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 你不觉得我是个快乐的女人吗?”  

2007-07-31 17:02:57|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X: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以前的教授,他是在台湾非常有名的声乐界的教授,本来是很反对我搞流行音乐的,如今他也已经被社会整个的风气教化了很多,居然也会听我的歌、看我的新闻。因为6月15日是他的生日,这次我就特意签了名,送了他一张我的新专辑。如果是以前,我都不敢,因为他们都认为是靡靡之音。我记得我很红的时候,有一次我跟他去吃饭,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到了饭店老板送给我们好多菜,到最后都不要付钱。我的老师就呆了,那次他就和我说,原来你这么有名啊。可能他觉得,有这样的学生也不错,也是另外一种为他争光。B:还好红了。X:对,还好红了,也还好自己的形象还蛮端庄的,蛮正面的,没有什么绯闻,没有什么八卦。“越老越浪漫得无药可救”B:你曾经受过很多次感情上的伤害,现在还相信爱情吗?X:当然了,爱情是很美的。B:失恋的人喜欢听你的歌来疗伤。那你自己怎么疗伤的?X:我会找人倾诉。这很重要,要讲出来,闷在心里面是不行的。还有就是看电影吧。我家里堆了很多DVD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因为没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些好电影,却不时地会把它们拿出来再看一遍。其实每次看同样的电影,每次却有不同的感触。B:看电影会哭吗?X:当然,我是个很容易哭的人。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狗我也会很难过。B:你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X:我想把我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的一面给大家看,那也是我,唱情歌的那个悲伤的女人也是我。B:还能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X:当然。我本性就是这样,很投入。因为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越老越天真,越老越浪漫。没办法,我没救了。B:前段时间你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公布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你对爱情完美的想象是怎样的?X:两个人真的很契合,很了解对方,沟通无障碍,要有很踏实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蓝图。

生活得开开心心的。B:有没有想过换个路线呢?老是走悲情天后的路线?X:很多人都这样劝过我,但我想先问问大家,我为什么要换路线?既然大多数人对我的印象都停留在《领悟》和《味道》上面,那也许这种风格就最适合我呢。其实我也唱过其他风格的歌,但人们都记不住,他们只记得那几首,我也很无奈啊。B:唱了《领悟》和《味道》后,大家就已经把你限定在这样一个概念里了,你会不会觉得困扰?X: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很苦恼。B:这样的困扰是怎样摆脱的?X:我曾经费了很大的力气去摆脱,向媒体去解释。我一个个问他们,你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很努力地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去让大家发现我的另一面,可是后来,接受的人还是接受,没有用心的人还是没有用心。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现在很自在。疗伤也没什么不好啊,别人听你的歌可以得到安慰,不是很好吗?B:对于《领悟》和《味道》这两首成名曲,你的感情是不是又爱又恨?X:也没有最爱,但《领悟》真的很经典,这次在台湾新歌发布会时,我清唱了这首歌。《领悟》我是从头唱到尾。唱完之后工作人员跑来对我说,你知道吗?听完之后,鸡皮疙瘩一直冒。这歌就是有这样的魅力,没有办法,这歌太经典了。你说我爱吗?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老娘不唱了!”B:和你同时期的很多歌手已经不再出来唱歌了,你为什么还要坚持出来,又做唱片又开演唱会?X:在整个市场掉下去的前几年,我很灰心。因为很多音乐人,包括我自己都很努力很用心地在做音乐,可是为什么得到了这么不好的一个结果,就觉得很灰心。我当时心里就想:“老娘不唱了!”其实也不是真的不唱了,只是觉得很灰心,不知道怎么办。后来我看到整个大环境都是这样,和圈子里面的同行聊天,大家心里都很无奈。我自己的个性是不太容易被什么事情打败的,很好强。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我反问我自己:“辛晓琪,你就这样被打败了?”我觉得不行,我对我的歌迷我对我自己有责任,后来我就慢慢自我调适,听听以前自己的东西就觉得,以前花的心血真的很多啊!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就被打败,我觉得我真的不是这样一个人。B:那是什么时候的事?2000年前后?X:差不多。就是市场掉得很快的那几年,大概是七八年前吧。那是归隐的念头最强烈的时候,现在我不会了。很多事情我会很客观地去看,是因为整个大环境造成的,就不要很无谓地压在自己的身上。B:这几年的状况是不是像你出道时的感觉?你出道的时候也受到了一些困扰,从古典音乐转到流行音乐圈。X:对,我原来学的是古典音乐,就是严肃音乐,和这个圈子是两码子事儿。我记得那时我当老师,个性其实是很严肃很拘谨的。刚开始入这个行业觉得很不适应,心里面觉得落差很大。那时候本来想出国去深造的,又突然跑到流行音乐圈,觉得自己背负着一个背叛古典音乐的包袱。B:最大的不适应是什么?X:我会紧张。电视台录音我会很紧张,你想啊,那么多机器对着你,一紧张起来脸就会僵,一僵就会没有笑容,那时候大家就说我很严肃,但其实是我自己心里面实在太恐慌了,所以刚开始当新人的时候,我给别人的印象都是很严肃死板的。B:进入这个圈子,没有人反对吗?毕竟学了那么久的古典“ 你不觉得我是个快乐的女人吗?”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音乐。X: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以前的教授,他是在台湾非常有名的声乐界的教授,本来是很反对我搞流行音乐的,如今他也已经被社会整个的风气教化了很多,居然也会听我的歌、看我的新闻。因为6月15日是他的生日,这次我就特意签了名,送了他一张我的新专辑。如果是以前,我都不敢,因为他们都认为是靡靡之音。我记得我很红的时候,有一次我跟他去吃饭,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到了饭店老板送给我们好多菜,到最后都不要付钱。我的老师就呆了,那次他就和我说,原来你这么有名啊。可能他觉得,有这样的学生也不错,也是另外一种为他争光。B:还好红了。X:对,还好红了,也还好自己的形象还蛮端庄的,蛮正面的,没有什么绯闻,没有什么八卦。“越老越浪漫得无药可救”B:你曾经受过很多次感情上的伤害,现在还相信爱情吗?X:当然了,爱情是很美的。B:失恋的人喜欢听你的歌来疗伤。那你自己怎么疗伤的?X:我会找人倾诉。这很重要,要讲出来,闷在心里面是不行的。还有就是看电影吧。我家里堆了很多DVD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因为没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些好电影,却不时地会把它们拿出来再看一遍。其实每次看同样的电影,每次却有不同的感触。B:看电影会哭吗?X:当然,我是个很容易哭的人。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狗我也会很难过。B:你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X:我想把我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的一面给大家看,那也是我,唱情歌的那个悲伤的女人也是我。B:还能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X:当然。我本性就是这样,很投入。因为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越老越天真,越老越浪漫。没办法,我没救了。B:前段时间你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公布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你对爱情完美的想象是怎样的?X:两个人真的很契合,很了解对方,沟通无障碍,要有很踏实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蓝图。 

 

 

音乐。X: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以前的教授,他是在台湾非常有名的声乐界的教授,本来是很反对我搞流行音乐的,如今他也已经被社会整个的风气教化了很多,居然也会听我的歌、看我的新闻。因为6月15日是他的生日,这次我就特意签了名,送了他一张我的新专辑。如果是以前,我都不敢,因为他们都认为是靡靡之音。我记得我很红的时候,有一次我跟他去吃饭,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到了饭店老板送给我们好多菜,到最后都不要付钱。我的老师就呆了,那次他就和我说,原来你这么有名啊。可能他觉得,有这样的学生也不错,也是另外一种为他争光。B:还好红了。X:对,还好红了,也还好自己的形象还蛮端庄的,蛮正面的,没有什么绯闻,没有什么八卦。“越老越浪漫得无药可救”B:你曾经受过很多次感情上的伤害,现在还相信爱情吗?X:当然了,爱情是很美的。B:失恋的人喜欢听你的歌来疗伤。那你自己怎么疗伤的?X:我会找人倾诉。这很重要,要讲出来,闷在心里面是不行的。还有就是看电影吧。我家里堆了很多DVD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因为没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些好电影,却不时地会把它们拿出来再看一遍。其实每次看同样的电影,每次却有不同的感触。B:看电影会哭吗?X:当然,我是个很容易哭的人。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狗我也会很难过。B:你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X:我想把我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的一面给大家看,那也是我,唱情歌的那个悲伤的女人也是我。B:还能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X:当然。我本性就是这样,很投入。因为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越老越天真,越老越浪漫。没办法,我没救了。B:前段时间你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公布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你对爱情完美的想象是怎样的?X:两个人真的很契合,很了解对方,沟通无障碍,要有很踏实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蓝图。

 

                                辛晓琪专访

生活得开开心心的。B:有没有想过换个路线呢?老是走悲情天后的路线?X:很多人都这样劝过我,但我想先问问大家,我为什么要换路线?既然大多数人对我的印象都停留在《领悟》和《味道》上面,那也许这种风格就最适合我呢。其实我也唱过其他风格的歌,但人们都记不住,他们只记得那几首,我也很无奈啊。B:唱了《领悟》和《味道》后,大家就已经把你限定在这样一个概念里了,你会不会觉得困扰?X: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很苦恼。B:这样的困扰是怎样摆脱的?X:我曾经费了很大的力气去摆脱,向媒体去解释。我一个个问他们,你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很努力地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去让大家发现我的另一面,可是后来,接受的人还是接受,没有用心的人还是没有用心。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现在很自在。疗伤也没什么不好啊,别人听你的歌可以得到安慰,不是很好吗?B:对于《领悟》和《味道》这两首成名曲,你的感情是不是又爱又恨?X:也没有最爱,但《领悟》真的很经典,这次在台湾新歌发布会时,我清唱了这首歌。《领悟》我是从头唱到尾。唱完之后工作人员跑来对我说,你知道吗?听完之后,鸡皮疙瘩一直冒。这歌就是有这样的魅力,没有办法,这歌太经典了。你说我爱吗?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老娘不唱了!”B:和你同时期的很多歌手已经不再出来唱歌了,你为什么还要坚持出来,又做唱片又开演唱会?X:在整个市场掉下去的前几年,我很灰心。因为很多音乐人,包括我自己都很努力很用心地在做音乐,可是为什么得到了这么不好的一个结果,就觉得很灰心。我当时心里就想:“老娘不唱了!”其实也不是真的不唱了,只是觉得很灰心,不知道怎么办。后来我看到整个大环境都是这样,和圈子里面的同行聊天,大家心里都很无奈。我自己的个性是不太容易被什么事情打败的,很好强。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我反问我自己:“辛晓琪,你就这样被打败了?”我觉得不行,我对我的歌迷我对我自己有责任,后来我就慢慢自我调适,听听以前自己的东西就觉得,以前花的心血真的很多啊!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就被打败,我觉得我真的不是这样一个人。B:那是什么时候的事?2000年前后?X:差不多。就是市场掉得很快的那几年,大概是七八年前吧。那是归隐的念头最强烈的时候,现在我不会了。很多事情我会很客观地去看,是因为整个大环境造成的,就不要很无谓地压在自己的身上。B:这几年的状况是不是像你出道时的感觉?你出道的时候也受到了一些困扰,从古典音乐转到流行音乐圈。X:对,我原来学的是古典音乐,就是严肃音乐,和这个圈子是两码子事儿。我记得那时我当老师,个性其实是很严肃很拘谨的。刚开始入这个行业觉得很不适应,心里面觉得落差很大。那时候本来想出国去深造的,又突然跑到流行音乐圈,觉得自己背负着一个背叛古典音乐的包袱。B:最大的不适应是什么?X:我会紧张。电视台录音我会很紧张,你想啊,那么多机器对着你,一紧张起来脸就会僵,一僵就会没有笑容,那时候大家就说我很严肃,但其实是我自己心里面实在太恐慌了,所以刚开始当新人的时候,我给别人的印象都是很严肃死板的。B:进入这个圈子,没有人反对吗?毕竟学了那么久的古典

                      “ 你不觉得我是个快乐的女人吗?”

 

音乐。X: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以前的教授,他是在台湾非常有名的声乐界的教授,本来是很反对我搞流行音乐的,如今他也已经被社会整个的风气教化了很多,居然也会听我的歌、看我的新闻。因为6月15日是他的生日,这次我就特意签了名,送了他一张我的新专辑。如果是以前,我都不敢,因为他们都认为是靡靡之音。我记得我很红的时候,有一次我跟他去吃饭,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到了饭店老板送给我们好多菜,到最后都不要付钱。我的老师就呆了,那次他就和我说,原来你这么有名啊。可能他觉得,有这样的学生也不错,也是另外一种为他争光。B:还好红了。X:对,还好红了,也还好自己的形象还蛮端庄的,蛮正面的,没有什么绯闻,没有什么八卦。“越老越浪漫得无药可救”B:你曾经受过很多次感情上的伤害,现在还相信爱情吗?X:当然了,爱情是很美的。B:失恋的人喜欢听你的歌来疗伤。那你自己怎么疗伤的?X:我会找人倾诉。这很重要,要讲出来,闷在心里面是不行的。还有就是看电影吧。我家里堆了很多DVD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因为没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些好电影,却不时地会把它们拿出来再看一遍。其实每次看同样的电影,每次却有不同的感触。B:看电影会哭吗?X:当然,我是个很容易哭的人。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狗我也会很难过。B:你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X:我想把我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的一面给大家看,那也是我,唱情歌的那个悲伤的女人也是我。B:还能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X:当然。我本性就是这样,很投入。因为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越老越天真,越老越浪漫。没办法,我没救了。B:前段时间你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公布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你对爱情完美的想象是怎样的?X:两个人真的很契合,很了解对方,沟通无障碍,要有很踏实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蓝图。


 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四十、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暴露无遗。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在这个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

 

文/刘牧洋 王洁露(实习)

辛晓琪专访“ 你不觉得我是个快乐的女人吗?”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四十、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暴露无遗。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在这个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文刘牧洋 王洁露(实习)7月5日新专辑发布会上,唱着新的主打歌《爱的回答》,辛晓琪突然在台上落下泪来,泣不成声。没人知道她为什么哭,只是在一个礼拜之前,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40、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就已暴露无遗。辛晓琪的歌声,在1990年代曾经抚平无数失意男女夜晚最幽怨的梦。这个学古典音乐出身的女人,1986年正式踏入流行音乐圈,为电影、电视剧配唱歌曲,到1994年,李宗盛用一首《领悟》将她一举推成歌坛女唱将级人物,从此以疗伤型的情歌走红一时。从1986年发行第一张专辑《寂寞的冬》开始到如今的这张《爱的回答》,辛晓琪共发行了整整21张个人专辑。2004年,在新人辈出的歌坛,《领悟》和《味道》依然是KTV里点唱率最高的歌曲,而辛晓琪的身影却已经很少出现,偶尔只能在一些商演中听到她唱那两首已经熟悉得不行的《味道》和《领悟》。而关于这个名字的新闻,更多的是半带同情半带嘲讽地披露她和年小的男友几段失败的恋情。闹到最后,她的人变得和她的歌一样悲情。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想扭转人们对她的印象,包括向媒体记者追问:“你们难道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一直在很努力很快乐地做一些事啊。”很多和她一样年龄的女歌手经不起惨淡的唱片市场,索性就沉寂下去了。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以40多岁的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7月7日,上海东方明珠塔下“liveearth”气候危机演唱会上群星云集,辛晓琪在舞台上再一次演唱了她的成名曲《味道》,尽管她出场时掌声寥寥,但熟悉的旋律一响起,不少人立刻跟着唱了起来。这次,她没有哭,一个劲地向台下打着招呼:“你们好,我是辛晓琪,还记得我吗?”B=《外滩画报》X=辛晓琪“疗伤也没有什么不好”B: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沉寂的这三年里你都在做什么?X:做了很多事。去年在台湾开了售票的演唱会,演唱会完毕就开始筹划这张唱片。再之前演了一个《梁祝》的音乐剧,我是女主角。其他时间就在内地做一些商演吧,或者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出演一些演唱会。这样一晃三年就过了。B:这张专辑叫做《爱的回答》,好像都是在回顾过去,这可以作为你这几年的一个交代吗?X:这张专辑应该是过去三年生活中的一些体验以及周遭朋友的一些故事吧。比如有个谈恋爱朋友在闹分手,吵了好几年都分不了,我在旁边看了好累。B:和之前的歌路相比较有什么变化?是不是不那么悲伤了?X:听过的人都说这张更自在,更行云流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因为我现在的生活也非常自在。虽然很忙碌,但还是
 7月5日新专辑发布会上,唱着新的主打歌《爱的回答》,辛晓琪突然在台上落下泪来,泣不成声。没人知道她为什么哭,只是在一个礼拜之前,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40、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就已暴露无遗。


  辛晓琪的歌声,在1990年代曾经抚平无数失意男女夜晚最幽怨的梦。这个学古典音乐出身的女人,1986年正式踏入流行音乐圈,为电影、电视剧配唱歌曲,到1994年,李宗盛用一首《领悟》将她一举推成歌坛女唱将级人物,从此以疗伤型的情歌走红一时。从1986年发行第一张专辑《寂寞的冬》开始到如今的这张《爱的回答》,辛晓琪共发行了整整21张个人专辑。

辛晓琪专访“ 你不觉得我是个快乐的女人吗?”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四十、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暴露无遗。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在这个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文刘牧洋 王洁露(实习)7月5日新专辑发布会上,唱着新的主打歌《爱的回答》,辛晓琪突然在台上落下泪来,泣不成声。没人知道她为什么哭,只是在一个礼拜之前,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40、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就已暴露无遗。辛晓琪的歌声,在1990年代曾经抚平无数失意男女夜晚最幽怨的梦。这个学古典音乐出身的女人,1986年正式踏入流行音乐圈,为电影、电视剧配唱歌曲,到1994年,李宗盛用一首《领悟》将她一举推成歌坛女唱将级人物,从此以疗伤型的情歌走红一时。从1986年发行第一张专辑《寂寞的冬》开始到如今的这张《爱的回答》,辛晓琪共发行了整整21张个人专辑。2004年,在新人辈出的歌坛,《领悟》和《味道》依然是KTV里点唱率最高的歌曲,而辛晓琪的身影却已经很少出现,偶尔只能在一些商演中听到她唱那两首已经熟悉得不行的《味道》和《领悟》。而关于这个名字的新闻,更多的是半带同情半带嘲讽地披露她和年小的男友几段失败的恋情。闹到最后,她的人变得和她的歌一样悲情。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想扭转人们对她的印象,包括向媒体记者追问:“你们难道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一直在很努力很快乐地做一些事啊。”很多和她一样年龄的女歌手经不起惨淡的唱片市场,索性就沉寂下去了。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以40多岁的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7月7日,上海东方明珠塔下“liveearth”气候危机演唱会上群星云集,辛晓琪在舞台上再一次演唱了她的成名曲《味道》,尽管她出场时掌声寥寥,但熟悉的旋律一响起,不少人立刻跟着唱了起来。这次,她没有哭,一个劲地向台下打着招呼:“你们好,我是辛晓琪,还记得我吗?”B=《外滩画报》X=辛晓琪“疗伤也没有什么不好”B: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沉寂的这三年里你都在做什么?X:做了很多事。去年在台湾开了售票的演唱会,演唱会完毕就开始筹划这张唱片。再之前演了一个《梁祝》的音乐剧,我是女主角。其他时间就在内地做一些商演吧,或者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出演一些演唱会。这样一晃三年就过了。B:这张专辑叫做《爱的回答》,好像都是在回顾过去,这可以作为你这几年的一个交代吗?X:这张专辑应该是过去三年生活中的一些体验以及周遭朋友的一些故事吧。比如有个谈恋爱朋友在闹分手,吵了好几年都分不了,我在旁边看了好累。B:和之前的歌路相比较有什么变化?是不是不那么悲伤了?X:听过的人都说这张更自在,更行云流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因为我现在的生活也非常自在。虽然很忙碌,但还是


 2004年,在新人辈出的歌坛,《领悟》和《味道》依然是KTV里点唱率最高的歌曲,而辛晓琪的身影却已经很少出现,偶尔只能在一些商演中听到她唱那两首已经熟悉得不行的《味道》和《领悟》。而关于这个名字的新闻,更多的是半带同情半带嘲讽地披露她和年小的男友几段失败的恋情。闹到最后,她的人变得和她的歌一样悲情。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想扭转人们对她的印象,包括向媒体记者追问:“你们难道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一直在很努力很快乐地做一些事啊。”


 很多和她一样年龄的女歌手经不起惨淡的唱片市场,索性就沉寂下去了。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以40多岁的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


 7月7日,上海东方明珠塔下“liveearth”气候危机演唱会上群星云集,辛晓琪在舞台上再一次演唱了她的成名曲《味道》,尽管她出场时掌声寥寥,但熟悉的旋律一响起,不少人立刻跟着唱了起来。这次,她没有哭,一个劲地向台下打着招呼:“你们好,我是辛晓琪,还记得我吗?”

音乐。X: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以前的教授,他是在台湾非常有名的声乐界的教授,本来是很反对我搞流行音乐的,如今他也已经被社会整个的风气教化了很多,居然也会听我的歌、看我的新闻。因为6月15日是他的生日,这次我就特意签了名,送了他一张我的新专辑。如果是以前,我都不敢,因为他们都认为是靡靡之音。我记得我很红的时候,有一次我跟他去吃饭,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到了饭店老板送给我们好多菜,到最后都不要付钱。我的老师就呆了,那次他就和我说,原来你这么有名啊。可能他觉得,有这样的学生也不错,也是另外一种为他争光。B:还好红了。X:对,还好红了,也还好自己的形象还蛮端庄的,蛮正面的,没有什么绯闻,没有什么八卦。“越老越浪漫得无药可救”B:你曾经受过很多次感情上的伤害,现在还相信爱情吗?X:当然了,爱情是很美的。B:失恋的人喜欢听你的歌来疗伤。那你自己怎么疗伤的?X:我会找人倾诉。这很重要,要讲出来,闷在心里面是不行的。还有就是看电影吧。我家里堆了很多DVD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因为没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些好电影,却不时地会把它们拿出来再看一遍。其实每次看同样的电影,每次却有不同的感触。B:看电影会哭吗?X:当然,我是个很容易哭的人。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狗我也会很难过。B:你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X:我想把我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的一面给大家看,那也是我,唱情歌的那个悲伤的女人也是我。B:还能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X:当然。我本性就是这样,很投入。因为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越老越天真,越老越浪漫。没办法,我没救了。B:前段时间你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公布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你对爱情完美的想象是怎样的?X:两个人真的很契合,很了解对方,沟通无障碍,要有很踏实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蓝图。

B=《外滩画报》

X=辛晓琪“疗伤也没有什么不好”

B: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沉寂的这三年里你都在做什么?

辛晓琪专访“ 你不觉得我是个快乐的女人吗?”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四十、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暴露无遗。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在这个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文刘牧洋 王洁露(实习)7月5日新专辑发布会上,唱着新的主打歌《爱的回答》,辛晓琪突然在台上落下泪来,泣不成声。没人知道她为什么哭,只是在一个礼拜之前,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40、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就已暴露无遗。辛晓琪的歌声,在1990年代曾经抚平无数失意男女夜晚最幽怨的梦。这个学古典音乐出身的女人,1986年正式踏入流行音乐圈,为电影、电视剧配唱歌曲,到1994年,李宗盛用一首《领悟》将她一举推成歌坛女唱将级人物,从此以疗伤型的情歌走红一时。从1986年发行第一张专辑《寂寞的冬》开始到如今的这张《爱的回答》,辛晓琪共发行了整整21张个人专辑。2004年,在新人辈出的歌坛,《领悟》和《味道》依然是KTV里点唱率最高的歌曲,而辛晓琪的身影却已经很少出现,偶尔只能在一些商演中听到她唱那两首已经熟悉得不行的《味道》和《领悟》。而关于这个名字的新闻,更多的是半带同情半带嘲讽地披露她和年小的男友几段失败的恋情。闹到最后,她的人变得和她的歌一样悲情。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想扭转人们对她的印象,包括向媒体记者追问:“你们难道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一直在很努力很快乐地做一些事啊。”很多和她一样年龄的女歌手经不起惨淡的唱片市场,索性就沉寂下去了。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以40多岁的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7月7日,上海东方明珠塔下“liveearth”气候危机演唱会上群星云集,辛晓琪在舞台上再一次演唱了她的成名曲《味道》,尽管她出场时掌声寥寥,但熟悉的旋律一响起,不少人立刻跟着唱了起来。这次,她没有哭,一个劲地向台下打着招呼:“你们好,我是辛晓琪,还记得我吗?”B=《外滩画报》X=辛晓琪“疗伤也没有什么不好”B: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沉寂的这三年里你都在做什么?X:做了很多事。去年在台湾开了售票的演唱会,演唱会完毕就开始筹划这张唱片。再之前演了一个《梁祝》的音乐剧,我是女主角。其他时间就在内地做一些商演吧,或者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出演一些演唱会。这样一晃三年就过了。B:这张专辑叫做《爱的回答》,好像都是在回顾过去,这可以作为你这几年的一个交代吗?X:这张专辑应该是过去三年生活中的一些体验以及周遭朋友的一些故事吧。比如有个谈恋爱朋友在闹分手,吵了好几年都分不了,我在旁边看了好累。B:和之前的歌路相比较有什么变化?是不是不那么悲伤了?X:听过的人都说这张更自在,更行云流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因为我现在的生活也非常自在。虽然很忙碌,但还是

X:做了很多事。去年在台湾开了售票的演唱会,演唱会完毕就开始筹划这张唱片。再之前演了一个《梁祝》的音乐剧,我是女主角。其他时间就在内地做一些商演吧,或者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出演一些演唱会。这样一晃三年就过了。

B:这张专辑叫做《爱的回答》,好像都是在回顾过去,这可以作为你这几年的一个交代吗?

X:这张专辑应该是过去三年生活中的一些体验以及周遭朋友的一些故事吧。比如有个谈恋爱朋友在闹分手,吵了好几年都分不了,我在旁边看了好累。

音乐。X: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以前的教授,他是在台湾非常有名的声乐界的教授,本来是很反对我搞流行音乐的,如今他也已经被社会整个的风气教化了很多,居然也会听我的歌、看我的新闻。因为6月15日是他的生日,这次我就特意签了名,送了他一张我的新专辑。如果是以前,我都不敢,因为他们都认为是靡靡之音。我记得我很红的时候,有一次我跟他去吃饭,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到了饭店老板送给我们好多菜,到最后都不要付钱。我的老师就呆了,那次他就和我说,原来你这么有名啊。可能他觉得,有这样的学生也不错,也是另外一种为他争光。B:还好红了。X:对,还好红了,也还好自己的形象还蛮端庄的,蛮正面的,没有什么绯闻,没有什么八卦。“越老越浪漫得无药可救”B:你曾经受过很多次感情上的伤害,现在还相信爱情吗?X:当然了,爱情是很美的。B:失恋的人喜欢听你的歌来疗伤。那你自己怎么疗伤的?X:我会找人倾诉。这很重要,要讲出来,闷在心里面是不行的。还有就是看电影吧。我家里堆了很多DVD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因为没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些好电影,却不时地会把它们拿出来再看一遍。其实每次看同样的电影,每次却有不同的感触。B:看电影会哭吗?X:当然,我是个很容易哭的人。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狗我也会很难过。B:你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X:我想把我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的一面给大家看,那也是我,唱情歌的那个悲伤的女人也是我。B:还能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X:当然。我本性就是这样,很投入。因为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越老越天真,越老越浪漫。没办法,我没救了。B:前段时间你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公布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你对爱情完美的想象是怎样的?X:两个人真的很契合,很了解对方,沟通无障碍,要有很踏实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蓝图。

B:和之前的歌路相比较有什么变化?是不是不那么悲伤了?

X:听过的人都说这张更自在,更行云流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因为我现在的生活也非常自在。虽然很忙碌,但还是生活得开开心心的。

B:有没有想过换个路线呢?老是走悲情天后的路线?

辛晓琪专访“ 你不觉得我是个快乐的女人吗?”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四十、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暴露无遗。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在这个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文刘牧洋 王洁露(实习)7月5日新专辑发布会上,唱着新的主打歌《爱的回答》,辛晓琪突然在台上落下泪来,泣不成声。没人知道她为什么哭,只是在一个礼拜之前,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40、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就已暴露无遗。辛晓琪的歌声,在1990年代曾经抚平无数失意男女夜晚最幽怨的梦。这个学古典音乐出身的女人,1986年正式踏入流行音乐圈,为电影、电视剧配唱歌曲,到1994年,李宗盛用一首《领悟》将她一举推成歌坛女唱将级人物,从此以疗伤型的情歌走红一时。从1986年发行第一张专辑《寂寞的冬》开始到如今的这张《爱的回答》,辛晓琪共发行了整整21张个人专辑。2004年,在新人辈出的歌坛,《领悟》和《味道》依然是KTV里点唱率最高的歌曲,而辛晓琪的身影却已经很少出现,偶尔只能在一些商演中听到她唱那两首已经熟悉得不行的《味道》和《领悟》。而关于这个名字的新闻,更多的是半带同情半带嘲讽地披露她和年小的男友几段失败的恋情。闹到最后,她的人变得和她的歌一样悲情。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想扭转人们对她的印象,包括向媒体记者追问:“你们难道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一直在很努力很快乐地做一些事啊。”很多和她一样年龄的女歌手经不起惨淡的唱片市场,索性就沉寂下去了。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以40多岁的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7月7日,上海东方明珠塔下“liveearth”气候危机演唱会上群星云集,辛晓琪在舞台上再一次演唱了她的成名曲《味道》,尽管她出场时掌声寥寥,但熟悉的旋律一响起,不少人立刻跟着唱了起来。这次,她没有哭,一个劲地向台下打着招呼:“你们好,我是辛晓琪,还记得我吗?”B=《外滩画报》X=辛晓琪“疗伤也没有什么不好”B: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沉寂的这三年里你都在做什么?X:做了很多事。去年在台湾开了售票的演唱会,演唱会完毕就开始筹划这张唱片。再之前演了一个《梁祝》的音乐剧,我是女主角。其他时间就在内地做一些商演吧,或者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出演一些演唱会。这样一晃三年就过了。B:这张专辑叫做《爱的回答》,好像都是在回顾过去,这可以作为你这几年的一个交代吗?X:这张专辑应该是过去三年生活中的一些体验以及周遭朋友的一些故事吧。比如有个谈恋爱朋友在闹分手,吵了好几年都分不了,我在旁边看了好累。B:和之前的歌路相比较有什么变化?是不是不那么悲伤了?X:听过的人都说这张更自在,更行云流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因为我现在的生活也非常自在。虽然很忙碌,但还是

X:很多人都这样劝过我,但我想先问问大家,我为什么要换路线?既然大多数人对我的印象都停留在《领悟》和《味道》上面,那也许这种风格就最适合我呢。其实我也唱过其他风格的歌,但人们都记不住,他们只记得那几首,我也很无奈啊。

B:唱了《领悟》和《味道》后,大家就已经把你限定在这样一个概念里了,你会不会觉得困扰?

X: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很苦恼。

B:这样的困扰是怎样摆脱的?

X:我曾经费了很大的力气去摆脱,向媒体去解释。我一个个问他们,你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很努力地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去让大家发现我的另一面,可是后来,接受的人还是接受,没有用心的人还是没有用心。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现在很自在。疗伤也没什么不好啊,别人听你的歌可以得到安慰,不是很好吗?

B:对于《领悟》和《味道》这两首成名曲,你的感情是不是又爱又恨?

辛晓琪专访“ 你不觉得我是个快乐的女人吗?”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四十、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暴露无遗。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在这个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文刘牧洋 王洁露(实习)7月5日新专辑发布会上,唱着新的主打歌《爱的回答》,辛晓琪突然在台上落下泪来,泣不成声。没人知道她为什么哭,只是在一个礼拜之前,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40、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就已暴露无遗。辛晓琪的歌声,在1990年代曾经抚平无数失意男女夜晚最幽怨的梦。这个学古典音乐出身的女人,1986年正式踏入流行音乐圈,为电影、电视剧配唱歌曲,到1994年,李宗盛用一首《领悟》将她一举推成歌坛女唱将级人物,从此以疗伤型的情歌走红一时。从1986年发行第一张专辑《寂寞的冬》开始到如今的这张《爱的回答》,辛晓琪共发行了整整21张个人专辑。2004年,在新人辈出的歌坛,《领悟》和《味道》依然是KTV里点唱率最高的歌曲,而辛晓琪的身影却已经很少出现,偶尔只能在一些商演中听到她唱那两首已经熟悉得不行的《味道》和《领悟》。而关于这个名字的新闻,更多的是半带同情半带嘲讽地披露她和年小的男友几段失败的恋情。闹到最后,她的人变得和她的歌一样悲情。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想扭转人们对她的印象,包括向媒体记者追问:“你们难道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一直在很努力很快乐地做一些事啊。”很多和她一样年龄的女歌手经不起惨淡的唱片市场,索性就沉寂下去了。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以40多岁的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7月7日,上海东方明珠塔下“liveearth”气候危机演唱会上群星云集,辛晓琪在舞台上再一次演唱了她的成名曲《味道》,尽管她出场时掌声寥寥,但熟悉的旋律一响起,不少人立刻跟着唱了起来。这次,她没有哭,一个劲地向台下打着招呼:“你们好,我是辛晓琪,还记得我吗?”B=《外滩画报》X=辛晓琪“疗伤也没有什么不好”B: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沉寂的这三年里你都在做什么?X:做了很多事。去年在台湾开了售票的演唱会,演唱会完毕就开始筹划这张唱片。再之前演了一个《梁祝》的音乐剧,我是女主角。其他时间就在内地做一些商演吧,或者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出演一些演唱会。这样一晃三年就过了。B:这张专辑叫做《爱的回答》,好像都是在回顾过去,这可以作为你这几年的一个交代吗?X:这张专辑应该是过去三年生活中的一些体验以及周遭朋友的一些故事吧。比如有个谈恋爱朋友在闹分手,吵了好几年都分不了,我在旁边看了好累。B:和之前的歌路相比较有什么变化?是不是不那么悲伤了?X:听过的人都说这张更自在,更行云流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因为我现在的生活也非常自在。虽然很忙碌,但还是

X:也没有最爱,但《领悟》真的很经典,这次在台湾新歌发布会时,我清唱了这首歌。《领悟》我是从头唱到尾。唱完之后工作人员跑来对我说,你知道吗?听完之后,鸡皮疙瘩一直冒。这歌就是有这样的魅力,没有办法,这歌太经典了。你说我爱吗?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老娘不唱了!”

B:和你同时期的很多歌手已经不再出来唱歌了,你为什么还要坚持出来,又做唱片又开演唱会?

X:在整个市场掉下去的前几年,我很灰心。因为很多音乐人,包括我自己都很努力很用心地在做音乐,可是为什么得到了这么不好的一个结果,就觉得很灰心。我当时心里就想:“老娘不唱了!”其实也不是真的不唱了,只是觉得很灰心,不知道怎么办。后来我看到整个大环境都是这样,和圈子里面的同行聊天,大家心里都很无奈。我自己的个性是不太容易被什么事情打败的,很好强。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我反问我自己:“辛晓琪,你就这样被打败了?”我觉得不行,我对我的歌迷我对我自己有责任,后来我就慢慢自我调适,听听以前自己的东西就觉得,以前花的心血真的很多啊!如果真的这么容易就被打败,我觉得我真的不是这样一个人。

音乐。X: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以前的教授,他是在台湾非常有名的声乐界的教授,本来是很反对我搞流行音乐的,如今他也已经被社会整个的风气教化了很多,居然也会听我的歌、看我的新闻。因为6月15日是他的生日,这次我就特意签了名,送了他一张我的新专辑。如果是以前,我都不敢,因为他们都认为是靡靡之音。我记得我很红的时候,有一次我跟他去吃饭,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到了饭店老板送给我们好多菜,到最后都不要付钱。我的老师就呆了,那次他就和我说,原来你这么有名啊。可能他觉得,有这样的学生也不错,也是另外一种为他争光。B:还好红了。X:对,还好红了,也还好自己的形象还蛮端庄的,蛮正面的,没有什么绯闻,没有什么八卦。“越老越浪漫得无药可救”B:你曾经受过很多次感情上的伤害,现在还相信爱情吗?X:当然了,爱情是很美的。B:失恋的人喜欢听你的歌来疗伤。那你自己怎么疗伤的?X:我会找人倾诉。这很重要,要讲出来,闷在心里面是不行的。还有就是看电影吧。我家里堆了很多DVD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因为没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些好电影,却不时地会把它们拿出来再看一遍。其实每次看同样的电影,每次却有不同的感触。B:看电影会哭吗?X:当然,我是个很容易哭的人。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狗我也会很难过。B:你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X:我想把我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的一面给大家看,那也是我,唱情歌的那个悲伤的女人也是我。B:还能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X:当然。我本性就是这样,很投入。因为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越老越天真,越老越浪漫。没办法,我没救了。B:前段时间你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公布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你对爱情完美的想象是怎样的?X:两个人真的很契合,很了解对方,沟通无障碍,要有很踏实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蓝图。

B:那是什么时候的事?2000年前后?

X:差不多。就是市场掉得很快的那几年,大概是七八年前吧。那是归隐的念头最强烈的时候,现在我不会了。很多事情我会很客观地去看,是因为整个大环境造成的,就不要很无谓地压在自己的身上。

B:这几年的状况是不是像你出道时的感觉?你出道的时候也受到了一些困扰,从古典音乐转到流行音乐圈。

辛晓琪专访“ 你不觉得我是个快乐的女人吗?”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四十、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暴露无遗。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在这个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文刘牧洋 王洁露(实习)7月5日新专辑发布会上,唱着新的主打歌《爱的回答》,辛晓琪突然在台上落下泪来,泣不成声。没人知道她为什么哭,只是在一个礼拜之前,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40、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就已暴露无遗。辛晓琪的歌声,在1990年代曾经抚平无数失意男女夜晚最幽怨的梦。这个学古典音乐出身的女人,1986年正式踏入流行音乐圈,为电影、电视剧配唱歌曲,到1994年,李宗盛用一首《领悟》将她一举推成歌坛女唱将级人物,从此以疗伤型的情歌走红一时。从1986年发行第一张专辑《寂寞的冬》开始到如今的这张《爱的回答》,辛晓琪共发行了整整21张个人专辑。2004年,在新人辈出的歌坛,《领悟》和《味道》依然是KTV里点唱率最高的歌曲,而辛晓琪的身影却已经很少出现,偶尔只能在一些商演中听到她唱那两首已经熟悉得不行的《味道》和《领悟》。而关于这个名字的新闻,更多的是半带同情半带嘲讽地披露她和年小的男友几段失败的恋情。闹到最后,她的人变得和她的歌一样悲情。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想扭转人们对她的印象,包括向媒体记者追问:“你们难道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一直在很努力很快乐地做一些事啊。”很多和她一样年龄的女歌手经不起惨淡的唱片市场,索性就沉寂下去了。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以40多岁的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7月7日,上海东方明珠塔下“liveearth”气候危机演唱会上群星云集,辛晓琪在舞台上再一次演唱了她的成名曲《味道》,尽管她出场时掌声寥寥,但熟悉的旋律一响起,不少人立刻跟着唱了起来。这次,她没有哭,一个劲地向台下打着招呼:“你们好,我是辛晓琪,还记得我吗?”B=《外滩画报》X=辛晓琪“疗伤也没有什么不好”B: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沉寂的这三年里你都在做什么?X:做了很多事。去年在台湾开了售票的演唱会,演唱会完毕就开始筹划这张唱片。再之前演了一个《梁祝》的音乐剧,我是女主角。其他时间就在内地做一些商演吧,或者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出演一些演唱会。这样一晃三年就过了。B:这张专辑叫做《爱的回答》,好像都是在回顾过去,这可以作为你这几年的一个交代吗?X:这张专辑应该是过去三年生活中的一些体验以及周遭朋友的一些故事吧。比如有个谈恋爱朋友在闹分手,吵了好几年都分不了,我在旁边看了好累。B:和之前的歌路相比较有什么变化?是不是不那么悲伤了?X:听过的人都说这张更自在,更行云流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因为我现在的生活也非常自在。虽然很忙碌,但还是

X:对,我原来学的是古典音乐,就是严肃音乐,和这个圈子是两码子事儿。我记得那时我当老师,个性其实是很严肃很拘谨的。刚开始入这个行业觉得很不适应,心里面觉得落差很大。那时候本来想出国去深造的,又突然跑到流行音乐圈,觉得自己背负着一个背叛古典音乐的包袱。

B:最大的不适应是什么?

X:我会紧张。电视台录音我会很紧张,你想啊,那么多机器对着你,一紧张起来脸就会僵,一僵就会没有笑容,那时候大家就说我很严肃,但其实是我自己心里面实在太恐慌了,所以刚开始当新人的时候,我给别人的印象都是很严肃死板的。

音乐。X: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以前的教授,他是在台湾非常有名的声乐界的教授,本来是很反对我搞流行音乐的,如今他也已经被社会整个的风气教化了很多,居然也会听我的歌、看我的新闻。因为6月15日是他的生日,这次我就特意签了名,送了他一张我的新专辑。如果是以前,我都不敢,因为他们都认为是靡靡之音。我记得我很红的时候,有一次我跟他去吃饭,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到了饭店老板送给我们好多菜,到最后都不要付钱。我的老师就呆了,那次他就和我说,原来你这么有名啊。可能他觉得,有这样的学生也不错,也是另外一种为他争光。B:还好红了。X:对,还好红了,也还好自己的形象还蛮端庄的,蛮正面的,没有什么绯闻,没有什么八卦。“越老越浪漫得无药可救”B:你曾经受过很多次感情上的伤害,现在还相信爱情吗?X:当然了,爱情是很美的。B:失恋的人喜欢听你的歌来疗伤。那你自己怎么疗伤的?X:我会找人倾诉。这很重要,要讲出来,闷在心里面是不行的。还有就是看电影吧。我家里堆了很多DVD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因为没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些好电影,却不时地会把它们拿出来再看一遍。其实每次看同样的电影,每次却有不同的感触。B:看电影会哭吗?X:当然,我是个很容易哭的人。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狗我也会很难过。B:你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X:我想把我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的一面给大家看,那也是我,唱情歌的那个悲伤的女人也是我。B:还能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X:当然。我本性就是这样,很投入。因为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越老越天真,越老越浪漫。没办法,我没救了。B:前段时间你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公布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你对爱情完美的想象是怎样的?X:两个人真的很契合,很了解对方,沟通无障碍,要有很踏实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蓝图。

B:进入这个圈子,没有人反对吗?毕竟学了那么久的古典音乐。

X: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以前的教授,他是在台湾非常有名的声乐界的教授,本来是很反对我搞流行音乐的,如今他也已经被社会整个的风气教化了很多,居然也会听我的歌、看我的新闻。因为6月15日是他的生日,这次我就特意签了名,送了他一张我的新专辑。如果是以前,我都不敢,因为他们都认为是靡靡之音。我记得我很红的时候,有一次我跟他去吃饭,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到了饭店老板送给我们好多菜,到最后都不要付钱。我的老师就呆了,那次他就和我说,原来你这么有名啊。可能他觉得,有这样的学生也不错,也是另外一种为他争光。

B:还好红了。

辛晓琪专访“ 你不觉得我是个快乐的女人吗?”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四十、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暴露无遗。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在这个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文刘牧洋 王洁露(实习)7月5日新专辑发布会上,唱着新的主打歌《爱的回答》,辛晓琪突然在台上落下泪来,泣不成声。没人知道她为什么哭,只是在一个礼拜之前,坐在华亭宾馆的沙发上接受记者专访时,这个年逾40、眼角已有深深鱼尾纹的“疗伤系”女歌手脱口而出一句“老娘不唱了”,悲情就已暴露无遗。辛晓琪的歌声,在1990年代曾经抚平无数失意男女夜晚最幽怨的梦。这个学古典音乐出身的女人,1986年正式踏入流行音乐圈,为电影、电视剧配唱歌曲,到1994年,李宗盛用一首《领悟》将她一举推成歌坛女唱将级人物,从此以疗伤型的情歌走红一时。从1986年发行第一张专辑《寂寞的冬》开始到如今的这张《爱的回答》,辛晓琪共发行了整整21张个人专辑。2004年,在新人辈出的歌坛,《领悟》和《味道》依然是KTV里点唱率最高的歌曲,而辛晓琪的身影却已经很少出现,偶尔只能在一些商演中听到她唱那两首已经熟悉得不行的《味道》和《领悟》。而关于这个名字的新闻,更多的是半带同情半带嘲讽地披露她和年小的男友几段失败的恋情。闹到最后,她的人变得和她的歌一样悲情。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想扭转人们对她的印象,包括向媒体记者追问:“你们难道不觉得我是个很快乐的女人吗?我一直在很努力很快乐地做一些事啊。”很多和她一样年龄的女歌手经不起惨淡的唱片市场,索性就沉寂下去了。复出是需要勇气的,尤其以40多岁的年龄,就像中年创业,孤注一掷,很可能遭遇一场更大的低潮。她还是决定了带着新专辑卷土重来,她问自己:“辛晓琪,你难道就这样被打败了吗?”7月7日,上海东方明珠塔下“liveearth”气候危机演唱会上群星云集,辛晓琪在舞台上再一次演唱了她的成名曲《味道》,尽管她出场时掌声寥寥,但熟悉的旋律一响起,不少人立刻跟着唱了起来。这次,她没有哭,一个劲地向台下打着招呼:“你们好,我是辛晓琪,还记得我吗?”B=《外滩画报》X=辛晓琪“疗伤也没有什么不好”B: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沉寂的这三年里你都在做什么?X:做了很多事。去年在台湾开了售票的演唱会,演唱会完毕就开始筹划这张唱片。再之前演了一个《梁祝》的音乐剧,我是女主角。其他时间就在内地做一些商演吧,或者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出演一些演唱会。这样一晃三年就过了。B:这张专辑叫做《爱的回答》,好像都是在回顾过去,这可以作为你这几年的一个交代吗?X:这张专辑应该是过去三年生活中的一些体验以及周遭朋友的一些故事吧。比如有个谈恋爱朋友在闹分手,吵了好几年都分不了,我在旁边看了好累。B:和之前的歌路相比较有什么变化?是不是不那么悲伤了?X:听过的人都说这张更自在,更行云流水,我自己也这么觉得,因为我现在的生活也非常自在。虽然很忙碌,但还是

X:对,还好红了,也还好自己的形象还蛮端庄的,蛮正面的,没有什么绯闻,没有什么八卦。“越老越浪漫得无药可救”

B:你曾经受过很多次感情上的伤害,现在还相信爱情吗?

X:当然了,爱情是很美的。

B:失恋的人喜欢听你的歌来疗伤。那你自己怎么疗伤的?

X:我会找人倾诉。这很重要,要讲出来,闷在心里面是不行的。还有就是看电影吧。我家里堆了很多DVD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因为没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些好电影,却不时地会把它们拿出来再看一遍。其实每次看同样的电影,每次却有不同的感触。

B:看电影会哭吗?

X:当然,我是个很容易哭的人。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狗我也会很难过。

B:你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

X:我想把我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的一面给大家看,那也是我,唱情歌的那个悲伤的女人也是我。

B:还能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

X:当然。我本性就是这样,很投入。因为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越老越天真,越老越浪漫。没办法,我没救了。

B:前段时间你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公布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你对爱情完美的想象是怎样的?

音乐。X:说一件很好玩的事。我以前的教授,他是在台湾非常有名的声乐界的教授,本来是很反对我搞流行音乐的,如今他也已经被社会整个的风气教化了很多,居然也会听我的歌、看我的新闻。因为6月15日是他的生日,这次我就特意签了名,送了他一张我的新专辑。如果是以前,我都不敢,因为他们都认为是靡靡之音。我记得我很红的时候,有一次我跟他去吃饭,一路上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到了饭店老板送给我们好多菜,到最后都不要付钱。我的老师就呆了,那次他就和我说,原来你这么有名啊。可能他觉得,有这样的学生也不错,也是另外一种为他争光。B:还好红了。X:对,还好红了,也还好自己的形象还蛮端庄的,蛮正面的,没有什么绯闻,没有什么八卦。“越老越浪漫得无药可救”B:你曾经受过很多次感情上的伤害,现在还相信爱情吗?X:当然了,爱情是很美的。B:失恋的人喜欢听你的歌来疗伤。那你自己怎么疗伤的?X:我会找人倾诉。这很重要,要讲出来,闷在心里面是不行的。还有就是看电影吧。我家里堆了很多DVD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因为没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些好电影,却不时地会把它们拿出来再看一遍。其实每次看同样的电影,每次却有不同的感触。B:看电影会哭吗?X:当然,我是个很容易哭的人。在街上看到一个流浪狗我也会很难过。B:你的另一面是什么样的?X:我想把我表现出来的大大咧咧的一面给大家看,那也是我,唱情歌的那个悲伤的女人也是我。B:还能毫无保留地去爱一个人?X:当然。我本性就是这样,很投入。因为我的上升星座是双鱼,越老越天真,越老越浪漫。没办法,我没救了。B:前段时间你在凤凰卫视的访谈中公布了自己的择偶标准。你对爱情完美的想象是怎样的?X:两个人真的很契合,很了解对方,沟通无障碍,要有很踏实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蓝图。

X:两个人真的很契合,很了解对方,沟通无障碍,要有很踏实的感觉,这才是真正的蓝图。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