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潘迪华  

2008-03-19 15:54:11|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得很好,但编曲也同样有问题。我一直很注重编曲,上世纪60年代制作的歌曲,到现在我还是比较满意,觉得没有落伍。现在,我用现代少女的心态来重新诠释这些老歌,做了一些改变。B:为什么你到了老年又重回娱乐圈?P:我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入行歌坛了。我和李小龙的关系很好,他很小就去美国,让老外都摈弃了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观念。现在李小龙的功夫风靡全世界,中国也变得强盛起来。但是在文化艺术方面,我们还不强大。在音乐方面,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让更多的西方人了解正宗的中国音乐、腔调。音乐文化一定要带领和引导观众。我来到这个世界,很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么。我希望我们中国的音乐能够有自己的位置,不要总是被边缘化。B:你对当下的流行音乐发展现状怎么看?P:现在的歌者不需要向听众交待自己在唱什么,你也听不出他在唱什么,比如周杰伦,他很酷,也很投机,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喜欢什么。有人说我老是批评他们的偶像,其实不,我只谈音乐,不针对个人。电影里的老上海B:你的原名叫潘宛卿,为什么取潘迪华这个艺名?P:当时我在严右翔的上海艺华电影公司当演员,导演易文给我起了潘迪华这个名字。不过,我在海外演出时,还是用潘宛卿这个名字。但是用粤语说“潘迪华”,不好听,所以我倾向于用英文Rebecca,到哪儿都没问题。B:《色?戒》里的麻将戏是在你的指导下完成的吗?P:是的。李安来拜访我,问我那个年代怎么打麻将。我说,当时打的是十三张牌,我和三个上海女人打给他看。后来,李安带汤唯来我家,请我把汤唯教成那个时代的上海淑女。这让我很为难,因为只有在老上海生活过的女孩才能从骨子里透出那种感觉。现代人已经被现代的氛围浸染,很难表现出那样的感觉。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B:最后汤唯的表现,你满意吗?P:她的表现确实让我刮目相看。她很努力,也很有天分。她唱的那首《天涯歌女》给她的表演加了不少分。整部戏不错,只是出于市场考虑,李安放了一些商业元素,不然的话,《色?戒》不一定会这么成功,但是这些商业元素破坏了电影的结构。以前曾有很多导演把张爱玲的作品搬上银幕,我在上世纪60年代也做了许多工作

专访潘迪华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专访潘迪华

 

蔡琴编曲有问题,周杰伦很投机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专访潘迪华蔡琴编曲有问题,周杰伦很投机潘迪华是一个骨子里透出老上海韵味的艺人。她不大牌,在出演的不多的电影里,她一举手一投足便道尽了老上海的婉转。《阿飞正传》、《色?戒》的成功都离不开潘迪华。在香港乐坛中,潘迪华也是个传奇人物,她是第一个签约英国EMI的香港歌手,从老式情歌到jazz,都能演绎得韵味十足。文河西虽然已经年过七旬,可是潘迪华头天做完黄耀明演唱会的嘉宾,连个安稳觉都没睡上,第二天依旧精神矍铄。潘迪华的吴侬软语,就像我们在王家卫电影中听到的一样,和她对话时,会有时空错乱的感觉。此次来上海,潘迪华还和台湾作家李黎、上海电台主持人淳子一同,为一本新书《玻璃电台——上海老歌留声》捧场,这是一本谈上海老歌的书。对于上海老歌,潘迪华有说不完的话。因为上海老歌,她与王家卫一见如故;因为执著于上海老歌,她疏于和儿子沟通,而现在儿子已然故去,潘迪华追悔莫及。B=《外滩画报》 P= 潘迪华歌曲里的老上海  B:你是第一位签约英国EMI的香港歌手,当时和英国EMI签约出了几张唱片?P:自1964年起,我与EMI公司签了歌星合约,和披头士等英伦大牌是同门,出了两张EP。随即,我在香港百代唱片公司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国语大碟“情人桥”。之后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推出了“MyHong Kong”、“DidntWe”等歌曲,反响都相当热烈。1975年我出版了唱片“A ChristmasCarol”之后,就淡出了娱乐圈,直到王家卫请我演《阿飞正传》。B:你曾在香港的夜总会唱歌,家里是什么态度?P:父母都反对。当时在夜总会唱歌,被视作歌女,不体面,被人瞧不起。现在时代转变了,很多家长都拼命把孩子送到艺术院校去深造,希望他们日后能成为艺人。但成功是不简单的。B:很多人都唱过老上海的歌曲,比如周璇、蔡琴,你怎么看?P:周璇的音乐太薄了,编曲不够好,引不起一般人的共鸣。其实周璇也可以商业化,如果把她的vocal原声套出来,再重新录音,重新编曲,会很好,但很贵,大概要花5000万美元。蔡琴唱 潘迪华是一个骨子里透出老上海韵味的艺人。她不大牌,在出演的不多的电影里,她一举手一投足便道尽了老上海的婉转。《阿飞正传》、《色?戒》的成功都离不开潘迪华。在香港乐坛中,潘迪华也是个传奇人物,她是第一个签约英国EMI的香港歌手,从老式情歌到jazz,都能演绎得韵味十足。
文/河西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专访潘迪华蔡琴编曲有问题,周杰伦很投机潘迪华是一个骨子里透出老上海韵味的艺人。她不大牌,在出演的不多的电影里,她一举手一投足便道尽了老上海的婉转。《阿飞正传》、《色?戒》的成功都离不开潘迪华。在香港乐坛中,潘迪华也是个传奇人物,她是第一个签约英国EMI的香港歌手,从老式情歌到jazz,都能演绎得韵味十足。文河西虽然已经年过七旬,可是潘迪华头天做完黄耀明演唱会的嘉宾,连个安稳觉都没睡上,第二天依旧精神矍铄。潘迪华的吴侬软语,就像我们在王家卫电影中听到的一样,和她对话时,会有时空错乱的感觉。此次来上海,潘迪华还和台湾作家李黎、上海电台主持人淳子一同,为一本新书《玻璃电台——上海老歌留声》捧场,这是一本谈上海老歌的书。对于上海老歌,潘迪华有说不完的话。因为上海老歌,她与王家卫一见如故;因为执著于上海老歌,她疏于和儿子沟通,而现在儿子已然故去,潘迪华追悔莫及。B=《外滩画报》 P= 潘迪华歌曲里的老上海  B:你是第一位签约英国EMI的香港歌手,当时和英国EMI签约出了几张唱片?P:自1964年起,我与EMI公司签了歌星合约,和披头士等英伦大牌是同门,出了两张EP。随即,我在香港百代唱片公司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国语大碟“情人桥”。之后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推出了“MyHong Kong”、“DidntWe”等歌曲,反响都相当热烈。1975年我出版了唱片“A ChristmasCarol”之后,就淡出了娱乐圈,直到王家卫请我演《阿飞正传》。B:你曾在香港的夜总会唱歌,家里是什么态度?P:父母都反对。当时在夜总会唱歌,被视作歌女,不体面,被人瞧不起。现在时代转变了,很多家长都拼命把孩子送到艺术院校去深造,希望他们日后能成为艺人。但成功是不简单的。B:很多人都唱过老上海的歌曲,比如周璇、蔡琴,你怎么看?P:周璇的音乐太薄了,编曲不够好,引不起一般人的共鸣。其实周璇也可以商业化,如果把她的vocal原声套出来,再重新录音,重新编曲,会很好,但很贵,大概要花5000万美元。蔡琴唱 虽然已经年过七旬,可是潘迪华头天做完黄耀明演唱会的嘉宾,连个安稳觉都没睡上,第二天依旧精神矍铄。潘迪华的吴侬软语,就像我们在王家卫电影中听到的一样,和她对话时,会有时空错乱的感觉。

 此次来上海,潘迪华还和台湾作家李黎、上海电台主持人淳子一同,为一本新书《玻璃电台——上海老歌留声》捧场,这是一本谈上海老歌的书。对于上海老歌,潘迪华有说不完的话。因为上海老歌,她与王家卫一见如故;因为执著于上海老歌,她疏于和儿子沟通,而现在儿子已然故去,潘迪华追悔莫及。

 

B=《外滩画报》 P= 潘迪华

 歌曲里的老上海  

B:你是第一位签约英国EMI的香港歌手,当时和英国EMI签约出了几张唱片?

P:自1964年起,我与EMI公司签了歌星合约,和披头士等英伦大牌是同门,出了两张EP。随即,我在香港百代唱片公司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国语大碟“情人桥”。之后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推出了“MyHong Kong”、“Didn't We”等歌曲,反响都相当热烈。1975年我出版了唱片“A ChristmasCarol”之后,就淡出了娱乐圈,直到王家卫请我演《阿飞正传》。

,但都没有成果,李安一出手就是不同。B:和王家卫导演第一次合作是《阿飞正传》吗?P:对,王家卫是上海人,对上海有情结。当时我不认识他,对电影也没兴趣。之前,我曾和许鞍华合作了《今夜星光灿烂》,但那次的经历并不愉快。那时我在加拿大,王家卫一定要见我。等我回到香港,见了他和张叔平、陈诚志(黎明的经纪人),聊得很投缘,于是我就加入《阿飞正传》了。B:据说你之所以出演《阿飞正传》,是因为影片中的母亲和儿子有剧烈冲突,这段经历和你很像,所以你才答应出演?P:我儿子已经去世了。我和儿子的关系很失败,当时我太专注于事业了,忽略了家庭,也忽略了他的感受,现在追悔莫及。悲伤只能埋在心底,我不能说我现在不开心,其实我很独立,很能和自己相处。走这条路,就要忍受这些痛苦和磨难的。B:王家卫拍电影没有剧本,你适应吗?P:《阿飞正传》是有剧本的,《花样年华》没有。每次和王家卫聊天都很开心,一般人见不到他不戴太阳眼镜的样子,我和他见面,他都不戴眼镜。B:《阿飞正传》里你和张国荣有对手戏,他去世快5周年了。P:张国荣很内向,不爱多说话。他很感性,很尊重我这样的长辈。但和他聊天很少,交往也不多。如果他能像我这样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也许不会走,但命运无常,谁又能说得明白呢?

B:你曾在香港的夜总会唱歌,家里是什么态度?

,但都没有成果,李安一出手就是不同。B:和王家卫导演第一次合作是《阿飞正传》吗?P:对,王家卫是上海人,对上海有情结。当时我不认识他,对电影也没兴趣。之前,我曾和许鞍华合作了《今夜星光灿烂》,但那次的经历并不愉快。那时我在加拿大,王家卫一定要见我。等我回到香港,见了他和张叔平、陈诚志(黎明的经纪人),聊得很投缘,于是我就加入《阿飞正传》了。B:据说你之所以出演《阿飞正传》,是因为影片中的母亲和儿子有剧烈冲突,这段经历和你很像,所以你才答应出演?P:我儿子已经去世了。我和儿子的关系很失败,当时我太专注于事业了,忽略了家庭,也忽略了他的感受,现在追悔莫及。悲伤只能埋在心底,我不能说我现在不开心,其实我很独立,很能和自己相处。走这条路,就要忍受这些痛苦和磨难的。B:王家卫拍电影没有剧本,你适应吗?P:《阿飞正传》是有剧本的,《花样年华》没有。每次和王家卫聊天都很开心,一般人见不到他不戴太阳眼镜的样子,我和他见面,他都不戴眼镜。B:《阿飞正传》里你和张国荣有对手戏,他去世快5周年了。P:张国荣很内向,不爱多说话。他很感性,很尊重我这样的长辈。但和他聊天很少,交往也不多。如果他能像我这样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也许不会走,但命运无常,谁又能说得明白呢?P:父母都反对。当时在夜总会唱歌,被视作歌女,不体面,被人瞧不起。现在时代转变了,很多家长都拼命把孩子送到艺术院校去深造,希望他们日后能成为艺人。但成功是不简单的。

B:很多人都唱过老上海的歌曲,比如周璇、蔡琴,你怎么看?

得很好,但编曲也同样有问题。我一直很注重编曲,上世纪60年代制作的歌曲,到现在我还是比较满意,觉得没有落伍。现在,我用现代少女的心态来重新诠释这些老歌,做了一些改变。B:为什么你到了老年又重回娱乐圈?P:我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入行歌坛了。我和李小龙的关系很好,他很小就去美国,让老外都摈弃了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观念。现在李小龙的功夫风靡全世界,中国也变得强盛起来。但是在文化艺术方面,我们还不强大。在音乐方面,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让更多的西方人了解正宗的中国音乐、腔调。音乐文化一定要带领和引导观众。我来到这个世界,很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么。我希望我们中国的音乐能够有自己的位置,不要总是被边缘化。B:你对当下的流行音乐发展现状怎么看?P:现在的歌者不需要向听众交待自己在唱什么,你也听不出他在唱什么,比如周杰伦,他很酷,也很投机,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喜欢什么。有人说我老是批评他们的偶像,其实不,我只谈音乐,不针对个人。电影里的老上海B:你的原名叫潘宛卿,为什么取潘迪华这个艺名?P:当时我在严右翔的上海艺华电影公司当演员,导演易文给我起了潘迪华这个名字。不过,我在海外演出时,还是用潘宛卿这个名字。但是用粤语说“潘迪华”,不好听,所以我倾向于用英文Rebecca,到哪儿都没问题。B:《色?戒》里的麻将戏是在你的指导下完成的吗?P:是的。李安来拜访我,问我那个年代怎么打麻将。我说,当时打的是十三张牌,我和三个上海女人打给他看。后来,李安带汤唯来我家,请我把汤唯教成那个时代的上海淑女。这让我很为难,因为只有在老上海生活过的女孩才能从骨子里透出那种感觉。现代人已经被现代的氛围浸染,很难表现出那样的感觉。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B:最后汤唯的表现,你满意吗?P:她的表现确实让我刮目相看。她很努力,也很有天分。她唱的那首《天涯歌女》给她的表演加了不少分。整部戏不错,只是出于市场考虑,李安放了一些商业元素,不然的话,《色?戒》不一定会这么成功,但是这些商业元素破坏了电影的结构。以前曾有很多导演把张爱玲的作品搬上银幕,我在上世纪60年代也做了许多工作

P:周璇的音乐太薄了,编曲不够好,引不起一般人的共鸣。其实周璇也可以商业化,如果把她的vocal原声套出来,再重新录音,重新编曲,会很好,但很贵,大概要花5000万美元。蔡琴唱得很好,但编曲也同样有问题。我一直很注重编曲,上世纪60年代制作的歌曲,到现在我还是比较满意,觉得没有落伍。现在,我用现代少女的心态来重新诠释这些老歌,做了一些改变。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专访潘迪华蔡琴编曲有问题,周杰伦很投机潘迪华是一个骨子里透出老上海韵味的艺人。她不大牌,在出演的不多的电影里,她一举手一投足便道尽了老上海的婉转。《阿飞正传》、《色?戒》的成功都离不开潘迪华。在香港乐坛中,潘迪华也是个传奇人物,她是第一个签约英国EMI的香港歌手,从老式情歌到jazz,都能演绎得韵味十足。文河西虽然已经年过七旬,可是潘迪华头天做完黄耀明演唱会的嘉宾,连个安稳觉都没睡上,第二天依旧精神矍铄。潘迪华的吴侬软语,就像我们在王家卫电影中听到的一样,和她对话时,会有时空错乱的感觉。此次来上海,潘迪华还和台湾作家李黎、上海电台主持人淳子一同,为一本新书《玻璃电台——上海老歌留声》捧场,这是一本谈上海老歌的书。对于上海老歌,潘迪华有说不完的话。因为上海老歌,她与王家卫一见如故;因为执著于上海老歌,她疏于和儿子沟通,而现在儿子已然故去,潘迪华追悔莫及。B=《外滩画报》 P= 潘迪华歌曲里的老上海  B:你是第一位签约英国EMI的香港歌手,当时和英国EMI签约出了几张唱片?P:自1964年起,我与EMI公司签了歌星合约,和披头士等英伦大牌是同门,出了两张EP。随即,我在香港百代唱片公司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国语大碟“情人桥”。之后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推出了“MyHong Kong”、“DidntWe”等歌曲,反响都相当热烈。1975年我出版了唱片“A ChristmasCarol”之后,就淡出了娱乐圈,直到王家卫请我演《阿飞正传》。B:你曾在香港的夜总会唱歌,家里是什么态度?P:父母都反对。当时在夜总会唱歌,被视作歌女,不体面,被人瞧不起。现在时代转变了,很多家长都拼命把孩子送到艺术院校去深造,希望他们日后能成为艺人。但成功是不简单的。B:很多人都唱过老上海的歌曲,比如周璇、蔡琴,你怎么看?P:周璇的音乐太薄了,编曲不够好,引不起一般人的共鸣。其实周璇也可以商业化,如果把她的vocal原声套出来,再重新录音,重新编曲,会很好,但很贵,大概要花5000万美元。蔡琴唱B:为什么你到了老年又重回娱乐圈?

P:我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入行歌坛了。我和李小龙的关系很好,他很小就去美国,让老外都摈弃了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观念。现在李小龙的功夫风靡全世界,中国也变得强盛起来。但是在文化艺术方面,我们还不强大。在音乐方面,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让更多的西方人了解正宗的中国音乐、腔调。音乐文化一定要带领和引导观众。我来到这个世界,很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么。我希望我们中国的音乐能够有自己的位置,不要总是被边缘化。

B:你对当下的流行音乐发展现状怎么看?

,但都没有成果,李安一出手就是不同。B:和王家卫导演第一次合作是《阿飞正传》吗?P:对,王家卫是上海人,对上海有情结。当时我不认识他,对电影也没兴趣。之前,我曾和许鞍华合作了《今夜星光灿烂》,但那次的经历并不愉快。那时我在加拿大,王家卫一定要见我。等我回到香港,见了他和张叔平、陈诚志(黎明的经纪人),聊得很投缘,于是我就加入《阿飞正传》了。B:据说你之所以出演《阿飞正传》,是因为影片中的母亲和儿子有剧烈冲突,这段经历和你很像,所以你才答应出演?P:我儿子已经去世了。我和儿子的关系很失败,当时我太专注于事业了,忽略了家庭,也忽略了他的感受,现在追悔莫及。悲伤只能埋在心底,我不能说我现在不开心,其实我很独立,很能和自己相处。走这条路,就要忍受这些痛苦和磨难的。B:王家卫拍电影没有剧本,你适应吗?P:《阿飞正传》是有剧本的,《花样年华》没有。每次和王家卫聊天都很开心,一般人见不到他不戴太阳眼镜的样子,我和他见面,他都不戴眼镜。B:《阿飞正传》里你和张国荣有对手戏,他去世快5周年了。P:张国荣很内向,不爱多说话。他很感性,很尊重我这样的长辈。但和他聊天很少,交往也不多。如果他能像我这样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也许不会走,但命运无常,谁又能说得明白呢?P:现在的歌者不需要向听众交待自己在唱什么,你也听不出他在唱什么,比如周杰伦,他很酷,也很投机,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喜欢什么。有人说我老是批评他们的偶像,其实不,我只谈音乐,不针对个人。

 电影里的老上海

B:你的原名叫潘宛卿,为什么取潘迪华这个艺名?

P:当时我在严右翔的上海艺华电影公司当演员,导演易文给我起了潘迪华这个名字。不过,我在海外演出时,还是用潘宛卿这个名字。但是用粤语说“潘迪华”,不好听,所以我倾向于用英文Rebecca,到哪儿都没问题。

B:《色?戒》里的麻将戏是在你的指导下完成的吗?

P:是的。李安来拜访我,问我那个年代怎么打麻将。我说,当时打的是十三张牌,我和三个上海女人打给他看。后来,李安带汤唯来我家,请我把汤唯教成那个时代的上海淑女。这让我很为难,因为只有在老上海生活过的女孩才能从骨子里透出那种感觉。现代人已经被现代的氛围浸染,很难表现出那样的感觉。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都没有成果,李安一出手就是不同。B:和王家卫导演第一次合作是《阿飞正传》吗?P:对,王家卫是上海人,对上海有情结。当时我不认识他,对电影也没兴趣。之前,我曾和许鞍华合作了《今夜星光灿烂》,但那次的经历并不愉快。那时我在加拿大,王家卫一定要见我。等我回到香港,见了他和张叔平、陈诚志(黎明的经纪人),聊得很投缘,于是我就加入《阿飞正传》了。B:据说你之所以出演《阿飞正传》,是因为影片中的母亲和儿子有剧烈冲突,这段经历和你很像,所以你才答应出演?P:我儿子已经去世了。我和儿子的关系很失败,当时我太专注于事业了,忽略了家庭,也忽略了他的感受,现在追悔莫及。悲伤只能埋在心底,我不能说我现在不开心,其实我很独立,很能和自己相处。走这条路,就要忍受这些痛苦和磨难的。B:王家卫拍电影没有剧本,你适应吗?P:《阿飞正传》是有剧本的,《花样年华》没有。每次和王家卫聊天都很开心,一般人见不到他不戴太阳眼镜的样子,我和他见面,他都不戴眼镜。B:《阿飞正传》里你和张国荣有对手戏,他去世快5周年了。P:张国荣很内向,不爱多说话。他很感性,很尊重我这样的长辈。但和他聊天很少,交往也不多。如果他能像我这样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也许不会走,但命运无常,谁又能说得明白呢?B:最后汤唯的表现,你满意吗?

P:她的表现确实让我刮目相看。她很努力,也很有天分。她唱的那首《天涯歌女》给她的表演加了不少分。整部戏不错,只是出于市场考虑,李安放了一些商业元素,不然的话,《色?戒》不一定会这么成功,但是这些商业元素破坏了电影的结构。以前曾有很多导演把张爱玲的作品搬上银幕,我在上世纪60年代也做了许多工作,但都没有成果,李安一出手就是不同。

B:和王家卫导演第一次合作是《阿飞正传》吗?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专访潘迪华蔡琴编曲有问题,周杰伦很投机潘迪华是一个骨子里透出老上海韵味的艺人。她不大牌,在出演的不多的电影里,她一举手一投足便道尽了老上海的婉转。《阿飞正传》、《色?戒》的成功都离不开潘迪华。在香港乐坛中,潘迪华也是个传奇人物,她是第一个签约英国EMI的香港歌手,从老式情歌到jazz,都能演绎得韵味十足。文河西虽然已经年过七旬,可是潘迪华头天做完黄耀明演唱会的嘉宾,连个安稳觉都没睡上,第二天依旧精神矍铄。潘迪华的吴侬软语,就像我们在王家卫电影中听到的一样,和她对话时,会有时空错乱的感觉。此次来上海,潘迪华还和台湾作家李黎、上海电台主持人淳子一同,为一本新书《玻璃电台——上海老歌留声》捧场,这是一本谈上海老歌的书。对于上海老歌,潘迪华有说不完的话。因为上海老歌,她与王家卫一见如故;因为执著于上海老歌,她疏于和儿子沟通,而现在儿子已然故去,潘迪华追悔莫及。B=《外滩画报》 P= 潘迪华歌曲里的老上海  B:你是第一位签约英国EMI的香港歌手,当时和英国EMI签约出了几张唱片?P:自1964年起,我与EMI公司签了歌星合约,和披头士等英伦大牌是同门,出了两张EP。随即,我在香港百代唱片公司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国语大碟“情人桥”。之后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推出了“MyHong Kong”、“DidntWe”等歌曲,反响都相当热烈。1975年我出版了唱片“A ChristmasCarol”之后,就淡出了娱乐圈,直到王家卫请我演《阿飞正传》。B:你曾在香港的夜总会唱歌,家里是什么态度?P:父母都反对。当时在夜总会唱歌,被视作歌女,不体面,被人瞧不起。现在时代转变了,很多家长都拼命把孩子送到艺术院校去深造,希望他们日后能成为艺人。但成功是不简单的。B:很多人都唱过老上海的歌曲,比如周璇、蔡琴,你怎么看?P:周璇的音乐太薄了,编曲不够好,引不起一般人的共鸣。其实周璇也可以商业化,如果把她的vocal原声套出来,再重新录音,重新编曲,会很好,但很贵,大概要花5000万美元。蔡琴唱P:对,王家卫是上海人,对上海有情结。当时我不认识他,对电影也没兴趣。之前,我曾和许鞍华合作了《今夜星光灿烂》,但那次的经历并不愉快。那时我在加拿大,王家卫一定要见我。等我回到香港,见了他和张叔平、陈诚志(黎明的经纪人),聊得很投缘,于是我就加入《阿飞正传》了。

B:据说你之所以出演《阿飞正传》,是因为影片中的母亲和儿子有剧烈冲突,这段经历和你很像,所以你才答应出演?

P:我儿子已经去世了。我和儿子的关系很失败,当时我太专注于事业了,忽略了家庭,也忽略了他的感受,现在追悔莫及。悲伤只能埋在心底,我不能说我现在不开心,其实我很独立,很能和自己相处。走这条路,就要忍受这些痛苦和磨难的。

B:王家卫拍电影没有剧本,你适应吗?

P:《阿飞正传》是有剧本的,《花样年华》没有。每次和王家卫聊天都很开心,一般人见不到他不戴太阳眼镜的样子,我和他见面,他都不戴眼镜。

得很好,但编曲也同样有问题。我一直很注重编曲,上世纪60年代制作的歌曲,到现在我还是比较满意,觉得没有落伍。现在,我用现代少女的心态来重新诠释这些老歌,做了一些改变。B:为什么你到了老年又重回娱乐圈?P:我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入行歌坛了。我和李小龙的关系很好,他很小就去美国,让老外都摈弃了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观念。现在李小龙的功夫风靡全世界,中国也变得强盛起来。但是在文化艺术方面,我们还不强大。在音乐方面,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让更多的西方人了解正宗的中国音乐、腔调。音乐文化一定要带领和引导观众。我来到这个世界,很清楚自己追求的是什么。我希望我们中国的音乐能够有自己的位置,不要总是被边缘化。B:你对当下的流行音乐发展现状怎么看?P:现在的歌者不需要向听众交待自己在唱什么,你也听不出他在唱什么,比如周杰伦,他很酷,也很投机,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喜欢什么。有人说我老是批评他们的偶像,其实不,我只谈音乐,不针对个人。电影里的老上海B:你的原名叫潘宛卿,为什么取潘迪华这个艺名?P:当时我在严右翔的上海艺华电影公司当演员,导演易文给我起了潘迪华这个名字。不过,我在海外演出时,还是用潘宛卿这个名字。但是用粤语说“潘迪华”,不好听,所以我倾向于用英文Rebecca,到哪儿都没问题。B:《色?戒》里的麻将戏是在你的指导下完成的吗?P:是的。李安来拜访我,问我那个年代怎么打麻将。我说,当时打的是十三张牌,我和三个上海女人打给他看。后来,李安带汤唯来我家,请我把汤唯教成那个时代的上海淑女。这让我很为难,因为只有在老上海生活过的女孩才能从骨子里透出那种感觉。现代人已经被现代的氛围浸染,很难表现出那样的感觉。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B:最后汤唯的表现,你满意吗?P:她的表现确实让我刮目相看。她很努力,也很有天分。她唱的那首《天涯歌女》给她的表演加了不少分。整部戏不错,只是出于市场考虑,李安放了一些商业元素,不然的话,《色?戒》不一定会这么成功,但是这些商业元素破坏了电影的结构。以前曾有很多导演把张爱玲的作品搬上银幕,我在上世纪60年代也做了许多工作

B:《阿飞正传》里你和张国荣有对手戏,他去世快5周年了。

P:张国荣很内向,不爱多说话。他很感性,很尊重我这样的长辈。但和他聊天很少,交往也不多。如果他能像我这样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也许不会走,但命运无常,谁又能说得明白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