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让全世界都知道谁在索贿  

2007-07-24 14:46:57|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严重行贿的迹象。这种现象是全球性的,7年中有来自50多国的公司涉嫌在全球上百个购买国中行贿。”弗拉格认为,杜绝贿赂的唯一方法是,让人们相信“一旦贿赂,你就会吃官司”。国际追踪如今有30名员工,除弗拉格是加拿大外都是美国人。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培训。“我们为很多公司提供培训,让他们明白贿赂的危害有多大——它不仅毁掉了公平竞争环境,也对经济造成了极大危害。”弗拉格说。迄今已有130个大公司成为国际追踪的会员。他们定期交纳会员费,换来系列培训和各种相关资料,例如哪些国家的哪些政府部门官员有受贿劣迹。与反腐同行“透明国际”(TransparencyInternational)不同,弗拉格说国际追踪做的事更具体:“我们有非常专业的网站可供举报,并且用一种工具来描述各国的反贪法,美国的、泰国的、俄国的和中国的都有;另外,国际追踪是由很多企业组成的会员组织。”培训是第一步,建立bribeline则是第二步。弗拉格打算使反贿赂之战也实现全球化,帮助跨国公司在拓展海外业务时反腐败,真正实现“跨国追踪”的目的。她对这场战役保持乐观:“贿赂虽然成了经常被讨论的全球流行话题。但一般在一种流行将要改变的时候,人们会更多地谈论它。”
让全世界都知道谁在索贿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全球首个贿赂举报网站创始人弗拉格

                        让全世界都知道谁在索贿

 “贿赂虽然成了经常被讨论的全球流行话题。但一般在一种流行将要改变的时候,人们会更多地谈论它。”
文/ 刘牧洋 肖舒楠(实习)


 7月11日,一位美国妇女带着生病的女儿到一家医院求医,不料接待她的医生拒绝了。他伸出一只手,暗示妇女只有给点钱,才能使女儿得到正常的医疗服务。

大案曝光,更是震惊一时。但到目前为止,世界上仍然没有一套有效的反贿赂工具,主要由发达国家组成的OECD的成员国至今也没有起诉过海外行贿案件,原因是“各国互相推诿,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资料”。 “透明国际”亚洲区负责人廖燃认为,bribeline的建立能有效消除这种借口,尽管它是否能保持公信力还无法预言;“这取决于国际追踪如何处理它得到的信息。”弗拉格对此表示:“我们现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可以提供的也只能是这样的服务了。”5 美元促使她走上反贿赂道路 弗拉格和前面提到的美国妇女有几乎一样的经历。“有次我到印尼旅行,在医院看病时,一个医生向我索贿5美元。后来我知道,他向所有人都索贿5 美元。5美元对富人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很多印尼穷人来说,5美元可能是毁灭性的。”1991年,拿到剑桥大学法学硕士学位的弗拉格成为一名律师,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助美国律师协会调查国际性的舞弊和贿赂事件。后来,她成了著名军火商诺思罗普?格鲁曼(NorthropGrumman)公司的律师。公司守则有一条规定:凡贿赂者必被开除。“我没有亲眼目睹公司内赤裸裸的贿赂行为,但听过很多这样的例子:一家公司突然增加了咨询费支出,实际上这都用在对政府官员行贿;还有一家公司账上每个月用于咖啡饮品的费用竟然高达3万美元。读法学院时,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如何解释公司晚宴上一瓶昂贵的葡萄酒。”这些经历触动了弗拉格,她决定成立一个专门反贿赂组织,帮助企业远离贿赂。全球化的反贿赂战役打击贿赂行为最严厉的国家大概是美国,因为美国公司最受同行贿赂的打压之苦。美国官方的一份报告显示,自1994到2001 年,“美国政府在价值达2000 亿美元的400多起国际合同竞标中,发现外国公司有
 这个被迫行贿的妇女回到家后火气难消。她打开电脑,正好看到一条新闻:总部设在马里兰州的非营利组织“国际追踪”(TraceInternational)刚刚开通了全球第一个反贿赂网站www.bribeline.org,专门搜集全球官员或其他腐败者的索贿信息。


  她立刻填写了10 个问题,把当天的亲身遭遇一五一十地发了上去。这是bribeline.org收到的第一条贿赂举报。世界上没有一套有效的反贿赂工具“国际追踪”为bribeline.org 设计了14个语言的界面,让英语国家之外的人也可以上去举报。

大案曝光,更是震惊一时。但到目前为止,世界上仍然没有一套有效的反贿赂工具,主要由发达国家组成的OECD的成员国至今也没有起诉过海外行贿案件,原因是“各国互相推诿,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资料”。 “透明国际”亚洲区负责人廖燃认为,bribeline的建立能有效消除这种借口,尽管它是否能保持公信力还无法预言;“这取决于国际追踪如何处理它得到的信息。”弗拉格对此表示:“我们现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可以提供的也只能是这样的服务了。”5 美元促使她走上反贿赂道路 弗拉格和前面提到的美国妇女有几乎一样的经历。“有次我到印尼旅行,在医院看病时,一个医生向我索贿5美元。后来我知道,他向所有人都索贿5 美元。5美元对富人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很多印尼穷人来说,5美元可能是毁灭性的。”1991年,拿到剑桥大学法学硕士学位的弗拉格成为一名律师,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助美国律师协会调查国际性的舞弊和贿赂事件。后来,她成了著名军火商诺思罗普?格鲁曼(NorthropGrumman)公司的律师。公司守则有一条规定:凡贿赂者必被开除。“我没有亲眼目睹公司内赤裸裸的贿赂行为,但听过很多这样的例子:一家公司突然增加了咨询费支出,实际上这都用在对政府官员行贿;还有一家公司账上每个月用于咖啡饮品的费用竟然高达3万美元。读法学院时,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如何解释公司晚宴上一瓶昂贵的葡萄酒。”这些经历触动了弗拉格,她决定成立一个专门反贿赂组织,帮助企业远离贿赂。全球化的反贿赂战役打击贿赂行为最严厉的国家大概是美国,因为美国公司最受同行贿赂的打压之苦。美国官方的一份报告显示,自1994到2001 年,“美国政府在价值达2000 亿美元的400多起国际合同竞标中,发现外国公司有


  网站创始人亚历山德拉?弗拉格(AlexandraWrage)没有料到,贿赂现象居然如此猖獗——仅仅7月11日网站开通的第一天,就收到了600 件来自全球各地的贿赂举报。

大案曝光,更是震惊一时。但到目前为止,世界上仍然没有一套有效的反贿赂工具,主要由发达国家组成的OECD的成员国至今也没有起诉过海外行贿案件,原因是“各国互相推诿,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资料”。 “透明国际”亚洲区负责人廖燃认为,bribeline的建立能有效消除这种借口,尽管它是否能保持公信力还无法预言;“这取决于国际追踪如何处理它得到的信息。”弗拉格对此表示:“我们现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可以提供的也只能是这样的服务了。”5 美元促使她走上反贿赂道路 弗拉格和前面提到的美国妇女有几乎一样的经历。“有次我到印尼旅行,在医院看病时,一个医生向我索贿5美元。后来我知道,他向所有人都索贿5 美元。5美元对富人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很多印尼穷人来说,5美元可能是毁灭性的。”1991年,拿到剑桥大学法学硕士学位的弗拉格成为一名律师,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助美国律师协会调查国际性的舞弊和贿赂事件。后来,她成了著名军火商诺思罗普?格鲁曼(NorthropGrumman)公司的律师。公司守则有一条规定:凡贿赂者必被开除。“我没有亲眼目睹公司内赤裸裸的贿赂行为,但听过很多这样的例子:一家公司突然增加了咨询费支出,实际上这都用在对政府官员行贿;还有一家公司账上每个月用于咖啡饮品的费用竟然高达3万美元。读法学院时,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如何解释公司晚宴上一瓶昂贵的葡萄酒。”这些经历触动了弗拉格,她决定成立一个专门反贿赂组织,帮助企业远离贿赂。全球化的反贿赂战役打击贿赂行为最严厉的国家大概是美国,因为美国公司最受同行贿赂的打压之苦。美国官方的一份报告显示,自1994到2001 年,“美国政府在价值达2000 亿美元的400多起国际合同竞标中,发现外国公司有
  “先前我做过调查,了解到像经合组织(OECD)、联合国和其他NGO都没有供人举报贿赂的渠道,因此我们开了这样一个网站,帮助跨国公司在拓展国外业务时反腐败。”弗拉格解释办网站的初衷。公司与政府间的贿赂行为早已经不是新闻,许多名企都曾身陷贿赂门,如ABB、IBM、UPS、阿尔卡特、飞利浦、西门子、强生等等。前不久上海公安机关破获的首起系列商业贿赂案中,涉案公司就包括麦肯锡、麦当劳等知名跨国公司。去年,建设银行原行长张恩照从IBM等公司受贿415 万美元的大案曝光,更是震惊一时。


  但到目前为止,世界上仍然没有一套有效的反贿赂工具,主要由发达国家组成的OECD的成员国至今也没有起诉过海外行贿案件,原因是“各国互相推诿,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资料”。

大案曝光,更是震惊一时。但到目前为止,世界上仍然没有一套有效的反贿赂工具,主要由发达国家组成的OECD的成员国至今也没有起诉过海外行贿案件,原因是“各国互相推诿,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资料”。 “透明国际”亚洲区负责人廖燃认为,bribeline的建立能有效消除这种借口,尽管它是否能保持公信力还无法预言;“这取决于国际追踪如何处理它得到的信息。”弗拉格对此表示:“我们现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可以提供的也只能是这样的服务了。”5 美元促使她走上反贿赂道路 弗拉格和前面提到的美国妇女有几乎一样的经历。“有次我到印尼旅行,在医院看病时,一个医生向我索贿5美元。后来我知道,他向所有人都索贿5 美元。5美元对富人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很多印尼穷人来说,5美元可能是毁灭性的。”1991年,拿到剑桥大学法学硕士学位的弗拉格成为一名律师,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助美国律师协会调查国际性的舞弊和贿赂事件。后来,她成了著名军火商诺思罗普?格鲁曼(NorthropGrumman)公司的律师。公司守则有一条规定:凡贿赂者必被开除。“我没有亲眼目睹公司内赤裸裸的贿赂行为,但听过很多这样的例子:一家公司突然增加了咨询费支出,实际上这都用在对政府官员行贿;还有一家公司账上每个月用于咖啡饮品的费用竟然高达3万美元。读法学院时,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如何解释公司晚宴上一瓶昂贵的葡萄酒。”这些经历触动了弗拉格,她决定成立一个专门反贿赂组织,帮助企业远离贿赂。全球化的反贿赂战役打击贿赂行为最严厉的国家大概是美国,因为美国公司最受同行贿赂的打压之苦。美国官方的一份报告显示,自1994到2001 年,“美国政府在价值达2000 亿美元的400多起国际合同竞标中,发现外国公司有


  “透明国际”亚洲区负责人廖燃认为,bribeline的建立能有效消除这种借口,尽管它是否能保持公信力还无法预言;“这取决于国际追踪如何处理它得到的信息。”弗拉格对此表示:“我们现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可以提供的也只能是这样的服务了。”

 专访全球首个贿赂举报网站创始人弗拉格让全世界都知道谁在索贿“贿赂虽然成了经常被讨论的全球流行话题。但一般在一种流行将要改变的时候,人们会更多地谈论它。”文 刘牧洋 肖舒楠(实习)7月11日,一位美国妇女带着生病的女儿到一家医院求医,不料接待她的医生拒绝了。他伸出一只手,暗示妇女只有给点钱,才能使女儿得到正常的医疗服务。这个被迫行贿的妇女回到家后火气难消。她打开电脑,正好看到一条新闻:总部设在马里兰州的非营利组织“国际追踪”(TraceInternational)刚刚开通了全球第一个反贿赂网站www.bribeline.org,专门搜集全球官员或其他腐败者的索贿信息。 她立刻填写了10个问题,把当天的亲身遭遇一五一十地发了上去。这是bribeline.org收到的第一条贿赂举报。世界上没有一套有效的反贿赂工具“国际追踪”为bribeline.org设计了14 个语言的界面,让英语国家之外的人也可以上去举报。 网站创始人亚历山德拉?弗拉格(AlexandraWrage)没有料到,贿赂现象居然如此猖獗——仅仅7月11日网站开通的第一天,就收到了600件来自全球各地的贿赂举报。“先前我做过调查,了解到像经合组织(OECD)、联合国和其他NGO都没有供人举报贿赂的渠道,因此我们开了这样一个网站,帮助跨国公司在拓展国外业务时反腐败。”弗拉格解释办网站的初衷。公司与政府间的贿赂行为早已经不是新闻,许多名企都曾身陷贿赂门,如ABB、IBM、UPS、阿尔卡特、飞利浦、西门子、强生等等。前不久上海公安机关破获的首起系列商业贿赂案中,涉案公司就包括麦肯锡、麦当劳等知名跨国公司。去年,建设银行原行长张恩照从IBM等公司受贿415 万美元的
                                          5 美元促使她走上反贿赂道路


  弗拉格和前面提到的美国妇女有几乎一样的经历。


  “有次我到印尼旅行,在医院看病时,一个医生向我索贿5 美元。后来我知道,他向所有人都索贿5美元。5 美元对富人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很多印尼穷人来说,5 美元可能是毁灭性的。”1991年,拿到剑桥大学法学硕士学位的弗拉格成为一名律师,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助美国律师协会调查国际性的舞弊和贿赂事件。后来,她成了著名军火商诺思罗普?格鲁曼(NorthropGrumman)公司的律师。公司守则有一条规定:凡贿赂者必被开除。

大案曝光,更是震惊一时。但到目前为止,世界上仍然没有一套有效的反贿赂工具,主要由发达国家组成的OECD的成员国至今也没有起诉过海外行贿案件,原因是“各国互相推诿,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资料”。 “透明国际”亚洲区负责人廖燃认为,bribeline的建立能有效消除这种借口,尽管它是否能保持公信力还无法预言;“这取决于国际追踪如何处理它得到的信息。”弗拉格对此表示:“我们现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可以提供的也只能是这样的服务了。”5 美元促使她走上反贿赂道路 弗拉格和前面提到的美国妇女有几乎一样的经历。“有次我到印尼旅行,在医院看病时,一个医生向我索贿5美元。后来我知道,他向所有人都索贿5 美元。5美元对富人也许不算什么,但对于很多印尼穷人来说,5美元可能是毁灭性的。”1991年,拿到剑桥大学法学硕士学位的弗拉格成为一名律师,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助美国律师协会调查国际性的舞弊和贿赂事件。后来,她成了著名军火商诺思罗普?格鲁曼(NorthropGrumman)公司的律师。公司守则有一条规定:凡贿赂者必被开除。“我没有亲眼目睹公司内赤裸裸的贿赂行为,但听过很多这样的例子:一家公司突然增加了咨询费支出,实际上这都用在对政府官员行贿;还有一家公司账上每个月用于咖啡饮品的费用竟然高达3万美元。读法学院时,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如何解释公司晚宴上一瓶昂贵的葡萄酒。”这些经历触动了弗拉格,她决定成立一个专门反贿赂组织,帮助企业远离贿赂。全球化的反贿赂战役打击贿赂行为最严厉的国家大概是美国,因为美国公司最受同行贿赂的打压之苦。美国官方的一份报告显示,自1994到2001 年,“美国政府在价值达2000 亿美元的400多起国际合同竞标中,发现外国公司有
 “我没有亲眼目睹公司内赤裸裸的贿赂行为,但听过很多这样的例子:一家公司突然增加了咨询费支出,实际上这都用在对政府官员行贿;还有一家公司账上每个月用于咖啡饮品的费用竟然高达3万美元。读法学院时,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如何解释公司晚宴上一瓶昂贵的葡萄酒。”


 这些经历触动了弗拉格,她决定成立一个专门反贿赂组织,帮助企业远离贿赂。全球化的反贿赂战役打击贿赂行为最严厉的国家大概是美国,因为美国公司最受同行贿赂的打压之苦。美国官方的一份报告显示,自1994到2001 年,“美国政府在价值达2000 亿美元的400 多起国际合同竞标中,发现外国公司有严重行贿的迹象。这种现象是全球性的,7年中有来自50多国的公司涉嫌在全球上百个购买国中行贿。”


  弗拉格认为,杜绝贿赂的唯一方法是,让人们相信“一旦贿赂,你就会吃官司”。国际追踪如今有30名员工,除弗拉格是加拿大外都是美国人。他们的首要任务是培训。“我们为很多公司提供培训,让他们明白贿赂的危害有多大——它不仅毁掉了公平竞争环境,也对经济造成了极大危害。”弗拉格说。迄今已有130个大公司成为国际追踪的会员。他们定期交纳会员费,换来系列培训和各种相关资料,例如哪些国家的哪些政府部门官员有受贿劣迹。与反腐同行“透明国际”(TransparencyInternational)不同,弗拉格说国际追踪做的事更具体:“我们有非常专业的网站可供举报,并且用一种工具来描述各国的反贪法,美国的、泰国的、俄国的和中国的都有;另外,国际追踪是由很多企业组成的会员组织。”培训是第一步,建立bribeline则是第二步。弗拉格打算使反贿赂之战也实现全球化,帮助跨国公司在拓展海外业务时反腐败,真正实现“跨国追踪”的目的。她对这场战役保持乐观:“贿赂虽然成了经常被讨论的全球流行话题。但一般在一种流行将要改变的时候,人们会更多地谈论它。”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