表示顺从;然而另一方面,作为一名芭蕾舞演员,他已经饰演过《天鹅湖》中的王子齐格弗里德、《胡桃夹子》中的王子、《葛蓓莉娅》中的弗朗茨、《仙女》中的詹姆斯等角色。无论在舞台上还是在现实中,他都足以充当一位恍若从漫画里走出来的颀长、俊美、沉默寡言的男主角。男孩们:“我们很多人都是完美主义者”三位这样的男主角拥有照亮一整个房间的力量。他们对摄影棚里的一切都小心而好奇,面带愉快的表情坐下来化妆。至于说到令周围所有人都感到好奇的他们自己,他们则习以为常,甚至不以为然。“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完美主义者,”三个男演员中唯一的北方人张尧说,“我们总觉得自己哪儿还不够。”他微微抬头要记者看他的下巴,“你看,我的下巴不够好看,这里应该再长上来一点。还有,牙也不好看。”说着他张嘴笑起来。他是浓眉大眼的类型,可能因为在北京舞蹈学院学舞时担任班长的缘故,他很擅长表达,并且懂得倾听。说话的时候,他语气和善,长睫毛给他的脸带去一种楚楚动人的温柔神态。“芭蕾舞演员看上去就是不一样的,我可以认出来。”吴虎生注视着化妆镜中的自己说。他讲话不多,回答问题总是三言两语,但每句话

都说得很肯定。对于身周的事物,他很少关心,微微有点目空一切的神情—但这不是因为骄傲,而是因为单纯与不在意。“你们有办公室吗?”记者问。“领队和艺术总监才有。”吴彬答道,好像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们每天就在练功房排舞和练功,休息的时候也是在练功房坐一会儿。”他生着瘦长的面孔和深色皮肤,假如愿意,那对漆黑的眼睛可以绽出火光来。不过大多数时候,他却面露急切之色,很像一个刚入学不久的大学生,看起来有许多话要问,却不知从何问起,当问题冲口而出的时候,他的声音毕恭毕敬,甚至有点结结巴巴。这位年轻的独舞演员业余在复旦大学新闻系自考班学习,能够与记者交谈,令他感到兴奋。14年的舞蹈经历磨去了他身上的某种地域特色,给他带来了原本没有的高贵气质—你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个在宁波路的老房子里长大的上海男孩。女孩们:“单单‘我是个芭蕾舞演员’这句话,对我意义就非常大”女孩子们的到来给摄影棚带来了更多欢快的气氛。余晓伟和郁芳苓,2000年毕业于上海舞蹈学校的同班同学,十几年来几乎形影不离。“我看见她的时候比看见妈的时候还多。”郁芳苓嗔道。在她们那个班里出了一位超级模特,那就是杜鹃。那么如果有跟她同样的机会的话,她们会作何选择呢?面对这个问题,郁芳苓很高傲地抬起头说:“芭蕾舞是特殊工种,多少个女孩子里面,才能挑出一个身体条件适合跳芭蕾的。”她坐在化妆镜前面,以一种引人注目的镇定而宁静的态度端详着自己,上半身从头到底都挺得笔直,展露出一对白皙美丽的薄肩膀。“单单‘我是个芭蕾舞演员’这句话,对我意义就非常大。”她说。她那睡意蒙目龙的细长眼睛,泛出浅淡桃皮红的、长着几点雀斑的面颊以及略微往前嘟起的嘴唇,都赋予她一种淡漠的态度,当戴上假睫毛装扮完毕,她就像一位世外仙子,从乱草丛中奔跑来到了镜头前。她的同伴则长着线条清晰的脸庞和轮廓鲜明的五官。余晓伟要求化妆师把头发全部往后梳,编成麻花辫。“我平时也很喜欢麻花辫。”她说。比起男演员来,年龄相仿的这两位女演员显得有阅历得多。就像所有年轻姑娘一样,她舞在世界的中心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们对自己的外表有着充分的了解和把握。她们好像有点厌烦地环顾化妆间,见到自己喜欢的衣服时,又像小女孩一样紧抱着它们跳入更衣室。在拍完一个造型之后,她们会低头审视脚尖,然后发出满足的叹息说:“我真喜欢这条裙子啊!”并排坐在一起化妆,她们则重复着关于谁的脸更小的争论。“我从小就爱唱唱跳跳,停不下来,精力很旺盛。”余晓伟说。她说话的声音也比别人要大,语速很快,并且总是操一口熟练的上海方言。如果不是因为学舞,她可能会成为那些周末结伴逛百盛的、叽叽喳喳、天生有副好身材的高个女孩中的一员,但舞蹈把她改变了。“小时候,我家住乌鲁木齐路,我在华山路上都会迷路。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水电煤在哪里交。”她说,“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学艺术,我就实在没有别的路可走吧。”以一个双鱼座人特有的迷恋精神,她说起芭蕾舞:“我从来不觉得跳舞苦。在舞台上是最开心的事,第一次在美国出演《葛蓓莉亚》女主角,进幕之后我眼泪就流下来了。这就是我想要的,坐办公室才叫难受呢!”她清楚地记得每一场演出自己做了什么尝试,但却不记得第一场演出在美国的哪个城市举行。
                             舞在世界的中心


 时尚圈的人们都在津津乐道时尚与舞蹈的亲密接触,作为最优美舞蹈代表的芭蕾舞演员们,他们的世界依然保持高贵的灵魂。在他们心目中,“单单‘我是个芭蕾舞演员’这句话,对我意义就非常大。”6月底,上海芭蕾舞团主要演员吴虎生获得了第九届纽约国际芭蕾舞比赛男子组第一名,人们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在上海芭蕾舞团那些优雅的演员身上。8月6日,《外滩画报》特约五位上芭的主要演员和独舞演员,对他们进行了一次群访。这些年轻的男孩女孩鱼贯走进摄影棚,给整个空间带来了光彩熠熠的氛围。他们的艺术指导辛丽丽非常骄傲地说:“他们本来就是明星!”

文/ 许佳 摄影/ 金苗 化妆、发型/ 淳子 造型/ 玛露露 摄影助理/ 杨鹏


 吴虎生还没有脱去少年面孔。当记者问及“有没有女朋友”时,他害羞地笑起来说:“啊?我只有21岁啊。”那神情是对自己“仍是个孩子”的事实表示顺从;然而另一方面,作为一名芭蕾舞演员,他已经饰演过《天鹅湖》中的王子齐格弗里德、《胡桃夹子》中的王子、《葛蓓莉娅》中的弗朗茨、《仙女》中的詹姆斯等角色。无论在舞台上还是在现实中,他都足以充当一位恍若从漫画里走出来的颀长、俊美、沉默寡言的男主角。

都说得很肯定。对于身周的事物,他很少关心,微微有点目空一切的神情—但这不是因为骄傲,而是因为单纯与不在意。“你们有办公室吗?”记者问。“领队和艺术总监才有。”吴彬答道,好像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们每天就在练功房排舞和练功,休息的时候也是在练功房坐一会儿。”他生着瘦长的面孔和深色皮肤,假如愿意,那对漆黑的眼睛可以绽出火光来。不过大多数时候,他却面露急切之色,很像一个刚入学不久的大学生,看起来有许多话要问,却不知从何问起,当问题冲口而出的时候,他的声音毕恭毕敬,甚至有点结结巴巴。这位年轻的独舞演员业余在复旦大学新闻系自考班学习,能够与记者交谈,令他感到兴奋。14年的舞蹈经历磨去了他身上的某种地域特色,给他带来了原本没有的高贵气质—你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个在宁波路的老房子里长大的上海男孩。女孩们:“单单‘我是个芭蕾舞演员’这句话,对我意义就非常大”女孩子们的到来给摄影棚带来了更多欢快的气氛。余晓伟和郁芳苓,2000年毕业于上海舞蹈学校的同班同学,十几年来几乎形影不离。“我看见她的时候比看见妈的时候还多。”郁芳苓嗔道。在她们那个班里出了一位超级模特,那就是杜鹃。那么如果有跟她同样的机会的话,她们会作何选择呢?面对这个问题,郁芳苓很高傲地抬起头说:“芭蕾舞是特殊工种,多少个女孩子里面,才能挑出一个身体条件适合跳芭蕾的。”她坐在化妆镜前面,以一种引人注目的镇定而宁静的态度端详着自己,上半身从头到底都挺得笔直,展露出一对白皙美丽的薄肩膀。“单单‘我是个芭蕾舞演员’这句话,对我意义就非常大。”她说。她那睡意蒙目龙的细长眼睛,泛出浅淡桃皮红的、长着几点雀斑的面颊以及略微往前嘟起的嘴唇,都赋予她一种淡漠的态度,当戴上假睫毛装扮完毕,她就像一位世外仙子,从乱草丛中奔跑来到了镜头前。她的同伴则长着线条清晰的脸庞和轮廓鲜明的五官。余晓伟要求化妆师把头发全部往后梳,编成麻花辫。“我平时也很喜欢麻花辫。”她说。比起男演员来,年龄相仿的这两位女演员显得有阅历得多。就像所有年轻姑娘一样,她

 

                    男孩们:“我们很多人都是完美主义者”

们对自己的外表有着充分的了解和把握。她们好像有点厌烦地环顾化妆间,见到自己喜欢的衣服时,又像小女孩一样紧抱着它们跳入更衣室。在拍完一个造型之后,她们会低头审视脚尖,然后发出满足的叹息说:“我真喜欢这条裙子啊!”并排坐在一起化妆,她们则重复着关于谁的脸更小的争论。“我从小就爱唱唱跳跳,停不下来,精力很旺盛。”余晓伟说。她说话的声音也比别人要大,语速很快,并且总是操一口熟练的上海方言。如果不是因为学舞,她可能会成为那些周末结伴逛百盛的、叽叽喳喳、天生有副好身材的高个女孩中的一员,但舞蹈把她改变了。“小时候,我家住乌鲁木齐路,我在华山路上都会迷路。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水电煤在哪里交。”她说,“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学艺术,我就实在没有别的路可走吧。”以一个双鱼座人特有的迷恋精神,她说起芭蕾舞:“我从来不觉得跳舞苦。在舞台上是最开心的事,第一次在美国出演《葛蓓莉亚》女主角,进幕之后我眼泪就流下来了。这就是我想要的,坐办公室才叫难受呢!”她清楚地记得每一场演出自己做了什么尝试,但却不记得第一场演出在美国的哪个城市举行。
 三位这样的男主角拥有照亮一整个房间的力量。他们对摄影棚里的一切都小心而好奇,面带愉快的表情坐下来化妆。至于说到令周围所有人都感到好奇的他们自己,他们则习以为常,甚至不以为然。


 “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完美主义者,”三个男演员中唯一的北方人张尧说,“我们总觉得自己哪儿还不够。”他微微抬头要记者看他的下巴,“你看,我的下巴不够好看,这里应该再长上来一点。还有,牙也不好看。”说着他张嘴笑起来。他是浓眉大眼的类型,可能因为在北京舞蹈学院学舞时担任班长的缘故,他很擅长表达,并且懂得倾听。说话的时候,他语气和善,长睫毛给他的脸带去一种楚楚动人的温柔神态。


 “芭蕾舞演员看上去就是不一样的,我可以认出来。”吴虎生注视着化妆镜中的自己说。他讲话不多,回答问题总是三言两语,但每句话都说得很肯定。对于身周的事物,他很少关心,微微有点目空一切的神情—但这不是因为骄傲,而是因为单纯与不在意。

们对自己的外表有着充分的了解和把握。她们好像有点厌烦地环顾化妆间,见到自己喜欢的衣服时,又像小女孩一样紧抱着它们跳入更衣室。在拍完一个造型之后,她们会低头审视脚尖,然后发出满足的叹息说:“我真喜欢这条裙子啊!”并排坐在一起化妆,她们则重复着关于谁的脸更小的争论。“我从小就爱唱唱跳跳,停不下来,精力很旺盛。”余晓伟说。她说话的声音也比别人要大,语速很快,并且总是操一口熟练的上海方言。如果不是因为学舞,她可能会成为那些周末结伴逛百盛的、叽叽喳喳、天生有副好身材的高个女孩中的一员,但舞蹈把她改变了。“小时候,我家住乌鲁木齐路,我在华山路上都会迷路。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水电煤在哪里交。”她说,“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学艺术,我就实在没有别的路可走吧。”以一个双鱼座人特有的迷恋精神,她说起芭蕾舞:“我从来不觉得跳舞苦。在舞台上是最开心的事,第一次在美国出演《葛蓓莉亚》女主角,进幕之后我眼泪就流下来了。这就是我想要的,坐办公室才叫难受呢!”她清楚地记得每一场演出自己做了什么尝试,但却不记得第一场演出在美国的哪个城市举行。
 “你们有办公室吗?”记者问。“领队和艺术总监才有。”吴彬答道,好像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们每天就在练功房排舞和练功,休息的时候也是在练功房坐一会儿。”他生着瘦长的面孔和深色皮肤,假如愿意,那对漆黑的眼睛可以绽出火光来。不过大多数时候,他却面露急切之色,很像一个刚入学不久的大学生,看起来有许多话要问,却不知从何问起,当问题冲口而出的时候,他的声音毕恭毕敬,甚至有点结结巴巴。这位年轻的独舞演员业余在复旦大学新闻系自考班学习,能够与记者交谈,令他感到兴奋。14年的舞蹈经历磨去了他身上的某种地域特色,给他带来了原本没有的高贵气质—你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个在宁波路的老房子里长大的上海男孩。


  女孩们:“单单‘我是个芭蕾舞演员’这句话,对我意义就非常大”


  女孩子们的到来给摄影棚带来了更多欢快的气氛。余晓伟和郁芳苓,2000年毕业于上海舞蹈学校的同班同学,十几年来几乎形影不离。

们对自己的外表有着充分的了解和把握。她们好像有点厌烦地环顾化妆间,见到自己喜欢的衣服时,又像小女孩一样紧抱着它们跳入更衣室。在拍完一个造型之后,她们会低头审视脚尖,然后发出满足的叹息说:“我真喜欢这条裙子啊!”并排坐在一起化妆,她们则重复着关于谁的脸更小的争论。“我从小就爱唱唱跳跳,停不下来,精力很旺盛。”余晓伟说。她说话的声音也比别人要大,语速很快,并且总是操一口熟练的上海方言。如果不是因为学舞,她可能会成为那些周末结伴逛百盛的、叽叽喳喳、天生有副好身材的高个女孩中的一员,但舞蹈把她改变了。“小时候,我家住乌鲁木齐路,我在华山路上都会迷路。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水电煤在哪里交。”她说,“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学艺术,我就实在没有别的路可走吧。”以一个双鱼座人特有的迷恋精神,她说起芭蕾舞:“我从来不觉得跳舞苦。在舞台上是最开心的事,第一次在美国出演《葛蓓莉亚》女主角,进幕之后我眼泪就流下来了。这就是我想要的,坐办公室才叫难受呢!”她清楚地记得每一场演出自己做了什么尝试,但却不记得第一场演出在美国的哪个城市举行。
 “我看见她的时候比看见妈的时候还多。”郁芳苓嗔道。在她们那个班里出了一位超级模特,那就是杜鹃。那么如果有跟她同样的机会的话,她们会作何选择呢?面对这个问题,郁芳苓很高傲地抬起头说:“芭蕾舞是特殊工种,多少个女孩子里面,才能挑出一个身体条件适合跳芭蕾的。”她坐在化妆镜前面,以一种引人注目的镇定而宁静的态度端详着自己,上半身从头到底都挺得笔直,展露出一对白皙美丽的薄肩膀。“单单‘我是个芭蕾舞演员’这句话,对我意义就非常大。”她说。她那睡意蒙目龙的细长眼睛,泛出浅淡桃皮红的、长着几点雀斑的面颊以及略微往前嘟起的嘴唇,都赋予她一种淡漠的态度,当戴上假睫毛装扮完毕,她就像一位世外仙子,从乱草丛中奔跑来到了镜头前。


 她的同伴则长着线条清晰的脸庞和轮廓鲜明的五官。余晓伟要求化妆师把头发全部往后梳,编成麻花辫。“我平时也很喜欢麻花辫。”她说。比起男演员来,年龄相仿的这两位女演员显得有阅历得多。就像所有年轻姑娘一样,她们对自己的外表有着充分的了解和把握。她们好像有点厌烦地环顾化妆间,见到自己喜欢的衣服时,又像小女孩一样紧抱着它们跳入更衣室。在拍完一个造型之后,她们会低头审视脚尖,然后发出满足的叹息说:“我真喜欢这条裙子啊!”并排坐在一起化妆,她们则重复着关于谁的脸更小的争论。

们对自己的外表有着充分的了解和把握。她们好像有点厌烦地环顾化妆间,见到自己喜欢的衣服时,又像小女孩一样紧抱着它们跳入更衣室。在拍完一个造型之后,她们会低头审视脚尖,然后发出满足的叹息说:“我真喜欢这条裙子啊!”并排坐在一起化妆,她们则重复着关于谁的脸更小的争论。“我从小就爱唱唱跳跳,停不下来,精力很旺盛。”余晓伟说。她说话的声音也比别人要大,语速很快,并且总是操一口熟练的上海方言。如果不是因为学舞,她可能会成为那些周末结伴逛百盛的、叽叽喳喳、天生有副好身材的高个女孩中的一员,但舞蹈把她改变了。“小时候,我家住乌鲁木齐路,我在华山路上都会迷路。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水电煤在哪里交。”她说,“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学艺术,我就实在没有别的路可走吧。”以一个双鱼座人特有的迷恋精神,她说起芭蕾舞:“我从来不觉得跳舞苦。在舞台上是最开心的事,第一次在美国出演《葛蓓莉亚》女主角,进幕之后我眼泪就流下来了。这就是我想要的,坐办公室才叫难受呢!”她清楚地记得每一场演出自己做了什么尝试,但却不记得第一场演出在美国的哪个城市举行。


 “我从小就爱唱唱跳跳,停不下来,精力很旺盛。”余晓伟说。她说话的声音也比别人要大,语速很快,并且总是操一口熟练的上海方言。如果不是因为学舞,她可能会成为那些周末结伴逛百盛的、叽叽喳喳、天生有副好身材的高个女孩中的一员,但舞蹈把她改变了。“小时候,我家住乌鲁木齐路,我在华山路上都会迷路。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水电煤在哪里交。”她说,“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学艺术,我就实在没有别的路可走吧。”以一个双鱼座人特有的迷恋精神,她说起芭蕾舞:“我从来不觉得跳舞苦。在舞台上是最开心的事,第一次在美国出演《葛蓓莉亚》女主角,进幕之后我眼泪就流下来了。这就是我想要的,坐办公室才叫难受呢!”她清楚地记得每一场演出自己做了什么尝试,但却不记得第一场演出在美国的哪个城市举行。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