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悲情剑客叶冲  

2007-06-27 11:4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培养好的裁判员。“渐渐让更多的官员进入国际剑联和国际奥委会技术部,这样才能有发言权、表决权,全方位提高中国击剑在世界上的地位。”“大女儿”和小女儿采访过程中,最能让叶冲提起兴致的还是聊到家里的两个女人时。这个时候,叶冲与那些细心、顾家的上海男人别无二致,无论他举起剑时有多冷峻。他把妻子称作“大女儿”,把刚出生的女儿称作“小女儿”,因为两个女人都比他小很多,都需要他照顾。“大女儿”和“小女儿”的叫法是有出处的。怀孕的时候,叶冲的妻子喜欢男孩,希望肚子里是个男孩,所以她经常会开玩笑,指着隆起的大肚子说:“这是小儿子。”再指指旁边的叶冲说:“这是大儿子。”因为这个大儿子太不会照顾自己了,连饭也不会做。就连妻子身怀六甲饿肚子的时候,也要她自己煎蛋吃。叶冲和“大女儿”认识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实习的大学生,可他已经快35岁了,足足大了一轮。“大女儿”身上有很多小女孩的特点—喜欢过节。“她一年到头有节过,元旦、春节、元宵节、情人节、妇女节、愚人节、劳动节。”叶冲掰着手指头报了一长串。“都要你陪她过吗?你不会觉得麻烦吗?”“没办法呀,不然会罗嗦。”叶冲调皮地答道。另外一个女人,是叶冲目前生活的重心。“小女儿”刚出生的时候胆小,门砰地一声关上小身子都会一颤。放起屁来穿透力极强,抱着她的双臂会被猛地一震。“小女儿”比别的婴儿更早会吸吮手指,让叶冲欣喜万分,“说明她学东西比别的孩子快。”父亲节那天,“大女儿”祝他父亲节快乐,“小女儿”也仿佛听懂了一般朝叶冲淡淡一笑。那一霎间,叶冲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感动,那正是身为人父的快乐。
悲情剑客叶冲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要培养好的裁判员。“渐渐让更多的官员进入国际剑联和国际奥委会技术部,这样才能有发言权、表决权,全方位提高中国击剑在世界上的地位。”“大女儿”和小女儿采访过程中,最能让叶冲提起兴致的还是聊到家里的两个女人时。这个时候,叶冲与那些细心、顾家的上海男人别无二致,无论他举起剑时有多冷峻。他把妻子称作“大女儿”,把刚出生的女儿称作“小女儿”,因为两个女人都比他小很多,都需要他照顾。“大女儿”和“小女儿”的叫法是有出处的。怀孕的时候,叶冲的妻子喜欢男孩,希望肚子里是个男孩,所以她经常会开玩笑,指着隆起的大肚子说:“这是小儿子。”再指指旁边的叶冲说:“这是大儿子。”因为这个大儿子太不会照顾自己了,连饭也不会做。就连妻子身怀六甲饿肚子的时候,也要她自己煎蛋吃。叶冲和“大女儿”认识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实习的大学生,可他已经快35岁了,足足大了一轮。“大女儿”身上有很多小女孩的特点—喜欢过节。“她一年到头有节过,元旦、春节、元宵节、情人节、妇女节、愚人节、劳动节。”叶冲掰着手指头报了一长串。“都要你陪她过吗?你不会觉得麻烦吗?”“没办法呀,不然会罗嗦。”叶冲调皮地答道。另外一个女人,是叶冲目前生活的重心。“小女儿”刚出生的时候胆小,门砰地一声关上小身子都会一颤。放起屁来穿透力极强,抱着她的双臂会被猛地一震。“小女儿”比别的婴儿更早会吸吮手指,让叶冲欣喜万分,“说明她学东西比别的孩子快。”父亲节那天,“大女儿”祝他父亲节快乐,“小女儿”也仿佛听懂了一般朝叶冲淡淡一笑。那一霎间,叶冲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感动,那正是身为人父的快乐。

                                  悲情剑客叶冲

悲情剑客叶冲一般的中国人眼中,剑客无非是三种形象:西方的如佐罗,古代的如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当代的如叶冲、王海滨和董兆致组成的“三剑客”。剑客们胸怀天下劫富济贫,可是无论古今中外,他们光鲜却孤独,名扬一时却终以悲剧收场。剑客叶冲也逃不出这样的怪圈。文/庄清湄 梁轶雯(实习) 图/张洪兵3年前的叶冲和现在的叶冲差别很大。3年前在雅典,他身穿银光闪闪、金属色泽的击剑服,手持锋芒毕露的花剑,即使岿然不动,也足以让对手胆战心惊。而他如果将剑举起,向前跨出一马步,上演的无疑是一出“一剑封喉”的好戏。3年后,叶冲成为上海虹口击剑学校校长助理。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后,叶冲选择退役,就开始一心一意地在虹口剑校担任教练。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到学校,下午五六点下班。生活规律,心情愉快。虽然那张轮廓分明、不显老的小瘦脸和以前别无二致,可据他自己说,体重已比退役前重了15斤,该减肥了。叶冲在学校的宿舍,是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这也是他平时休息和值夜班的地方。这个宿舍里最显眼的,还是电视机顶上的一个颜色鲜艳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个胖嘟嘟的女婴,眼睛很亮,笑容很甜,留着出生开始就没有修过的胎发。这就是叶冲刚出生不到70天的女儿,取名叶泽雨。“泽雨”二字,取“受春雨泽备”之意。而其中最特别的还是一个“泽”字,“有朋友半开玩笑地跟我说,我老是拿不到冠军,可能跟我的名字有关,‘冲’字是两点水,少一点水,所以总与金牌无缘。”叶冲说,“我虽然不完全相信,可是我也不希望女儿像我一样,所以就在她的名字里放了三点水。”是魔咒吗?叶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曾是中国击剑队的老大、“三剑客”之一,技术无可挑剔,拿过多次个人和团体金牌,却总因为种种意外或者荒唐的原因,丢掉奥运金牌。被命运捉弄的剑客恐怕没有人比叶冲更适合回答奥林匹克问卷里的这一条:“在奥运赛场上,你最恐惧的是什么?”的确,叶冲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裁判误判,有意整我们!”只有被裁判不公吓怕了的人,才会条件反射般地说出这4个字。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子花剑队和意大利争夺冠军的那场比赛,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的一大丑闻。赛后,国际剑联主席何内?豪克异常愤怒地当着意大利文化部副部长的面说道:“让人去查查意大利人花了多少钱收买裁判。”而用叶冲的话来说:“裁判的误判和意大利队的表现,是极其违反公平、公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的。”其实那天,三剑客——叶冲、董兆致、吴汉雄表现得都很好。叶冲开局突袭打出了5比2的成绩,然而匈牙利裁判希达西将几次明显是中国队得分的剑判给了意大利。在裁判的帮助下,第二局意大利一直在比分上压着中国队——在场上红灯和绿灯同时亮起时,几乎所有的得分都成了意大利的。最终中国队以三剑之差落败,让四年磨一剑的三剑客最终梦碎雅典。而对叶冲来说,这是自己 一般的中国人眼中,剑客无非是三种形象:西方的如佐罗,古代的如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当代的如叶冲、王海滨和董兆致组成的“三剑客”。剑客们胸怀天下劫富济贫,可是无论古今中外,他们光鲜却孤独,名扬一时却终以悲剧收场。剑客叶冲也逃不出这样的怪圈。
文/庄清湄 梁轶雯(实习) 图/张洪兵

  3年前的叶冲和现在的叶冲差别很大。

 3年前在雅典,他身穿银光闪闪、金属色泽的击剑服,手持锋芒毕露的花剑,即使岿然不动,也足以让对手胆战心惊。而他如果将剑举起,向前跨出一马步,上演的无疑是一出“一剑封喉”的好戏。

运动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一个永远抹不去的遗憾。叶冲从13岁开始练习击剑,到退役一共经历了22年。打开叶冲的成绩单,一片飘红:1989年成为获得世青赛男子花剑个人冠军的第一个中国人,首届亚锦赛花剑团体冠军;1990年亚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1999年世锦赛男子花剑团体亚军;2001年九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叶冲已经35岁,之前,他有过三次退役。雅典奥运会前的冲刺阶段,叶冲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一段话:“我12岁开始练剑,16岁获全国冠军,21岁获亚运会冠军,31岁获奥运会亚军,但是我心中始终存留着一个遗憾,那就是我还从未获得过奥运会冠军,只要一静下来,这种感觉就会袭上心头,让我坐立不安,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35岁了,还坚持训练,为什么我三次离开国家队,最终我又会回来。”雅典一役,是他最后的赌注,却输得莫名其妙。这并不是第一次。如果说这次是因为裁判的不公,那1996年的亚特兰大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了。那天早上,叶冲和队友都以为10点钟比赛,计划起床后吃个早中饭去比赛。可是8点还不到,就有人来催他们起床了。叶冲他们这才弄清楚,原来比赛是8点半,而翻译不小心把8点半听成了10点。就这样,他们急急忙忙地赶到赛场,稀里糊涂就输了,团体没进前八,个人赛叶冲也以一剑之差没有进前八。离开赛场的时候,叶冲的背影孤独。在虹口训练馆的健身房里聊到这些往事,都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叶冲身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叶冲还是一脸茫然。中国剑客太绅士现在,从叶冲身上再也看不到从前的悲情气质了,保留的唯有剑客的绅士风度和从容不迫。中世纪的欧洲剑客决斗之际,交锋前双方要举剑于眉间向对方敬礼致意,意思是“准备好了,开始吧”。虽然即将开始一场决定生死的斗争,但也不失绅士风度,这些礼仪一直沿用下来。“击剑是一项很优雅的运动。比赛开始之前,比赛双方都要举剑相互致意。”在学习击剑的过程中,叶冲同时也养成了尊重和礼让他人的习惯,心态也更加平和、与世无争、能屈能伸。就算遇到雅典奥运会那么恶劣的裁判,他也可以平静地跟对手握手结束比赛,对裁判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或者怨恨的表情。为此,有人说,中国的剑客太“绅士”了。叶冲不觉得是自己绅士,而是对手太“不绅士”。或许击剑运动是被我们赋予了“东方剑道精神”之后才显得绅士的。叶冲并没有把对手的“不绅士”以及裁判的不公归为导致失败的原因,中国击剑队因为裁判缘故一次次输掉比赛的例子,让他开始思考事件表面的深层次原因。“击剑一直以来是欧洲的运动,欧洲人当然希望赢得冠军的是欧洲人。奥运会的裁判设置有问题,不应该让一个欧洲的裁判主持一场有欧洲人参与的比赛,而应该找一个美洲或者非洲的裁判才公平。”而更深层的思考,就是中国不仅要加强运动员、教练员的培养,也

  3年后,叶冲成为上海虹口击剑学校校长助理。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后,叶冲选择退役,就开始一心一意地在虹口剑校担任教练。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到学校,下午五六点下班。生活规律,心情愉快。虽然那张轮廓分明、不显老的小瘦脸和以前别无二致,可据他自己说,体重已比退役前重了15斤,该减肥了。

运动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一个永远抹不去的遗憾。叶冲从13岁开始练习击剑,到退役一共经历了22年。打开叶冲的成绩单,一片飘红:1989年成为获得世青赛男子花剑个人冠军的第一个中国人,首届亚锦赛花剑团体冠军;1990年亚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1999年世锦赛男子花剑团体亚军;2001年九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叶冲已经35岁,之前,他有过三次退役。雅典奥运会前的冲刺阶段,叶冲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一段话:“我12岁开始练剑,16岁获全国冠军,21岁获亚运会冠军,31岁获奥运会亚军,但是我心中始终存留着一个遗憾,那就是我还从未获得过奥运会冠军,只要一静下来,这种感觉就会袭上心头,让我坐立不安,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35岁了,还坚持训练,为什么我三次离开国家队,最终我又会回来。”雅典一役,是他最后的赌注,却输得莫名其妙。这并不是第一次。如果说这次是因为裁判的不公,那1996年的亚特兰大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了。那天早上,叶冲和队友都以为10点钟比赛,计划起床后吃个早中饭去比赛。可是8点还不到,就有人来催他们起床了。叶冲他们这才弄清楚,原来比赛是8点半,而翻译不小心把8点半听成了10点。就这样,他们急急忙忙地赶到赛场,稀里糊涂就输了,团体没进前八,个人赛叶冲也以一剑之差没有进前八。离开赛场的时候,叶冲的背影孤独。在虹口训练馆的健身房里聊到这些往事,都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叶冲身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叶冲还是一脸茫然。中国剑客太绅士现在,从叶冲身上再也看不到从前的悲情气质了,保留的唯有剑客的绅士风度和从容不迫。中世纪的欧洲剑客决斗之际,交锋前双方要举剑于眉间向对方敬礼致意,意思是“准备好了,开始吧”。虽然即将开始一场决定生死的斗争,但也不失绅士风度,这些礼仪一直沿用下来。“击剑是一项很优雅的运动。比赛开始之前,比赛双方都要举剑相互致意。”在学习击剑的过程中,叶冲同时也养成了尊重和礼让他人的习惯,心态也更加平和、与世无争、能屈能伸。就算遇到雅典奥运会那么恶劣的裁判,他也可以平静地跟对手握手结束比赛,对裁判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或者怨恨的表情。为此,有人说,中国的剑客太“绅士”了。叶冲不觉得是自己绅士,而是对手太“不绅士”。或许击剑运动是被我们赋予了“东方剑道精神”之后才显得绅士的。叶冲并没有把对手的“不绅士”以及裁判的不公归为导致失败的原因,中国击剑队因为裁判缘故一次次输掉比赛的例子,让他开始思考事件表面的深层次原因。“击剑一直以来是欧洲的运动,欧洲人当然希望赢得冠军的是欧洲人。奥运会的裁判设置有问题,不应该让一个欧洲的裁判主持一场有欧洲人参与的比赛,而应该找一个美洲或者非洲的裁判才公平。”而更深层的思考,就是中国不仅要加强运动员、教练员的培养,也 叶冲在学校的宿舍,是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这也是他平时休息和值夜班的地方。这个宿舍里最显眼的,还是电视机顶上的一个颜色鲜艳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个胖嘟嘟的女婴,眼睛很亮,笑容很甜,留着出生开始就没有修过的胎发。这就是叶冲刚出生不到70天的女儿,取名叶泽雨。

 “泽雨”二字,取“受春雨泽备”之意。而其中最特别的还是一个“泽”字,“有朋友半开玩笑地跟我说,我老是拿不到冠军,可能跟我的名字有关,‘冲’字是两点水,少一点水,所以总与金牌无缘。”叶冲说,“我虽然不完全相信,可是我也不希望女儿像我一样,所以就在她的名字里放了三点水。”

运动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一个永远抹不去的遗憾。叶冲从13岁开始练习击剑,到退役一共经历了22年。打开叶冲的成绩单,一片飘红:1989年成为获得世青赛男子花剑个人冠军的第一个中国人,首届亚锦赛花剑团体冠军;1990年亚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1999年世锦赛男子花剑团体亚军;2001年九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叶冲已经35岁,之前,他有过三次退役。雅典奥运会前的冲刺阶段,叶冲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一段话:“我12岁开始练剑,16岁获全国冠军,21岁获亚运会冠军,31岁获奥运会亚军,但是我心中始终存留着一个遗憾,那就是我还从未获得过奥运会冠军,只要一静下来,这种感觉就会袭上心头,让我坐立不安,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35岁了,还坚持训练,为什么我三次离开国家队,最终我又会回来。”雅典一役,是他最后的赌注,却输得莫名其妙。这并不是第一次。如果说这次是因为裁判的不公,那1996年的亚特兰大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了。那天早上,叶冲和队友都以为10点钟比赛,计划起床后吃个早中饭去比赛。可是8点还不到,就有人来催他们起床了。叶冲他们这才弄清楚,原来比赛是8点半,而翻译不小心把8点半听成了10点。就这样,他们急急忙忙地赶到赛场,稀里糊涂就输了,团体没进前八,个人赛叶冲也以一剑之差没有进前八。离开赛场的时候,叶冲的背影孤独。在虹口训练馆的健身房里聊到这些往事,都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叶冲身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叶冲还是一脸茫然。中国剑客太绅士现在,从叶冲身上再也看不到从前的悲情气质了,保留的唯有剑客的绅士风度和从容不迫。中世纪的欧洲剑客决斗之际,交锋前双方要举剑于眉间向对方敬礼致意,意思是“准备好了,开始吧”。虽然即将开始一场决定生死的斗争,但也不失绅士风度,这些礼仪一直沿用下来。“击剑是一项很优雅的运动。比赛开始之前,比赛双方都要举剑相互致意。”在学习击剑的过程中,叶冲同时也养成了尊重和礼让他人的习惯,心态也更加平和、与世无争、能屈能伸。就算遇到雅典奥运会那么恶劣的裁判,他也可以平静地跟对手握手结束比赛,对裁判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或者怨恨的表情。为此,有人说,中国的剑客太“绅士”了。叶冲不觉得是自己绅士,而是对手太“不绅士”。或许击剑运动是被我们赋予了“东方剑道精神”之后才显得绅士的。叶冲并没有把对手的“不绅士”以及裁判的不公归为导致失败的原因,中国击剑队因为裁判缘故一次次输掉比赛的例子,让他开始思考事件表面的深层次原因。“击剑一直以来是欧洲的运动,欧洲人当然希望赢得冠军的是欧洲人。奥运会的裁判设置有问题,不应该让一个欧洲的裁判主持一场有欧洲人参与的比赛,而应该找一个美洲或者非洲的裁判才公平。”而更深层的思考,就是中国不仅要加强运动员、教练员的培养,也

 是魔咒吗?叶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曾是中国击剑队的老大、“三剑客”之一,技术无可挑剔,拿过多次个人和团体金牌,却总因为种种意外或者荒唐的原因,丢掉奥运金牌。

悲情剑客叶冲一般的中国人眼中,剑客无非是三种形象:西方的如佐罗,古代的如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当代的如叶冲、王海滨和董兆致组成的“三剑客”。剑客们胸怀天下劫富济贫,可是无论古今中外,他们光鲜却孤独,名扬一时却终以悲剧收场。剑客叶冲也逃不出这样的怪圈。文/庄清湄 梁轶雯(实习) 图/张洪兵3年前的叶冲和现在的叶冲差别很大。3年前在雅典,他身穿银光闪闪、金属色泽的击剑服,手持锋芒毕露的花剑,即使岿然不动,也足以让对手胆战心惊。而他如果将剑举起,向前跨出一马步,上演的无疑是一出“一剑封喉”的好戏。3年后,叶冲成为上海虹口击剑学校校长助理。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后,叶冲选择退役,就开始一心一意地在虹口剑校担任教练。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到学校,下午五六点下班。生活规律,心情愉快。虽然那张轮廓分明、不显老的小瘦脸和以前别无二致,可据他自己说,体重已比退役前重了15斤,该减肥了。叶冲在学校的宿舍,是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这也是他平时休息和值夜班的地方。这个宿舍里最显眼的,还是电视机顶上的一个颜色鲜艳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个胖嘟嘟的女婴,眼睛很亮,笑容很甜,留着出生开始就没有修过的胎发。这就是叶冲刚出生不到70天的女儿,取名叶泽雨。“泽雨”二字,取“受春雨泽备”之意。而其中最特别的还是一个“泽”字,“有朋友半开玩笑地跟我说,我老是拿不到冠军,可能跟我的名字有关,‘冲’字是两点水,少一点水,所以总与金牌无缘。”叶冲说,“我虽然不完全相信,可是我也不希望女儿像我一样,所以就在她的名字里放了三点水。”是魔咒吗?叶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曾是中国击剑队的老大、“三剑客”之一,技术无可挑剔,拿过多次个人和团体金牌,却总因为种种意外或者荒唐的原因,丢掉奥运金牌。被命运捉弄的剑客恐怕没有人比叶冲更适合回答奥林匹克问卷里的这一条:“在奥运赛场上,你最恐惧的是什么?”的确,叶冲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裁判误判,有意整我们!”只有被裁判不公吓怕了的人,才会条件反射般地说出这4个字。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子花剑队和意大利争夺冠军的那场比赛,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的一大丑闻。赛后,国际剑联主席何内?豪克异常愤怒地当着意大利文化部副部长的面说道:“让人去查查意大利人花了多少钱收买裁判。”而用叶冲的话来说:“裁判的误判和意大利队的表现,是极其违反公平、公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的。”其实那天,三剑客——叶冲、董兆致、吴汉雄表现得都很好。叶冲开局突袭打出了5比2的成绩,然而匈牙利裁判希达西将几次明显是中国队得分的剑判给了意大利。在裁判的帮助下,第二局意大利一直在比分上压着中国队——在场上红灯和绿灯同时亮起时,几乎所有的得分都成了意大利的。最终中国队以三剑之差落败,让四年磨一剑的三剑客最终梦碎雅典。而对叶冲来说,这是自己被命运捉弄的剑客

 恐怕没有人比叶冲更适合回答奥林匹克问卷里的这一条:

  “在奥运赛场上,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的确,叶冲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裁判误判,有意整我们!”只有被裁判不公吓怕了的人,才会条件反射般地说出这4个字。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子花剑队和意大利争夺冠军的那场比赛,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的一大丑闻。赛后,国际剑联主席何内?豪克异常愤怒地当着意大利文化部副部长的面说道:“让人去查查意大利人花了多少钱收买裁判。”而用叶冲的话来说:“裁判的误判和意大利队的表现,是极其违反公平、公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的。”

悲情剑客叶冲一般的中国人眼中,剑客无非是三种形象:西方的如佐罗,古代的如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当代的如叶冲、王海滨和董兆致组成的“三剑客”。剑客们胸怀天下劫富济贫,可是无论古今中外,他们光鲜却孤独,名扬一时却终以悲剧收场。剑客叶冲也逃不出这样的怪圈。文/庄清湄 梁轶雯(实习) 图/张洪兵3年前的叶冲和现在的叶冲差别很大。3年前在雅典,他身穿银光闪闪、金属色泽的击剑服,手持锋芒毕露的花剑,即使岿然不动,也足以让对手胆战心惊。而他如果将剑举起,向前跨出一马步,上演的无疑是一出“一剑封喉”的好戏。3年后,叶冲成为上海虹口击剑学校校长助理。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后,叶冲选择退役,就开始一心一意地在虹口剑校担任教练。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到学校,下午五六点下班。生活规律,心情愉快。虽然那张轮廓分明、不显老的小瘦脸和以前别无二致,可据他自己说,体重已比退役前重了15斤,该减肥了。叶冲在学校的宿舍,是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这也是他平时休息和值夜班的地方。这个宿舍里最显眼的,还是电视机顶上的一个颜色鲜艳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个胖嘟嘟的女婴,眼睛很亮,笑容很甜,留着出生开始就没有修过的胎发。这就是叶冲刚出生不到70天的女儿,取名叶泽雨。“泽雨”二字,取“受春雨泽备”之意。而其中最特别的还是一个“泽”字,“有朋友半开玩笑地跟我说,我老是拿不到冠军,可能跟我的名字有关,‘冲’字是两点水,少一点水,所以总与金牌无缘。”叶冲说,“我虽然不完全相信,可是我也不希望女儿像我一样,所以就在她的名字里放了三点水。”是魔咒吗?叶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曾是中国击剑队的老大、“三剑客”之一,技术无可挑剔,拿过多次个人和团体金牌,却总因为种种意外或者荒唐的原因,丢掉奥运金牌。被命运捉弄的剑客恐怕没有人比叶冲更适合回答奥林匹克问卷里的这一条:“在奥运赛场上,你最恐惧的是什么?”的确,叶冲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裁判误判,有意整我们!”只有被裁判不公吓怕了的人,才会条件反射般地说出这4个字。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子花剑队和意大利争夺冠军的那场比赛,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的一大丑闻。赛后,国际剑联主席何内?豪克异常愤怒地当着意大利文化部副部长的面说道:“让人去查查意大利人花了多少钱收买裁判。”而用叶冲的话来说:“裁判的误判和意大利队的表现,是极其违反公平、公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的。”其实那天,三剑客——叶冲、董兆致、吴汉雄表现得都很好。叶冲开局突袭打出了5比2的成绩,然而匈牙利裁判希达西将几次明显是中国队得分的剑判给了意大利。在裁判的帮助下,第二局意大利一直在比分上压着中国队——在场上红灯和绿灯同时亮起时,几乎所有的得分都成了意大利的。最终中国队以三剑之差落败,让四年磨一剑的三剑客最终梦碎雅典。而对叶冲来说,这是自己

 其实那天,三剑客——叶冲、董兆致、吴汉雄表现得都很好。叶冲开局突袭打出了5比2的成绩,然而匈牙利裁判希达西将几次明显是中国队得分的剑判给了意大利。在裁判的帮助下,第二局意大利一直在比分上压着中国队——在场上红灯和绿灯同时亮起时,几乎所有的得分都成了意大利的。最终中国队以三剑之差落败,让四年磨一剑的三剑客最终梦碎雅典。

要培养好的裁判员。“渐渐让更多的官员进入国际剑联和国际奥委会技术部,这样才能有发言权、表决权,全方位提高中国击剑在世界上的地位。”“大女儿”和小女儿采访过程中,最能让叶冲提起兴致的还是聊到家里的两个女人时。这个时候,叶冲与那些细心、顾家的上海男人别无二致,无论他举起剑时有多冷峻。他把妻子称作“大女儿”,把刚出生的女儿称作“小女儿”,因为两个女人都比他小很多,都需要他照顾。“大女儿”和“小女儿”的叫法是有出处的。怀孕的时候,叶冲的妻子喜欢男孩,希望肚子里是个男孩,所以她经常会开玩笑,指着隆起的大肚子说:“这是小儿子。”再指指旁边的叶冲说:“这是大儿子。”因为这个大儿子太不会照顾自己了,连饭也不会做。就连妻子身怀六甲饿肚子的时候,也要她自己煎蛋吃。叶冲和“大女儿”认识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实习的大学生,可他已经快35岁了,足足大了一轮。“大女儿”身上有很多小女孩的特点—喜欢过节。“她一年到头有节过,元旦、春节、元宵节、情人节、妇女节、愚人节、劳动节。”叶冲掰着手指头报了一长串。“都要你陪她过吗?你不会觉得麻烦吗?”“没办法呀,不然会罗嗦。”叶冲调皮地答道。另外一个女人,是叶冲目前生活的重心。“小女儿”刚出生的时候胆小,门砰地一声关上小身子都会一颤。放起屁来穿透力极强,抱着她的双臂会被猛地一震。“小女儿”比别的婴儿更早会吸吮手指,让叶冲欣喜万分,“说明她学东西比别的孩子快。”父亲节那天,“大女儿”祝他父亲节快乐,“小女儿”也仿佛听懂了一般朝叶冲淡淡一笑。那一霎间,叶冲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感动,那正是身为人父的快乐。 而对叶冲来说,这是自己运动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一个永远抹不去的遗憾。叶冲从13岁开始练习击剑,到退役一共经历了22年。打开叶冲的成绩单,一片飘红:1989年成为获得世青赛男子花剑个人冠军的第一个中国人,首届亚锦赛花剑团体冠军;1990年亚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1999年世锦赛男子花剑团体亚军;2001年九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叶冲已经35岁,之前,他有过三次退役。

 雅典奥运会前的冲刺阶段,叶冲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一段话:“我12岁开始练剑,16岁获全国冠军,21岁获亚运会冠军,31岁获奥运会亚军,但是我心中始终存留着一个遗憾,那就是我还从未获得过奥运会冠军,只要一静下来,这种感觉就会袭上心头,让我坐立不安,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35岁了,还坚持训练,为什么我三次离开国家队,最终我又会回来。”

悲情剑客叶冲一般的中国人眼中,剑客无非是三种形象:西方的如佐罗,古代的如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当代的如叶冲、王海滨和董兆致组成的“三剑客”。剑客们胸怀天下劫富济贫,可是无论古今中外,他们光鲜却孤独,名扬一时却终以悲剧收场。剑客叶冲也逃不出这样的怪圈。文/庄清湄 梁轶雯(实习) 图/张洪兵3年前的叶冲和现在的叶冲差别很大。3年前在雅典,他身穿银光闪闪、金属色泽的击剑服,手持锋芒毕露的花剑,即使岿然不动,也足以让对手胆战心惊。而他如果将剑举起,向前跨出一马步,上演的无疑是一出“一剑封喉”的好戏。3年后,叶冲成为上海虹口击剑学校校长助理。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后,叶冲选择退役,就开始一心一意地在虹口剑校担任教练。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到学校,下午五六点下班。生活规律,心情愉快。虽然那张轮廓分明、不显老的小瘦脸和以前别无二致,可据他自己说,体重已比退役前重了15斤,该减肥了。叶冲在学校的宿舍,是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这也是他平时休息和值夜班的地方。这个宿舍里最显眼的,还是电视机顶上的一个颜色鲜艳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个胖嘟嘟的女婴,眼睛很亮,笑容很甜,留着出生开始就没有修过的胎发。这就是叶冲刚出生不到70天的女儿,取名叶泽雨。“泽雨”二字,取“受春雨泽备”之意。而其中最特别的还是一个“泽”字,“有朋友半开玩笑地跟我说,我老是拿不到冠军,可能跟我的名字有关,‘冲’字是两点水,少一点水,所以总与金牌无缘。”叶冲说,“我虽然不完全相信,可是我也不希望女儿像我一样,所以就在她的名字里放了三点水。”是魔咒吗?叶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曾是中国击剑队的老大、“三剑客”之一,技术无可挑剔,拿过多次个人和团体金牌,却总因为种种意外或者荒唐的原因,丢掉奥运金牌。被命运捉弄的剑客恐怕没有人比叶冲更适合回答奥林匹克问卷里的这一条:“在奥运赛场上,你最恐惧的是什么?”的确,叶冲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裁判误判,有意整我们!”只有被裁判不公吓怕了的人,才会条件反射般地说出这4个字。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子花剑队和意大利争夺冠军的那场比赛,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的一大丑闻。赛后,国际剑联主席何内?豪克异常愤怒地当着意大利文化部副部长的面说道:“让人去查查意大利人花了多少钱收买裁判。”而用叶冲的话来说:“裁判的误判和意大利队的表现,是极其违反公平、公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的。”其实那天,三剑客——叶冲、董兆致、吴汉雄表现得都很好。叶冲开局突袭打出了5比2的成绩,然而匈牙利裁判希达西将几次明显是中国队得分的剑判给了意大利。在裁判的帮助下,第二局意大利一直在比分上压着中国队——在场上红灯和绿灯同时亮起时,几乎所有的得分都成了意大利的。最终中国队以三剑之差落败,让四年磨一剑的三剑客最终梦碎雅典。而对叶冲来说,这是自己

 雅典一役,是他最后的赌注,却输得莫名其妙。

 这并不是第一次。如果说这次是因为裁判的不公,那1996年的亚特兰大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了。

 那天早上,叶冲和队友都以为10点钟比赛,计划起床后吃个早中饭去比赛。可是8点还不到,就有人来催他们起床了。叶冲他们这才弄清楚,原来比赛是8点半,而翻译不小心把8点半听成了10点。

 就这样,他们急急忙忙地赶到赛场,稀里糊涂就输了,团体没进前八,个人赛叶冲也以一剑之差没有进前八。离开赛场的时候,叶冲的背影孤独。

运动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一个永远抹不去的遗憾。叶冲从13岁开始练习击剑,到退役一共经历了22年。打开叶冲的成绩单,一片飘红:1989年成为获得世青赛男子花剑个人冠军的第一个中国人,首届亚锦赛花剑团体冠军;1990年亚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1999年世锦赛男子花剑团体亚军;2001年九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叶冲已经35岁,之前,他有过三次退役。雅典奥运会前的冲刺阶段,叶冲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一段话:“我12岁开始练剑,16岁获全国冠军,21岁获亚运会冠军,31岁获奥运会亚军,但是我心中始终存留着一个遗憾,那就是我还从未获得过奥运会冠军,只要一静下来,这种感觉就会袭上心头,让我坐立不安,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35岁了,还坚持训练,为什么我三次离开国家队,最终我又会回来。”雅典一役,是他最后的赌注,却输得莫名其妙。这并不是第一次。如果说这次是因为裁判的不公,那1996年的亚特兰大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了。那天早上,叶冲和队友都以为10点钟比赛,计划起床后吃个早中饭去比赛。可是8点还不到,就有人来催他们起床了。叶冲他们这才弄清楚,原来比赛是8点半,而翻译不小心把8点半听成了10点。就这样,他们急急忙忙地赶到赛场,稀里糊涂就输了,团体没进前八,个人赛叶冲也以一剑之差没有进前八。离开赛场的时候,叶冲的背影孤独。在虹口训练馆的健身房里聊到这些往事,都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叶冲身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叶冲还是一脸茫然。中国剑客太绅士现在,从叶冲身上再也看不到从前的悲情气质了,保留的唯有剑客的绅士风度和从容不迫。中世纪的欧洲剑客决斗之际,交锋前双方要举剑于眉间向对方敬礼致意,意思是“准备好了,开始吧”。虽然即将开始一场决定生死的斗争,但也不失绅士风度,这些礼仪一直沿用下来。“击剑是一项很优雅的运动。比赛开始之前,比赛双方都要举剑相互致意。”在学习击剑的过程中,叶冲同时也养成了尊重和礼让他人的习惯,心态也更加平和、与世无争、能屈能伸。就算遇到雅典奥运会那么恶劣的裁判,他也可以平静地跟对手握手结束比赛,对裁判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或者怨恨的表情。为此,有人说,中国的剑客太“绅士”了。叶冲不觉得是自己绅士,而是对手太“不绅士”。或许击剑运动是被我们赋予了“东方剑道精神”之后才显得绅士的。叶冲并没有把对手的“不绅士”以及裁判的不公归为导致失败的原因,中国击剑队因为裁判缘故一次次输掉比赛的例子,让他开始思考事件表面的深层次原因。“击剑一直以来是欧洲的运动,欧洲人当然希望赢得冠军的是欧洲人。奥运会的裁判设置有问题,不应该让一个欧洲的裁判主持一场有欧洲人参与的比赛,而应该找一个美洲或者非洲的裁判才公平。”而更深层的思考,就是中国不仅要加强运动员、教练员的培养,也 在虹口训练馆的健身房里聊到这些往事,都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叶冲身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叶冲还是一脸茫然。

中国剑客太绅士

悲情剑客叶冲一般的中国人眼中,剑客无非是三种形象:西方的如佐罗,古代的如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当代的如叶冲、王海滨和董兆致组成的“三剑客”。剑客们胸怀天下劫富济贫,可是无论古今中外,他们光鲜却孤独,名扬一时却终以悲剧收场。剑客叶冲也逃不出这样的怪圈。文/庄清湄 梁轶雯(实习) 图/张洪兵3年前的叶冲和现在的叶冲差别很大。3年前在雅典,他身穿银光闪闪、金属色泽的击剑服,手持锋芒毕露的花剑,即使岿然不动,也足以让对手胆战心惊。而他如果将剑举起,向前跨出一马步,上演的无疑是一出“一剑封喉”的好戏。3年后,叶冲成为上海虹口击剑学校校长助理。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后,叶冲选择退役,就开始一心一意地在虹口剑校担任教练。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到学校,下午五六点下班。生活规律,心情愉快。虽然那张轮廓分明、不显老的小瘦脸和以前别无二致,可据他自己说,体重已比退役前重了15斤,该减肥了。叶冲在学校的宿舍,是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这也是他平时休息和值夜班的地方。这个宿舍里最显眼的,还是电视机顶上的一个颜色鲜艳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个胖嘟嘟的女婴,眼睛很亮,笑容很甜,留着出生开始就没有修过的胎发。这就是叶冲刚出生不到70天的女儿,取名叶泽雨。“泽雨”二字,取“受春雨泽备”之意。而其中最特别的还是一个“泽”字,“有朋友半开玩笑地跟我说,我老是拿不到冠军,可能跟我的名字有关,‘冲’字是两点水,少一点水,所以总与金牌无缘。”叶冲说,“我虽然不完全相信,可是我也不希望女儿像我一样,所以就在她的名字里放了三点水。”是魔咒吗?叶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曾是中国击剑队的老大、“三剑客”之一,技术无可挑剔,拿过多次个人和团体金牌,却总因为种种意外或者荒唐的原因,丢掉奥运金牌。被命运捉弄的剑客恐怕没有人比叶冲更适合回答奥林匹克问卷里的这一条:“在奥运赛场上,你最恐惧的是什么?”的确,叶冲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裁判误判,有意整我们!”只有被裁判不公吓怕了的人,才会条件反射般地说出这4个字。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子花剑队和意大利争夺冠军的那场比赛,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的一大丑闻。赛后,国际剑联主席何内?豪克异常愤怒地当着意大利文化部副部长的面说道:“让人去查查意大利人花了多少钱收买裁判。”而用叶冲的话来说:“裁判的误判和意大利队的表现,是极其违反公平、公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的。”其实那天,三剑客——叶冲、董兆致、吴汉雄表现得都很好。叶冲开局突袭打出了5比2的成绩,然而匈牙利裁判希达西将几次明显是中国队得分的剑判给了意大利。在裁判的帮助下,第二局意大利一直在比分上压着中国队——在场上红灯和绿灯同时亮起时,几乎所有的得分都成了意大利的。最终中国队以三剑之差落败,让四年磨一剑的三剑客最终梦碎雅典。而对叶冲来说,这是自己

 现在,从叶冲身上再也看不到从前的悲情气质了,保留的唯有剑客的绅士风度和从容不迫。
 中世纪的欧洲剑客决斗之际,交锋前双方要举剑于眉间向对方敬礼致意,意思是“准备好了,开始吧”。虽然即将开始一场决定生死的斗争,但也不失绅士风度,这些礼仪一直沿用下来。

运动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一个永远抹不去的遗憾。叶冲从13岁开始练习击剑,到退役一共经历了22年。打开叶冲的成绩单,一片飘红:1989年成为获得世青赛男子花剑个人冠军的第一个中国人,首届亚锦赛花剑团体冠军;1990年亚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1999年世锦赛男子花剑团体亚军;2001年九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叶冲已经35岁,之前,他有过三次退役。雅典奥运会前的冲刺阶段,叶冲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一段话:“我12岁开始练剑,16岁获全国冠军,21岁获亚运会冠军,31岁获奥运会亚军,但是我心中始终存留着一个遗憾,那就是我还从未获得过奥运会冠军,只要一静下来,这种感觉就会袭上心头,让我坐立不安,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35岁了,还坚持训练,为什么我三次离开国家队,最终我又会回来。”雅典一役,是他最后的赌注,却输得莫名其妙。这并不是第一次。如果说这次是因为裁判的不公,那1996年的亚特兰大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了。那天早上,叶冲和队友都以为10点钟比赛,计划起床后吃个早中饭去比赛。可是8点还不到,就有人来催他们起床了。叶冲他们这才弄清楚,原来比赛是8点半,而翻译不小心把8点半听成了10点。就这样,他们急急忙忙地赶到赛场,稀里糊涂就输了,团体没进前八,个人赛叶冲也以一剑之差没有进前八。离开赛场的时候,叶冲的背影孤独。在虹口训练馆的健身房里聊到这些往事,都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叶冲身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叶冲还是一脸茫然。中国剑客太绅士现在,从叶冲身上再也看不到从前的悲情气质了,保留的唯有剑客的绅士风度和从容不迫。中世纪的欧洲剑客决斗之际,交锋前双方要举剑于眉间向对方敬礼致意,意思是“准备好了,开始吧”。虽然即将开始一场决定生死的斗争,但也不失绅士风度,这些礼仪一直沿用下来。“击剑是一项很优雅的运动。比赛开始之前,比赛双方都要举剑相互致意。”在学习击剑的过程中,叶冲同时也养成了尊重和礼让他人的习惯,心态也更加平和、与世无争、能屈能伸。就算遇到雅典奥运会那么恶劣的裁判,他也可以平静地跟对手握手结束比赛,对裁判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或者怨恨的表情。为此,有人说,中国的剑客太“绅士”了。叶冲不觉得是自己绅士,而是对手太“不绅士”。或许击剑运动是被我们赋予了“东方剑道精神”之后才显得绅士的。叶冲并没有把对手的“不绅士”以及裁判的不公归为导致失败的原因,中国击剑队因为裁判缘故一次次输掉比赛的例子,让他开始思考事件表面的深层次原因。“击剑一直以来是欧洲的运动,欧洲人当然希望赢得冠军的是欧洲人。奥运会的裁判设置有问题,不应该让一个欧洲的裁判主持一场有欧洲人参与的比赛,而应该找一个美洲或者非洲的裁判才公平。”而更深层的思考,就是中国不仅要加强运动员、教练员的培养,也

 “击剑是一项很优雅的运动。比赛开始之前,比赛双方都要举剑相互致意。”在学习击剑的过程中,叶冲同时也养成了尊重和礼让他人的习惯,心态也更加平和、与世无争、能屈能伸。

悲情剑客叶冲一般的中国人眼中,剑客无非是三种形象:西方的如佐罗,古代的如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当代的如叶冲、王海滨和董兆致组成的“三剑客”。剑客们胸怀天下劫富济贫,可是无论古今中外,他们光鲜却孤独,名扬一时却终以悲剧收场。剑客叶冲也逃不出这样的怪圈。文/庄清湄 梁轶雯(实习) 图/张洪兵3年前的叶冲和现在的叶冲差别很大。3年前在雅典,他身穿银光闪闪、金属色泽的击剑服,手持锋芒毕露的花剑,即使岿然不动,也足以让对手胆战心惊。而他如果将剑举起,向前跨出一马步,上演的无疑是一出“一剑封喉”的好戏。3年后,叶冲成为上海虹口击剑学校校长助理。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后,叶冲选择退役,就开始一心一意地在虹口剑校担任教练。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到学校,下午五六点下班。生活规律,心情愉快。虽然那张轮廓分明、不显老的小瘦脸和以前别无二致,可据他自己说,体重已比退役前重了15斤,该减肥了。叶冲在学校的宿舍,是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这也是他平时休息和值夜班的地方。这个宿舍里最显眼的,还是电视机顶上的一个颜色鲜艳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个胖嘟嘟的女婴,眼睛很亮,笑容很甜,留着出生开始就没有修过的胎发。这就是叶冲刚出生不到70天的女儿,取名叶泽雨。“泽雨”二字,取“受春雨泽备”之意。而其中最特别的还是一个“泽”字,“有朋友半开玩笑地跟我说,我老是拿不到冠军,可能跟我的名字有关,‘冲’字是两点水,少一点水,所以总与金牌无缘。”叶冲说,“我虽然不完全相信,可是我也不希望女儿像我一样,所以就在她的名字里放了三点水。”是魔咒吗?叶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曾是中国击剑队的老大、“三剑客”之一,技术无可挑剔,拿过多次个人和团体金牌,却总因为种种意外或者荒唐的原因,丢掉奥运金牌。被命运捉弄的剑客恐怕没有人比叶冲更适合回答奥林匹克问卷里的这一条:“在奥运赛场上,你最恐惧的是什么?”的确,叶冲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裁判误判,有意整我们!”只有被裁判不公吓怕了的人,才会条件反射般地说出这4个字。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子花剑队和意大利争夺冠军的那场比赛,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的一大丑闻。赛后,国际剑联主席何内?豪克异常愤怒地当着意大利文化部副部长的面说道:“让人去查查意大利人花了多少钱收买裁判。”而用叶冲的话来说:“裁判的误判和意大利队的表现,是极其违反公平、公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的。”其实那天,三剑客——叶冲、董兆致、吴汉雄表现得都很好。叶冲开局突袭打出了5比2的成绩,然而匈牙利裁判希达西将几次明显是中国队得分的剑判给了意大利。在裁判的帮助下,第二局意大利一直在比分上压着中国队——在场上红灯和绿灯同时亮起时,几乎所有的得分都成了意大利的。最终中国队以三剑之差落败,让四年磨一剑的三剑客最终梦碎雅典。而对叶冲来说,这是自己 就算遇到雅典奥运会那么恶劣的裁判,他也可以平静地跟对手握手结束比赛,对裁判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或者怨恨的表情。为此,有人说,中国的剑客太“绅士”了。

 叶冲不觉得是自己绅士,而是对手太“不绅士”。或许击剑运动是被我们赋予了“东方剑道精神”之后才显得绅士的。

运动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也是一个永远抹不去的遗憾。叶冲从13岁开始练习击剑,到退役一共经历了22年。打开叶冲的成绩单,一片飘红:1989年成为获得世青赛男子花剑个人冠军的第一个中国人,首届亚锦赛花剑团体冠军;1990年亚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1999年世锦赛男子花剑团体亚军;2001年九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参加2004年雅典奥运会的时候,叶冲已经35岁,之前,他有过三次退役。雅典奥运会前的冲刺阶段,叶冲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了一段话:“我12岁开始练剑,16岁获全国冠军,21岁获亚运会冠军,31岁获奥运会亚军,但是我心中始终存留着一个遗憾,那就是我还从未获得过奥运会冠军,只要一静下来,这种感觉就会袭上心头,让我坐立不安,这就是为什么我已经35岁了,还坚持训练,为什么我三次离开国家队,最终我又会回来。”雅典一役,是他最后的赌注,却输得莫名其妙。这并不是第一次。如果说这次是因为裁判的不公,那1996年的亚特兰大只能说是命运的捉弄了。那天早上,叶冲和队友都以为10点钟比赛,计划起床后吃个早中饭去比赛。可是8点还不到,就有人来催他们起床了。叶冲他们这才弄清楚,原来比赛是8点半,而翻译不小心把8点半听成了10点。就这样,他们急急忙忙地赶到赛场,稀里糊涂就输了,团体没进前八,个人赛叶冲也以一剑之差没有进前八。离开赛场的时候,叶冲的背影孤独。在虹口训练馆的健身房里聊到这些往事,都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叶冲身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叶冲还是一脸茫然。中国剑客太绅士现在,从叶冲身上再也看不到从前的悲情气质了,保留的唯有剑客的绅士风度和从容不迫。中世纪的欧洲剑客决斗之际,交锋前双方要举剑于眉间向对方敬礼致意,意思是“准备好了,开始吧”。虽然即将开始一场决定生死的斗争,但也不失绅士风度,这些礼仪一直沿用下来。“击剑是一项很优雅的运动。比赛开始之前,比赛双方都要举剑相互致意。”在学习击剑的过程中,叶冲同时也养成了尊重和礼让他人的习惯,心态也更加平和、与世无争、能屈能伸。就算遇到雅典奥运会那么恶劣的裁判,他也可以平静地跟对手握手结束比赛,对裁判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愤怒或者怨恨的表情。为此,有人说,中国的剑客太“绅士”了。叶冲不觉得是自己绅士,而是对手太“不绅士”。或许击剑运动是被我们赋予了“东方剑道精神”之后才显得绅士的。叶冲并没有把对手的“不绅士”以及裁判的不公归为导致失败的原因,中国击剑队因为裁判缘故一次次输掉比赛的例子,让他开始思考事件表面的深层次原因。“击剑一直以来是欧洲的运动,欧洲人当然希望赢得冠军的是欧洲人。奥运会的裁判设置有问题,不应该让一个欧洲的裁判主持一场有欧洲人参与的比赛,而应该找一个美洲或者非洲的裁判才公平。”而更深层的思考,就是中国不仅要加强运动员、教练员的培养,也

 叶冲并没有把对手的“不绅士”以及裁判的不公归为导致失败的原因,中国击剑队因为裁判缘故一次次输掉比赛的例子,让他开始思考事件表面的深层次原因。“击剑一直以来是欧洲的运动,欧洲人当然希望赢得冠军的是欧洲人。奥运会的裁判设置有问题,不应该让一个欧洲的裁判主持一场有欧洲人参与的比赛,而应该找一个美洲或者非洲的裁判才公平。”

要培养好的裁判员。“渐渐让更多的官员进入国际剑联和国际奥委会技术部,这样才能有发言权、表决权,全方位提高中国击剑在世界上的地位。”“大女儿”和小女儿采访过程中,最能让叶冲提起兴致的还是聊到家里的两个女人时。这个时候,叶冲与那些细心、顾家的上海男人别无二致,无论他举起剑时有多冷峻。他把妻子称作“大女儿”,把刚出生的女儿称作“小女儿”,因为两个女人都比他小很多,都需要他照顾。“大女儿”和“小女儿”的叫法是有出处的。怀孕的时候,叶冲的妻子喜欢男孩,希望肚子里是个男孩,所以她经常会开玩笑,指着隆起的大肚子说:“这是小儿子。”再指指旁边的叶冲说:“这是大儿子。”因为这个大儿子太不会照顾自己了,连饭也不会做。就连妻子身怀六甲饿肚子的时候,也要她自己煎蛋吃。叶冲和“大女儿”认识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实习的大学生,可他已经快35岁了,足足大了一轮。“大女儿”身上有很多小女孩的特点—喜欢过节。“她一年到头有节过,元旦、春节、元宵节、情人节、妇女节、愚人节、劳动节。”叶冲掰着手指头报了一长串。“都要你陪她过吗?你不会觉得麻烦吗?”“没办法呀,不然会罗嗦。”叶冲调皮地答道。另外一个女人,是叶冲目前生活的重心。“小女儿”刚出生的时候胆小,门砰地一声关上小身子都会一颤。放起屁来穿透力极强,抱着她的双臂会被猛地一震。“小女儿”比别的婴儿更早会吸吮手指,让叶冲欣喜万分,“说明她学东西比别的孩子快。”父亲节那天,“大女儿”祝他父亲节快乐,“小女儿”也仿佛听懂了一般朝叶冲淡淡一笑。那一霎间,叶冲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感动,那正是身为人父的快乐。 而更深层的思考,就是中国不仅要加强运动员、教练员的培养,也要培养好的裁判员。“渐渐让更多的官员进入国际剑联和国际奥委会技术部,这样才能有发言权、表决权,全方位提高中国击剑在世界上的地位。”

“大女儿”和小女儿

 采访过程中,最能让叶冲提起兴致的还是聊到家里的两个女人时。这个时候,叶冲与那些细心、顾家的上海男人别无二致,无论他举起剑时有多冷峻。

 他把妻子称作“大女儿”,把刚出生的女儿称作“小女儿”,因为两个女人都比他小很多,都需要他照顾。

 “大女儿”和“小女儿”的叫法是有出处的。怀孕的时候,叶冲的妻子喜欢男孩,希望肚子里是个男孩,所以她经常会开玩笑,指着隆起的大肚子说:“这是小儿子。”再指指旁边的叶冲说:“这是大儿子。”因为这个大儿子太不会照顾自己了,连饭也不会做。就连妻子身怀六甲饿肚子的时候,也要她自己煎蛋吃。

 叶冲和“大女儿”认识的时候,她还是一个实习的大学生,可他已经快35岁了,足足大了一轮。“大女儿”身上有很多小女孩的特点—喜欢过节。“她一年到头有节过,元旦、春节、元宵节、情人节、妇女节、愚人节、劳动节。”叶冲掰着手指头报了一长串。“都要你陪她过吗?你不会觉得麻烦吗?”“没办法呀,不然会罗嗦。”叶冲调皮地答道。

悲情剑客叶冲一般的中国人眼中,剑客无非是三种形象:西方的如佐罗,古代的如武侠小说中的大侠,当代的如叶冲、王海滨和董兆致组成的“三剑客”。剑客们胸怀天下劫富济贫,可是无论古今中外,他们光鲜却孤独,名扬一时却终以悲剧收场。剑客叶冲也逃不出这样的怪圈。文/庄清湄 梁轶雯(实习) 图/张洪兵3年前的叶冲和现在的叶冲差别很大。3年前在雅典,他身穿银光闪闪、金属色泽的击剑服,手持锋芒毕露的花剑,即使岿然不动,也足以让对手胆战心惊。而他如果将剑举起,向前跨出一马步,上演的无疑是一出“一剑封喉”的好戏。3年后,叶冲成为上海虹口击剑学校校长助理。2004年雅典奥运会以后,叶冲选择退役,就开始一心一意地在虹口剑校担任教练。每天早上7点半左右到学校,下午五六点下班。生活规律,心情愉快。虽然那张轮廓分明、不显老的小瘦脸和以前别无二致,可据他自己说,体重已比退役前重了15斤,该减肥了。叶冲在学校的宿舍,是一间10平方米左右的小屋,这也是他平时休息和值夜班的地方。这个宿舍里最显眼的,还是电视机顶上的一个颜色鲜艳的相框,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个胖嘟嘟的女婴,眼睛很亮,笑容很甜,留着出生开始就没有修过的胎发。这就是叶冲刚出生不到70天的女儿,取名叶泽雨。“泽雨”二字,取“受春雨泽备”之意。而其中最特别的还是一个“泽”字,“有朋友半开玩笑地跟我说,我老是拿不到冠军,可能跟我的名字有关,‘冲’字是两点水,少一点水,所以总与金牌无缘。”叶冲说,“我虽然不完全相信,可是我也不希望女儿像我一样,所以就在她的名字里放了三点水。”是魔咒吗?叶冲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总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他曾是中国击剑队的老大、“三剑客”之一,技术无可挑剔,拿过多次个人和团体金牌,却总因为种种意外或者荒唐的原因,丢掉奥运金牌。被命运捉弄的剑客恐怕没有人比叶冲更适合回答奥林匹克问卷里的这一条:“在奥运赛场上,你最恐惧的是什么?”的确,叶冲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裁判误判,有意整我们!”只有被裁判不公吓怕了的人,才会条件反射般地说出这4个字。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中国男子花剑队和意大利争夺冠军的那场比赛,是奥林匹克历史上的一大丑闻。赛后,国际剑联主席何内?豪克异常愤怒地当着意大利文化部副部长的面说道:“让人去查查意大利人花了多少钱收买裁判。”而用叶冲的话来说:“裁判的误判和意大利队的表现,是极其违反公平、公正的奥林匹克精神的。”其实那天,三剑客——叶冲、董兆致、吴汉雄表现得都很好。叶冲开局突袭打出了5比2的成绩,然而匈牙利裁判希达西将几次明显是中国队得分的剑判给了意大利。在裁判的帮助下,第二局意大利一直在比分上压着中国队——在场上红灯和绿灯同时亮起时,几乎所有的得分都成了意大利的。最终中国队以三剑之差落败,让四年磨一剑的三剑客最终梦碎雅典。而对叶冲来说,这是自己 另外一个女人,是叶冲目前生活的重心。“小女儿”刚出生的时候胆小,门砰地一声关上小身子都会一颤。放起屁来穿透力极强,抱着她的双臂会被猛地一震。“小女儿”比别的婴儿更早会吸吮手指,让叶冲欣喜万分,“说明她学东西比别的孩子快。”父亲节那天,“大女儿”祝他父亲节快乐,“小女儿”也仿佛听懂了一般朝叶冲淡淡一笑。那一霎间,叶冲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感动,那正是身为人父的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