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电子垃圾里的慈善家  

2007-07-31 17:12:49|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富有而且有名的人!”布瑞雅娜满怀崇拜地说。不要将电子垃圾运往中国ACCRC仍然没有任何营利的计划,继续埋头免费奉送电脑—至今已送出1.6万台。它有一个三人委员会来决定怎样分配电脑。“在机构提出的申请中,一个为200人服务的机构会比一个只为3人服务的机构更快得到电脑。在对个人的分配中,我们会优先考虑那些言辞恳切的急需者的申请,比如一个商人和一个要升学的孩子同时提出申请,我们会考虑先赠送给孩子。”他很骄傲,在非洲的学校和墨西哥的孤儿院里,都有他们送出去的电脑。他还一度是古巴医疗系统的最大电脑提供者。在ACCRC网站上,有一行用红色粗体标识的字样:“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据我所知,中国最大的电子垃圾回收中心是在广东省。”博格特说,“将重组的工作电脑运到中国作捐赠用途完全没有问题,但我不会把拆零的电子垃圾运过去。”否则就是把处理能力有限的中国当作垃圾填埋场。但对于那个庞大的全球电子垃圾循环网络,他也无能为力。近几年,博格特的电脑捐赠地区扩展到柬埔寨、泰国等亚洲国家,他也开始注意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自己送出的电脑如果再次被废弃,他会考虑“在那些电子垃圾进入广东省之前将其再回收一遍”。ACCRC早就通过了EPA认证,具有专业的电子垃圾回收及处理能力。博格特称它为“我的公司”——一个致力于将业务扩展到周边各州的非营利性组织。人们开始不仅仅将他看成一个垃圾回收商人,更是一个致力于环保的人。今年5月,CNN第一次称他为“英雄”,对此他有些困惑不解。“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他们口中的英雄的,好像是一夜之间。环保署(EPA)也认可我是一个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笑了,“英雄??嗯??英雄,我想我不清楚英雄的真正含义,但我已经开始习惯人们这样叫我了。”

一个富有而且有名的人!”布瑞雅娜满怀崇拜地说。不要将电子垃圾运往中国ACCRC仍然没有任何营利的计划,继续埋头免费奉送电脑—至今已送出1.6万台。它有一个三人委员会来决定怎样分配电脑。“在机构提出的申请中,一个为200人服务的机构会比一个只为3人服务的机构更快得到电脑。在对个人的分配中,我们会优先考虑那些言辞恳切的急需者的申请,比如一个商人和一个要升学的孩子同时提出申请,我们会考虑先赠送给孩子。”他很骄傲,在非洲的学校和墨西哥的孤儿院里,都有他们送出去的电脑。他还一度是古巴医疗系统的最大电脑提供者。在ACCRC网站上,有一行用红色粗体标识的字样:“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据我所知,中国最大的电子垃圾回收中心是在广东省。”博格特说,“将重组的工作电脑运到中国作捐赠用途完全没有问题,但我不会把拆零的电子垃圾运过去。”否则就是把处理能力有限的中国当作垃圾填埋场。但对于那个庞大的全球电子垃圾循环网络,他也无能为力。近几年,博格特的电脑捐赠地区扩展到柬埔寨、泰国等亚洲国家,他也开始注意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自己送出的电脑如果再次被废弃,他会考虑“在那些电子垃圾进入广东省之前将其再回收一遍”。ACCRC早就通过了EPA认证,具有专业的电子垃圾回收及处理能力。博格特称它为“我的公司”——一个致力于将业务扩展到周边各州的非营利性组织。人们开始不仅仅将他看成一个垃圾回收商人,更是一个致力于环保的人。今年5月,CNN第一次称他为“英雄”,对此他有些困惑不解。“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他们口中的英雄的,好像是一夜之间。环保署(EPA)也认可我是一个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笑了,“英雄??嗯??英雄,我想我不清楚英雄的真正含义,但我已经开始习惯人们这样叫我了。”电子垃圾里的慈善家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尽管戒掉并不是那么容易。“我首先是自己在经营电脑的回收买卖、咨询和维修业务。”那时他自称是一个“拾荒者”,房间里堆满了废弃电脑,他甚至用一些零部件为自己铺了一条步行道、一个天井和一个阳台。两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房间,带着12台修好的电脑送给了当地的学校。“我试着把修好的旧电脑送给亲友,然后扩大到幼儿园、老年院之类公共机构。”没想到,当地一家报纸把这件事登了出来。第二天,他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们打算捐一卡车的机器给他。博格特很小心翼翼,担心这些人可能会介意自己的经历。不过当他提出要赠送电脑时,对方都欣然接受,并表达了感谢之情。这让博格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自信。“在赠送电脑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身的位置。”博格特说,“将别人视为垃圾的废弃电脑回收利用后送给需要的人,这也可以增加他们自我学习教育的机会。”他将一些原先的瘾君子、有犯罪前科者、假释犯人组织起来,创立了第一个非营利性机构——“Marin电脑资源中心”,位于加州的圣拉菲尔,这就是后来的ACCRC前身。“有些人是一出监狱就直接进了中心,另一些则是找上门来,对我说希望在中心找份工作。”博格特的语气中不无自豪。他们租了一个仓库,接着扩大到两个、三个??“每次搬进一个新地方,我们都说‘够大了够大了’,但有时仅仅过了两三天,它就被塞满了。”博格特说。13年来他们搬了无数次家,一次比一次更大。现在ACCRC在伯克利的仓库比足球场还大。他们的回收对象也从电脑发展到所有带插头的中小型电器,博格特的团队也越来越专业化了。倒贴钱的回收生意“缺钱是我们开业以来就存在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找钱。”博格特非常焦虑。据他统计,ACCRC一年的投入达到200万美元,包括工资、租金和电子垃圾处理费用。在美国,电子垃圾回收公司的服务都是有偿的。但除了对加州以外客户另收交通费外,ACCRC几乎免费接受废弃电器,无法修理的电器不得不自己处理。前几年,联邦和加州法律对电子垃圾处理实行了更严格的管理制度,博格特不得不为一些含有害物质的废弃电脑付费,比如显示器等等。ACCRC的收入来源于无偿捐赠,以及一个小的网络商店。网店卖的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杯子、T恤等等,标价从几美元到十几美元。“你想知道詹姆斯有多酷吗?”布瑞雅娜曾在ACCRC工作过,现在每周还有一天会过去帮忙。她见过很多人,包括一些志愿者和回收公司的老板都劝博格特利用ACCRC赚钱,甚至为他支招献计。他们认为既然博格特拥有这么多资源,就应该用来赚钱,而不是“制造”更多的免费电脑。然而,博格特不肯这样做,虽然他没有其他的赚钱门路。为了给即将重新投入使用的电脑安装系统,博格特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与赚钱相比,他更希望自己的网络至少能与奥克兰或伯克莱的一些学校网连接起来,变成一台“超级电脑”??他甚至幻想这台超级电脑能打进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的前500名。“相信我,如果他想赚很多钱或者更出名,那么他将是

 

 

一个富有而且有名的人!”布瑞雅娜满怀崇拜地说。不要将电子垃圾运往中国ACCRC仍然没有任何营利的计划,继续埋头免费奉送电脑—至今已送出1.6万台。它有一个三人委员会来决定怎样分配电脑。“在机构提出的申请中,一个为200人服务的机构会比一个只为3人服务的机构更快得到电脑。在对个人的分配中,我们会优先考虑那些言辞恳切的急需者的申请,比如一个商人和一个要升学的孩子同时提出申请,我们会考虑先赠送给孩子。”他很骄傲,在非洲的学校和墨西哥的孤儿院里,都有他们送出去的电脑。他还一度是古巴医疗系统的最大电脑提供者。在ACCRC网站上,有一行用红色粗体标识的字样:“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据我所知,中国最大的电子垃圾回收中心是在广东省。”博格特说,“将重组的工作电脑运到中国作捐赠用途完全没有问题,但我不会把拆零的电子垃圾运过去。”否则就是把处理能力有限的中国当作垃圾填埋场。但对于那个庞大的全球电子垃圾循环网络,他也无能为力。近几年,博格特的电脑捐赠地区扩展到柬埔寨、泰国等亚洲国家,他也开始注意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自己送出的电脑如果再次被废弃,他会考虑“在那些电子垃圾进入广东省之前将其再回收一遍”。ACCRC早就通过了EPA认证,具有专业的电子垃圾回收及处理能力。博格特称它为“我的公司”——一个致力于将业务扩展到周边各州的非营利性组织。人们开始不仅仅将他看成一个垃圾回收商人,更是一个致力于环保的人。今年5月,CNN第一次称他为“英雄”,对此他有些困惑不解。“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他们口中的英雄的,好像是一夜之间。环保署(EPA)也认可我是一个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笑了,“英雄??嗯??英雄,我想我不清楚英雄的真正含义,但我已经开始习惯人们这样叫我了。”             从吸过17年毒的贫民区流浪儿到免费奉送电脑的“圣诞老人”

                             电子垃圾里的慈善家

——尽管戒掉并不是那么容易。“我首先是自己在经营电脑的回收买卖、咨询和维修业务。”那时他自称是一个“拾荒者”,房间里堆满了废弃电脑,他甚至用一些零部件为自己铺了一条步行道、一个天井和一个阳台。两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房间,带着12台修好的电脑送给了当地的学校。“我试着把修好的旧电脑送给亲友,然后扩大到幼儿园、老年院之类公共机构。”没想到,当地一家报纸把这件事登了出来。第二天,他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们打算捐一卡车的机器给他。博格特很小心翼翼,担心这些人可能会介意自己的经历。不过当他提出要赠送电脑时,对方都欣然接受,并表达了感谢之情。这让博格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自信。“在赠送电脑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身的位置。”博格特说,“将别人视为垃圾的废弃电脑回收利用后送给需要的人,这也可以增加他们自我学习教育的机会。”他将一些原先的瘾君子、有犯罪前科者、假释犯人组织起来,创立了第一个非营利性机构——“Marin电脑资源中心”,位于加州的圣拉菲尔,这就是后来的ACCRC前身。“有些人是一出监狱就直接进了中心,另一些则是找上门来,对我说希望在中心找份工作。”博格特的语气中不无自豪。他们租了一个仓库,接着扩大到两个、三个??“每次搬进一个新地方,我们都说‘够大了够大了’,但有时仅仅过了两三天,它就被塞满了。”博格特说。13年来他们搬了无数次家,一次比一次更大。现在ACCRC在伯克利的仓库比足球场还大。他们的回收对象也从电脑发展到所有带插头的中小型电器,博格特的团队也越来越专业化了。倒贴钱的回收生意“缺钱是我们开业以来就存在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找钱。”博格特非常焦虑。据他统计,ACCRC一年的投入达到200万美元,包括工资、租金和电子垃圾处理费用。在美国,电子垃圾回收公司的服务都是有偿的。但除了对加州以外客户另收交通费外,ACCRC几乎免费接受废弃电器,无法修理的电器不得不自己处理。前几年,联邦和加州法律对电子垃圾处理实行了更严格的管理制度,博格特不得不为一些含有害物质的废弃电脑付费,比如显示器等等。ACCRC的收入来源于无偿捐赠,以及一个小的网络商店。网店卖的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杯子、T恤等等,标价从几美元到十几美元。“你想知道詹姆斯有多酷吗?”布瑞雅娜曾在ACCRC工作过,现在每周还有一天会过去帮忙。她见过很多人,包括一些志愿者和回收公司的老板都劝博格特利用ACCRC赚钱,甚至为他支招献计。他们认为既然博格特拥有这么多资源,就应该用来赚钱,而不是“制造”更多的免费电脑。然而,博格特不肯这样做,虽然他没有其他的赚钱门路。为了给即将重新投入使用的电脑安装系统,博格特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与赚钱相比,他更希望自己的网络至少能与奥克兰或伯克莱的一些学校网连接起来,变成一台“超级电脑”??他甚至幻想这台超级电脑能打进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的前500名。“相信我,如果他想赚很多钱或者更出名,那么他将是

 

 博格特创立的“阿拉米达乡村电脑回收中心”专门回收所有“带插头”的电器,修复后再捐赠给世界各国买不起它们的需要者,迄今已捐出1.6万台电脑。CNN称他为“英雄”,美国环保署称他为“杰出环保人士”。有很多回收业者把电子垃圾运往中国,然而他的网站上却写道:“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

一个富有而且有名的人!”布瑞雅娜满怀崇拜地说。不要将电子垃圾运往中国ACCRC仍然没有任何营利的计划,继续埋头免费奉送电脑—至今已送出1.6万台。它有一个三人委员会来决定怎样分配电脑。“在机构提出的申请中,一个为200人服务的机构会比一个只为3人服务的机构更快得到电脑。在对个人的分配中,我们会优先考虑那些言辞恳切的急需者的申请,比如一个商人和一个要升学的孩子同时提出申请,我们会考虑先赠送给孩子。”他很骄傲,在非洲的学校和墨西哥的孤儿院里,都有他们送出去的电脑。他还一度是古巴医疗系统的最大电脑提供者。在ACCRC网站上,有一行用红色粗体标识的字样:“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据我所知,中国最大的电子垃圾回收中心是在广东省。”博格特说,“将重组的工作电脑运到中国作捐赠用途完全没有问题,但我不会把拆零的电子垃圾运过去。”否则就是把处理能力有限的中国当作垃圾填埋场。但对于那个庞大的全球电子垃圾循环网络,他也无能为力。近几年,博格特的电脑捐赠地区扩展到柬埔寨、泰国等亚洲国家,他也开始注意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自己送出的电脑如果再次被废弃,他会考虑“在那些电子垃圾进入广东省之前将其再回收一遍”。ACCRC早就通过了EPA认证,具有专业的电子垃圾回收及处理能力。博格特称它为“我的公司”——一个致力于将业务扩展到周边各州的非营利性组织。人们开始不仅仅将他看成一个垃圾回收商人,更是一个致力于环保的人。今年5月,CNN第一次称他为“英雄”,对此他有些困惑不解。“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他们口中的英雄的,好像是一夜之间。环保署(EPA)也认可我是一个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笑了,“英雄??嗯??英雄,我想我不清楚英雄的真正含义,但我已经开始习惯人们这样叫我了。”

 记者/杨晓宇李扬(实习)

——尽管戒掉并不是那么容易。“我首先是自己在经营电脑的回收买卖、咨询和维修业务。”那时他自称是一个“拾荒者”,房间里堆满了废弃电脑,他甚至用一些零部件为自己铺了一条步行道、一个天井和一个阳台。两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房间,带着12台修好的电脑送给了当地的学校。“我试着把修好的旧电脑送给亲友,然后扩大到幼儿园、老年院之类公共机构。”没想到,当地一家报纸把这件事登了出来。第二天,他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们打算捐一卡车的机器给他。博格特很小心翼翼,担心这些人可能会介意自己的经历。不过当他提出要赠送电脑时,对方都欣然接受,并表达了感谢之情。这让博格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自信。“在赠送电脑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身的位置。”博格特说,“将别人视为垃圾的废弃电脑回收利用后送给需要的人,这也可以增加他们自我学习教育的机会。”他将一些原先的瘾君子、有犯罪前科者、假释犯人组织起来,创立了第一个非营利性机构——“Marin电脑资源中心”,位于加州的圣拉菲尔,这就是后来的ACCRC前身。“有些人是一出监狱就直接进了中心,另一些则是找上门来,对我说希望在中心找份工作。”博格特的语气中不无自豪。他们租了一个仓库,接着扩大到两个、三个??“每次搬进一个新地方,我们都说‘够大了够大了’,但有时仅仅过了两三天,它就被塞满了。”博格特说。13年来他们搬了无数次家,一次比一次更大。现在ACCRC在伯克利的仓库比足球场还大。他们的回收对象也从电脑发展到所有带插头的中小型电器,博格特的团队也越来越专业化了。倒贴钱的回收生意“缺钱是我们开业以来就存在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找钱。”博格特非常焦虑。据他统计,ACCRC一年的投入达到200万美元,包括工资、租金和电子垃圾处理费用。在美国,电子垃圾回收公司的服务都是有偿的。但除了对加州以外客户另收交通费外,ACCRC几乎免费接受废弃电器,无法修理的电器不得不自己处理。前几年,联邦和加州法律对电子垃圾处理实行了更严格的管理制度,博格特不得不为一些含有害物质的废弃电脑付费,比如显示器等等。ACCRC的收入来源于无偿捐赠,以及一个小的网络商店。网店卖的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杯子、T恤等等,标价从几美元到十几美元。“你想知道詹姆斯有多酷吗?”布瑞雅娜曾在ACCRC工作过,现在每周还有一天会过去帮忙。她见过很多人,包括一些志愿者和回收公司的老板都劝博格特利用ACCRC赚钱,甚至为他支招献计。他们认为既然博格特拥有这么多资源,就应该用来赚钱,而不是“制造”更多的免费电脑。然而,博格特不肯这样做,虽然他没有其他的赚钱门路。为了给即将重新投入使用的电脑安装系统,博格特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与赚钱相比,他更希望自己的网络至少能与奥克兰或伯克莱的一些学校网连接起来,变成一台“超级电脑”??他甚至幻想这台超级电脑能打进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的前500名。“相信我,如果他想赚很多钱或者更出名,那么他将是
  “我是一个肥胖、文身的怪人!”詹姆斯?博格特(JamesBurgett)大笑起来。他没有夸张:体重超过350磅,双臂文满图案,如果让他在《黑道家族》中扮演角色,他既不必化妆,也不用体验生活。他曾住在加州奥克兰市西区——一个经常爆发帮派火拼、最多一次打死14人的贫民区。他也曾是一个瘾君子,吸毒史长达17年。

 现在他却被美国媒体称为“当代的慈善家”,被CNN尊为“英雄”,美国环保署称赞他是“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在加州伯克利市开了一个“阿拉米达乡村(AlamedaCountry)电脑回收中心”(ACCRC),他和80位志愿者只做一件事:向公司和个人免费回收旧电脑,经过检查、修复后送给世界各地买不起电脑的学校、非营利性组织和个人。


 电子垃圾的分解和处理是一门有利可图的行业,但博格特没有赚钱的打算。ACCRC始终保持非营利性组织的宗旨:不制造电子垃圾,也不从中获利。“我不喜欢现在这种电子垃圾在全球循环的方式。”7月24日在接受《外滩画报》电话采访时,博格特说。进这一行的初衷:换取毒资20多年前,博格特年仅十二三岁。一天母亲递给他一剂毒品,那是他第一次接触毒品。


 “我的父母都是瘾君子!”博格特语气中没有怨恨,只有遗憾。从那以后,他就没有再正经上过学。他经常找父母要到毒品吸食,然后昏昏然在奥克兰街上闲逛。如同电影里那些流浪儿一样,他总是出没在潮湿的小巷子之间。对他而言,自己的家只是一个可以弄到毒品的地方。


 有一天,故事开始发生变化。“真正第一次回收电脑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孩子。”博格特说。他不记得具体是哪一天了,只记得那天他和往常一样在街上游荡。毒瘾发作了,他需要钱。可能受另一个孩子的想法启发,也可能是正巧看到一个电脑回收站??总之,他想到可以去收电脑,然后卖掉换钱。

一个富有而且有名的人!”布瑞雅娜满怀崇拜地说。不要将电子垃圾运往中国ACCRC仍然没有任何营利的计划,继续埋头免费奉送电脑—至今已送出1.6万台。它有一个三人委员会来决定怎样分配电脑。“在机构提出的申请中,一个为200人服务的机构会比一个只为3人服务的机构更快得到电脑。在对个人的分配中,我们会优先考虑那些言辞恳切的急需者的申请,比如一个商人和一个要升学的孩子同时提出申请,我们会考虑先赠送给孩子。”他很骄傲,在非洲的学校和墨西哥的孤儿院里,都有他们送出去的电脑。他还一度是古巴医疗系统的最大电脑提供者。在ACCRC网站上,有一行用红色粗体标识的字样:“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据我所知,中国最大的电子垃圾回收中心是在广东省。”博格特说,“将重组的工作电脑运到中国作捐赠用途完全没有问题,但我不会把拆零的电子垃圾运过去。”否则就是把处理能力有限的中国当作垃圾填埋场。但对于那个庞大的全球电子垃圾循环网络,他也无能为力。近几年,博格特的电脑捐赠地区扩展到柬埔寨、泰国等亚洲国家,他也开始注意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自己送出的电脑如果再次被废弃,他会考虑“在那些电子垃圾进入广东省之前将其再回收一遍”。ACCRC早就通过了EPA认证,具有专业的电子垃圾回收及处理能力。博格特称它为“我的公司”——一个致力于将业务扩展到周边各州的非营利性组织。人们开始不仅仅将他看成一个垃圾回收商人,更是一个致力于环保的人。今年5月,CNN第一次称他为“英雄”,对此他有些困惑不解。“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他们口中的英雄的,好像是一夜之间。环保署(EPA)也认可我是一个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笑了,“英雄??嗯??英雄,我想我不清楚英雄的真正含义,但我已经开始习惯人们这样叫我了。”


 于是,闲逛变成有目的的行为。“我就开始四处打听谁家有废弃的电脑,然后修理翻新一番,再把它们卖出去。”为此,他找来各种杂志和书,自学了电脑修理和软件运用技术,这对他来说“不是太难”。瘾君子父母嗤之以鼻,他们嘲笑儿子赚的那点钱买毒品实在是微不足道。但当时博格特毒瘾太深,不在乎钱多钱少,只要能慢慢攒起来就行。回收电脑不过是这个少年在不招惹警察的情况下换钱购毒的最安全途径。

一个富有而且有名的人!”布瑞雅娜满怀崇拜地说。不要将电子垃圾运往中国ACCRC仍然没有任何营利的计划,继续埋头免费奉送电脑—至今已送出1.6万台。它有一个三人委员会来决定怎样分配电脑。“在机构提出的申请中,一个为200人服务的机构会比一个只为3人服务的机构更快得到电脑。在对个人的分配中,我们会优先考虑那些言辞恳切的急需者的申请,比如一个商人和一个要升学的孩子同时提出申请,我们会考虑先赠送给孩子。”他很骄傲,在非洲的学校和墨西哥的孤儿院里,都有他们送出去的电脑。他还一度是古巴医疗系统的最大电脑提供者。在ACCRC网站上,有一行用红色粗体标识的字样:“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据我所知,中国最大的电子垃圾回收中心是在广东省。”博格特说,“将重组的工作电脑运到中国作捐赠用途完全没有问题,但我不会把拆零的电子垃圾运过去。”否则就是把处理能力有限的中国当作垃圾填埋场。但对于那个庞大的全球电子垃圾循环网络,他也无能为力。近几年,博格特的电脑捐赠地区扩展到柬埔寨、泰国等亚洲国家,他也开始注意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自己送出的电脑如果再次被废弃,他会考虑“在那些电子垃圾进入广东省之前将其再回收一遍”。ACCRC早就通过了EPA认证,具有专业的电子垃圾回收及处理能力。博格特称它为“我的公司”——一个致力于将业务扩展到周边各州的非营利性组织。人们开始不仅仅将他看成一个垃圾回收商人,更是一个致力于环保的人。今年5月,CNN第一次称他为“英雄”,对此他有些困惑不解。“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他们口中的英雄的,好像是一夜之间。环保署(EPA)也认可我是一个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笑了,“英雄??嗯??英雄,我想我不清楚英雄的真正含义,但我已经开始习惯人们这样叫我了。”
          “现在我和他们关系疏远了。”回忆起父母,博格特感慨道。

 

                           员工全是瘾君子与犯人出身

——尽管戒掉并不是那么容易。“我首先是自己在经营电脑的回收买卖、咨询和维修业务。”那时他自称是一个“拾荒者”,房间里堆满了废弃电脑,他甚至用一些零部件为自己铺了一条步行道、一个天井和一个阳台。两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房间,带着12台修好的电脑送给了当地的学校。“我试着把修好的旧电脑送给亲友,然后扩大到幼儿园、老年院之类公共机构。”没想到,当地一家报纸把这件事登了出来。第二天,他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们打算捐一卡车的机器给他。博格特很小心翼翼,担心这些人可能会介意自己的经历。不过当他提出要赠送电脑时,对方都欣然接受,并表达了感谢之情。这让博格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自信。“在赠送电脑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身的位置。”博格特说,“将别人视为垃圾的废弃电脑回收利用后送给需要的人,这也可以增加他们自我学习教育的机会。”他将一些原先的瘾君子、有犯罪前科者、假释犯人组织起来,创立了第一个非营利性机构——“Marin电脑资源中心”,位于加州的圣拉菲尔,这就是后来的ACCRC前身。“有些人是一出监狱就直接进了中心,另一些则是找上门来,对我说希望在中心找份工作。”博格特的语气中不无自豪。他们租了一个仓库,接着扩大到两个、三个??“每次搬进一个新地方,我们都说‘够大了够大了’,但有时仅仅过了两三天,它就被塞满了。”博格特说。13年来他们搬了无数次家,一次比一次更大。现在ACCRC在伯克利的仓库比足球场还大。他们的回收对象也从电脑发展到所有带插头的中小型电器,博格特的团队也越来越专业化了。倒贴钱的回收生意“缺钱是我们开业以来就存在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找钱。”博格特非常焦虑。据他统计,ACCRC一年的投入达到200万美元,包括工资、租金和电子垃圾处理费用。在美国,电子垃圾回收公司的服务都是有偿的。但除了对加州以外客户另收交通费外,ACCRC几乎免费接受废弃电器,无法修理的电器不得不自己处理。前几年,联邦和加州法律对电子垃圾处理实行了更严格的管理制度,博格特不得不为一些含有害物质的废弃电脑付费,比如显示器等等。ACCRC的收入来源于无偿捐赠,以及一个小的网络商店。网店卖的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杯子、T恤等等,标价从几美元到十几美元。“你想知道詹姆斯有多酷吗?”布瑞雅娜曾在ACCRC工作过,现在每周还有一天会过去帮忙。她见过很多人,包括一些志愿者和回收公司的老板都劝博格特利用ACCRC赚钱,甚至为他支招献计。他们认为既然博格特拥有这么多资源,就应该用来赚钱,而不是“制造”更多的免费电脑。然而,博格特不肯这样做,虽然他没有其他的赚钱门路。为了给即将重新投入使用的电脑安装系统,博格特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与赚钱相比,他更希望自己的网络至少能与奥克兰或伯克莱的一些学校网连接起来,变成一台“超级电脑”??他甚至幻想这台超级电脑能打进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的前500名。“相信我,如果他想赚很多钱或者更出名,那么他将是


 1992年,已经28岁的博格特终于强迫自己戒了毒。住在廉价的公寓中,他以修电脑为乐。他觉得自己人生的转折点并不仅仅是戒毒——尽管戒掉并不是那么容易。

一个富有而且有名的人!”布瑞雅娜满怀崇拜地说。不要将电子垃圾运往中国ACCRC仍然没有任何营利的计划,继续埋头免费奉送电脑—至今已送出1.6万台。它有一个三人委员会来决定怎样分配电脑。“在机构提出的申请中,一个为200人服务的机构会比一个只为3人服务的机构更快得到电脑。在对个人的分配中,我们会优先考虑那些言辞恳切的急需者的申请,比如一个商人和一个要升学的孩子同时提出申请,我们会考虑先赠送给孩子。”他很骄傲,在非洲的学校和墨西哥的孤儿院里,都有他们送出去的电脑。他还一度是古巴医疗系统的最大电脑提供者。在ACCRC网站上,有一行用红色粗体标识的字样:“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据我所知,中国最大的电子垃圾回收中心是在广东省。”博格特说,“将重组的工作电脑运到中国作捐赠用途完全没有问题,但我不会把拆零的电子垃圾运过去。”否则就是把处理能力有限的中国当作垃圾填埋场。但对于那个庞大的全球电子垃圾循环网络,他也无能为力。近几年,博格特的电脑捐赠地区扩展到柬埔寨、泰国等亚洲国家,他也开始注意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自己送出的电脑如果再次被废弃,他会考虑“在那些电子垃圾进入广东省之前将其再回收一遍”。ACCRC早就通过了EPA认证,具有专业的电子垃圾回收及处理能力。博格特称它为“我的公司”——一个致力于将业务扩展到周边各州的非营利性组织。人们开始不仅仅将他看成一个垃圾回收商人,更是一个致力于环保的人。今年5月,CNN第一次称他为“英雄”,对此他有些困惑不解。“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他们口中的英雄的,好像是一夜之间。环保署(EPA)也认可我是一个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笑了,“英雄??嗯??英雄,我想我不清楚英雄的真正含义,但我已经开始习惯人们这样叫我了。”
 “我首先是自己在经营电脑的回收买卖、咨询和维修业务。”那时他自称是一个“拾荒者”,房间里堆满了废弃电脑,他甚至用一些零部件为自己铺了一条步行道、一个天井和一个阳台。两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房间,带着12台修好的电脑送给了当地的学校。“我试着把修好的旧电脑送给亲友,然后扩大到幼儿园、老年院之类公共机构。”没想到,当地一家报纸把这件事登了出来。


 第二天,他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们打算捐一卡车的机器给他。博格特很小心翼翼,担心这些人可能会介意自己的经历。不过当他提出要赠送电脑时,对方都欣然接受,并表达了感谢之情。这让博格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自信。

——尽管戒掉并不是那么容易。“我首先是自己在经营电脑的回收买卖、咨询和维修业务。”那时他自称是一个“拾荒者”,房间里堆满了废弃电脑,他甚至用一些零部件为自己铺了一条步行道、一个天井和一个阳台。两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房间,带着12台修好的电脑送给了当地的学校。“我试着把修好的旧电脑送给亲友,然后扩大到幼儿园、老年院之类公共机构。”没想到,当地一家报纸把这件事登了出来。第二天,他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们打算捐一卡车的机器给他。博格特很小心翼翼,担心这些人可能会介意自己的经历。不过当他提出要赠送电脑时,对方都欣然接受,并表达了感谢之情。这让博格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自信。“在赠送电脑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身的位置。”博格特说,“将别人视为垃圾的废弃电脑回收利用后送给需要的人,这也可以增加他们自我学习教育的机会。”他将一些原先的瘾君子、有犯罪前科者、假释犯人组织起来,创立了第一个非营利性机构——“Marin电脑资源中心”,位于加州的圣拉菲尔,这就是后来的ACCRC前身。“有些人是一出监狱就直接进了中心,另一些则是找上门来,对我说希望在中心找份工作。”博格特的语气中不无自豪。他们租了一个仓库,接着扩大到两个、三个??“每次搬进一个新地方,我们都说‘够大了够大了’,但有时仅仅过了两三天,它就被塞满了。”博格特说。13年来他们搬了无数次家,一次比一次更大。现在ACCRC在伯克利的仓库比足球场还大。他们的回收对象也从电脑发展到所有带插头的中小型电器,博格特的团队也越来越专业化了。倒贴钱的回收生意“缺钱是我们开业以来就存在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找钱。”博格特非常焦虑。据他统计,ACCRC一年的投入达到200万美元,包括工资、租金和电子垃圾处理费用。在美国,电子垃圾回收公司的服务都是有偿的。但除了对加州以外客户另收交通费外,ACCRC几乎免费接受废弃电器,无法修理的电器不得不自己处理。前几年,联邦和加州法律对电子垃圾处理实行了更严格的管理制度,博格特不得不为一些含有害物质的废弃电脑付费,比如显示器等等。ACCRC的收入来源于无偿捐赠,以及一个小的网络商店。网店卖的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杯子、T恤等等,标价从几美元到十几美元。“你想知道詹姆斯有多酷吗?”布瑞雅娜曾在ACCRC工作过,现在每周还有一天会过去帮忙。她见过很多人,包括一些志愿者和回收公司的老板都劝博格特利用ACCRC赚钱,甚至为他支招献计。他们认为既然博格特拥有这么多资源,就应该用来赚钱,而不是“制造”更多的免费电脑。然而,博格特不肯这样做,虽然他没有其他的赚钱门路。为了给即将重新投入使用的电脑安装系统,博格特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与赚钱相比,他更希望自己的网络至少能与奥克兰或伯克莱的一些学校网连接起来,变成一台“超级电脑”??他甚至幻想这台超级电脑能打进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的前500名。“相信我,如果他想赚很多钱或者更出名,那么他将是


 “在赠送电脑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身的位置。”博格特说,“将别人视为垃圾的废弃电脑回收利用后送给需要的人,这也可以增加他们自我学习教育的机会。”他将一些原先的瘾君子、有犯罪前科者、假释犯人组织起来,创立了第一个非营利性机构——“Marin电脑资源中心”,位于加州的圣拉菲尔,这就是后来的ACCRC前身。

——尽管戒掉并不是那么容易。“我首先是自己在经营电脑的回收买卖、咨询和维修业务。”那时他自称是一个“拾荒者”,房间里堆满了废弃电脑,他甚至用一些零部件为自己铺了一条步行道、一个天井和一个阳台。两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房间,带着12台修好的电脑送给了当地的学校。“我试着把修好的旧电脑送给亲友,然后扩大到幼儿园、老年院之类公共机构。”没想到,当地一家报纸把这件事登了出来。第二天,他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们打算捐一卡车的机器给他。博格特很小心翼翼,担心这些人可能会介意自己的经历。不过当他提出要赠送电脑时,对方都欣然接受,并表达了感谢之情。这让博格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自信。“在赠送电脑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身的位置。”博格特说,“将别人视为垃圾的废弃电脑回收利用后送给需要的人,这也可以增加他们自我学习教育的机会。”他将一些原先的瘾君子、有犯罪前科者、假释犯人组织起来,创立了第一个非营利性机构——“Marin电脑资源中心”,位于加州的圣拉菲尔,这就是后来的ACCRC前身。“有些人是一出监狱就直接进了中心,另一些则是找上门来,对我说希望在中心找份工作。”博格特的语气中不无自豪。他们租了一个仓库,接着扩大到两个、三个??“每次搬进一个新地方,我们都说‘够大了够大了’,但有时仅仅过了两三天,它就被塞满了。”博格特说。13年来他们搬了无数次家,一次比一次更大。现在ACCRC在伯克利的仓库比足球场还大。他们的回收对象也从电脑发展到所有带插头的中小型电器,博格特的团队也越来越专业化了。倒贴钱的回收生意“缺钱是我们开业以来就存在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找钱。”博格特非常焦虑。据他统计,ACCRC一年的投入达到200万美元,包括工资、租金和电子垃圾处理费用。在美国,电子垃圾回收公司的服务都是有偿的。但除了对加州以外客户另收交通费外,ACCRC几乎免费接受废弃电器,无法修理的电器不得不自己处理。前几年,联邦和加州法律对电子垃圾处理实行了更严格的管理制度,博格特不得不为一些含有害物质的废弃电脑付费,比如显示器等等。ACCRC的收入来源于无偿捐赠,以及一个小的网络商店。网店卖的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杯子、T恤等等,标价从几美元到十几美元。“你想知道詹姆斯有多酷吗?”布瑞雅娜曾在ACCRC工作过,现在每周还有一天会过去帮忙。她见过很多人,包括一些志愿者和回收公司的老板都劝博格特利用ACCRC赚钱,甚至为他支招献计。他们认为既然博格特拥有这么多资源,就应该用来赚钱,而不是“制造”更多的免费电脑。然而,博格特不肯这样做,虽然他没有其他的赚钱门路。为了给即将重新投入使用的电脑安装系统,博格特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与赚钱相比,他更希望自己的网络至少能与奥克兰或伯克莱的一些学校网连接起来,变成一台“超级电脑”??他甚至幻想这台超级电脑能打进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的前500名。“相信我,如果他想赚很多钱或者更出名,那么他将是
 “有些人是一出监狱就直接进了中心,另一些则是找上门来,对我说希望在中心找份工作。”博格特的语气中不无自豪。他们租了一个仓库,接着扩大到两个、三个??“每次搬进一个新地方,我们都说‘够大了够大了’,但有时仅仅过了两三天,它就被塞满了。”博格特说。13年来他们搬了无数次家,一次比一次更大。现在ACCRC在伯克利的仓库比足球场还大。他们的回收对象也从电脑发展到所有带插头的中小型电器,博格特的团队也越来越专业化了。

 

                               倒贴钱的回收生意

一个富有而且有名的人!”布瑞雅娜满怀崇拜地说。不要将电子垃圾运往中国ACCRC仍然没有任何营利的计划,继续埋头免费奉送电脑—至今已送出1.6万台。它有一个三人委员会来决定怎样分配电脑。“在机构提出的申请中,一个为200人服务的机构会比一个只为3人服务的机构更快得到电脑。在对个人的分配中,我们会优先考虑那些言辞恳切的急需者的申请,比如一个商人和一个要升学的孩子同时提出申请,我们会考虑先赠送给孩子。”他很骄傲,在非洲的学校和墨西哥的孤儿院里,都有他们送出去的电脑。他还一度是古巴医疗系统的最大电脑提供者。在ACCRC网站上,有一行用红色粗体标识的字样:“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据我所知,中国最大的电子垃圾回收中心是在广东省。”博格特说,“将重组的工作电脑运到中国作捐赠用途完全没有问题,但我不会把拆零的电子垃圾运过去。”否则就是把处理能力有限的中国当作垃圾填埋场。但对于那个庞大的全球电子垃圾循环网络,他也无能为力。近几年,博格特的电脑捐赠地区扩展到柬埔寨、泰国等亚洲国家,他也开始注意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自己送出的电脑如果再次被废弃,他会考虑“在那些电子垃圾进入广东省之前将其再回收一遍”。ACCRC早就通过了EPA认证,具有专业的电子垃圾回收及处理能力。博格特称它为“我的公司”——一个致力于将业务扩展到周边各州的非营利性组织。人们开始不仅仅将他看成一个垃圾回收商人,更是一个致力于环保的人。今年5月,CNN第一次称他为“英雄”,对此他有些困惑不解。“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他们口中的英雄的,好像是一夜之间。环保署(EPA)也认可我是一个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笑了,“英雄??嗯??英雄,我想我不清楚英雄的真正含义,但我已经开始习惯人们这样叫我了。”


 “缺钱是我们开业以来就存在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找钱。”博格特非常焦虑。据他统计,ACCRC一年的投入达到200万美元,包括工资、租金和电子垃圾处理费用。

——尽管戒掉并不是那么容易。“我首先是自己在经营电脑的回收买卖、咨询和维修业务。”那时他自称是一个“拾荒者”,房间里堆满了废弃电脑,他甚至用一些零部件为自己铺了一条步行道、一个天井和一个阳台。两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房间,带着12台修好的电脑送给了当地的学校。“我试着把修好的旧电脑送给亲友,然后扩大到幼儿园、老年院之类公共机构。”没想到,当地一家报纸把这件事登了出来。第二天,他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们打算捐一卡车的机器给他。博格特很小心翼翼,担心这些人可能会介意自己的经历。不过当他提出要赠送电脑时,对方都欣然接受,并表达了感谢之情。这让博格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自信。“在赠送电脑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身的位置。”博格特说,“将别人视为垃圾的废弃电脑回收利用后送给需要的人,这也可以增加他们自我学习教育的机会。”他将一些原先的瘾君子、有犯罪前科者、假释犯人组织起来,创立了第一个非营利性机构——“Marin电脑资源中心”,位于加州的圣拉菲尔,这就是后来的ACCRC前身。“有些人是一出监狱就直接进了中心,另一些则是找上门来,对我说希望在中心找份工作。”博格特的语气中不无自豪。他们租了一个仓库,接着扩大到两个、三个??“每次搬进一个新地方,我们都说‘够大了够大了’,但有时仅仅过了两三天,它就被塞满了。”博格特说。13年来他们搬了无数次家,一次比一次更大。现在ACCRC在伯克利的仓库比足球场还大。他们的回收对象也从电脑发展到所有带插头的中小型电器,博格特的团队也越来越专业化了。倒贴钱的回收生意“缺钱是我们开业以来就存在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找钱。”博格特非常焦虑。据他统计,ACCRC一年的投入达到200万美元,包括工资、租金和电子垃圾处理费用。在美国,电子垃圾回收公司的服务都是有偿的。但除了对加州以外客户另收交通费外,ACCRC几乎免费接受废弃电器,无法修理的电器不得不自己处理。前几年,联邦和加州法律对电子垃圾处理实行了更严格的管理制度,博格特不得不为一些含有害物质的废弃电脑付费,比如显示器等等。ACCRC的收入来源于无偿捐赠,以及一个小的网络商店。网店卖的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杯子、T恤等等,标价从几美元到十几美元。“你想知道詹姆斯有多酷吗?”布瑞雅娜曾在ACCRC工作过,现在每周还有一天会过去帮忙。她见过很多人,包括一些志愿者和回收公司的老板都劝博格特利用ACCRC赚钱,甚至为他支招献计。他们认为既然博格特拥有这么多资源,就应该用来赚钱,而不是“制造”更多的免费电脑。然而,博格特不肯这样做,虽然他没有其他的赚钱门路。为了给即将重新投入使用的电脑安装系统,博格特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与赚钱相比,他更希望自己的网络至少能与奥克兰或伯克莱的一些学校网连接起来,变成一台“超级电脑”??他甚至幻想这台超级电脑能打进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的前500名。“相信我,如果他想赚很多钱或者更出名,那么他将是
 在美国,电子垃圾回收公司的服务都是有偿的。但除了对加州以外客户另收交通费外,ACCRC几乎免费接受废弃电器,无法修理的电器不得不自己处理。前几年,联邦和加州法律对电子垃圾处理实行了更严格的管理制度,博格特不得不为一些含有害物质的废弃电脑付费,比如显示器等等。ACCRC的收入来源于无偿捐赠,以及一个小的网络商店。网店卖的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杯子、T恤等等,标价从几美元到十几美元。

 

 “你想知道詹姆斯有多酷吗?”布瑞雅娜曾在ACCRC工作过,现在每周还有一天会过去帮忙。

从吸过17年毒的贫民区流浪儿到免费奉送电脑的“圣诞老人”电子垃圾里的慈善家博格特创立的“阿拉米达乡村电脑回收中心”专门回收所有“带插头”的电器,修复后再捐赠给世界各国买不起它们的需要者,迄今已捐出1.6万台电脑。CNN称他为“英雄”,美国环保署称他为“杰出环保人士”。有很多回收业者把电子垃圾运往中国,然而他的网站上却写道:“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记者杨晓宇李扬(实习)“我是一个肥胖、文身的怪人!”詹姆斯?博格特(JamesBurgett)大笑起来。他没有夸张:体重超过350磅,双臂文满图案,如果让他在《黑道家族》中扮演角色,他既不必化妆,也不用体验生活。他曾住在加州奥克兰市西区——一个经常爆发帮派火拼、最多一次打死14人的贫民区。他也曾是一个瘾君子,吸毒史长达17年。现在他却被美国媒体称为“当代的慈善家”,被CNN尊为“英雄”,美国环保署称赞他是“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在加州伯克利市开了一个“阿拉米达乡村(AlamedaCountry)电脑回收中心”(ACCRC),他和80位志愿者只做一件事:向公司和个人免费回收旧电脑,经过检查、修复后送给世界各地买不起电脑的学校、非营利性组织和个人。电子垃圾的分解和处理是一门有利可图的行业,但博格特没有赚钱的打算。ACCRC始终保持非营利性组织的宗旨:不制造电子垃圾,也不从中获利。“我不喜欢现在这种电子垃圾在全球循环的方式。”7月24日在接受《外滩画报》电话采访时,博格特说。进这一行的初衷:换取毒资20多年前,博格特年仅十二三岁。一天母亲递给他一剂毒品,那是他第一次接触毒品。“我的父母都是瘾君子!”博格特语气中没有怨恨,只有遗憾。从那以后,他就没有再正经上过学。他经常找父母要到毒品吸食,然后昏昏然在奥克兰街上闲逛。如同电影里那些流浪儿一样,他总是出没在潮湿的小巷子之间。对他而言,自己的家只是一个可以弄到毒品的地方。有一天,故事开始发生变化。“真正第一次回收电脑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孩子。”博格特说。他不记得具体是哪一天了,只记得那天他和往常一样在街上游荡。毒瘾发作了,他需要钱。可能受另一个孩子的想法启发,也可能是正巧看到一个电脑回收站??总之,他想到可以去收电脑,然后卖掉换钱。于是,闲逛变成有目的的行为。“我就开始四处打听谁家有废弃的电脑,然后修理翻新一番,再把它们卖出去。”为此,他找来各种杂志和书,自学了电脑修理和软件运用技术,这对他来说“不是太难”。瘾君子父母嗤之以鼻,他们嘲笑儿子赚的那点钱买毒品实在是微不足道。但当时博格特毒瘾太深,不在乎钱多钱少,只要能慢慢攒起来就行。回收电脑不过是这个少年在不招惹警察的情况下换钱购毒的最安全途径。“现在我和他们关系疏远了。”回忆起父母,博格特感慨道。员工全是瘾君子与犯人出身1992年,已经28岁的博格特终于强迫自己戒了毒。住在廉价的公寓中,他以修电脑为乐。他觉得自己人生的转折点并不仅仅是戒毒


 她见过很多人,包括一些志愿者和回收公司的老板都劝博格特利用ACCRC赚钱,甚至为他支招献计。他们认为既然博格特拥有这么多资源,就应该用来赚钱,而不是“制造”更多的免费电脑。然而,博格特不肯这样做,虽然他没有其他的赚钱门路。


 为了给即将重新投入使用的电脑安装系统,博格特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与赚钱相比,他更希望自己的网络至少能与奥克兰或伯克莱的一些学校网连接起来,变成一台“超级电脑”??他甚至幻想这台超级电脑能打进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的前500名。“相信我,如果他想赚很多钱或者更出名,那么他将是一个富有而且有名的人!”布瑞雅娜满怀崇拜地说。不要将电子垃圾运往中国ACCRC仍然没有任何营利的计划,继续埋头免费奉送电脑—至今已送出1.6万台。


 它有一个三人委员会来决定怎样分配电脑。“在机构提出的申请中,一个为200人服务的机构会比一个只为3人服务的机构更快得到电脑。在对个人的分配中,我们会优先考虑那些言辞恳切的急需者的申请,比如一个商人和一个要升学的孩子同时提出申请,我们会考虑先赠送给孩子。”他很骄傲,在非洲的学校和墨西哥的孤儿院里,都有他们送出去的电脑。他还一度是古巴医疗系统的最大电脑提供者。在ACCRC网站上,有一行用红色粗体标识的字样:“不要将任何电子垃圾运往中国。”


 “据我所知,中国最大的电子垃圾回收中心是在广东省。”博格特说,“将重组的工作电脑运到中国作捐赠用途完全没有问题,但我不会把拆零的电子垃圾运过去。”否则就是把处理能力有限的中国当作垃圾填埋场。但对于那个庞大的全球电子垃圾循环网络,他也无能为力。

——尽管戒掉并不是那么容易。“我首先是自己在经营电脑的回收买卖、咨询和维修业务。”那时他自称是一个“拾荒者”,房间里堆满了废弃电脑,他甚至用一些零部件为自己铺了一条步行道、一个天井和一个阳台。两年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走出房间,带着12台修好的电脑送给了当地的学校。“我试着把修好的旧电脑送给亲友,然后扩大到幼儿园、老年院之类公共机构。”没想到,当地一家报纸把这件事登了出来。第二天,他接到一家公司的电话。对方告诉他,他们打算捐一卡车的机器给他。博格特很小心翼翼,担心这些人可能会介意自己的经历。不过当他提出要赠送电脑时,对方都欣然接受,并表达了感谢之情。这让博格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情——自信。“在赠送电脑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自身的位置。”博格特说,“将别人视为垃圾的废弃电脑回收利用后送给需要的人,这也可以增加他们自我学习教育的机会。”他将一些原先的瘾君子、有犯罪前科者、假释犯人组织起来,创立了第一个非营利性机构——“Marin电脑资源中心”,位于加州的圣拉菲尔,这就是后来的ACCRC前身。“有些人是一出监狱就直接进了中心,另一些则是找上门来,对我说希望在中心找份工作。”博格特的语气中不无自豪。他们租了一个仓库,接着扩大到两个、三个??“每次搬进一个新地方,我们都说‘够大了够大了’,但有时仅仅过了两三天,它就被塞满了。”博格特说。13年来他们搬了无数次家,一次比一次更大。现在ACCRC在伯克利的仓库比足球场还大。他们的回收对象也从电脑发展到所有带插头的中小型电器,博格特的团队也越来越专业化了。倒贴钱的回收生意“缺钱是我们开业以来就存在的问题。我们一直在找钱。”博格特非常焦虑。据他统计,ACCRC一年的投入达到200万美元,包括工资、租金和电子垃圾处理费用。在美国,电子垃圾回收公司的服务都是有偿的。但除了对加州以外客户另收交通费外,ACCRC几乎免费接受废弃电器,无法修理的电器不得不自己处理。前几年,联邦和加州法律对电子垃圾处理实行了更严格的管理制度,博格特不得不为一些含有害物质的废弃电脑付费,比如显示器等等。ACCRC的收入来源于无偿捐赠,以及一个小的网络商店。网店卖的是他们自己设计的杯子、T恤等等,标价从几美元到十几美元。“你想知道詹姆斯有多酷吗?”布瑞雅娜曾在ACCRC工作过,现在每周还有一天会过去帮忙。她见过很多人,包括一些志愿者和回收公司的老板都劝博格特利用ACCRC赚钱,甚至为他支招献计。他们认为既然博格特拥有这么多资源,就应该用来赚钱,而不是“制造”更多的免费电脑。然而,博格特不肯这样做,虽然他没有其他的赚钱门路。为了给即将重新投入使用的电脑安装系统,博格特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与赚钱相比,他更希望自己的网络至少能与奥克兰或伯克莱的一些学校网连接起来,变成一台“超级电脑”??他甚至幻想这台超级电脑能打进全球超级计算机排行榜的前500名。“相信我,如果他想赚很多钱或者更出名,那么他将是
 近几年,博格特的电脑捐赠地区扩展到柬埔寨、泰国等亚洲国家,他也开始注意中国在这方面的问题。自己送出的电脑如果再次被废弃,他会考虑“在那些电子垃圾进入广东省之前将其再回收一遍”。ACCRC早就通过了EPA认证,具有专业的电子垃圾回收及处理能力。博格特称它为“我的公司”——一个致力于将业务扩展到周边各州的非营利性组织。人们开始不仅仅将他看成一个垃圾回收商人,更是一个致力于环保的人。


 今年5月,CNN第一次称他为“英雄”,对此他有些困惑不解。“我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成为他们口中的英雄的,好像是一夜之间。环保署(EPA)也认可我是一个杰出环保人士。”博格特笑了,“英雄??嗯??英雄,我想我不清楚英雄的真正含义,但我已经开始习惯人们这样叫我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