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西班牙Ibiza 岛全球潮人垂青之地  

2007-04-03 17:38: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8月,这儿的俱乐部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各类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现场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新一代的潮人们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Ibiza看来正在回到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文Yogi 图Yap 凌晨3点,西班牙传奇派对小岛Ibiza,一场战役正在露天酒吧Acura的舞池里硝烟弥漫地进行着—这不是一次rap飙歌,也不是锐舞大赛,而是一场超级吹牛秀—最近刚从最具异国风情和最遥远的目的地回来的人将是胜者。“我从刚果回来没多久。”一个穿夹趾拖鞋、挑染红色马尾辫的英国人说道。他几年前刚辞掉了摩根·斯坦利的工作,现在正沉溺于house音乐。“是啊。”一个穿着结拉巴长袍(伊斯兰教国家男女均穿着的宽敞长袍)、戴太阳眼镜的家伙继续发表演说,“那会我正在土耳其南部看日食,我们一路是坐着骆驼去的。”然后旁边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除了她脖子上挂着的超大的部落徽章)张开双手向我展示一些泛紫色的大麻嫩芽,很自然地说道:“我刚从津巴布韦带回来的新货,要搞一点吗?”两旁的人终于都甘拜下风。重回嬉皮与时髦的源头相对不怎么发达的小岛北部在圈内一直以“Ibiza的嬉皮士领地”而著称,而刚发生在此的这一幕则让人仿佛回到1972年的那段时光。Ibiza,这个离西班牙大陆50英里的小岛,一直是另类的有钱人士垂青的地方,如著名乐队Pink Floyd的成员、欧洲导演Roman Polanski等(后者仍在岛上有一栋小别墅),但是在1980 年代和1990 年代,当24小时电子乐咆哮的派对夜场和酒店业大兴之时,它又失宠了,而且得了一个“海边的蛾摩拉城”(圣经中因其居民罪恶深重而与Sodom城同时被神毁灭的城市)的绰号。现在,新一代的造访者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操着外国口音的嬉皮士开始住在北部一些古老的种植园建筑里,平时躺在太阳底下无所事事,而到了月圆派对时则整夜赤脚狂舞。 JadeJagger—滚石乐队主唱Mick Jagger 的女儿,在附近安静的村庄Sant Joan拥有一座传统的西班牙庄园, 名模Kate Moss 和设计师Matthew Williamson是她府上的常客。法国版《Vogue》杂志的名编Carine Roitfeld、设计师Jean PaulGaultier、U2 乐队主场Bono 和Phoebe Philo经常戴着太阳眼镜出没在Eivissa如迷宫一般的街道两旁的二手商店里,有时他们也会在Sant Carles有名的嬉皮集市上被逮个正着。 Ibiza看来正在重回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我们过去还能躲在令人窒息的夜店广告里喘口气,现在看来不行了。”Jagger小姐过去的私人厨师Serena Cook说道。现在她自己开了一家名为Deliciously Sorted的公司,专门帮访客区分和筛选别墅租金、派对邀请和其他高端生活必需品方面的资讯。时尚圈的大腕并没有只是把Ibiza深藏闺中,相反他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去年Missoni、Gucci、LouisVuitto

n 和Roberto Cavalli 等品牌的广告里,被太阳漂白的Ibiza岛以背景的形式出现在一堆堆的模特背后。前年秋天,刚刚从戒毒所出来的Kate Moss 就以崭新的形象为Cavalli的新一季服装拍摄大片,背景取自小岛西海岸的一棵风化掉的老树旁。英国时尚摄影室MertAlas 和Marcus Piggot也在岛上拍了不少广告,因为这样子就有了在他们3年前买的、拥有十个卧室的Moorish别墅里狂欢的借口。“我们举行大量的室内派对,并且在月光下坐游艇出海。这儿给我们一种宁静的力量。”他们在最近的一封从Ibiza写来的电子邮件里说道。但正当小岛的嬉皮传统再次被发现的同时,保守的当地政府正在推行一项包括高尔夫球场、公寓房和高速公路在内的备受争议的项目。很多小公路遭到了破坏,造成交通拥堵和大量的反抗声。前年夏天,17000 人涌到大街上集体抗议,Polanski等名流还授权当地报纸用自己的名字谴责政府:“这种疯狂的建设必将把这个美丽的小岛变成一个万劫不复的钢筋水泥丛林。”40年的地中海伊甸园对很多人来说,Ibiza 是一颗用来欣赏而不是过度发展的稀世珍宝。在1960年代嬉皮士在此聚集之前,小岛几千年来一直是寂静的农牧王国。反战人士、越战老兵、摇滚歌星和各路浪人纷纷来到这个物价便宜、风光秀丽和当地人友善的地中海伊甸园。即使今天,为了保持小岛的反主流传统,这儿还是很少能看见一些奢侈品连锁店。嬉皮士们在当年营造了一个漫游式的国际部落—夏天屯居在Ibiza,寒冷的月份则在果阿、加德满都和喀布尔等地方消磨时光(很多人认为果阿的Trance派对发源于Ibiza 的满月狂欢夜)。1970 年代, 在Ibiza嬉皮时髦之名达到鼎盛时期,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还以小岛为灵感设计了一整季的系列作品。任何人如果要一睹当年Ibiza的盛况,可以买一张Orson Welles 的纪录片《F for Fake》,里面有1970年代小岛上的派对影像,以及街道两旁咖啡馆里坐满的束着宽边皮带、戴着爱斯科式细领带并大口抽烟的阳光老外。 但是当DJ和摇头丸这类的毒品在1980年代撒满欧洲大陆时,俱乐部的颓废文化开始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乱七八糟的人在1990年代后期来得最多。”英国老牌连锁夜店Pacha的品牌经理Danny Whittle说道—他在小岛上已经定居了20年。飞机载着醉醺醺的嗑药青年来到这儿,特别是小岛西端旅游业发达的SantAntoni地区。虽然最后这帮旅游团都迁徙去了希腊等其他地方,但过去几年另外一拨更庞大的人群开始涌入。“现在这儿聚集着老而富的人群,”Whittle先生继续说道,“可他们也很颓废,并且希望能在此地得到安慰。他们租独栋的别墅,经常在凌晨5点赶往各大夜店的VIP 包厢。”在西班牙庄园上改建起来的如Cas Gasi 和Atzaro等精品酒店开始在此流行起来,这种精美绝伦的住处通常设有超大的火炉、时髦的游泳池和欣欣向荣的花园,但每晚的房价也要400美元左右。跟LasSalinas 和Playa d’en Bossa等海滩春天般的自然景致相比,小岛中部显得更时尚一些—在以17世纪教堂闻名的Santa Gertrudis de Fruitera等村庄,裹着传统黑头巾的西

班牙老妪和提供新鲜色拉的露天咖啡座相映成趣。还有一种对有时尚意识人士更便宜的方法,便是住在很多时尚工业隐居者在他们的私宅旁包下来的圆锥帐篷或者小旅馆内。全球潮人再次发现Ibiza 认为Ibiza是一个18英里长、12英里宽的超级大夜店的说法是个误解。事实上,像Amnesia、Space和Privilege(它能容纳万人,号称全球最大夜店)等俱乐部往往空空荡荡,相反在南部以另外一种方式被取代。成千上万的派对动物在一夜宿醉之后,戴着蛤蟆镜躺在沙滩上享受地中海的烈日熏烤。老牌夜店仍然受欢迎的有Pacha—1973年由一个西班牙嬉皮士所创建。老式庄园的厨房仍然仿佛是通向全世界贵宾室的入口,每年8月,这儿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们。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这儿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但是在嬉皮士和波希米亚时尚拥趸聚集的北部地区,却是另外一番田园风景—这儿的农场都被覆以白色屋顶的小房子、柑橘树和零散放牧的羊群。在依靠松树林的Benirras海滩,在日落时分,仍然能听到罕见的环成一圈的鼓声。狭窄的泥路通往岩石耸立的海湾和与世隔绝的海滩。我最喜欢的是AguasBlancas海滩,在那儿,柔软的细沙一直延伸至阴影覆盖下的悬崖,年轻的东柏林人运动型的身材堪比阿咯琉斯,搭着浴巾穿过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裸体海滩。在旁边的小木屋,人们坐在遮阳伞下享受乌拉圭籍老板Oscar送上来的Panini 面包、胡萝卜蛋糕和新鲜的caipirinhas美酒。这儿简直就是一个颠覆性的世外桃源,一个在过度发展的地中海沙滩群中脱颖而出的、不带商业味的诺亚方舟。同样,小岛西岸临海酒吧SunsetAshram的日落,也让人想起来1960年代Peter Sellers的嬉皮电影。老板以前是个男模,已经习惯洞穴般隐居生活的他穿着一条拖地的中东长袍,几杯桑格里酒(用葡萄酒加水、糖、香料的一种西班牙式冷饮)下肚之后,开始让印度厨师现身并奉上一段didgeridoo(又称澳洲吹管,是澳洲与纽西兰一带的土著吹奏乐器)独奏。午夜时分,人群开始转移到LasDalias—Ibiza岛一个新兴的嬉皮大本营。呈延伸状的“庭院花园”看上去就像高端版本的果阿,周围是红色旗幡和紫色棉布裹绕的小树。几百个人聚集在五颜六色的地毯上,喝着印度chai和茴香饮料,而长笛艺人和羚羊鼓手则用催眠音乐为大家伴奏。所有这一切都远离了挥霍和造作,在某种程度上,酷得一塌糊涂。毕竟,剥开一切外在回到本质,全球的顶尖潮人、时装设计师和名流们还能在哪里找到如此触动他们内心嬉皮不羁一面的去处呢?古老的Ibiza岛,如此看来,将仍然继续生机勃勃。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2007.04.05第227期《外滩画报》

每年8月,这儿的俱乐部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各类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现场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新一代的潮人们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Ibiza看来正在回到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文Yogi 图Yap 凌晨3点,西班牙传奇派对小岛Ibiza,一场战役正在露天酒吧Acura的舞池里硝烟弥漫地进行着—这不是一次rap飙歌,也不是锐舞大赛,而是一场超级吹牛秀—最近刚从最具异国风情和最遥远的目的地回来的人将是胜者。“我从刚果回来没多久。”一个穿夹趾拖鞋、挑染红色马尾辫的英国人说道。他几年前刚辞掉了摩根·斯坦利的工作,现在正沉溺于house音乐。“是啊。”一个穿着结拉巴长袍(伊斯兰教国家男女均穿着的宽敞长袍)、戴太阳眼镜的家伙继续发表演说,“那会我正在土耳其南部看日食,我们一路是坐着骆驼去的。”然后旁边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除了她脖子上挂着的超大的部落徽章)张开双手向我展示一些泛紫色的大麻嫩芽,很自然地说道:“我刚从津巴布韦带回来的新货,要搞一点吗?”两旁的人终于都甘拜下风。重回嬉皮与时髦的源头相对不怎么发达的小岛北部在圈内一直以“Ibiza的嬉皮士领地”而著称,而刚发生在此的这一幕则让人仿佛回到1972年的那段时光。Ibiza,这个离西班牙大陆50英里的小岛,一直是另类的有钱人士垂青的地方,如著名乐队Pink Floyd的成员、欧洲导演Roman Polanski等(后者仍在岛上有一栋小别墅),但是在1980 年代和1990 年代,当24小时电子乐咆哮的派对夜场和酒店业大兴之时,它又失宠了,而且得了一个“海边的蛾摩拉城”(圣经中因其居民罪恶深重而与Sodom城同时被神毁灭的城市)的绰号。现在,新一代的造访者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操着外国口音的嬉皮士开始住在北部一些古老的种植园建筑里,平时躺在太阳底下无所事事,而到了月圆派对时则整夜赤脚狂舞。 JadeJagger—滚石乐队主唱Mick Jagger 的女儿,在附近安静的村庄Sant Joan拥有一座传统的西班牙庄园, 名模Kate Moss 和设计师Matthew Williamson是她府上的常客。法国版《Vogue》杂志的名编Carine Roitfeld、设计师Jean PaulGaultier、U2 乐队主场Bono 和Phoebe Philo经常戴着太阳眼镜出没在Eivissa如迷宫一般的街道两旁的二手商店里,有时他们也会在Sant Carles有名的嬉皮集市上被逮个正着。 Ibiza看来正在重回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我们过去还能躲在令人窒息的夜店广告里喘口气,现在看来不行了。”Jagger小姐过去的私人厨师Serena Cook说道。现在她自己开了一家名为Deliciously Sorted的公司,专门帮访客区分和筛选别墅租金、派对邀请和其他高端生活必需品方面的资讯。时尚圈的大腕并没有只是把Ibiza深藏闺中,相反他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去年Missoni、Gucci、LouisVuitto

   每年8月,这儿的俱乐部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各类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当狂欢在凌晨5 点到达顶峰时,现场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新一代的潮人们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Ibiza看来正在回到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班牙老妪和提供新鲜色拉的露天咖啡座相映成趣。还有一种对有时尚意识人士更便宜的方法,便是住在很多时尚工业隐居者在他们的私宅旁包下来的圆锥帐篷或者小旅馆内。全球潮人再次发现Ibiza 认为Ibiza是一个18英里长、12英里宽的超级大夜店的说法是个误解。事实上,像Amnesia、Space和Privilege(它能容纳万人,号称全球最大夜店)等俱乐部往往空空荡荡,相反在南部以另外一种方式被取代。成千上万的派对动物在一夜宿醉之后,戴着蛤蟆镜躺在沙滩上享受地中海的烈日熏烤。老牌夜店仍然受欢迎的有Pacha—1973年由一个西班牙嬉皮士所创建。老式庄园的厨房仍然仿佛是通向全世界贵宾室的入口,每年8月,这儿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们。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这儿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但是在嬉皮士和波希米亚时尚拥趸聚集的北部地区,却是另外一番田园风景—这儿的农场都被覆以白色屋顶的小房子、柑橘树和零散放牧的羊群。在依靠松树林的Benirras海滩,在日落时分,仍然能听到罕见的环成一圈的鼓声。狭窄的泥路通往岩石耸立的海湾和与世隔绝的海滩。我最喜欢的是AguasBlancas海滩,在那儿,柔软的细沙一直延伸至阴影覆盖下的悬崖,年轻的东柏林人运动型的身材堪比阿咯琉斯,搭着浴巾穿过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裸体海滩。在旁边的小木屋,人们坐在遮阳伞下享受乌拉圭籍老板Oscar送上来的Panini 面包、胡萝卜蛋糕和新鲜的caipirinhas美酒。这儿简直就是一个颠覆性的世外桃源,一个在过度发展的地中海沙滩群中脱颖而出的、不带商业味的诺亚方舟。同样,小岛西岸临海酒吧SunsetAshram的日落,也让人想起来1960年代Peter Sellers的嬉皮电影。老板以前是个男模,已经习惯洞穴般隐居生活的他穿着一条拖地的中东长袍,几杯桑格里酒(用葡萄酒加水、糖、香料的一种西班牙式冷饮)下肚之后,开始让印度厨师现身并奉上一段didgeridoo(又称澳洲吹管,是澳洲与纽西兰一带的土著吹奏乐器)独奏。午夜时分,人群开始转移到LasDalias—Ibiza岛一个新兴的嬉皮大本营。呈延伸状的“庭院花园”看上去就像高端版本的果阿,周围是红色旗幡和紫色棉布裹绕的小树。几百个人聚集在五颜六色的地毯上,喝着印度chai和茴香饮料,而长笛艺人和羚羊鼓手则用催眠音乐为大家伴奏。所有这一切都远离了挥霍和造作,在某种程度上,酷得一塌糊涂。毕竟,剥开一切外在回到本质,全球的顶尖潮人、时装设计师和名流们还能在哪里找到如此触动他们内心嬉皮不羁一面的去处呢?古老的Ibiza岛,如此看来,将仍然继续生机勃勃。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2007.04.05第227期《外滩画报》
文/Yogi 图/Yap

n 和Roberto Cavalli 等品牌的广告里,被太阳漂白的Ibiza岛以背景的形式出现在一堆堆的模特背后。前年秋天,刚刚从戒毒所出来的Kate Moss 就以崭新的形象为Cavalli的新一季服装拍摄大片,背景取自小岛西海岸的一棵风化掉的老树旁。英国时尚摄影室MertAlas 和Marcus Piggot也在岛上拍了不少广告,因为这样子就有了在他们3年前买的、拥有十个卧室的Moorish别墅里狂欢的借口。“我们举行大量的室内派对,并且在月光下坐游艇出海。这儿给我们一种宁静的力量。”他们在最近的一封从Ibiza写来的电子邮件里说道。但正当小岛的嬉皮传统再次被发现的同时,保守的当地政府正在推行一项包括高尔夫球场、公寓房和高速公路在内的备受争议的项目。很多小公路遭到了破坏,造成交通拥堵和大量的反抗声。前年夏天,17000 人涌到大街上集体抗议,Polanski等名流还授权当地报纸用自己的名字谴责政府:“这种疯狂的建设必将把这个美丽的小岛变成一个万劫不复的钢筋水泥丛林。”40年的地中海伊甸园对很多人来说,Ibiza 是一颗用来欣赏而不是过度发展的稀世珍宝。在1960年代嬉皮士在此聚集之前,小岛几千年来一直是寂静的农牧王国。反战人士、越战老兵、摇滚歌星和各路浪人纷纷来到这个物价便宜、风光秀丽和当地人友善的地中海伊甸园。即使今天,为了保持小岛的反主流传统,这儿还是很少能看见一些奢侈品连锁店。嬉皮士们在当年营造了一个漫游式的国际部落—夏天屯居在Ibiza,寒冷的月份则在果阿、加德满都和喀布尔等地方消磨时光(很多人认为果阿的Trance派对发源于Ibiza 的满月狂欢夜)。1970 年代, 在Ibiza嬉皮时髦之名达到鼎盛时期,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还以小岛为灵感设计了一整季的系列作品。任何人如果要一睹当年Ibiza的盛况,可以买一张Orson Welles 的纪录片《F for Fake》,里面有1970年代小岛上的派对影像,以及街道两旁咖啡馆里坐满的束着宽边皮带、戴着爱斯科式细领带并大口抽烟的阳光老外。 但是当DJ和摇头丸这类的毒品在1980年代撒满欧洲大陆时,俱乐部的颓废文化开始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乱七八糟的人在1990年代后期来得最多。”英国老牌连锁夜店Pacha的品牌经理Danny Whittle说道—他在小岛上已经定居了20年。飞机载着醉醺醺的嗑药青年来到这儿,特别是小岛西端旅游业发达的SantAntoni地区。虽然最后这帮旅游团都迁徙去了希腊等其他地方,但过去几年另外一拨更庞大的人群开始涌入。“现在这儿聚集着老而富的人群,”Whittle先生继续说道,“可他们也很颓废,并且希望能在此地得到安慰。他们租独栋的别墅,经常在凌晨5点赶往各大夜店的VIP 包厢。”在西班牙庄园上改建起来的如Cas Gasi 和Atzaro等精品酒店开始在此流行起来,这种精美绝伦的住处通常设有超大的火炉、时髦的游泳池和欣欣向荣的花园,但每晚的房价也要400美元左右。跟LasSalinas 和Playa d’en Bossa等海滩春天般的自然景致相比,小岛中部显得更时尚一些—在以17世纪教堂闻名的Santa Gertrudis de Fruitera等村庄,裹着传统黑头巾的西

 

班牙老妪和提供新鲜色拉的露天咖啡座相映成趣。还有一种对有时尚意识人士更便宜的方法,便是住在很多时尚工业隐居者在他们的私宅旁包下来的圆锥帐篷或者小旅馆内。全球潮人再次发现Ibiza 认为Ibiza是一个18英里长、12英里宽的超级大夜店的说法是个误解。事实上,像Amnesia、Space和Privilege(它能容纳万人,号称全球最大夜店)等俱乐部往往空空荡荡,相反在南部以另外一种方式被取代。成千上万的派对动物在一夜宿醉之后,戴着蛤蟆镜躺在沙滩上享受地中海的烈日熏烤。老牌夜店仍然受欢迎的有Pacha—1973年由一个西班牙嬉皮士所创建。老式庄园的厨房仍然仿佛是通向全世界贵宾室的入口,每年8月,这儿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们。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这儿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但是在嬉皮士和波希米亚时尚拥趸聚集的北部地区,却是另外一番田园风景—这儿的农场都被覆以白色屋顶的小房子、柑橘树和零散放牧的羊群。在依靠松树林的Benirras海滩,在日落时分,仍然能听到罕见的环成一圈的鼓声。狭窄的泥路通往岩石耸立的海湾和与世隔绝的海滩。我最喜欢的是AguasBlancas海滩,在那儿,柔软的细沙一直延伸至阴影覆盖下的悬崖,年轻的东柏林人运动型的身材堪比阿咯琉斯,搭着浴巾穿过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裸体海滩。在旁边的小木屋,人们坐在遮阳伞下享受乌拉圭籍老板Oscar送上来的Panini 面包、胡萝卜蛋糕和新鲜的caipirinhas美酒。这儿简直就是一个颠覆性的世外桃源,一个在过度发展的地中海沙滩群中脱颖而出的、不带商业味的诺亚方舟。同样,小岛西岸临海酒吧SunsetAshram的日落,也让人想起来1960年代Peter Sellers的嬉皮电影。老板以前是个男模,已经习惯洞穴般隐居生活的他穿着一条拖地的中东长袍,几杯桑格里酒(用葡萄酒加水、糖、香料的一种西班牙式冷饮)下肚之后,开始让印度厨师现身并奉上一段didgeridoo(又称澳洲吹管,是澳洲与纽西兰一带的土著吹奏乐器)独奏。午夜时分,人群开始转移到LasDalias—Ibiza岛一个新兴的嬉皮大本营。呈延伸状的“庭院花园”看上去就像高端版本的果阿,周围是红色旗幡和紫色棉布裹绕的小树。几百个人聚集在五颜六色的地毯上,喝着印度chai和茴香饮料,而长笛艺人和羚羊鼓手则用催眠音乐为大家伴奏。所有这一切都远离了挥霍和造作,在某种程度上,酷得一塌糊涂。毕竟,剥开一切外在回到本质,全球的顶尖潮人、时装设计师和名流们还能在哪里找到如此触动他们内心嬉皮不羁一面的去处呢?古老的Ibiza岛,如此看来,将仍然继续生机勃勃。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2007.04.05第227期《外滩画报》每年8月,这儿的俱乐部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各类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现场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新一代的潮人们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Ibiza看来正在回到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文Yogi 图Yap 凌晨3点,西班牙传奇派对小岛Ibiza,一场战役正在露天酒吧Acura的舞池里硝烟弥漫地进行着—这不是一次rap飙歌,也不是锐舞大赛,而是一场超级吹牛秀—最近刚从最具异国风情和最遥远的目的地回来的人将是胜者。“我从刚果回来没多久。”一个穿夹趾拖鞋、挑染红色马尾辫的英国人说道。他几年前刚辞掉了摩根·斯坦利的工作,现在正沉溺于house音乐。“是啊。”一个穿着结拉巴长袍(伊斯兰教国家男女均穿着的宽敞长袍)、戴太阳眼镜的家伙继续发表演说,“那会我正在土耳其南部看日食,我们一路是坐着骆驼去的。”然后旁边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除了她脖子上挂着的超大的部落徽章)张开双手向我展示一些泛紫色的大麻嫩芽,很自然地说道:“我刚从津巴布韦带回来的新货,要搞一点吗?”两旁的人终于都甘拜下风。重回嬉皮与时髦的源头相对不怎么发达的小岛北部在圈内一直以“Ibiza的嬉皮士领地”而著称,而刚发生在此的这一幕则让人仿佛回到1972年的那段时光。Ibiza,这个离西班牙大陆50英里的小岛,一直是另类的有钱人士垂青的地方,如著名乐队Pink Floyd的成员、欧洲导演Roman Polanski等(后者仍在岛上有一栋小别墅),但是在1980 年代和1990 年代,当24小时电子乐咆哮的派对夜场和酒店业大兴之时,它又失宠了,而且得了一个“海边的蛾摩拉城”(圣经中因其居民罪恶深重而与Sodom城同时被神毁灭的城市)的绰号。现在,新一代的造访者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操着外国口音的嬉皮士开始住在北部一些古老的种植园建筑里,平时躺在太阳底下无所事事,而到了月圆派对时则整夜赤脚狂舞。 JadeJagger—滚石乐队主唱Mick Jagger 的女儿,在附近安静的村庄Sant Joan拥有一座传统的西班牙庄园, 名模Kate Moss 和设计师Matthew Williamson是她府上的常客。法国版《Vogue》杂志的名编Carine Roitfeld、设计师Jean PaulGaultier、U2 乐队主场Bono 和Phoebe Philo经常戴着太阳眼镜出没在Eivissa如迷宫一般的街道两旁的二手商店里,有时他们也会在Sant Carles有名的嬉皮集市上被逮个正着。 Ibiza看来正在重回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我们过去还能躲在令人窒息的夜店广告里喘口气,现在看来不行了。”Jagger小姐过去的私人厨师Serena Cook说道。现在她自己开了一家名为Deliciously Sorted的公司,专门帮访客区分和筛选别墅租金、派对邀请和其他高端生活必需品方面的资讯。时尚圈的大腕并没有只是把Ibiza深藏闺中,相反他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去年Missoni、Gucci、LouisVuitto西班牙Ibiza 岛全球潮人垂青之地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n 和Roberto Cavalli 等品牌的广告里,被太阳漂白的Ibiza岛以背景的形式出现在一堆堆的模特背后。前年秋天,刚刚从戒毒所出来的Kate Moss 就以崭新的形象为Cavalli的新一季服装拍摄大片,背景取自小岛西海岸的一棵风化掉的老树旁。英国时尚摄影室MertAlas 和Marcus Piggot也在岛上拍了不少广告,因为这样子就有了在他们3年前买的、拥有十个卧室的Moorish别墅里狂欢的借口。“我们举行大量的室内派对,并且在月光下坐游艇出海。这儿给我们一种宁静的力量。”他们在最近的一封从Ibiza写来的电子邮件里说道。但正当小岛的嬉皮传统再次被发现的同时,保守的当地政府正在推行一项包括高尔夫球场、公寓房和高速公路在内的备受争议的项目。很多小公路遭到了破坏,造成交通拥堵和大量的反抗声。前年夏天,17000 人涌到大街上集体抗议,Polanski等名流还授权当地报纸用自己的名字谴责政府:“这种疯狂的建设必将把这个美丽的小岛变成一个万劫不复的钢筋水泥丛林。”40年的地中海伊甸园对很多人来说,Ibiza 是一颗用来欣赏而不是过度发展的稀世珍宝。在1960年代嬉皮士在此聚集之前,小岛几千年来一直是寂静的农牧王国。反战人士、越战老兵、摇滚歌星和各路浪人纷纷来到这个物价便宜、风光秀丽和当地人友善的地中海伊甸园。即使今天,为了保持小岛的反主流传统,这儿还是很少能看见一些奢侈品连锁店。嬉皮士们在当年营造了一个漫游式的国际部落—夏天屯居在Ibiza,寒冷的月份则在果阿、加德满都和喀布尔等地方消磨时光(很多人认为果阿的Trance派对发源于Ibiza 的满月狂欢夜)。1970 年代, 在Ibiza嬉皮时髦之名达到鼎盛时期,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还以小岛为灵感设计了一整季的系列作品。任何人如果要一睹当年Ibiza的盛况,可以买一张Orson Welles 的纪录片《F for Fake》,里面有1970年代小岛上的派对影像,以及街道两旁咖啡馆里坐满的束着宽边皮带、戴着爱斯科式细领带并大口抽烟的阳光老外。 但是当DJ和摇头丸这类的毒品在1980年代撒满欧洲大陆时,俱乐部的颓废文化开始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乱七八糟的人在1990年代后期来得最多。”英国老牌连锁夜店Pacha的品牌经理Danny Whittle说道—他在小岛上已经定居了20年。飞机载着醉醺醺的嗑药青年来到这儿,特别是小岛西端旅游业发达的SantAntoni地区。虽然最后这帮旅游团都迁徙去了希腊等其他地方,但过去几年另外一拨更庞大的人群开始涌入。“现在这儿聚集着老而富的人群,”Whittle先生继续说道,“可他们也很颓废,并且希望能在此地得到安慰。他们租独栋的别墅,经常在凌晨5点赶往各大夜店的VIP 包厢。”在西班牙庄园上改建起来的如Cas Gasi 和Atzaro等精品酒店开始在此流行起来,这种精美绝伦的住处通常设有超大的火炉、时髦的游泳池和欣欣向荣的花园,但每晚的房价也要400美元左右。跟LasSalinas 和Playa d’en Bossa等海滩春天般的自然景致相比,小岛中部显得更时尚一些—在以17世纪教堂闻名的Santa Gertrudis de Fruitera等村庄,裹着传统黑头巾的西 

  凌晨3点,西班牙传奇派对小岛Ibiza,一场战役正在露天酒吧Acura 的舞池里硝烟弥漫地进行着—这不是一次rap飙歌,也不是锐舞大赛,而是一场超级吹牛秀—最近刚从最具异国风情和最遥远的目的地回来的人将是胜者。
   “我从刚果回来没多久。”一个穿夹趾拖鞋、挑染红色马尾辫的英国人说道。他几年前刚辞掉了摩根·斯坦利的工作,现在正沉溺于house音乐。
   “是啊。”一个穿着结拉巴长袍(伊斯兰教国家男女均穿着的宽敞长袍)、戴太阳眼镜的家伙继续发表演说,“那会我正在土耳其南部看日食,我们一路是坐着骆驼去的。”每年8月,这儿的俱乐部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各类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现场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新一代的潮人们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Ibiza看来正在回到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文Yogi 图Yap 凌晨3点,西班牙传奇派对小岛Ibiza,一场战役正在露天酒吧Acura的舞池里硝烟弥漫地进行着—这不是一次rap飙歌,也不是锐舞大赛,而是一场超级吹牛秀—最近刚从最具异国风情和最遥远的目的地回来的人将是胜者。“我从刚果回来没多久。”一个穿夹趾拖鞋、挑染红色马尾辫的英国人说道。他几年前刚辞掉了摩根·斯坦利的工作,现在正沉溺于house音乐。“是啊。”一个穿着结拉巴长袍(伊斯兰教国家男女均穿着的宽敞长袍)、戴太阳眼镜的家伙继续发表演说,“那会我正在土耳其南部看日食,我们一路是坐着骆驼去的。”然后旁边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除了她脖子上挂着的超大的部落徽章)张开双手向我展示一些泛紫色的大麻嫩芽,很自然地说道:“我刚从津巴布韦带回来的新货,要搞一点吗?”两旁的人终于都甘拜下风。重回嬉皮与时髦的源头相对不怎么发达的小岛北部在圈内一直以“Ibiza的嬉皮士领地”而著称,而刚发生在此的这一幕则让人仿佛回到1972年的那段时光。Ibiza,这个离西班牙大陆50英里的小岛,一直是另类的有钱人士垂青的地方,如著名乐队Pink Floyd的成员、欧洲导演Roman Polanski等(后者仍在岛上有一栋小别墅),但是在1980 年代和1990 年代,当24小时电子乐咆哮的派对夜场和酒店业大兴之时,它又失宠了,而且得了一个“海边的蛾摩拉城”(圣经中因其居民罪恶深重而与Sodom城同时被神毁灭的城市)的绰号。现在,新一代的造访者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操着外国口音的嬉皮士开始住在北部一些古老的种植园建筑里,平时躺在太阳底下无所事事,而到了月圆派对时则整夜赤脚狂舞。 JadeJagger—滚石乐队主唱Mick Jagger 的女儿,在附近安静的村庄Sant Joan拥有一座传统的西班牙庄园, 名模Kate Moss 和设计师Matthew Williamson是她府上的常客。法国版《Vogue》杂志的名编Carine Roitfeld、设计师Jean PaulGaultier、U2 乐队主场Bono 和Phoebe Philo经常戴着太阳眼镜出没在Eivissa如迷宫一般的街道两旁的二手商店里,有时他们也会在Sant Carles有名的嬉皮集市上被逮个正着。 Ibiza看来正在重回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我们过去还能躲在令人窒息的夜店广告里喘口气,现在看来不行了。”Jagger小姐过去的私人厨师Serena Cook说道。现在她自己开了一家名为Deliciously Sorted的公司,专门帮访客区分和筛选别墅租金、派对邀请和其他高端生活必需品方面的资讯。时尚圈的大腕并没有只是把Ibiza深藏闺中,相反他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去年Missoni、Gucci、LouisVuitto
   然后旁边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除了她脖子上挂着的超大的部落徽章)张开双手向我展示一些泛紫色的大麻嫩芽,很自然地说道:“我刚从津巴布韦带回来的新货,要搞一点吗?”两旁的人终于都甘拜下风。

 

重回嬉皮与时髦的源头班牙老妪和提供新鲜色拉的露天咖啡座相映成趣。还有一种对有时尚意识人士更便宜的方法,便是住在很多时尚工业隐居者在他们的私宅旁包下来的圆锥帐篷或者小旅馆内。全球潮人再次发现Ibiza 认为Ibiza是一个18英里长、12英里宽的超级大夜店的说法是个误解。事实上,像Amnesia、Space和Privilege(它能容纳万人,号称全球最大夜店)等俱乐部往往空空荡荡,相反在南部以另外一种方式被取代。成千上万的派对动物在一夜宿醉之后,戴着蛤蟆镜躺在沙滩上享受地中海的烈日熏烤。老牌夜店仍然受欢迎的有Pacha—1973年由一个西班牙嬉皮士所创建。老式庄园的厨房仍然仿佛是通向全世界贵宾室的入口,每年8月,这儿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们。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这儿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但是在嬉皮士和波希米亚时尚拥趸聚集的北部地区,却是另外一番田园风景—这儿的农场都被覆以白色屋顶的小房子、柑橘树和零散放牧的羊群。在依靠松树林的Benirras海滩,在日落时分,仍然能听到罕见的环成一圈的鼓声。狭窄的泥路通往岩石耸立的海湾和与世隔绝的海滩。我最喜欢的是AguasBlancas海滩,在那儿,柔软的细沙一直延伸至阴影覆盖下的悬崖,年轻的东柏林人运动型的身材堪比阿咯琉斯,搭着浴巾穿过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裸体海滩。在旁边的小木屋,人们坐在遮阳伞下享受乌拉圭籍老板Oscar送上来的Panini 面包、胡萝卜蛋糕和新鲜的caipirinhas美酒。这儿简直就是一个颠覆性的世外桃源,一个在过度发展的地中海沙滩群中脱颖而出的、不带商业味的诺亚方舟。同样,小岛西岸临海酒吧SunsetAshram的日落,也让人想起来1960年代Peter Sellers的嬉皮电影。老板以前是个男模,已经习惯洞穴般隐居生活的他穿着一条拖地的中东长袍,几杯桑格里酒(用葡萄酒加水、糖、香料的一种西班牙式冷饮)下肚之后,开始让印度厨师现身并奉上一段didgeridoo(又称澳洲吹管,是澳洲与纽西兰一带的土著吹奏乐器)独奏。午夜时分,人群开始转移到LasDalias—Ibiza岛一个新兴的嬉皮大本营。呈延伸状的“庭院花园”看上去就像高端版本的果阿,周围是红色旗幡和紫色棉布裹绕的小树。几百个人聚集在五颜六色的地毯上,喝着印度chai和茴香饮料,而长笛艺人和羚羊鼓手则用催眠音乐为大家伴奏。所有这一切都远离了挥霍和造作,在某种程度上,酷得一塌糊涂。毕竟,剥开一切外在回到本质,全球的顶尖潮人、时装设计师和名流们还能在哪里找到如此触动他们内心嬉皮不羁一面的去处呢?古老的Ibiza岛,如此看来,将仍然继续生机勃勃。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2007.04.05第227期《外滩画报》
   相对不怎么发达的小岛北部在圈内一直以“Ibiza 的嬉皮士领地”而著称,而刚发生在此的这一幕则让人仿佛回到1972年的那段时光。
   Ibiza,这个离西班牙大陆50 英里的小岛,一直是另类的有钱人士垂青的地方,如著名乐队Pink Floyd的成员、欧洲导演Roman Polanski 等(后者仍在岛上有一栋小别墅),但是在1980 年代和1990 年代,当24小时电子乐咆哮的派对夜场和酒店业大兴之时,它又失宠了,而且得了一个“海边的蛾摩拉城”(圣经中因其居民罪恶深重而与Sodom城同时被神毁灭的城市)的绰号。
   现在,新一代的造访者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操着外国口音的嬉皮士开始住在北部一些古老的种植园建筑里,平时躺在太阳底下无所事事,而到了月圆派对时则整夜赤脚狂舞。
    JadeJagger—滚石乐队主唱Mick Jagger 的女儿,在附近安静的村庄Sant Joan 拥有一座传统的西班牙庄园, 名模KateMoss 和设计师Matthew Williamson 是她府上的常客。
   法国版《Vogue》杂志的名编Carine Roitfeld、设计师Jean Paul Gaultier、U2 乐队主场Bono和Phoebe Philo 经常戴着太阳眼镜出没在Eivissa 如迷宫一般的街道两旁的二手商店里,有时他们也会在SantCarles 有名的嬉皮集市上被逮个正着。
    Ibiza看来正在重回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我们过去还能躲在令人窒息的夜店广告里喘口气,现在看来不行了。”Jagger小姐过去的私人厨师Serena Cook 说道。现在她自己开了一家名为Deliciously Sorted的公司,专门帮访客区分和筛选别墅租金、派对邀请和其他高端生活必需品方面的资讯。n 和Roberto Cavalli 等品牌的广告里,被太阳漂白的Ibiza岛以背景的形式出现在一堆堆的模特背后。前年秋天,刚刚从戒毒所出来的Kate Moss 就以崭新的形象为Cavalli的新一季服装拍摄大片,背景取自小岛西海岸的一棵风化掉的老树旁。英国时尚摄影室MertAlas 和Marcus Piggot也在岛上拍了不少广告,因为这样子就有了在他们3年前买的、拥有十个卧室的Moorish别墅里狂欢的借口。“我们举行大量的室内派对,并且在月光下坐游艇出海。这儿给我们一种宁静的力量。”他们在最近的一封从Ibiza写来的电子邮件里说道。但正当小岛的嬉皮传统再次被发现的同时,保守的当地政府正在推行一项包括高尔夫球场、公寓房和高速公路在内的备受争议的项目。很多小公路遭到了破坏,造成交通拥堵和大量的反抗声。前年夏天,17000 人涌到大街上集体抗议,Polanski等名流还授权当地报纸用自己的名字谴责政府:“这种疯狂的建设必将把这个美丽的小岛变成一个万劫不复的钢筋水泥丛林。”40年的地中海伊甸园对很多人来说,Ibiza 是一颗用来欣赏而不是过度发展的稀世珍宝。在1960年代嬉皮士在此聚集之前,小岛几千年来一直是寂静的农牧王国。反战人士、越战老兵、摇滚歌星和各路浪人纷纷来到这个物价便宜、风光秀丽和当地人友善的地中海伊甸园。即使今天,为了保持小岛的反主流传统,这儿还是很少能看见一些奢侈品连锁店。嬉皮士们在当年营造了一个漫游式的国际部落—夏天屯居在Ibiza,寒冷的月份则在果阿、加德满都和喀布尔等地方消磨时光(很多人认为果阿的Trance派对发源于Ibiza 的满月狂欢夜)。1970 年代, 在Ibiza嬉皮时髦之名达到鼎盛时期,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还以小岛为灵感设计了一整季的系列作品。任何人如果要一睹当年Ibiza的盛况,可以买一张Orson Welles 的纪录片《F for Fake》,里面有1970年代小岛上的派对影像,以及街道两旁咖啡馆里坐满的束着宽边皮带、戴着爱斯科式细领带并大口抽烟的阳光老外。 但是当DJ和摇头丸这类的毒品在1980年代撒满欧洲大陆时,俱乐部的颓废文化开始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乱七八糟的人在1990年代后期来得最多。”英国老牌连锁夜店Pacha的品牌经理Danny Whittle说道—他在小岛上已经定居了20年。飞机载着醉醺醺的嗑药青年来到这儿,特别是小岛西端旅游业发达的SantAntoni地区。虽然最后这帮旅游团都迁徙去了希腊等其他地方,但过去几年另外一拨更庞大的人群开始涌入。“现在这儿聚集着老而富的人群,”Whittle先生继续说道,“可他们也很颓废,并且希望能在此地得到安慰。他们租独栋的别墅,经常在凌晨5点赶往各大夜店的VIP 包厢。”在西班牙庄园上改建起来的如Cas Gasi 和Atzaro等精品酒店开始在此流行起来,这种精美绝伦的住处通常设有超大的火炉、时髦的游泳池和欣欣向荣的花园,但每晚的房价也要400美元左右。跟LasSalinas 和Playa d’en Bossa等海滩春天般的自然景致相比,小岛中部显得更时尚一些—在以17世纪教堂闻名的Santa Gertrudis de Fruitera等村庄,裹着传统黑头巾的西
   时尚圈的大腕并没有只是把Ibiza深藏闺中,相反他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去年Missoni、Gucci、Louis Vuitton和Roberto Cavalli 等品牌的广告里,被太阳漂白的Ibiza 岛以背景的形式出现在一堆堆的模特背后。
   前年秋天,刚刚从戒毒所出来的Kate Moss 就以崭新的形象为Cavalli的新一季服装拍摄大片,背景取自小岛西海岸的一棵风化掉的老树旁。英国时尚摄影室Mert Alas 和MarcusPiggot也在岛上拍了不少广告,因为这样子就有了在他们3 年前买的、拥有十个卧室的Moorish别墅里狂欢的借口。“我们举行大量的室内派对,并且在月光下坐游艇出海。这儿给我们一种宁静的力量。”他们在最近的一封从Ibiza写来的电子邮件里说道。
   但正当小岛的嬉皮传统再次被发现的同时,保守的当地政府正在推行一项包括高尔夫球场、公寓房和高速公路在内的备受争议的项目。很多小公路遭到了破坏,造成交通拥堵和大量的反抗声。
    前年夏天,17000人涌到大街上集体抗议,Polanski等名流还授权当地报纸用自己的名字谴责政府:“这种疯狂的建设必将把这个美丽的小岛变成一个万劫不复的钢筋水泥丛林。”

每年8月,这儿的俱乐部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各类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现场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新一代的潮人们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Ibiza看来正在回到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文Yogi 图Yap 凌晨3点,西班牙传奇派对小岛Ibiza,一场战役正在露天酒吧Acura的舞池里硝烟弥漫地进行着—这不是一次rap飙歌,也不是锐舞大赛,而是一场超级吹牛秀—最近刚从最具异国风情和最遥远的目的地回来的人将是胜者。“我从刚果回来没多久。”一个穿夹趾拖鞋、挑染红色马尾辫的英国人说道。他几年前刚辞掉了摩根·斯坦利的工作,现在正沉溺于house音乐。“是啊。”一个穿着结拉巴长袍(伊斯兰教国家男女均穿着的宽敞长袍)、戴太阳眼镜的家伙继续发表演说,“那会我正在土耳其南部看日食,我们一路是坐着骆驼去的。”然后旁边一个其貌不扬的女人(除了她脖子上挂着的超大的部落徽章)张开双手向我展示一些泛紫色的大麻嫩芽,很自然地说道:“我刚从津巴布韦带回来的新货,要搞一点吗?”两旁的人终于都甘拜下风。重回嬉皮与时髦的源头相对不怎么发达的小岛北部在圈内一直以“Ibiza的嬉皮士领地”而著称,而刚发生在此的这一幕则让人仿佛回到1972年的那段时光。Ibiza,这个离西班牙大陆50英里的小岛,一直是另类的有钱人士垂青的地方,如著名乐队Pink Floyd的成员、欧洲导演Roman Polanski等(后者仍在岛上有一栋小别墅),但是在1980 年代和1990 年代,当24小时电子乐咆哮的派对夜场和酒店业大兴之时,它又失宠了,而且得了一个“海边的蛾摩拉城”(圣经中因其居民罪恶深重而与Sodom城同时被神毁灭的城市)的绰号。现在,新一代的造访者开始重访Ibiza,不是为了锐舞派对,而是重拾一种波希米亚式信念的懒人生活。操着外国口音的嬉皮士开始住在北部一些古老的种植园建筑里,平时躺在太阳底下无所事事,而到了月圆派对时则整夜赤脚狂舞。 JadeJagger—滚石乐队主唱Mick Jagger 的女儿,在附近安静的村庄Sant Joan拥有一座传统的西班牙庄园, 名模Kate Moss 和设计师Matthew Williamson是她府上的常客。法国版《Vogue》杂志的名编Carine Roitfeld、设计师Jean PaulGaultier、U2 乐队主场Bono 和Phoebe Philo经常戴着太阳眼镜出没在Eivissa如迷宫一般的街道两旁的二手商店里,有时他们也会在Sant Carles有名的嬉皮集市上被逮个正着。 Ibiza看来正在重回它的嬉皮与时髦的源头。“我们过去还能躲在令人窒息的夜店广告里喘口气,现在看来不行了。”Jagger小姐过去的私人厨师Serena Cook说道。现在她自己开了一家名为Deliciously Sorted的公司,专门帮访客区分和筛选别墅租金、派对邀请和其他高端生活必需品方面的资讯。时尚圈的大腕并没有只是把Ibiza深藏闺中,相反他们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去年Missoni、Gucci、LouisVuitto40年的地中海伊甸园
    对很多人来说,Ibiza是一颗用来欣赏而不是过度发展的稀世珍宝。在1960年代嬉皮士在此聚集之前,小岛几千年来一直是寂静的农牧王国。反战人士、越战老兵、摇滚歌星和各路浪人纷纷来到这个物价便宜、风光秀丽和当地人友善的地中海伊甸园。即使今天,为了保持小岛的反主流传统,这儿还是很少能看见一些奢侈品连锁店。
   嬉皮士们在当年营造了一个漫游式的国际部落—夏天屯居在Ibiza,寒冷的月份则在果阿、加德满都和喀布尔等地方消磨时光(很多人认为果阿的Trance派对发源于Ibiza 的满月狂欢夜)。1970 年代, 在Ibiza 嬉皮时髦之名达到鼎盛时期,设计师Yves SaintLaurent 还以小岛为灵感设计了一整季的系列作品。任何人如果要一睹当年Ibiza 的盛况,可以买一张Orson Welles的纪录片《F for Fake》,里面有1970年代小岛上的派对影像,以及街道两旁咖啡馆里坐满的束着宽边皮带、戴着爱斯科式细领带并大口抽烟的阳光老外。班牙老妪和提供新鲜色拉的露天咖啡座相映成趣。还有一种对有时尚意识人士更便宜的方法,便是住在很多时尚工业隐居者在他们的私宅旁包下来的圆锥帐篷或者小旅馆内。全球潮人再次发现Ibiza 认为Ibiza是一个18英里长、12英里宽的超级大夜店的说法是个误解。事实上,像Amnesia、Space和Privilege(它能容纳万人,号称全球最大夜店)等俱乐部往往空空荡荡,相反在南部以另外一种方式被取代。成千上万的派对动物在一夜宿醉之后,戴着蛤蟆镜躺在沙滩上享受地中海的烈日熏烤。老牌夜店仍然受欢迎的有Pacha—1973年由一个西班牙嬉皮士所创建。老式庄园的厨房仍然仿佛是通向全世界贵宾室的入口,每年8月,这儿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们。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这儿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但是在嬉皮士和波希米亚时尚拥趸聚集的北部地区,却是另外一番田园风景—这儿的农场都被覆以白色屋顶的小房子、柑橘树和零散放牧的羊群。在依靠松树林的Benirras海滩,在日落时分,仍然能听到罕见的环成一圈的鼓声。狭窄的泥路通往岩石耸立的海湾和与世隔绝的海滩。我最喜欢的是AguasBlancas海滩,在那儿,柔软的细沙一直延伸至阴影覆盖下的悬崖,年轻的东柏林人运动型的身材堪比阿咯琉斯,搭着浴巾穿过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裸体海滩。在旁边的小木屋,人们坐在遮阳伞下享受乌拉圭籍老板Oscar送上来的Panini 面包、胡萝卜蛋糕和新鲜的caipirinhas美酒。这儿简直就是一个颠覆性的世外桃源,一个在过度发展的地中海沙滩群中脱颖而出的、不带商业味的诺亚方舟。同样,小岛西岸临海酒吧SunsetAshram的日落,也让人想起来1960年代Peter Sellers的嬉皮电影。老板以前是个男模,已经习惯洞穴般隐居生活的他穿着一条拖地的中东长袍,几杯桑格里酒(用葡萄酒加水、糖、香料的一种西班牙式冷饮)下肚之后,开始让印度厨师现身并奉上一段didgeridoo(又称澳洲吹管,是澳洲与纽西兰一带的土著吹奏乐器)独奏。午夜时分,人群开始转移到LasDalias—Ibiza岛一个新兴的嬉皮大本营。呈延伸状的“庭院花园”看上去就像高端版本的果阿,周围是红色旗幡和紫色棉布裹绕的小树。几百个人聚集在五颜六色的地毯上,喝着印度chai和茴香饮料,而长笛艺人和羚羊鼓手则用催眠音乐为大家伴奏。所有这一切都远离了挥霍和造作,在某种程度上,酷得一塌糊涂。毕竟,剥开一切外在回到本质,全球的顶尖潮人、时装设计师和名流们还能在哪里找到如此触动他们内心嬉皮不羁一面的去处呢?古老的Ibiza岛,如此看来,将仍然继续生机勃勃。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2007.04.05第227期《外滩画报》
    但是当DJ和摇头丸这类的毒品在1980 年代撒满欧洲大陆时,俱乐部的颓废文化开始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乱七八糟的人在1990年代后期来得最多。”英国老牌连锁夜店Pacha的品牌经理Danny Whittle 说道—他在小岛上已经定居了20年。飞机载着醉醺醺的嗑药青年来到这儿,特别是小岛西端旅游业发达的Sant Antoni地区。虽然最后这帮旅游团都迁徙去了希腊等其他地方,但过去几年另外一拨更庞大的人群开始涌入。“现在这儿聚集着老而富的人群,”Whittle先生继续说道,“可他们也很颓废,并且希望能在此地得到安慰。他们租独栋的别墅,经常在凌晨5 点赶往各大夜店的VIP 包厢。”
   在西班牙庄园上改建起来的如Cas Gasi 和Atzaro等精品酒店开始在此流行起来,这种精美绝伦的住处通常设有超大的火炉、时髦的游泳池和欣欣向荣的花园,但每晚的房价也要400美元左右。跟LasSalinas 和Playa d’en Bossa 等海滩春天般的自然景致相比,小岛中部显得更时尚一些—在以17世纪教堂闻名的Santa Gertrudis de Fruitera等村庄,裹着传统黑头巾的西班牙老妪和提供新鲜色拉的露天咖啡座相映成趣。还有一种对有时尚意识人士更便宜的方法,便是住在很多时尚工业隐居者在他们的私宅旁包下来的圆锥帐篷或者小旅馆内。

n 和Roberto Cavalli 等品牌的广告里,被太阳漂白的Ibiza岛以背景的形式出现在一堆堆的模特背后。前年秋天,刚刚从戒毒所出来的Kate Moss 就以崭新的形象为Cavalli的新一季服装拍摄大片,背景取自小岛西海岸的一棵风化掉的老树旁。英国时尚摄影室MertAlas 和Marcus Piggot也在岛上拍了不少广告,因为这样子就有了在他们3年前买的、拥有十个卧室的Moorish别墅里狂欢的借口。“我们举行大量的室内派对,并且在月光下坐游艇出海。这儿给我们一种宁静的力量。”他们在最近的一封从Ibiza写来的电子邮件里说道。但正当小岛的嬉皮传统再次被发现的同时,保守的当地政府正在推行一项包括高尔夫球场、公寓房和高速公路在内的备受争议的项目。很多小公路遭到了破坏,造成交通拥堵和大量的反抗声。前年夏天,17000 人涌到大街上集体抗议,Polanski等名流还授权当地报纸用自己的名字谴责政府:“这种疯狂的建设必将把这个美丽的小岛变成一个万劫不复的钢筋水泥丛林。”40年的地中海伊甸园对很多人来说,Ibiza 是一颗用来欣赏而不是过度发展的稀世珍宝。在1960年代嬉皮士在此聚集之前,小岛几千年来一直是寂静的农牧王国。反战人士、越战老兵、摇滚歌星和各路浪人纷纷来到这个物价便宜、风光秀丽和当地人友善的地中海伊甸园。即使今天,为了保持小岛的反主流传统,这儿还是很少能看见一些奢侈品连锁店。嬉皮士们在当年营造了一个漫游式的国际部落—夏天屯居在Ibiza,寒冷的月份则在果阿、加德满都和喀布尔等地方消磨时光(很多人认为果阿的Trance派对发源于Ibiza 的满月狂欢夜)。1970 年代, 在Ibiza嬉皮时髦之名达到鼎盛时期,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还以小岛为灵感设计了一整季的系列作品。任何人如果要一睹当年Ibiza的盛况,可以买一张Orson Welles 的纪录片《F for Fake》,里面有1970年代小岛上的派对影像,以及街道两旁咖啡馆里坐满的束着宽边皮带、戴着爱斯科式细领带并大口抽烟的阳光老外。 但是当DJ和摇头丸这类的毒品在1980年代撒满欧洲大陆时,俱乐部的颓废文化开始朝另外一个方向发展。“乱七八糟的人在1990年代后期来得最多。”英国老牌连锁夜店Pacha的品牌经理Danny Whittle说道—他在小岛上已经定居了20年。飞机载着醉醺醺的嗑药青年来到这儿,特别是小岛西端旅游业发达的SantAntoni地区。虽然最后这帮旅游团都迁徙去了希腊等其他地方,但过去几年另外一拨更庞大的人群开始涌入。“现在这儿聚集着老而富的人群,”Whittle先生继续说道,“可他们也很颓废,并且希望能在此地得到安慰。他们租独栋的别墅,经常在凌晨5点赶往各大夜店的VIP 包厢。”在西班牙庄园上改建起来的如Cas Gasi 和Atzaro等精品酒店开始在此流行起来,这种精美绝伦的住处通常设有超大的火炉、时髦的游泳池和欣欣向荣的花园,但每晚的房价也要400美元左右。跟LasSalinas 和Playa d’en Bossa等海滩春天般的自然景致相比,小岛中部显得更时尚一些—在以17世纪教堂闻名的Santa Gertrudis de Fruitera等村庄,裹着传统黑头巾的西全球潮人再次发现Ibiza
    认为Ibiza是一个18 英里长、12英里宽的超级大夜店的说法是个误解。事实上,像Amnesia、Space和Privilege(它能容纳万人,号称全球最大夜店)等俱乐部往往空空荡荡,相反在南部以另外一种方式被取代。成千上万的派对动物在一夜宿醉之后,戴着蛤蟆镜躺在沙滩上享受地中海的烈日熏烤。
   老牌夜店仍然受欢迎的有Pacha—1973 年由一个西班牙嬉皮士所创建。老式庄园的厨房仍然仿佛是通向全世界贵宾室的入口,每年8月,这儿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们。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这儿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但是在嬉皮士和波希米亚时尚拥趸聚集的北部地区,却是另外一番田园风景—这儿的农场都被覆以白色屋顶的小房子、柑橘树和零散放牧的羊群。在依靠松树林的Benirras海滩,在日落时分,仍然能听到罕见的环成一圈的鼓声。
   狭窄的泥路通往岩石耸立的海湾和与世隔绝的海滩。我最喜欢的是Aguas Blancas海滩,在那儿,柔软的细沙一直延伸至阴影覆盖下的悬崖,年轻的东柏林人运动型的身材堪比阿咯琉斯,搭着浴巾穿过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裸体海滩。在旁边的小木屋,人们坐在遮阳伞下享受乌拉圭籍老板Oscar送上来的Panini 面包、胡萝卜蛋糕和新鲜的caipirinhas美酒。这儿简直就是一个颠覆性的世外桃源,一个在过度发展的地中海沙滩群中脱颖而出的、不带商业味的诺亚方舟。班牙老妪和提供新鲜色拉的露天咖啡座相映成趣。还有一种对有时尚意识人士更便宜的方法,便是住在很多时尚工业隐居者在他们的私宅旁包下来的圆锥帐篷或者小旅馆内。全球潮人再次发现Ibiza 认为Ibiza是一个18英里长、12英里宽的超级大夜店的说法是个误解。事实上,像Amnesia、Space和Privilege(它能容纳万人,号称全球最大夜店)等俱乐部往往空空荡荡,相反在南部以另外一种方式被取代。成千上万的派对动物在一夜宿醉之后,戴着蛤蟆镜躺在沙滩上享受地中海的烈日熏烤。老牌夜店仍然受欢迎的有Pacha—1973年由一个西班牙嬉皮士所创建。老式庄园的厨房仍然仿佛是通向全世界贵宾室的入口,每年8月,这儿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们。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这儿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但是在嬉皮士和波希米亚时尚拥趸聚集的北部地区,却是另外一番田园风景—这儿的农场都被覆以白色屋顶的小房子、柑橘树和零散放牧的羊群。在依靠松树林的Benirras海滩,在日落时分,仍然能听到罕见的环成一圈的鼓声。狭窄的泥路通往岩石耸立的海湾和与世隔绝的海滩。我最喜欢的是AguasBlancas海滩,在那儿,柔软的细沙一直延伸至阴影覆盖下的悬崖,年轻的东柏林人运动型的身材堪比阿咯琉斯,搭着浴巾穿过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裸体海滩。在旁边的小木屋,人们坐在遮阳伞下享受乌拉圭籍老板Oscar送上来的Panini 面包、胡萝卜蛋糕和新鲜的caipirinhas美酒。这儿简直就是一个颠覆性的世外桃源,一个在过度发展的地中海沙滩群中脱颖而出的、不带商业味的诺亚方舟。同样,小岛西岸临海酒吧SunsetAshram的日落,也让人想起来1960年代Peter Sellers的嬉皮电影。老板以前是个男模,已经习惯洞穴般隐居生活的他穿着一条拖地的中东长袍,几杯桑格里酒(用葡萄酒加水、糖、香料的一种西班牙式冷饮)下肚之后,开始让印度厨师现身并奉上一段didgeridoo(又称澳洲吹管,是澳洲与纽西兰一带的土著吹奏乐器)独奏。午夜时分,人群开始转移到LasDalias—Ibiza岛一个新兴的嬉皮大本营。呈延伸状的“庭院花园”看上去就像高端版本的果阿,周围是红色旗幡和紫色棉布裹绕的小树。几百个人聚集在五颜六色的地毯上,喝着印度chai和茴香饮料,而长笛艺人和羚羊鼓手则用催眠音乐为大家伴奏。所有这一切都远离了挥霍和造作,在某种程度上,酷得一塌糊涂。毕竟,剥开一切外在回到本质,全球的顶尖潮人、时装设计师和名流们还能在哪里找到如此触动他们内心嬉皮不羁一面的去处呢?古老的Ibiza岛,如此看来,将仍然继续生机勃勃。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2007.04.05第227期《外滩画报》
   同样,小岛西岸临海酒吧SunsetAshram 的日落,也让人想起来1960年代Peter Sellers的嬉皮电影。老板以前是个男模,已经习惯洞穴般隐居生活的他穿着一条拖地的中东长袍,几杯桑格里酒(用葡萄酒加水、糖、香料的一种西班牙式冷饮)下肚之后,开始让印度厨师现身并奉上一段didgeridoo(又称澳洲吹管,是澳洲与纽西兰一带的土著吹奏乐器)独奏。午夜时分,人群开始转移到LasDalias—Ibiza岛一个新兴的嬉皮大本营。呈延伸状的“庭院花园”看上去就像高端版本的果阿,周围是红色旗幡和紫色棉布裹绕的小树。几百个人聚集在五颜六色的地毯上,喝着印度chai和茴香饮料,而长笛艺人和羚羊鼓手则用催眠音乐为大家伴奏。
   所有这一切都远离了挥霍和造作,在某种程度上,酷得一塌糊涂。毕竟,剥开一切外在回到本质,全球的顶尖潮人、时装设计师和名流们还能在哪里找到如此触动他们内心嬉皮不羁一面的去处呢?古老的Ibiza岛,如此看来,将仍然继续生机勃勃。

班牙老妪和提供新鲜色拉的露天咖啡座相映成趣。还有一种对有时尚意识人士更便宜的方法,便是住在很多时尚工业隐居者在他们的私宅旁包下来的圆锥帐篷或者小旅馆内。全球潮人再次发现Ibiza 认为Ibiza是一个18英里长、12英里宽的超级大夜店的说法是个误解。事实上,像Amnesia、Space和Privilege(它能容纳万人,号称全球最大夜店)等俱乐部往往空空荡荡,相反在南部以另外一种方式被取代。成千上万的派对动物在一夜宿醉之后,戴着蛤蟆镜躺在沙滩上享受地中海的烈日熏烤。老牌夜店仍然受欢迎的有Pacha—1973年由一个西班牙嬉皮士所创建。老式庄园的厨房仍然仿佛是通向全世界贵宾室的入口,每年8月,这儿挤满了像Mick Jagger 和Bono等摇滚明星、欧洲贵族的后裔以及阿拉伯王子们。当狂欢在凌晨5点到达顶峰时,这儿就如同一个超级放大版的Studio54。但是在嬉皮士和波希米亚时尚拥趸聚集的北部地区,却是另外一番田园风景—这儿的农场都被覆以白色屋顶的小房子、柑橘树和零散放牧的羊群。在依靠松树林的Benirras海滩,在日落时分,仍然能听到罕见的环成一圈的鼓声。狭窄的泥路通往岩石耸立的海湾和与世隔绝的海滩。我最喜欢的是AguasBlancas海滩,在那儿,柔软的细沙一直延伸至阴影覆盖下的悬崖,年轻的东柏林人运动型的身材堪比阿咯琉斯,搭着浴巾穿过正在享受日光浴的裸体海滩。在旁边的小木屋,人们坐在遮阳伞下享受乌拉圭籍老板Oscar送上来的Panini 面包、胡萝卜蛋糕和新鲜的caipirinhas美酒。这儿简直就是一个颠覆性的世外桃源,一个在过度发展的地中海沙滩群中脱颖而出的、不带商业味的诺亚方舟。同样,小岛西岸临海酒吧SunsetAshram的日落,也让人想起来1960年代Peter Sellers的嬉皮电影。老板以前是个男模,已经习惯洞穴般隐居生活的他穿着一条拖地的中东长袍,几杯桑格里酒(用葡萄酒加水、糖、香料的一种西班牙式冷饮)下肚之后,开始让印度厨师现身并奉上一段didgeridoo(又称澳洲吹管,是澳洲与纽西兰一带的土著吹奏乐器)独奏。午夜时分,人群开始转移到LasDalias—Ibiza岛一个新兴的嬉皮大本营。呈延伸状的“庭院花园”看上去就像高端版本的果阿,周围是红色旗幡和紫色棉布裹绕的小树。几百个人聚集在五颜六色的地毯上,喝着印度chai和茴香饮料,而长笛艺人和羚羊鼓手则用催眠音乐为大家伴奏。所有这一切都远离了挥霍和造作,在某种程度上,酷得一塌糊涂。毕竟,剥开一切外在回到本质,全球的顶尖潮人、时装设计师和名流们还能在哪里找到如此触动他们内心嬉皮不羁一面的去处呢?古老的Ibiza岛,如此看来,将仍然继续生机勃勃。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2007.04.05第227期《外滩画报》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2007.04.05第227期《外滩画报》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