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  

2008-03-11 16:5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么可能对这个新家庭造成影响?L:两人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此外,布吕尼本人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忠贞”女人,她曾与来自各阶层的强权人物都有来往,其中包括政治家、工业巨子、社会学家、演员、摇滚明星??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B:我们都知道无论是萨科齐还是布吕尼都曾有过许多情史。在感情方面他们属于哪种人?L:的确,她有过许多情人,而法国总统也是第三次结婚了。我认为,法国总统是那种会“一见钟情于某人”的情种,这在他前一次婚姻上就能得到印证,萨科齐在塞西莉亚与前夫的婚礼上认识了她,随即陷入爱河并对她穷追不舍。而布吕尼在感情上算得一名冒险家。从这点上来看,两人倒是属于“天生一对”。三个月的情史文 董铭(法国兰斯)法国书店的畅销书架上满是他们的照片,总统不像总统,明星不是明星,而被描述成“男人、女人以及前妻”。法国书店的格局,已不再有年初的严肃和简约,获“龚古尔”奖的大部头书早已被撤下,换上了萨科齐、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的脸。销售榜前十名里,有六本书是关于他们的故事。新上架的《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也不失时机地占据一角,薄薄一本,12欧元;买下来,你就把法国总统的“三个月的情史”装入口袋。因为是畅销书,所以要应景,更不能失了时效。萨科齐总统在2月初刚结的婚,《编年史》和其他三本同类书就在2 月14日情人节时段热闹上市了。斯卡利出版社首印4万册,没过几天就排到了畅销书榜第六位。出现如此的热潮,只能感叹现在的法国人也变得像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样,热衷于名人的八卦和私事。新总统风风火火地结束一段婚姻,又大张旗鼓开始了另一段婚姻,这是爱情吗?拉法耶给两人的爱情下了个定义—一段危险关系。比起一段稳定的婚姻来说,三个月实在太短。从版面风格到内容笔触,《编年史》都显得简洁轻快,即使爆料也无伤大雅,更像一本通俗小说。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公众早已知晓的话题,而两位作者的工作则是更多放在重新按时间顺序整理,用相对统一娴熟的风格复述。书中,时而点缀趣闻和访谈,甚至是布吕尼写的歌词,以便把读者引导向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分析,力求做到观点的多方位。至于这段婚姻的“不稳定性”,只要了解萨科奇和布吕尼的人都会心有预感。两个人都是向往自由的现代法国人、长期处在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各自都有复杂的情史和婚姻,怎么能够不“危险”?拉法耶一直在《巴黎竞赛报》工作,掌握大量的媒体资源和渠道,而另一位作者布朗瑞长于历史挖掘,两人携手跟踪法兰西新第一家庭,搜集第一手材料,访问相关人物,似乎意在发现这段高调婚姻之后的裂缝,即便这条裂缝还隐藏在爱丽舍宫的高墙之后。从萨科齐与塞西莉亚离婚时起,法兰西的许多传统就不复存在,此书称为《编年史》,确实是看到了2007年末在法国社会演变史上的不同寻常的变迁。曾经心照不宣的禁忌,一旦被打破,带来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聚散,而是整个社会观念、道德取向、政坛文化、媒体素养都会随之变化。拉法耶和布朗瑞敏锐地发现了这点,虽然行文仓促,尚未来得及深入探讨,但至少为“写史”开了个头。“危险”与否,还有待事情的发展,历史总是抓在今人的手中,更何况这是一对男女的“情史”。谁能保证,萨科齐不会成为任期内两度离婚的法国总统呢。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

 

               “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日夜赶工,保罗晚上写,我白天写,一个月就完成了。当然这真是令人焦头烂额的一个月,因为每天都有新的发展,有传言说布吕尼怀孕了,又传说两人已经结婚了,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一一证实所有的传闻。B:你们如何界定两人关系发展的关键时间节点呢?L:这的确比较困难,关于这位总统的绯闻实在太多了,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分辨这些传言的真伪。我们认为,两人的感情是在一场晚宴上萌发的。此后,萨科齐给朋友、广告业大亨雅克?塞格拉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布吕尼。与此同时,法国总统也开始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大肆渲染他对布吕尼的激情。他不顾外交礼节带布吕尼进行对约旦和埃及的国事访问,一路上从不避忌在媒体前显露亲昵。甚至新闻官员还发通知给媒体提醒他们前往金字塔拍摄新情侣的恩爱场面。B:从离婚到宣布再次结婚,仅仅经历了几个月,你认为布吕尼有什么魅力使法国总统那么快就迅速确定两人的关系?L:萨科齐首先急需一位第一夫人,其次,他还急需从前妻塞西莉亚弃他而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想这是法国总统这么快再次走入婚姻的理由。法国总统和布吕尼公开了恋情后,许多观察家都这样评论当时的萨科齐:牵着新女朋友的手,得意洋洋,仿佛在到处炫耀说,瞧,我跟全欧洲男人都渴望的女人在一起??另外,为了“复仇”,萨科齐还找了塞西莉亚的好朋友MartineAgostinelli 作证婚人。B:有消息说,萨科齐这么快结婚,塞西莉亚非常生气?L:我并不清楚,不过果真如此也能理解。离婚夫妇之间有时会有竞赛,看谁更快结婚,假使你在这个国家属于非常瞩目的人物,那么这种比赛气氛就会更强烈。B:萨科齐和前妻的关系也一直很有戏剧性,塞西莉亚曾形容前夫为“一个花花公子”、“一个谁都不爱的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爱”,你怎么看这些评价?L:我认为这是塞西莉亚的“复仇”。这些话都出自即将出版的一本新书,书的作者号称这些话是塞西莉亚告诉他的。但目前塞西莉亚否认与这本书有关。B:据说,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萨科齐的支持率跌到低谷,你认为是因为他的生活新动态吗?L:绝对是。显然,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而忘记了法国民众为什么要选他做总统。卡拉?布吕尼:“她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B:塞西莉亚在做第一夫人时曾非常受欢迎,但现在人们似乎对布吕尼的评论则非常有争议,为什么?L:塞西莉亚在第一夫人的位置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法国人也不是那么喜欢她,只不过来不及对她有负面评论。塞西莉亚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两次:一次是在她前夫萨科齐的就任仪式上,另一次是她去利比亚带回了六名被当地政府认为是散播艾滋病毒而被判刑的护士;这两件事为她赢得了公众的赞美。B:那你认为作为第一夫人,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相比如何?L:是两个极端不同的女人,布吕尼骨子里依然是意大利人。不过从外貌气质来说,两人是同一种风格,都做过模特,现在依然苗条、时髦、性感、充满吸引力。B:在法国的历史上谁是最受欢迎的第一夫人?L:绝对是戴高乐将军的妻子伊凡娜( Yvonne deGaulle)。B:布吕尼曾是超级模特,也是歌星,这些背景对她履行第一夫人的职责有什么帮助吗?L:萨科齐本人说自己是一名“破除成规”的总统。他上任后做了许多法国总统传统上没有做过的事情,而布吕尼的加入,她的背景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更重要的,现在不少观察家担心,布吕尼的加入将毫无疑问对她丈夫在政治决策上有所影响,她来自于左翼,而传统上萨科齐则属于右翼。B:你曾写过戴安娜王妃的传记。你认为布吕尼与戴安娜相比有何差异?L:我认为两人都为各自的丈夫和其所代表的阶层增添了光彩。戴安娜使老朽的英国王室焕发了青春;而布吕尼则给爱丽舍宫带来一股更时髦和更具活力的摩登风格。不同的是,戴安娜本来就出生于贵族家庭,她嫁入英国王室时还非常年轻,可以说是个天真的小姑娘。而布吕尼则完全不同,她并非贵族出生,在法国总统之前有无数的绯闻,谈过许多场著名的恋爱,此外她拥有自己的事业,她是个歌星并且早已凭借发行的唱片收入过百万。B:布吕尼有无可能将来成为像戴安娜这样的标志性人物?L:可能性很小。戴安娜年轻时就开始为嫁入王室做准备,王室教导她如何变成一个优雅、有魅力的宫廷贵妇。她在走出王室后一系列光环是与她在世界各地帮助穷人、抵制艾滋病等慈善活动联系在一起的。相比之下,布吕尼是一名40岁的女人,自由而成熟,作为一个歌星,她从一开始就习惯了镁光灯包围下生活。此外,嫁入王室是一辈子的事,而嫁给一个总统最多也就10年(法国总统5年一届,最多任两届)。B:书中暗示说布吕尼和萨科齐的婚姻,还有一点交易的味道,她需要一名有势力的丈夫,而他需要一个妻子?L:事实上,我并没有写得如此言之凿凿。总统说,两人的关系是“严肃”的,于是,我们开始猜测谁会首先提出结婚,我们的结论是双方如此快就达成婚姻的共识应该各自有一些理由吧。我想,对布吕尼来说,一名40岁的女人想要安定下来;此外,虽然她早已是个明星,但成为国家第一夫人,对她来说也可算得上一段激动人心的全新经验。B: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她不会终止个人的演唱事业,这可能吗?L:她刚刚发行了自己的第三张专辑。不过,现在的她进行全球巡回演出宣传倒真的是不可能。我认为她是那种典型的时髦、独立新女性,不会为了第一夫人的头衔而放弃自己的事业。B:萨科齐已经有三个孩子,布吕尼也有一个。这个新组成的法国第一家庭将是怎么样的?L:这将是又一个“重新组合的家庭”,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因为父母的新生活住在同一屋檐下,成为兄弟姐妹。由于法国的高离婚率,这样的家庭被社会认为是现代家庭的普遍模式之一,在法国非常流行。B: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什

    2 月13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 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
文/ 莫书莹

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

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

日夜赶工,保罗晚上写,我白天写,一个月就完成了。当然这真是令人焦头烂额的一个月,因为每天都有新的发展,有传言说布吕尼怀孕了,又传说两人已经结婚了,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一一证实所有的传闻。B:你们如何界定两人关系发展的关键时间节点呢?L:这的确比较困难,关于这位总统的绯闻实在太多了,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分辨这些传言的真伪。我们认为,两人的感情是在一场晚宴上萌发的。此后,萨科齐给朋友、广告业大亨雅克?塞格拉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布吕尼。与此同时,法国总统也开始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大肆渲染他对布吕尼的激情。他不顾外交礼节带布吕尼进行对约旦和埃及的国事访问,一路上从不避忌在媒体前显露亲昵。甚至新闻官员还发通知给媒体提醒他们前往金字塔拍摄新情侣的恩爱场面。B:从离婚到宣布再次结婚,仅仅经历了几个月,你认为布吕尼有什么魅力使法国总统那么快就迅速确定两人的关系?L:萨科齐首先急需一位第一夫人,其次,他还急需从前妻塞西莉亚弃他而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想这是法国总统这么快再次走入婚姻的理由。法国总统和布吕尼公开了恋情后,许多观察家都这样评论当时的萨科齐:牵着新女朋友的手,得意洋洋,仿佛在到处炫耀说,瞧,我跟全欧洲男人都渴望的女人在一起??另外,为了“复仇”,萨科齐还找了塞西莉亚的好朋友MartineAgostinelli 作证婚人。B:有消息说,萨科齐这么快结婚,塞西莉亚非常生气?L:我并不清楚,不过果真如此也能理解。离婚夫妇之间有时会有竞赛,看谁更快结婚,假使你在这个国家属于非常瞩目的人物,那么这种比赛气氛就会更强烈。B:萨科齐和前妻的关系也一直很有戏剧性,塞西莉亚曾形容前夫为“一个花花公子”、“一个谁都不爱的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爱”,你怎么看这些评价?L:我认为这是塞西莉亚的“复仇”。这些话都出自即将出版的一本新书,书的作者号称这些话是塞西莉亚告诉他的。但目前塞西莉亚否认与这本书有关。B:据说,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萨科齐的支持率跌到低谷,你认为是因为他的生活新动态吗?L:绝对是。显然,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而忘记了法国民众为什么要选他做总统。卡拉?布吕尼:“她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B:塞西莉亚在做第一夫人时曾非常受欢迎,但现在人们似乎对布吕尼的评论则非常有争议,为什么?L:塞西莉亚在第一夫人的位置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法国人也不是那么喜欢她,只不过来不及对她有负面评论。塞西莉亚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两次:一次是在她前夫萨科齐的就任仪式上,另一次是她去利比亚带回了六名被当地政府认为是散播艾滋病毒而被判刑的护士;这两件事为她赢得了公众的赞美。B:那你认为作为第一夫人,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相比如何?L:是两个极端不同的女人,布吕尼骨子里依然是意大利人。不过从外貌气质来说,两人是同一种风格,都做过模特,现在依然苗条、时髦、性感、充满吸引力。B:在法国的历史上谁是最受欢迎的第一夫人?L:绝对是戴高乐将军的妻子伊凡娜( Yvonne deGaulle)。B:布吕尼曾是超级模特,也是歌星,这些背景对她履行第一夫人的职责有什么帮助吗?L:萨科齐本人说自己是一名“破除成规”的总统。他上任后做了许多法国总统传统上没有做过的事情,而布吕尼的加入,她的背景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更重要的,现在不少观察家担心,布吕尼的加入将毫无疑问对她丈夫在政治决策上有所影响,她来自于左翼,而传统上萨科齐则属于右翼。B:你曾写过戴安娜王妃的传记。你认为布吕尼与戴安娜相比有何差异?L:我认为两人都为各自的丈夫和其所代表的阶层增添了光彩。戴安娜使老朽的英国王室焕发了青春;而布吕尼则给爱丽舍宫带来一股更时髦和更具活力的摩登风格。不同的是,戴安娜本来就出生于贵族家庭,她嫁入英国王室时还非常年轻,可以说是个天真的小姑娘。而布吕尼则完全不同,她并非贵族出生,在法国总统之前有无数的绯闻,谈过许多场著名的恋爱,此外她拥有自己的事业,她是个歌星并且早已凭借发行的唱片收入过百万。B:布吕尼有无可能将来成为像戴安娜这样的标志性人物?L:可能性很小。戴安娜年轻时就开始为嫁入王室做准备,王室教导她如何变成一个优雅、有魅力的宫廷贵妇。她在走出王室后一系列光环是与她在世界各地帮助穷人、抵制艾滋病等慈善活动联系在一起的。相比之下,布吕尼是一名40岁的女人,自由而成熟,作为一个歌星,她从一开始就习惯了镁光灯包围下生活。此外,嫁入王室是一辈子的事,而嫁给一个总统最多也就10年(法国总统5年一届,最多任两届)。B:书中暗示说布吕尼和萨科齐的婚姻,还有一点交易的味道,她需要一名有势力的丈夫,而他需要一个妻子?L:事实上,我并没有写得如此言之凿凿。总统说,两人的关系是“严肃”的,于是,我们开始猜测谁会首先提出结婚,我们的结论是双方如此快就达成婚姻的共识应该各自有一些理由吧。我想,对布吕尼来说,一名40岁的女人想要安定下来;此外,虽然她早已是个明星,但成为国家第一夫人,对她来说也可算得上一段激动人心的全新经验。B: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她不会终止个人的演唱事业,这可能吗?L:她刚刚发行了自己的第三张专辑。不过,现在的她进行全球巡回演出宣传倒真的是不可能。我认为她是那种典型的时髦、独立新女性,不会为了第一夫人的头衔而放弃自己的事业。B:萨科齐已经有三个孩子,布吕尼也有一个。这个新组成的法国第一家庭将是怎么样的?L:这将是又一个“重新组合的家庭”,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因为父母的新生活住在同一屋檐下,成为兄弟姐妹。由于法国的高离婚率,这样的家庭被社会认为是现代家庭的普遍模式之一,在法国非常流行。B: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什

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 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Laclos) 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

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

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

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

日夜赶工,保罗晚上写,我白天写,一个月就完成了。当然这真是令人焦头烂额的一个月,因为每天都有新的发展,有传言说布吕尼怀孕了,又传说两人已经结婚了,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一一证实所有的传闻。B:你们如何界定两人关系发展的关键时间节点呢?L:这的确比较困难,关于这位总统的绯闻实在太多了,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分辨这些传言的真伪。我们认为,两人的感情是在一场晚宴上萌发的。此后,萨科齐给朋友、广告业大亨雅克?塞格拉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布吕尼。与此同时,法国总统也开始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大肆渲染他对布吕尼的激情。他不顾外交礼节带布吕尼进行对约旦和埃及的国事访问,一路上从不避忌在媒体前显露亲昵。甚至新闻官员还发通知给媒体提醒他们前往金字塔拍摄新情侣的恩爱场面。B:从离婚到宣布再次结婚,仅仅经历了几个月,你认为布吕尼有什么魅力使法国总统那么快就迅速确定两人的关系?L:萨科齐首先急需一位第一夫人,其次,他还急需从前妻塞西莉亚弃他而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想这是法国总统这么快再次走入婚姻的理由。法国总统和布吕尼公开了恋情后,许多观察家都这样评论当时的萨科齐:牵着新女朋友的手,得意洋洋,仿佛在到处炫耀说,瞧,我跟全欧洲男人都渴望的女人在一起??另外,为了“复仇”,萨科齐还找了塞西莉亚的好朋友MartineAgostinelli 作证婚人。B:有消息说,萨科齐这么快结婚,塞西莉亚非常生气?L:我并不清楚,不过果真如此也能理解。离婚夫妇之间有时会有竞赛,看谁更快结婚,假使你在这个国家属于非常瞩目的人物,那么这种比赛气氛就会更强烈。B:萨科齐和前妻的关系也一直很有戏剧性,塞西莉亚曾形容前夫为“一个花花公子”、“一个谁都不爱的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爱”,你怎么看这些评价?L:我认为这是塞西莉亚的“复仇”。这些话都出自即将出版的一本新书,书的作者号称这些话是塞西莉亚告诉他的。但目前塞西莉亚否认与这本书有关。B:据说,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萨科齐的支持率跌到低谷,你认为是因为他的生活新动态吗?L:绝对是。显然,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而忘记了法国民众为什么要选他做总统。卡拉?布吕尼:“她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B:塞西莉亚在做第一夫人时曾非常受欢迎,但现在人们似乎对布吕尼的评论则非常有争议,为什么?L:塞西莉亚在第一夫人的位置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法国人也不是那么喜欢她,只不过来不及对她有负面评论。塞西莉亚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两次:一次是在她前夫萨科齐的就任仪式上,另一次是她去利比亚带回了六名被当地政府认为是散播艾滋病毒而被判刑的护士;这两件事为她赢得了公众的赞美。B:那你认为作为第一夫人,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相比如何?L:是两个极端不同的女人,布吕尼骨子里依然是意大利人。不过从外貌气质来说,两人是同一种风格,都做过模特,现在依然苗条、时髦、性感、充满吸引力。B:在法国的历史上谁是最受欢迎的第一夫人?L:绝对是戴高乐将军的妻子伊凡娜( Yvonne deGaulle)。B:布吕尼曾是超级模特,也是歌星,这些背景对她履行第一夫人的职责有什么帮助吗?L:萨科齐本人说自己是一名“破除成规”的总统。他上任后做了许多法国总统传统上没有做过的事情,而布吕尼的加入,她的背景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更重要的,现在不少观察家担心,布吕尼的加入将毫无疑问对她丈夫在政治决策上有所影响,她来自于左翼,而传统上萨科齐则属于右翼。B:你曾写过戴安娜王妃的传记。你认为布吕尼与戴安娜相比有何差异?L:我认为两人都为各自的丈夫和其所代表的阶层增添了光彩。戴安娜使老朽的英国王室焕发了青春;而布吕尼则给爱丽舍宫带来一股更时髦和更具活力的摩登风格。不同的是,戴安娜本来就出生于贵族家庭,她嫁入英国王室时还非常年轻,可以说是个天真的小姑娘。而布吕尼则完全不同,她并非贵族出生,在法国总统之前有无数的绯闻,谈过许多场著名的恋爱,此外她拥有自己的事业,她是个歌星并且早已凭借发行的唱片收入过百万。B:布吕尼有无可能将来成为像戴安娜这样的标志性人物?L:可能性很小。戴安娜年轻时就开始为嫁入王室做准备,王室教导她如何变成一个优雅、有魅力的宫廷贵妇。她在走出王室后一系列光环是与她在世界各地帮助穷人、抵制艾滋病等慈善活动联系在一起的。相比之下,布吕尼是一名40岁的女人,自由而成熟,作为一个歌星,她从一开始就习惯了镁光灯包围下生活。此外,嫁入王室是一辈子的事,而嫁给一个总统最多也就10年(法国总统5年一届,最多任两届)。B:书中暗示说布吕尼和萨科齐的婚姻,还有一点交易的味道,她需要一名有势力的丈夫,而他需要一个妻子?L:事实上,我并没有写得如此言之凿凿。总统说,两人的关系是“严肃”的,于是,我们开始猜测谁会首先提出结婚,我们的结论是双方如此快就达成婚姻的共识应该各自有一些理由吧。我想,对布吕尼来说,一名40岁的女人想要安定下来;此外,虽然她早已是个明星,但成为国家第一夫人,对她来说也可算得上一段激动人心的全新经验。B: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她不会终止个人的演唱事业,这可能吗?L:她刚刚发行了自己的第三张专辑。不过,现在的她进行全球巡回演出宣传倒真的是不可能。我认为她是那种典型的时髦、独立新女性,不会为了第一夫人的头衔而放弃自己的事业。B:萨科齐已经有三个孩子,布吕尼也有一个。这个新组成的法国第一家庭将是怎么样的?L:这将是又一个“重新组合的家庭”,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因为父母的新生活住在同一屋檐下,成为兄弟姐妹。由于法国的高离婚率,这样的家庭被社会认为是现代家庭的普遍模式之一,在法国非常流行。B: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什

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

“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

B= 外滩画报 L= 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

日夜赶工,保罗晚上写,我白天写,一个月就完成了。当然这真是令人焦头烂额的一个月,因为每天都有新的发展,有传言说布吕尼怀孕了,又传说两人已经结婚了,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一一证实所有的传闻。B:你们如何界定两人关系发展的关键时间节点呢?L:这的确比较困难,关于这位总统的绯闻实在太多了,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分辨这些传言的真伪。我们认为,两人的感情是在一场晚宴上萌发的。此后,萨科齐给朋友、广告业大亨雅克?塞格拉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布吕尼。与此同时,法国总统也开始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大肆渲染他对布吕尼的激情。他不顾外交礼节带布吕尼进行对约旦和埃及的国事访问,一路上从不避忌在媒体前显露亲昵。甚至新闻官员还发通知给媒体提醒他们前往金字塔拍摄新情侣的恩爱场面。B:从离婚到宣布再次结婚,仅仅经历了几个月,你认为布吕尼有什么魅力使法国总统那么快就迅速确定两人的关系?L:萨科齐首先急需一位第一夫人,其次,他还急需从前妻塞西莉亚弃他而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想这是法国总统这么快再次走入婚姻的理由。法国总统和布吕尼公开了恋情后,许多观察家都这样评论当时的萨科齐:牵着新女朋友的手,得意洋洋,仿佛在到处炫耀说,瞧,我跟全欧洲男人都渴望的女人在一起??另外,为了“复仇”,萨科齐还找了塞西莉亚的好朋友MartineAgostinelli 作证婚人。B:有消息说,萨科齐这么快结婚,塞西莉亚非常生气?L:我并不清楚,不过果真如此也能理解。离婚夫妇之间有时会有竞赛,看谁更快结婚,假使你在这个国家属于非常瞩目的人物,那么这种比赛气氛就会更强烈。B:萨科齐和前妻的关系也一直很有戏剧性,塞西莉亚曾形容前夫为“一个花花公子”、“一个谁都不爱的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爱”,你怎么看这些评价?L:我认为这是塞西莉亚的“复仇”。这些话都出自即将出版的一本新书,书的作者号称这些话是塞西莉亚告诉他的。但目前塞西莉亚否认与这本书有关。B:据说,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萨科齐的支持率跌到低谷,你认为是因为他的生活新动态吗?L:绝对是。显然,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而忘记了法国民众为什么要选他做总统。卡拉?布吕尼:“她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B:塞西莉亚在做第一夫人时曾非常受欢迎,但现在人们似乎对布吕尼的评论则非常有争议,为什么?L:塞西莉亚在第一夫人的位置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法国人也不是那么喜欢她,只不过来不及对她有负面评论。塞西莉亚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两次:一次是在她前夫萨科齐的就任仪式上,另一次是她去利比亚带回了六名被当地政府认为是散播艾滋病毒而被判刑的护士;这两件事为她赢得了公众的赞美。B:那你认为作为第一夫人,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相比如何?L:是两个极端不同的女人,布吕尼骨子里依然是意大利人。不过从外貌气质来说,两人是同一种风格,都做过模特,现在依然苗条、时髦、性感、充满吸引力。B:在法国的历史上谁是最受欢迎的第一夫人?L:绝对是戴高乐将军的妻子伊凡娜( Yvonne deGaulle)。B:布吕尼曾是超级模特,也是歌星,这些背景对她履行第一夫人的职责有什么帮助吗?L:萨科齐本人说自己是一名“破除成规”的总统。他上任后做了许多法国总统传统上没有做过的事情,而布吕尼的加入,她的背景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更重要的,现在不少观察家担心,布吕尼的加入将毫无疑问对她丈夫在政治决策上有所影响,她来自于左翼,而传统上萨科齐则属于右翼。B:你曾写过戴安娜王妃的传记。你认为布吕尼与戴安娜相比有何差异?L:我认为两人都为各自的丈夫和其所代表的阶层增添了光彩。戴安娜使老朽的英国王室焕发了青春;而布吕尼则给爱丽舍宫带来一股更时髦和更具活力的摩登风格。不同的是,戴安娜本来就出生于贵族家庭,她嫁入英国王室时还非常年轻,可以说是个天真的小姑娘。而布吕尼则完全不同,她并非贵族出生,在法国总统之前有无数的绯闻,谈过许多场著名的恋爱,此外她拥有自己的事业,她是个歌星并且早已凭借发行的唱片收入过百万。B:布吕尼有无可能将来成为像戴安娜这样的标志性人物?L:可能性很小。戴安娜年轻时就开始为嫁入王室做准备,王室教导她如何变成一个优雅、有魅力的宫廷贵妇。她在走出王室后一系列光环是与她在世界各地帮助穷人、抵制艾滋病等慈善活动联系在一起的。相比之下,布吕尼是一名40岁的女人,自由而成熟,作为一个歌星,她从一开始就习惯了镁光灯包围下生活。此外,嫁入王室是一辈子的事,而嫁给一个总统最多也就10年(法国总统5年一届,最多任两届)。B:书中暗示说布吕尼和萨科齐的婚姻,还有一点交易的味道,她需要一名有势力的丈夫,而他需要一个妻子?L:事实上,我并没有写得如此言之凿凿。总统说,两人的关系是“严肃”的,于是,我们开始猜测谁会首先提出结婚,我们的结论是双方如此快就达成婚姻的共识应该各自有一些理由吧。我想,对布吕尼来说,一名40岁的女人想要安定下来;此外,虽然她早已是个明星,但成为国家第一夫人,对她来说也可算得上一段激动人心的全新经验。B: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她不会终止个人的演唱事业,这可能吗?L:她刚刚发行了自己的第三张专辑。不过,现在的她进行全球巡回演出宣传倒真的是不可能。我认为她是那种典型的时髦、独立新女性,不会为了第一夫人的头衔而放弃自己的事业。B:萨科齐已经有三个孩子,布吕尼也有一个。这个新组成的法国第一家庭将是怎么样的?L:这将是又一个“重新组合的家庭”,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因为父母的新生活住在同一屋檐下,成为兄弟姐妹。由于法国的高离婚率,这样的家庭被社会认为是现代家庭的普遍模式之一,在法国非常流行。B: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什

“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

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

L:自去年10 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

么可能对这个新家庭造成影响?L:两人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此外,布吕尼本人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忠贞”女人,她曾与来自各阶层的强权人物都有来往,其中包括政治家、工业巨子、社会学家、演员、摇滚明星??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B:我们都知道无论是萨科齐还是布吕尼都曾有过许多情史。在感情方面他们属于哪种人?L:的确,她有过许多情人,而法国总统也是第三次结婚了。我认为,法国总统是那种会“一见钟情于某人”的情种,这在他前一次婚姻上就能得到印证,萨科齐在塞西莉亚与前夫的婚礼上认识了她,随即陷入爱河并对她穷追不舍。而布吕尼在感情上算得一名冒险家。从这点上来看,两人倒是属于“天生一对”。三个月的情史文 董铭(法国兰斯)法国书店的畅销书架上满是他们的照片,总统不像总统,明星不是明星,而被描述成“男人、女人以及前妻”。法国书店的格局,已不再有年初的严肃和简约,获“龚古尔”奖的大部头书早已被撤下,换上了萨科齐、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的脸。销售榜前十名里,有六本书是关于他们的故事。新上架的《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也不失时机地占据一角,薄薄一本,12欧元;买下来,你就把法国总统的“三个月的情史”装入口袋。因为是畅销书,所以要应景,更不能失了时效。萨科齐总统在2月初刚结的婚,《编年史》和其他三本同类书就在2 月14日情人节时段热闹上市了。斯卡利出版社首印4万册,没过几天就排到了畅销书榜第六位。出现如此的热潮,只能感叹现在的法国人也变得像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样,热衷于名人的八卦和私事。新总统风风火火地结束一段婚姻,又大张旗鼓开始了另一段婚姻,这是爱情吗?拉法耶给两人的爱情下了个定义—一段危险关系。比起一段稳定的婚姻来说,三个月实在太短。从版面风格到内容笔触,《编年史》都显得简洁轻快,即使爆料也无伤大雅,更像一本通俗小说。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公众早已知晓的话题,而两位作者的工作则是更多放在重新按时间顺序整理,用相对统一娴熟的风格复述。书中,时而点缀趣闻和访谈,甚至是布吕尼写的歌词,以便把读者引导向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分析,力求做到观点的多方位。至于这段婚姻的“不稳定性”,只要了解萨科奇和布吕尼的人都会心有预感。两个人都是向往自由的现代法国人、长期处在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各自都有复杂的情史和婚姻,怎么能够不“危险”?拉法耶一直在《巴黎竞赛报》工作,掌握大量的媒体资源和渠道,而另一位作者布朗瑞长于历史挖掘,两人携手跟踪法兰西新第一家庭,搜集第一手材料,访问相关人物,似乎意在发现这段高调婚姻之后的裂缝,即便这条裂缝还隐藏在爱丽舍宫的高墙之后。从萨科齐与塞西莉亚离婚时起,法兰西的许多传统就不复存在,此书称为《编年史》,确实是看到了2007年末在法国社会演变史上的不同寻常的变迁。曾经心照不宣的禁忌,一旦被打破,带来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聚散,而是整个社会观念、道德取向、政坛文化、媒体素养都会随之变化。拉法耶和布朗瑞敏锐地发现了这点,虽然行文仓促,尚未来得及深入探讨,但至少为“写史”开了个头。“危险”与否,还有待事情的发展,历史总是抓在今人的手中,更何况这是一对男女的“情史”。谁能保证,萨科齐不会成为任期内两度离婚的法国总统呢。

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

么可能对这个新家庭造成影响?L:两人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此外,布吕尼本人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忠贞”女人,她曾与来自各阶层的强权人物都有来往,其中包括政治家、工业巨子、社会学家、演员、摇滚明星??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B:我们都知道无论是萨科齐还是布吕尼都曾有过许多情史。在感情方面他们属于哪种人?L:的确,她有过许多情人,而法国总统也是第三次结婚了。我认为,法国总统是那种会“一见钟情于某人”的情种,这在他前一次婚姻上就能得到印证,萨科齐在塞西莉亚与前夫的婚礼上认识了她,随即陷入爱河并对她穷追不舍。而布吕尼在感情上算得一名冒险家。从这点上来看,两人倒是属于“天生一对”。三个月的情史文 董铭(法国兰斯)法国书店的畅销书架上满是他们的照片,总统不像总统,明星不是明星,而被描述成“男人、女人以及前妻”。法国书店的格局,已不再有年初的严肃和简约,获“龚古尔”奖的大部头书早已被撤下,换上了萨科齐、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的脸。销售榜前十名里,有六本书是关于他们的故事。新上架的《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也不失时机地占据一角,薄薄一本,12欧元;买下来,你就把法国总统的“三个月的情史”装入口袋。因为是畅销书,所以要应景,更不能失了时效。萨科齐总统在2月初刚结的婚,《编年史》和其他三本同类书就在2 月14日情人节时段热闹上市了。斯卡利出版社首印4万册,没过几天就排到了畅销书榜第六位。出现如此的热潮,只能感叹现在的法国人也变得像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样,热衷于名人的八卦和私事。新总统风风火火地结束一段婚姻,又大张旗鼓开始了另一段婚姻,这是爱情吗?拉法耶给两人的爱情下了个定义—一段危险关系。比起一段稳定的婚姻来说,三个月实在太短。从版面风格到内容笔触,《编年史》都显得简洁轻快,即使爆料也无伤大雅,更像一本通俗小说。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公众早已知晓的话题,而两位作者的工作则是更多放在重新按时间顺序整理,用相对统一娴熟的风格复述。书中,时而点缀趣闻和访谈,甚至是布吕尼写的歌词,以便把读者引导向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分析,力求做到观点的多方位。至于这段婚姻的“不稳定性”,只要了解萨科奇和布吕尼的人都会心有预感。两个人都是向往自由的现代法国人、长期处在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各自都有复杂的情史和婚姻,怎么能够不“危险”?拉法耶一直在《巴黎竞赛报》工作,掌握大量的媒体资源和渠道,而另一位作者布朗瑞长于历史挖掘,两人携手跟踪法兰西新第一家庭,搜集第一手材料,访问相关人物,似乎意在发现这段高调婚姻之后的裂缝,即便这条裂缝还隐藏在爱丽舍宫的高墙之后。从萨科齐与塞西莉亚离婚时起,法兰西的许多传统就不复存在,此书称为《编年史》,确实是看到了2007年末在法国社会演变史上的不同寻常的变迁。曾经心照不宣的禁忌,一旦被打破,带来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聚散,而是整个社会观念、道德取向、政坛文化、媒体素养都会随之变化。拉法耶和布朗瑞敏锐地发现了这点,虽然行文仓促,尚未来得及深入探讨,但至少为“写史”开了个头。“危险”与否,还有待事情的发展,历史总是抓在今人的手中,更何况这是一对男女的“情史”。谁能保证,萨科齐不会成为任期内两度离婚的法国总统呢。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

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

日夜赶工,保罗晚上写,我白天写,一个月就完成了。当然这真是令人焦头烂额的一个月,因为每天都有新的发展,有传言说布吕尼怀孕了,又传说两人已经结婚了,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一一证实所有的传闻。B:你们如何界定两人关系发展的关键时间节点呢?L:这的确比较困难,关于这位总统的绯闻实在太多了,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分辨这些传言的真伪。我们认为,两人的感情是在一场晚宴上萌发的。此后,萨科齐给朋友、广告业大亨雅克?塞格拉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布吕尼。与此同时,法国总统也开始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大肆渲染他对布吕尼的激情。他不顾外交礼节带布吕尼进行对约旦和埃及的国事访问,一路上从不避忌在媒体前显露亲昵。甚至新闻官员还发通知给媒体提醒他们前往金字塔拍摄新情侣的恩爱场面。B:从离婚到宣布再次结婚,仅仅经历了几个月,你认为布吕尼有什么魅力使法国总统那么快就迅速确定两人的关系?L:萨科齐首先急需一位第一夫人,其次,他还急需从前妻塞西莉亚弃他而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想这是法国总统这么快再次走入婚姻的理由。法国总统和布吕尼公开了恋情后,许多观察家都这样评论当时的萨科齐:牵着新女朋友的手,得意洋洋,仿佛在到处炫耀说,瞧,我跟全欧洲男人都渴望的女人在一起??另外,为了“复仇”,萨科齐还找了塞西莉亚的好朋友MartineAgostinelli 作证婚人。B:有消息说,萨科齐这么快结婚,塞西莉亚非常生气?L:我并不清楚,不过果真如此也能理解。离婚夫妇之间有时会有竞赛,看谁更快结婚,假使你在这个国家属于非常瞩目的人物,那么这种比赛气氛就会更强烈。B:萨科齐和前妻的关系也一直很有戏剧性,塞西莉亚曾形容前夫为“一个花花公子”、“一个谁都不爱的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爱”,你怎么看这些评价?L:我认为这是塞西莉亚的“复仇”。这些话都出自即将出版的一本新书,书的作者号称这些话是塞西莉亚告诉他的。但目前塞西莉亚否认与这本书有关。B:据说,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萨科齐的支持率跌到低谷,你认为是因为他的生活新动态吗?L:绝对是。显然,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而忘记了法国民众为什么要选他做总统。卡拉?布吕尼:“她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B:塞西莉亚在做第一夫人时曾非常受欢迎,但现在人们似乎对布吕尼的评论则非常有争议,为什么?L:塞西莉亚在第一夫人的位置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法国人也不是那么喜欢她,只不过来不及对她有负面评论。塞西莉亚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两次:一次是在她前夫萨科齐的就任仪式上,另一次是她去利比亚带回了六名被当地政府认为是散播艾滋病毒而被判刑的护士;这两件事为她赢得了公众的赞美。B:那你认为作为第一夫人,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相比如何?L:是两个极端不同的女人,布吕尼骨子里依然是意大利人。不过从外貌气质来说,两人是同一种风格,都做过模特,现在依然苗条、时髦、性感、充满吸引力。B:在法国的历史上谁是最受欢迎的第一夫人?L:绝对是戴高乐将军的妻子伊凡娜( Yvonne deGaulle)。B:布吕尼曾是超级模特,也是歌星,这些背景对她履行第一夫人的职责有什么帮助吗?L:萨科齐本人说自己是一名“破除成规”的总统。他上任后做了许多法国总统传统上没有做过的事情,而布吕尼的加入,她的背景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更重要的,现在不少观察家担心,布吕尼的加入将毫无疑问对她丈夫在政治决策上有所影响,她来自于左翼,而传统上萨科齐则属于右翼。B:你曾写过戴安娜王妃的传记。你认为布吕尼与戴安娜相比有何差异?L:我认为两人都为各自的丈夫和其所代表的阶层增添了光彩。戴安娜使老朽的英国王室焕发了青春;而布吕尼则给爱丽舍宫带来一股更时髦和更具活力的摩登风格。不同的是,戴安娜本来就出生于贵族家庭,她嫁入英国王室时还非常年轻,可以说是个天真的小姑娘。而布吕尼则完全不同,她并非贵族出生,在法国总统之前有无数的绯闻,谈过许多场著名的恋爱,此外她拥有自己的事业,她是个歌星并且早已凭借发行的唱片收入过百万。B:布吕尼有无可能将来成为像戴安娜这样的标志性人物?L:可能性很小。戴安娜年轻时就开始为嫁入王室做准备,王室教导她如何变成一个优雅、有魅力的宫廷贵妇。她在走出王室后一系列光环是与她在世界各地帮助穷人、抵制艾滋病等慈善活动联系在一起的。相比之下,布吕尼是一名40岁的女人,自由而成熟,作为一个歌星,她从一开始就习惯了镁光灯包围下生活。此外,嫁入王室是一辈子的事,而嫁给一个总统最多也就10年(法国总统5年一届,最多任两届)。B:书中暗示说布吕尼和萨科齐的婚姻,还有一点交易的味道,她需要一名有势力的丈夫,而他需要一个妻子?L:事实上,我并没有写得如此言之凿凿。总统说,两人的关系是“严肃”的,于是,我们开始猜测谁会首先提出结婚,我们的结论是双方如此快就达成婚姻的共识应该各自有一些理由吧。我想,对布吕尼来说,一名40岁的女人想要安定下来;此外,虽然她早已是个明星,但成为国家第一夫人,对她来说也可算得上一段激动人心的全新经验。B: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她不会终止个人的演唱事业,这可能吗?L:她刚刚发行了自己的第三张专辑。不过,现在的她进行全球巡回演出宣传倒真的是不可能。我认为她是那种典型的时髦、独立新女性,不会为了第一夫人的头衔而放弃自己的事业。B:萨科齐已经有三个孩子,布吕尼也有一个。这个新组成的法国第一家庭将是怎么样的?L:这将是又一个“重新组合的家庭”,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因为父母的新生活住在同一屋檐下,成为兄弟姐妹。由于法国的高离婚率,这样的家庭被社会认为是现代家庭的普遍模式之一,在法国非常流行。B: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什

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日夜赶工,保罗晚上写,我白天写,一个月就完成了。当然这真是令人焦头烂额的一个月,因为每天都有新的发展,有传言说布吕尼怀孕了,又传说两人已经结婚了,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一一证实所有的传闻。

么可能对这个新家庭造成影响?L:两人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此外,布吕尼本人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忠贞”女人,她曾与来自各阶层的强权人物都有来往,其中包括政治家、工业巨子、社会学家、演员、摇滚明星??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B:我们都知道无论是萨科齐还是布吕尼都曾有过许多情史。在感情方面他们属于哪种人?L:的确,她有过许多情人,而法国总统也是第三次结婚了。我认为,法国总统是那种会“一见钟情于某人”的情种,这在他前一次婚姻上就能得到印证,萨科齐在塞西莉亚与前夫的婚礼上认识了她,随即陷入爱河并对她穷追不舍。而布吕尼在感情上算得一名冒险家。从这点上来看,两人倒是属于“天生一对”。三个月的情史文 董铭(法国兰斯)法国书店的畅销书架上满是他们的照片,总统不像总统,明星不是明星,而被描述成“男人、女人以及前妻”。法国书店的格局,已不再有年初的严肃和简约,获“龚古尔”奖的大部头书早已被撤下,换上了萨科齐、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的脸。销售榜前十名里,有六本书是关于他们的故事。新上架的《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也不失时机地占据一角,薄薄一本,12欧元;买下来,你就把法国总统的“三个月的情史”装入口袋。因为是畅销书,所以要应景,更不能失了时效。萨科齐总统在2月初刚结的婚,《编年史》和其他三本同类书就在2 月14日情人节时段热闹上市了。斯卡利出版社首印4万册,没过几天就排到了畅销书榜第六位。出现如此的热潮,只能感叹现在的法国人也变得像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样,热衷于名人的八卦和私事。新总统风风火火地结束一段婚姻,又大张旗鼓开始了另一段婚姻,这是爱情吗?拉法耶给两人的爱情下了个定义—一段危险关系。比起一段稳定的婚姻来说,三个月实在太短。从版面风格到内容笔触,《编年史》都显得简洁轻快,即使爆料也无伤大雅,更像一本通俗小说。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公众早已知晓的话题,而两位作者的工作则是更多放在重新按时间顺序整理,用相对统一娴熟的风格复述。书中,时而点缀趣闻和访谈,甚至是布吕尼写的歌词,以便把读者引导向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分析,力求做到观点的多方位。至于这段婚姻的“不稳定性”,只要了解萨科奇和布吕尼的人都会心有预感。两个人都是向往自由的现代法国人、长期处在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各自都有复杂的情史和婚姻,怎么能够不“危险”?拉法耶一直在《巴黎竞赛报》工作,掌握大量的媒体资源和渠道,而另一位作者布朗瑞长于历史挖掘,两人携手跟踪法兰西新第一家庭,搜集第一手材料,访问相关人物,似乎意在发现这段高调婚姻之后的裂缝,即便这条裂缝还隐藏在爱丽舍宫的高墙之后。从萨科齐与塞西莉亚离婚时起,法兰西的许多传统就不复存在,此书称为《编年史》,确实是看到了2007年末在法国社会演变史上的不同寻常的变迁。曾经心照不宣的禁忌,一旦被打破,带来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聚散,而是整个社会观念、道德取向、政坛文化、媒体素养都会随之变化。拉法耶和布朗瑞敏锐地发现了这点,虽然行文仓促,尚未来得及深入探讨,但至少为“写史”开了个头。“危险”与否,还有待事情的发展,历史总是抓在今人的手中,更何况这是一对男女的“情史”。谁能保证,萨科齐不会成为任期内两度离婚的法国总统呢。B:你们如何界定两人关系发展的关键时间节点呢?

L:这的确比较困难,关于这位总统的绯闻实在太多了,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分辨这些传言的真伪。我们认为,两人的感情是在一场晚宴上萌发的。此后,萨科齐给朋友、广告业大亨雅克?塞格拉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布吕尼。与此同时,法国总统也开始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大肆渲染他对布吕尼的激情。他不顾外交礼节带布吕尼进行对约旦和埃及的国事访问,一路上从不避忌在媒体前显露亲昵。甚至新闻官员还发通知给媒体提醒他们前往金字塔拍摄新情侣的恩爱场面。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

B:从离婚到宣布再次结婚,仅仅经历了几个月,你认为布吕尼有什么魅力使法国总统那么快就迅速确定两人的关系?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L:萨科齐首先急需一位第一夫人,其次,他还急需从前妻塞西莉亚弃他而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想这是法国总统这么快再次走入婚姻的理由。法国总统和布吕尼公开了恋情后,许多观察家都这样评论当时的萨科齐:牵着新女朋友的手,得意洋洋,仿佛在到处炫耀说,瞧,我跟全欧洲男人都渴望的女人在一起??另外,为了“复仇”,萨科齐还找了塞西莉亚的好朋友MartineAgostinelli 作证婚人。

B:有消息说,萨科齐这么快结婚,塞西莉亚非常生气?

L:我并不清楚,不过果真如此也能理解。离婚夫妇之间有时会有竞赛,看谁更快结婚,假使你在这个国家属于非常瞩目的人物,那么这种比赛气氛就会更强烈。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B:萨科齐和前妻的关系也一直很有戏剧性,塞西莉亚曾形容前夫为“一个花花公子”、“一个谁都不爱的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爱”,你怎么看这些评价?

L:我认为这是塞西莉亚的“复仇”。这些话都出自即将出版的一本新书,书的作者号称这些话是塞西莉亚告诉他的。但目前塞西莉亚否认与这本书有关。

么可能对这个新家庭造成影响?L:两人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此外,布吕尼本人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忠贞”女人,她曾与来自各阶层的强权人物都有来往,其中包括政治家、工业巨子、社会学家、演员、摇滚明星??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B:我们都知道无论是萨科齐还是布吕尼都曾有过许多情史。在感情方面他们属于哪种人?L:的确,她有过许多情人,而法国总统也是第三次结婚了。我认为,法国总统是那种会“一见钟情于某人”的情种,这在他前一次婚姻上就能得到印证,萨科齐在塞西莉亚与前夫的婚礼上认识了她,随即陷入爱河并对她穷追不舍。而布吕尼在感情上算得一名冒险家。从这点上来看,两人倒是属于“天生一对”。三个月的情史文 董铭(法国兰斯)法国书店的畅销书架上满是他们的照片,总统不像总统,明星不是明星,而被描述成“男人、女人以及前妻”。法国书店的格局,已不再有年初的严肃和简约,获“龚古尔”奖的大部头书早已被撤下,换上了萨科齐、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的脸。销售榜前十名里,有六本书是关于他们的故事。新上架的《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也不失时机地占据一角,薄薄一本,12欧元;买下来,你就把法国总统的“三个月的情史”装入口袋。因为是畅销书,所以要应景,更不能失了时效。萨科齐总统在2月初刚结的婚,《编年史》和其他三本同类书就在2 月14日情人节时段热闹上市了。斯卡利出版社首印4万册,没过几天就排到了畅销书榜第六位。出现如此的热潮,只能感叹现在的法国人也变得像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样,热衷于名人的八卦和私事。新总统风风火火地结束一段婚姻,又大张旗鼓开始了另一段婚姻,这是爱情吗?拉法耶给两人的爱情下了个定义—一段危险关系。比起一段稳定的婚姻来说,三个月实在太短。从版面风格到内容笔触,《编年史》都显得简洁轻快,即使爆料也无伤大雅,更像一本通俗小说。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公众早已知晓的话题,而两位作者的工作则是更多放在重新按时间顺序整理,用相对统一娴熟的风格复述。书中,时而点缀趣闻和访谈,甚至是布吕尼写的歌词,以便把读者引导向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分析,力求做到观点的多方位。至于这段婚姻的“不稳定性”,只要了解萨科奇和布吕尼的人都会心有预感。两个人都是向往自由的现代法国人、长期处在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各自都有复杂的情史和婚姻,怎么能够不“危险”?拉法耶一直在《巴黎竞赛报》工作,掌握大量的媒体资源和渠道,而另一位作者布朗瑞长于历史挖掘,两人携手跟踪法兰西新第一家庭,搜集第一手材料,访问相关人物,似乎意在发现这段高调婚姻之后的裂缝,即便这条裂缝还隐藏在爱丽舍宫的高墙之后。从萨科齐与塞西莉亚离婚时起,法兰西的许多传统就不复存在,此书称为《编年史》,确实是看到了2007年末在法国社会演变史上的不同寻常的变迁。曾经心照不宣的禁忌,一旦被打破,带来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聚散,而是整个社会观念、道德取向、政坛文化、媒体素养都会随之变化。拉法耶和布朗瑞敏锐地发现了这点,虽然行文仓促,尚未来得及深入探讨,但至少为“写史”开了个头。“危险”与否,还有待事情的发展,历史总是抓在今人的手中,更何况这是一对男女的“情史”。谁能保证,萨科齐不会成为任期内两度离婚的法国总统呢。

B:据说,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萨科齐的支持率跌到低谷,你认为是因为他的生活新动态吗?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L:绝对是。显然,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而忘记了法国民众为什么要选他做总统。卡拉?布吕尼:“她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

B:塞西莉亚在做第一夫人时曾非常受欢迎,但现在人们似乎对布吕尼的评论则非常有争议,为什么?

L:塞西莉亚在第一夫人的位置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法国人也不是那么喜欢她,只不过来不及对她有负面评论。塞西莉亚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两次:一次是在她前夫萨科齐的就任仪式上,另一次是她去利比亚带回了六名被当地政府认为是散播艾滋病毒而被判刑的护士;这两件事为她赢得了公众的赞美。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B:那你认为作为第一夫人,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相比如何?

L:是两个极端不同的女人,布吕尼骨子里依然是意大利人。不过从外貌气质来说,两人是同一种风格,都做过模特,现在依然苗条、时髦、性感、充满吸引力。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

B:在法国的历史上谁是最受欢迎的第一夫人?

L:绝对是戴高乐将军的妻子伊凡娜( Yvonne de Gaulle)。

B:布吕尼曾是超级模特,也是歌星,这些背景对她履行第一夫人的职责有什么帮助吗?

L:萨科齐本人说自己是一名“破除成规”的总统。他上任后做了许多法国总统传统上没有做过的事情,而布吕尼的加入,她的背景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更重要的,现在不少观察家担心,布吕尼的加入将毫无疑问对她丈夫在政治决策上有所影响,她来自于左翼,而传统上萨科齐则属于右翼。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B:你曾写过戴安娜王妃的传记。你认为布吕尼与戴安娜相比有何差异?

L:我认为两人都为各自的丈夫和其所代表的阶层增添了光彩。戴安娜使老朽的英国王室焕发了青春;而布吕尼则给爱丽舍宫带来一股更时髦和更具活力的摩登风格。不同的是,戴安娜本来就出生于贵族家庭,她嫁入英国王室时还非常年轻,可以说是个天真的小姑娘。而布吕尼则完全不同,她并非贵族出生,在法国总统之前有无数的绯闻,谈过许多场著名的恋爱,此外她拥有自己的事业,她是个歌星并且早已凭借发行的唱片收入过百万。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

B:布吕尼有无可能将来成为像戴安娜这样的标志性人物?

日夜赶工,保罗晚上写,我白天写,一个月就完成了。当然这真是令人焦头烂额的一个月,因为每天都有新的发展,有传言说布吕尼怀孕了,又传说两人已经结婚了,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一一证实所有的传闻。B:你们如何界定两人关系发展的关键时间节点呢?L:这的确比较困难,关于这位总统的绯闻实在太多了,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分辨这些传言的真伪。我们认为,两人的感情是在一场晚宴上萌发的。此后,萨科齐给朋友、广告业大亨雅克?塞格拉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布吕尼。与此同时,法国总统也开始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大肆渲染他对布吕尼的激情。他不顾外交礼节带布吕尼进行对约旦和埃及的国事访问,一路上从不避忌在媒体前显露亲昵。甚至新闻官员还发通知给媒体提醒他们前往金字塔拍摄新情侣的恩爱场面。B:从离婚到宣布再次结婚,仅仅经历了几个月,你认为布吕尼有什么魅力使法国总统那么快就迅速确定两人的关系?L:萨科齐首先急需一位第一夫人,其次,他还急需从前妻塞西莉亚弃他而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想这是法国总统这么快再次走入婚姻的理由。法国总统和布吕尼公开了恋情后,许多观察家都这样评论当时的萨科齐:牵着新女朋友的手,得意洋洋,仿佛在到处炫耀说,瞧,我跟全欧洲男人都渴望的女人在一起??另外,为了“复仇”,萨科齐还找了塞西莉亚的好朋友MartineAgostinelli 作证婚人。B:有消息说,萨科齐这么快结婚,塞西莉亚非常生气?L:我并不清楚,不过果真如此也能理解。离婚夫妇之间有时会有竞赛,看谁更快结婚,假使你在这个国家属于非常瞩目的人物,那么这种比赛气氛就会更强烈。B:萨科齐和前妻的关系也一直很有戏剧性,塞西莉亚曾形容前夫为“一个花花公子”、“一个谁都不爱的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爱”,你怎么看这些评价?L:我认为这是塞西莉亚的“复仇”。这些话都出自即将出版的一本新书,书的作者号称这些话是塞西莉亚告诉他的。但目前塞西莉亚否认与这本书有关。B:据说,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萨科齐的支持率跌到低谷,你认为是因为他的生活新动态吗?L:绝对是。显然,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而忘记了法国民众为什么要选他做总统。卡拉?布吕尼:“她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B:塞西莉亚在做第一夫人时曾非常受欢迎,但现在人们似乎对布吕尼的评论则非常有争议,为什么?L:塞西莉亚在第一夫人的位置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法国人也不是那么喜欢她,只不过来不及对她有负面评论。塞西莉亚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两次:一次是在她前夫萨科齐的就任仪式上,另一次是她去利比亚带回了六名被当地政府认为是散播艾滋病毒而被判刑的护士;这两件事为她赢得了公众的赞美。B:那你认为作为第一夫人,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相比如何?L:是两个极端不同的女人,布吕尼骨子里依然是意大利人。不过从外貌气质来说,两人是同一种风格,都做过模特,现在依然苗条、时髦、性感、充满吸引力。B:在法国的历史上谁是最受欢迎的第一夫人?L:绝对是戴高乐将军的妻子伊凡娜( Yvonne deGaulle)。B:布吕尼曾是超级模特,也是歌星,这些背景对她履行第一夫人的职责有什么帮助吗?L:萨科齐本人说自己是一名“破除成规”的总统。他上任后做了许多法国总统传统上没有做过的事情,而布吕尼的加入,她的背景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更重要的,现在不少观察家担心,布吕尼的加入将毫无疑问对她丈夫在政治决策上有所影响,她来自于左翼,而传统上萨科齐则属于右翼。B:你曾写过戴安娜王妃的传记。你认为布吕尼与戴安娜相比有何差异?L:我认为两人都为各自的丈夫和其所代表的阶层增添了光彩。戴安娜使老朽的英国王室焕发了青春;而布吕尼则给爱丽舍宫带来一股更时髦和更具活力的摩登风格。不同的是,戴安娜本来就出生于贵族家庭,她嫁入英国王室时还非常年轻,可以说是个天真的小姑娘。而布吕尼则完全不同,她并非贵族出生,在法国总统之前有无数的绯闻,谈过许多场著名的恋爱,此外她拥有自己的事业,她是个歌星并且早已凭借发行的唱片收入过百万。B:布吕尼有无可能将来成为像戴安娜这样的标志性人物?L:可能性很小。戴安娜年轻时就开始为嫁入王室做准备,王室教导她如何变成一个优雅、有魅力的宫廷贵妇。她在走出王室后一系列光环是与她在世界各地帮助穷人、抵制艾滋病等慈善活动联系在一起的。相比之下,布吕尼是一名40岁的女人,自由而成熟,作为一个歌星,她从一开始就习惯了镁光灯包围下生活。此外,嫁入王室是一辈子的事,而嫁给一个总统最多也就10年(法国总统5年一届,最多任两届)。B:书中暗示说布吕尼和萨科齐的婚姻,还有一点交易的味道,她需要一名有势力的丈夫,而他需要一个妻子?L:事实上,我并没有写得如此言之凿凿。总统说,两人的关系是“严肃”的,于是,我们开始猜测谁会首先提出结婚,我们的结论是双方如此快就达成婚姻的共识应该各自有一些理由吧。我想,对布吕尼来说,一名40岁的女人想要安定下来;此外,虽然她早已是个明星,但成为国家第一夫人,对她来说也可算得上一段激动人心的全新经验。B: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她不会终止个人的演唱事业,这可能吗?L:她刚刚发行了自己的第三张专辑。不过,现在的她进行全球巡回演出宣传倒真的是不可能。我认为她是那种典型的时髦、独立新女性,不会为了第一夫人的头衔而放弃自己的事业。B:萨科齐已经有三个孩子,布吕尼也有一个。这个新组成的法国第一家庭将是怎么样的?L:这将是又一个“重新组合的家庭”,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因为父母的新生活住在同一屋檐下,成为兄弟姐妹。由于法国的高离婚率,这样的家庭被社会认为是现代家庭的普遍模式之一,在法国非常流行。B: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什L:可能性很小。戴安娜年轻时就开始为嫁入王室做准备,王室教导她如何变成一个优雅、有魅力的宫廷贵妇。她在走出王室后一系列光环是与她在世界各地帮助穷人、抵制艾滋病等慈善活动联系在一起的。相比之下,布吕尼是一名40岁的女人,自由而成熟,作为一个歌星,她从一开始就习惯了镁光灯包围下生活。此外,嫁入王室是一辈子的事,而嫁给一个总统最多也就10年(法国总统5年一届,最多任两届)。

B:书中暗示说布吕尼和萨科齐的婚姻,还有一点交易的味道,她需要一名有势力的丈夫,而他需要一个妻子?

么可能对这个新家庭造成影响?L:两人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此外,布吕尼本人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忠贞”女人,她曾与来自各阶层的强权人物都有来往,其中包括政治家、工业巨子、社会学家、演员、摇滚明星??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B:我们都知道无论是萨科齐还是布吕尼都曾有过许多情史。在感情方面他们属于哪种人?L:的确,她有过许多情人,而法国总统也是第三次结婚了。我认为,法国总统是那种会“一见钟情于某人”的情种,这在他前一次婚姻上就能得到印证,萨科齐在塞西莉亚与前夫的婚礼上认识了她,随即陷入爱河并对她穷追不舍。而布吕尼在感情上算得一名冒险家。从这点上来看,两人倒是属于“天生一对”。三个月的情史文 董铭(法国兰斯)法国书店的畅销书架上满是他们的照片,总统不像总统,明星不是明星,而被描述成“男人、女人以及前妻”。法国书店的格局,已不再有年初的严肃和简约,获“龚古尔”奖的大部头书早已被撤下,换上了萨科齐、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的脸。销售榜前十名里,有六本书是关于他们的故事。新上架的《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也不失时机地占据一角,薄薄一本,12欧元;买下来,你就把法国总统的“三个月的情史”装入口袋。因为是畅销书,所以要应景,更不能失了时效。萨科齐总统在2月初刚结的婚,《编年史》和其他三本同类书就在2 月14日情人节时段热闹上市了。斯卡利出版社首印4万册,没过几天就排到了畅销书榜第六位。出现如此的热潮,只能感叹现在的法国人也变得像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样,热衷于名人的八卦和私事。新总统风风火火地结束一段婚姻,又大张旗鼓开始了另一段婚姻,这是爱情吗?拉法耶给两人的爱情下了个定义—一段危险关系。比起一段稳定的婚姻来说,三个月实在太短。从版面风格到内容笔触,《编年史》都显得简洁轻快,即使爆料也无伤大雅,更像一本通俗小说。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公众早已知晓的话题,而两位作者的工作则是更多放在重新按时间顺序整理,用相对统一娴熟的风格复述。书中,时而点缀趣闻和访谈,甚至是布吕尼写的歌词,以便把读者引导向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分析,力求做到观点的多方位。至于这段婚姻的“不稳定性”,只要了解萨科奇和布吕尼的人都会心有预感。两个人都是向往自由的现代法国人、长期处在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各自都有复杂的情史和婚姻,怎么能够不“危险”?拉法耶一直在《巴黎竞赛报》工作,掌握大量的媒体资源和渠道,而另一位作者布朗瑞长于历史挖掘,两人携手跟踪法兰西新第一家庭,搜集第一手材料,访问相关人物,似乎意在发现这段高调婚姻之后的裂缝,即便这条裂缝还隐藏在爱丽舍宫的高墙之后。从萨科齐与塞西莉亚离婚时起,法兰西的许多传统就不复存在,此书称为《编年史》,确实是看到了2007年末在法国社会演变史上的不同寻常的变迁。曾经心照不宣的禁忌,一旦被打破,带来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聚散,而是整个社会观念、道德取向、政坛文化、媒体素养都会随之变化。拉法耶和布朗瑞敏锐地发现了这点,虽然行文仓促,尚未来得及深入探讨,但至少为“写史”开了个头。“危险”与否,还有待事情的发展,历史总是抓在今人的手中,更何况这是一对男女的“情史”。谁能保证,萨科齐不会成为任期内两度离婚的法国总统呢。

L:事实上,我并没有写得如此言之凿凿。总统说,两人的关系是“严肃”的,于是,我们开始猜测谁会首先提出结婚,我们的结论是双方如此快就达成婚姻的共识应该各自有一些理由吧。我想,对布吕尼来说,一名40岁的女人想要安定下来;此外,虽然她早已是个明星,但成为国家第一夫人,对她来说也可算得上一段激动人心的全新经验。

B: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她不会终止个人的演唱事业,这可能吗?

L:她刚刚发行了自己的第三张专辑。不过,现在的她进行全球巡回演出宣传倒真的是不可能。我认为她是那种典型的时髦、独立新女性,不会为了第一夫人的头衔而放弃自己的事业。

B:萨科齐已经有三个孩子,布吕尼也有一个。这个新组成的法国第一家庭将是怎么样的?

么可能对这个新家庭造成影响?L:两人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此外,布吕尼本人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忠贞”女人,她曾与来自各阶层的强权人物都有来往,其中包括政治家、工业巨子、社会学家、演员、摇滚明星??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B:我们都知道无论是萨科齐还是布吕尼都曾有过许多情史。在感情方面他们属于哪种人?L:的确,她有过许多情人,而法国总统也是第三次结婚了。我认为,法国总统是那种会“一见钟情于某人”的情种,这在他前一次婚姻上就能得到印证,萨科齐在塞西莉亚与前夫的婚礼上认识了她,随即陷入爱河并对她穷追不舍。而布吕尼在感情上算得一名冒险家。从这点上来看,两人倒是属于“天生一对”。三个月的情史文 董铭(法国兰斯)法国书店的畅销书架上满是他们的照片,总统不像总统,明星不是明星,而被描述成“男人、女人以及前妻”。法国书店的格局,已不再有年初的严肃和简约,获“龚古尔”奖的大部头书早已被撤下,换上了萨科齐、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的脸。销售榜前十名里,有六本书是关于他们的故事。新上架的《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也不失时机地占据一角,薄薄一本,12欧元;买下来,你就把法国总统的“三个月的情史”装入口袋。因为是畅销书,所以要应景,更不能失了时效。萨科齐总统在2月初刚结的婚,《编年史》和其他三本同类书就在2 月14日情人节时段热闹上市了。斯卡利出版社首印4万册,没过几天就排到了畅销书榜第六位。出现如此的热潮,只能感叹现在的法国人也变得像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样,热衷于名人的八卦和私事。新总统风风火火地结束一段婚姻,又大张旗鼓开始了另一段婚姻,这是爱情吗?拉法耶给两人的爱情下了个定义—一段危险关系。比起一段稳定的婚姻来说,三个月实在太短。从版面风格到内容笔触,《编年史》都显得简洁轻快,即使爆料也无伤大雅,更像一本通俗小说。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公众早已知晓的话题,而两位作者的工作则是更多放在重新按时间顺序整理,用相对统一娴熟的风格复述。书中,时而点缀趣闻和访谈,甚至是布吕尼写的歌词,以便把读者引导向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分析,力求做到观点的多方位。至于这段婚姻的“不稳定性”,只要了解萨科奇和布吕尼的人都会心有预感。两个人都是向往自由的现代法国人、长期处在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各自都有复杂的情史和婚姻,怎么能够不“危险”?拉法耶一直在《巴黎竞赛报》工作,掌握大量的媒体资源和渠道,而另一位作者布朗瑞长于历史挖掘,两人携手跟踪法兰西新第一家庭,搜集第一手材料,访问相关人物,似乎意在发现这段高调婚姻之后的裂缝,即便这条裂缝还隐藏在爱丽舍宫的高墙之后。从萨科齐与塞西莉亚离婚时起,法兰西的许多传统就不复存在,此书称为《编年史》,确实是看到了2007年末在法国社会演变史上的不同寻常的变迁。曾经心照不宣的禁忌,一旦被打破,带来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聚散,而是整个社会观念、道德取向、政坛文化、媒体素养都会随之变化。拉法耶和布朗瑞敏锐地发现了这点,虽然行文仓促,尚未来得及深入探讨,但至少为“写史”开了个头。“危险”与否,还有待事情的发展,历史总是抓在今人的手中,更何况这是一对男女的“情史”。谁能保证,萨科齐不会成为任期内两度离婚的法国总统呢。L:这将是又一个“重新组合的家庭”,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因为父母的新生活住在同一屋檐下,成为兄弟姐妹。由于法国的高离婚率,这样的家庭被社会认为是现代家庭的普遍模式之一,在法国非常流行。

B: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什么可能对这个新家庭造成影响?L:两人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此外,布吕尼本人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忠贞”女人,她曾与来自各阶层的强权人物都有来往,其中包括政治家、工业巨子、社会学家、演员、摇滚明星??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

日夜赶工,保罗晚上写,我白天写,一个月就完成了。当然这真是令人焦头烂额的一个月,因为每天都有新的发展,有传言说布吕尼怀孕了,又传说两人已经结婚了,当时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一一证实所有的传闻。B:你们如何界定两人关系发展的关键时间节点呢?L:这的确比较困难,关于这位总统的绯闻实在太多了,我们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分辨这些传言的真伪。我们认为,两人的感情是在一场晚宴上萌发的。此后,萨科齐给朋友、广告业大亨雅克?塞格拉打电话,问他是否认识布吕尼。与此同时,法国总统也开始不放过任何一次机会,大肆渲染他对布吕尼的激情。他不顾外交礼节带布吕尼进行对约旦和埃及的国事访问,一路上从不避忌在媒体前显露亲昵。甚至新闻官员还发通知给媒体提醒他们前往金字塔拍摄新情侣的恩爱场面。B:从离婚到宣布再次结婚,仅仅经历了几个月,你认为布吕尼有什么魅力使法国总统那么快就迅速确定两人的关系?L:萨科齐首先急需一位第一夫人,其次,他还急需从前妻塞西莉亚弃他而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我想这是法国总统这么快再次走入婚姻的理由。法国总统和布吕尼公开了恋情后,许多观察家都这样评论当时的萨科齐:牵着新女朋友的手,得意洋洋,仿佛在到处炫耀说,瞧,我跟全欧洲男人都渴望的女人在一起??另外,为了“复仇”,萨科齐还找了塞西莉亚的好朋友MartineAgostinelli 作证婚人。B:有消息说,萨科齐这么快结婚,塞西莉亚非常生气?L:我并不清楚,不过果真如此也能理解。离婚夫妇之间有时会有竞赛,看谁更快结婚,假使你在这个国家属于非常瞩目的人物,那么这种比赛气氛就会更强烈。B:萨科齐和前妻的关系也一直很有戏剧性,塞西莉亚曾形容前夫为“一个花花公子”、“一个谁都不爱的男人,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爱”,你怎么看这些评价?L:我认为这是塞西莉亚的“复仇”。这些话都出自即将出版的一本新书,书的作者号称这些话是塞西莉亚告诉他的。但目前塞西莉亚否认与这本书有关。B:据说,最近的民意调查显示萨科齐的支持率跌到低谷,你认为是因为他的生活新动态吗?L:绝对是。显然,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而忘记了法国民众为什么要选他做总统。卡拉?布吕尼:“她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B:塞西莉亚在做第一夫人时曾非常受欢迎,但现在人们似乎对布吕尼的评论则非常有争议,为什么?L:塞西莉亚在第一夫人的位置上停留了很短的时间,法国人也不是那么喜欢她,只不过来不及对她有负面评论。塞西莉亚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两次:一次是在她前夫萨科齐的就任仪式上,另一次是她去利比亚带回了六名被当地政府认为是散播艾滋病毒而被判刑的护士;这两件事为她赢得了公众的赞美。B:那你认为作为第一夫人,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相比如何?L:是两个极端不同的女人,布吕尼骨子里依然是意大利人。不过从外貌气质来说,两人是同一种风格,都做过模特,现在依然苗条、时髦、性感、充满吸引力。B:在法国的历史上谁是最受欢迎的第一夫人?L:绝对是戴高乐将军的妻子伊凡娜( Yvonne deGaulle)。B:布吕尼曾是超级模特,也是歌星,这些背景对她履行第一夫人的职责有什么帮助吗?L:萨科齐本人说自己是一名“破除成规”的总统。他上任后做了许多法国总统传统上没有做过的事情,而布吕尼的加入,她的背景将使爱丽舍宫更加摩登、现代。更重要的,现在不少观察家担心,布吕尼的加入将毫无疑问对她丈夫在政治决策上有所影响,她来自于左翼,而传统上萨科齐则属于右翼。B:你曾写过戴安娜王妃的传记。你认为布吕尼与戴安娜相比有何差异?L:我认为两人都为各自的丈夫和其所代表的阶层增添了光彩。戴安娜使老朽的英国王室焕发了青春;而布吕尼则给爱丽舍宫带来一股更时髦和更具活力的摩登风格。不同的是,戴安娜本来就出生于贵族家庭,她嫁入英国王室时还非常年轻,可以说是个天真的小姑娘。而布吕尼则完全不同,她并非贵族出生,在法国总统之前有无数的绯闻,谈过许多场著名的恋爱,此外她拥有自己的事业,她是个歌星并且早已凭借发行的唱片收入过百万。B:布吕尼有无可能将来成为像戴安娜这样的标志性人物?L:可能性很小。戴安娜年轻时就开始为嫁入王室做准备,王室教导她如何变成一个优雅、有魅力的宫廷贵妇。她在走出王室后一系列光环是与她在世界各地帮助穷人、抵制艾滋病等慈善活动联系在一起的。相比之下,布吕尼是一名40岁的女人,自由而成熟,作为一个歌星,她从一开始就习惯了镁光灯包围下生活。此外,嫁入王室是一辈子的事,而嫁给一个总统最多也就10年(法国总统5年一届,最多任两届)。B:书中暗示说布吕尼和萨科齐的婚姻,还有一点交易的味道,她需要一名有势力的丈夫,而他需要一个妻子?L:事实上,我并没有写得如此言之凿凿。总统说,两人的关系是“严肃”的,于是,我们开始猜测谁会首先提出结婚,我们的结论是双方如此快就达成婚姻的共识应该各自有一些理由吧。我想,对布吕尼来说,一名40岁的女人想要安定下来;此外,虽然她早已是个明星,但成为国家第一夫人,对她来说也可算得上一段激动人心的全新经验。B: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她不会终止个人的演唱事业,这可能吗?L:她刚刚发行了自己的第三张专辑。不过,现在的她进行全球巡回演出宣传倒真的是不可能。我认为她是那种典型的时髦、独立新女性,不会为了第一夫人的头衔而放弃自己的事业。B:萨科齐已经有三个孩子,布吕尼也有一个。这个新组成的法国第一家庭将是怎么样的?L:这将是又一个“重新组合的家庭”,来自不同家庭的孩子因为父母的新生活住在同一屋檐下,成为兄弟姐妹。由于法国的高离婚率,这样的家庭被社会认为是现代家庭的普遍模式之一,在法国非常流行。B:在未来的日子里,有什

B:我们都知道无论是萨科齐还是布吕尼都曾有过许多情史。在感情方面他们属于哪种人?

L:的确,她有过许多情人,而法国总统也是第三次结婚了。我认为,法国总统是那种会“一见钟情于某人”的情种,这在他前一次婚姻上就能得到印证,萨科齐在塞西莉亚与前夫的婚礼上认识了她,随即陷入爱河并对她穷追不舍。而布吕尼在感情上算得一名冒险家。从这点上来看,两人倒是属于“天生一对”。

三个月的情史

专访法国第一家庭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萨科齐和布吕尼是天生一对感情冒险家” 2月13 日,与萨科奇结婚11天的布吕尼,首次以第一夫人的身份接受法国《快报》专访。这位曾经自嘲“不适合一夫一妻制”的女人开始对公众强调自己的意大利婚姻观:“不轻易离婚”,“尽其所能”维持婚姻,“作为第一夫人直到萨科齐卸任,作为萨科齐夫人直到死亡”。第2天(情人节),新书《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隆重上市,传记作家拉法耶在书里暗示了法国第一家庭的不稳定关系。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拉法耶声称:“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于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文 莫书莹2 月14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和他第三任妻子布吕尼度过了两人的第一个情人节。这一天,三本以这段关系为卖点的新书在法国各大书店隆重上柜:《卡拉?布吕尼:何方神圣》、《卡拉?布吕尼:随心所欲的女人》和《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以下简称《编年史》)。其中,《编年史》最引人瞩目。该书的作者之一是法国著名记者、传记作家克里斯?拉法耶(ChrisLaffaille)。2007年夏天,他的《戴安娜:对他们从未公布的档案的调查》以对王妃车祸前后的翔实再调查,一度在欧洲引起广泛讨论。去年10月,萨科齐与第二任妻子塞西莉亚宣布离婚,拉法耶被这位感情生活跌宕起伏的矮个子法国总统吸引了。在极短的时间内,他完成了《编年史》这本“应景”之作。拉法耶告诉记者,本书的最大灵感来源于法国18世纪小说家拉克洛(Choderlos de Laclos)用书信体所写成的小说《危险关系》(LesLiaisonsDangereuses)(该书讲述了一位富有寡妇怂恿一名浪子去勾引一位年轻貌美的新婚女子,男主角却爱上了对方陷入爱河,导致了一场悲剧)。而在对萨科齐和布吕尼情感历程的一番追踪后,他仿佛找到了现实和虚构的共同点:“在一段关系中,男女双方过于自我常常会埋下危险”,而萨科齐和布吕尼在感情生活上绝对都是非常自我的人。此书公布了萨科齐与布吕尼第一次见面时的细节。去年11月23日,萨科齐在总统府爱丽舍宫会见法国音乐界人士,身为知名流行音乐歌手的布吕尼吸引了总统的目光。当布吕尼谈到自己即将举行的演唱会,总统立刻讨好地表示自己要坐在第一排,其后总统又对布吕尼谈起离婚后自己是多么孤独并期盼找个爱人。据说,这是一场不涉及政治的私人谈话,但布吕尼还是禁不住跟总统讨论了法国的新移民政策。“要求新移民进行DNA测试不符合国际潮流,我想有人能取消这个政策”。有媒体称,布吕尼向来不认同萨科齐推动的新移民政策完全与她个人经历有关。卡拉?布吕尼,来自意大利北方最显赫、最富有的布吕尼?蒂戴西家族,其祖父是意大利仅次于Pirelli的第二大轮胎制造商Ceat 的创始人。1973年,当恐怖组织“新赤旅”在意大利袭击富人时,布吕尼一家以难民的身份来到巴黎并从此住了下来。根据拉法耶的新书,为了讨好政治观点倾向左翼的布吕尼,这位右翼总统当时连忙表示,左翼对他的评论通常是因为“并不了解他本人”,为此他还举例说自己很喜欢与女性一起工作。会见结束时,情场老手布吕尼向总统发出了第一个“信号”——“你有车吗?”萨科齐则心领神会地提出送她回家,称自己是“布吕尼卑谦的法国总统”。当车驶达布吕尼位于第八区的家时,她邀请萨科齐进屋喝杯咖啡,但是总统拒绝了,“永远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提出这样的邀请”,萨科齐告诫这位比他年轻13岁、高4英尺的美女。布吕尼彻底迷惑了,这可能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受到男人的拒绝。此后,关于总统先生和才女歌星的故事就成了全世界最热门的八卦之一。2月3日,几乎全世界的媒体都在醒目位置刊发了这样一则喜讯,“法国总统萨科齐和女友布吕尼于前一日在总统官邸完婚”。萨科齐成了史上第一个在任期内结婚的法国总统,连总统的老母亲都抱怨说在教堂里遇到了太多的新娘。这是总统先生的第三次婚姻,布吕尼的第二次婚姻。两人相识不足三个月。“在我看来,萨科齐和布吕尼的关系浑然天成又危险重重”,拉法耶在接受《外滩画报》的专访时这样概括两者的关系。拉法耶表示,与其他两本同期上市的传记相比,他的视野不仅仅停留于布吕尼的个人历史,而且拓展到了对两人关系的讨论。其他两本书将布吕尼塑造成一个野心女人,拉法耶则明显要对她宽容,虽然他并不排除两人迅速结合的幕后原因,但也毫不吝于赞美布吕尼是一位自由独立的新女性,更可贵的是,她还具有良好的品位,至少,“在她的帮助下,萨科齐终于把那块劳力士换成了百达翡丽”。B= 外滩画报 L=克里斯?拉法耶尼古拉?萨科齐:“他过于沉迷于向公众分享个人私生活”B: 是什么让你写这本书?L:自去年10月,萨科齐宣布与塞西莉亚离婚后,我和保罗(本书的另一名作者Paul EricBlanrue)开始商量能否写一本关于这位法国总统情史的书。此后,围绕总统的绯闻就在街头巷尾流传。更早时,当萨科齐宣布参加总统选举后,法国媒体就刊发了一张塞西莉亚和情人在纽约的照片;除此之外,一本由塞西莉亚参与并同意出版的书被时任内政部长的萨科齐禁止出版,这些都引起了外界对新总统的好奇心。这也是我们决定写这本书的原因。B:书里写了许多布吕尼和萨科齐交往的细节,你是从哪里获得的相关信息?L:我们有一些匿名信源,不过我们对这些信息都进行了周密的核实,绝对真实。此外,书中的一些内容还来自萨科齐的自传和各种媒体对两人的采访。B:完成这部书一共花费了多少时间?L:写得非常快。当萨科齐和布吕尼对外正式表明了两人关系后,我们意识到一定要加快速度。于是,我们

文/ 董铭

么可能对这个新家庭造成影响?L:两人都是自我意识非常强烈的人。此外,布吕尼本人并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忠贞”女人,她曾与来自各阶层的强权人物都有来往,其中包括政治家、工业巨子、社会学家、演员、摇滚明星??从某种意义上说,两人关系的不稳定性可能来自布吕尼过于“广泛”的情史。B:我们都知道无论是萨科齐还是布吕尼都曾有过许多情史。在感情方面他们属于哪种人?L:的确,她有过许多情人,而法国总统也是第三次结婚了。我认为,法国总统是那种会“一见钟情于某人”的情种,这在他前一次婚姻上就能得到印证,萨科齐在塞西莉亚与前夫的婚礼上认识了她,随即陷入爱河并对她穷追不舍。而布吕尼在感情上算得一名冒险家。从这点上来看,两人倒是属于“天生一对”。三个月的情史文 董铭(法国兰斯)法国书店的畅销书架上满是他们的照片,总统不像总统,明星不是明星,而被描述成“男人、女人以及前妻”。法国书店的格局,已不再有年初的严肃和简约,获“龚古尔”奖的大部头书早已被撤下,换上了萨科齐、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的脸。销售榜前十名里,有六本书是关于他们的故事。新上架的《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也不失时机地占据一角,薄薄一本,12欧元;买下来,你就把法国总统的“三个月的情史”装入口袋。因为是畅销书,所以要应景,更不能失了时效。萨科齐总统在2月初刚结的婚,《编年史》和其他三本同类书就在2 月14日情人节时段热闹上市了。斯卡利出版社首印4万册,没过几天就排到了畅销书榜第六位。出现如此的热潮,只能感叹现在的法国人也变得像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样,热衷于名人的八卦和私事。新总统风风火火地结束一段婚姻,又大张旗鼓开始了另一段婚姻,这是爱情吗?拉法耶给两人的爱情下了个定义—一段危险关系。比起一段稳定的婚姻来说,三个月实在太短。从版面风格到内容笔触,《编年史》都显得简洁轻快,即使爆料也无伤大雅,更像一本通俗小说。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公众早已知晓的话题,而两位作者的工作则是更多放在重新按时间顺序整理,用相对统一娴熟的风格复述。书中,时而点缀趣闻和访谈,甚至是布吕尼写的歌词,以便把读者引导向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分析,力求做到观点的多方位。至于这段婚姻的“不稳定性”,只要了解萨科奇和布吕尼的人都会心有预感。两个人都是向往自由的现代法国人、长期处在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各自都有复杂的情史和婚姻,怎么能够不“危险”?拉法耶一直在《巴黎竞赛报》工作,掌握大量的媒体资源和渠道,而另一位作者布朗瑞长于历史挖掘,两人携手跟踪法兰西新第一家庭,搜集第一手材料,访问相关人物,似乎意在发现这段高调婚姻之后的裂缝,即便这条裂缝还隐藏在爱丽舍宫的高墙之后。从萨科齐与塞西莉亚离婚时起,法兰西的许多传统就不复存在,此书称为《编年史》,确实是看到了2007年末在法国社会演变史上的不同寻常的变迁。曾经心照不宣的禁忌,一旦被打破,带来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聚散,而是整个社会观念、道德取向、政坛文化、媒体素养都会随之变化。拉法耶和布朗瑞敏锐地发现了这点,虽然行文仓促,尚未来得及深入探讨,但至少为“写史”开了个头。“危险”与否,还有待事情的发展,历史总是抓在今人的手中,更何况这是一对男女的“情史”。谁能保证,萨科齐不会成为任期内两度离婚的法国总统呢。(法国兰斯)法国书店的畅销书架上满是他们的照片,总统不像总统,明星不是明星,而被描述成“男人、女人以及前妻”。法国书店的格局,已不再有年初的严肃和简约,获“龚古尔”奖的大部头书早已被撤下,换上了萨科齐、布吕尼和塞西莉亚的脸。销售榜前十名里,有六本书是关于他们的故事。新上架的《卡拉与尼古拉斯:一段危险关系的编年史》也不失时机地占据一角,薄薄一本,12欧元;买下来,你就把法国总统的“三个月的情史”装入口袋。

因为是畅销书,所以要应景,更不能失了时效。萨科齐总统在2月初刚结的婚,《编年史》和其他三本同类书就在2 月14 日情人节时段热闹上市了。斯卡利出版社首印4万册,没过几天就排到了畅销书榜第六位。

出现如此的热潮,只能感叹现在的法国人也变得像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样,热衷于名人的八卦和私事。新总统风风火火地结束一段婚姻,又大张旗鼓开始了另一段婚姻,这是爱情吗?拉法耶给两人的爱情下了个定义—一段危险关系。

比起一段稳定的婚姻来说,三个月实在太短。从版面风格到内容笔触,《编年史》都显得简洁轻快,即使爆料也无伤大雅,更像一本通俗小说。书中大部分内容是公众早已知晓的话题,而两位作者的工作则是更多放在重新按时间顺序整理,用相对统一娴熟的风格复述。书中,时而点缀趣闻和访谈,甚至是布吕尼写的歌词,以便把读者引导向政治、文化和历史的分析,力求做到观点的多方位。

至于这段婚姻的“不稳定性”,只要了解萨科奇和布吕尼的人都会心有预感。两个人都是向往自由的现代法国人、长期处在聚光灯下的公众人物,各自都有复杂的情史和婚姻,怎么能够不“危险”?拉法耶一直在《巴黎竞赛报》工作,掌握大量的媒体资源和渠道,而另一位作者布朗瑞长于历史挖掘,两人携手跟踪法兰西新第一家庭,搜集第一手材料,访问相关人物,似乎意在发现这段高调婚姻之后的裂缝,即便这条裂缝还隐藏在爱丽舍宫的高墙之后。

从萨科齐与塞西莉亚离婚时起,法兰西的许多传统就不复存在,此书称为《编年史》,确实是看到了2007年末在法国社会演变史上的不同寻常的变迁。曾经心照不宣的禁忌,一旦被打破,带来的就不仅仅是一个家庭的聚散,而是整个社会观念、道德取向、政坛文化、媒体素养都会随之变化。拉法耶和布朗瑞敏锐地发现了这点,虽然行文仓促,尚未来得及深入探讨,但至少为“写史”开了个头。“危险”与否,还有待事情的发展,历史总是抓在今人的手中,更何况这是一对男女的“情史”。谁能保证,萨科齐不会成为任期内两度离婚的法国总统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