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  

2008-03-06 16:38:25|  分类: 新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

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

佯才能做到让自己执导的每一部电影一定能够参赛国际电影节?这个诀窍到底在哪里?W: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包括我们圈里面,都会说拍摄一部电影,是冲着什么电影节去的。这是种说法而已。换了别人,你也拍部电影,也去冲着什么去看看镲结果往往不是这么简单的。这其实是制作的方式,和你的态度,应该不存在什么狭隘,你照样能体现出一种比较广泛的关怀,或者关照到多样的情感。其实大家看我的电影都很平常,没有现代网游那样的东西,有的是导演的态度,没有很复杂的光影制作、晃动的镜头、标新立异的手法等。这里面是有些学问在里面的,但是说不清楚。大众影视课就是要慢慢培养观影素养,如果有部分观众慢慢理解了,他就成为这种影片的忠实观众,就会明白能被选中参赛的影片到底好在哪里。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拍大片B:缺失了泛娱乐化的东西,会不会给大众的欣赏性带来困难?W:其实用大家的眼光来看,很清新,很好看。就是跟着人物走,极简化,这个故事始终抓人。我很相信这一点,现在很多泛娱乐的东西,就是拿MV、高科技手段,用视觉炫观众,我觉得这个“炫”,根子里的故事很空洞,表面上好像能够抓住泛娱乐的消费群,其实不会长久。我就是故意削弱这些东西,就是不让你们看到那些以为现在电影应该利用的那些手段。B:普通观众可能不会这么理解,他们认为你就是故意在作对,不给他们看简单和好看的东西?W:没关系。假如还需要我用言语去解释的话就很可悲。如果只有飞来飞去或者很炫的东西才能娱乐到观众,我对大众的要求也会感到很失望。大众有权利去看另外一番景象的东西。B:第六代的导演大多都要拍娱乐大片了,包括贾樟柯,你还这么固执地坚守自己以前的风格?W:我是想过这一点。在我以后的片子里,会制作所谓好看点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变,手段上好看而已。但是绝对不会倾向于媚俗娱乐片。B:《17岁的单车》拿了柏林银熊奖,也很有娱乐性,很多观众都喜闻乐见,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W:《17岁的单车》是阶段性的东西,但是我还想碰一碰《青红》和《左右》这样的试探性作品。反过来讲,我个人也觉得《17岁的单车》有些地方过于偏向商业了,有过于炫耀的商业成分。B:所以虽然喜欢的人多,你个人却很少愿意当众提这部片子?W: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片子好看。现在回过头来看,让我再重复这样的影片,除非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具有节奏感的故事。这个电影好看是跟着故事、跟着年轻的生命、跃动的单车在走。它本身就有活力,和题材有关系。B:其实你还是把自己定位在文艺导演圈子内,抗拒走大众商业片的路子?W:目前是,可能是我命苦一点吧,始终就没有进入大众和主流中。一开始拍片就是小小的地下电影。路走多了,时间长了,也觉得是条很有趣的路子。不是非要搞到大众里去,到大众里去也有烦恼。比如小刚能获得观众的认可,投资很大,但我相信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类影片,一方面考验导演,另一方面限制导演的元素也更多,资金呀,演员的搭配等等。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很舒服的,一年做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

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

 

 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

佯才能做到让自己执导的每一部电影一定能够参赛国际电影节?这个诀窍到底在哪里?W: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包括我们圈里面,都会说拍摄一部电影,是冲着什么电影节去的。这是种说法而已。换了别人,你也拍部电影,也去冲着什么去看看镲结果往往不是这么简单的。这其实是制作的方式,和你的态度,应该不存在什么狭隘,你照样能体现出一种比较广泛的关怀,或者关照到多样的情感。其实大家看我的电影都很平常,没有现代网游那样的东西,有的是导演的态度,没有很复杂的光影制作、晃动的镜头、标新立异的手法等。这里面是有些学问在里面的,但是说不清楚。大众影视课就是要慢慢培养观影素养,如果有部分观众慢慢理解了,他就成为这种影片的忠实观众,就会明白能被选中参赛的影片到底好在哪里。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拍大片B:缺失了泛娱乐化的东西,会不会给大众的欣赏性带来困难?W:其实用大家的眼光来看,很清新,很好看。就是跟着人物走,极简化,这个故事始终抓人。我很相信这一点,现在很多泛娱乐的东西,就是拿MV、高科技手段,用视觉炫观众,我觉得这个“炫”,根子里的故事很空洞,表面上好像能够抓住泛娱乐的消费群,其实不会长久。我就是故意削弱这些东西,就是不让你们看到那些以为现在电影应该利用的那些手段。B:普通观众可能不会这么理解,他们认为你就是故意在作对,不给他们看简单和好看的东西?W:没关系。假如还需要我用言语去解释的话就很可悲。如果只有飞来飞去或者很炫的东西才能娱乐到观众,我对大众的要求也会感到很失望。大众有权利去看另外一番景象的东西。B:第六代的导演大多都要拍娱乐大片了,包括贾樟柯,你还这么固执地坚守自己以前的风格?W:我是想过这一点。在我以后的片子里,会制作所谓好看点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变,手段上好看而已。但是绝对不会倾向于媚俗娱乐片。B:《17岁的单车》拿了柏林银熊奖,也很有娱乐性,很多观众都喜闻乐见,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W:《17岁的单车》是阶段性的东西,但是我还想碰一碰《青红》和《左右》这样的试探性作品。反过来讲,我个人也觉得《17岁的单车》有些地方过于偏向商业了,有过于炫耀的商业成分。B:所以虽然喜欢的人多,你个人却很少愿意当众提这部片子?W: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片子好看。现在回过头来看,让我再重复这样的影片,除非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具有节奏感的故事。这个电影好看是跟着故事、跟着年轻的生命、跃动的单车在走。它本身就有活力,和题材有关系。B:其实你还是把自己定位在文艺导演圈子内,抗拒走大众商业片的路子?W:目前是,可能是我命苦一点吧,始终就没有进入大众和主流中。一开始拍片就是小小的地下电影。路走多了,时间长了,也觉得是条很有趣的路子。不是非要搞到大众里去,到大众里去也有烦恼。比如小刚能获得观众的认可,投资很大,但我相信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类影片,一方面考验导演,另一方面限制导演的元素也更多,资金呀,演员的搭配等等。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很舒服的,一年做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文/ 李俊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

                               病倒柏林

 

  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

 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 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

佯才能做到让自己执导的每一部电影一定能够参赛国际电影节?这个诀窍到底在哪里?W: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包括我们圈里面,都会说拍摄一部电影,是冲着什么电影节去的。这是种说法而已。换了别人,你也拍部电影,也去冲着什么去看看镲结果往往不是这么简单的。这其实是制作的方式,和你的态度,应该不存在什么狭隘,你照样能体现出一种比较广泛的关怀,或者关照到多样的情感。其实大家看我的电影都很平常,没有现代网游那样的东西,有的是导演的态度,没有很复杂的光影制作、晃动的镜头、标新立异的手法等。这里面是有些学问在里面的,但是说不清楚。大众影视课就是要慢慢培养观影素养,如果有部分观众慢慢理解了,他就成为这种影片的忠实观众,就会明白能被选中参赛的影片到底好在哪里。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拍大片B:缺失了泛娱乐化的东西,会不会给大众的欣赏性带来困难?W:其实用大家的眼光来看,很清新,很好看。就是跟着人物走,极简化,这个故事始终抓人。我很相信这一点,现在很多泛娱乐的东西,就是拿MV、高科技手段,用视觉炫观众,我觉得这个“炫”,根子里的故事很空洞,表面上好像能够抓住泛娱乐的消费群,其实不会长久。我就是故意削弱这些东西,就是不让你们看到那些以为现在电影应该利用的那些手段。B:普通观众可能不会这么理解,他们认为你就是故意在作对,不给他们看简单和好看的东西?W:没关系。假如还需要我用言语去解释的话就很可悲。如果只有飞来飞去或者很炫的东西才能娱乐到观众,我对大众的要求也会感到很失望。大众有权利去看另外一番景象的东西。B:第六代的导演大多都要拍娱乐大片了,包括贾樟柯,你还这么固执地坚守自己以前的风格?W:我是想过这一点。在我以后的片子里,会制作所谓好看点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变,手段上好看而已。但是绝对不会倾向于媚俗娱乐片。B:《17岁的单车》拿了柏林银熊奖,也很有娱乐性,很多观众都喜闻乐见,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W:《17岁的单车》是阶段性的东西,但是我还想碰一碰《青红》和《左右》这样的试探性作品。反过来讲,我个人也觉得《17岁的单车》有些地方过于偏向商业了,有过于炫耀的商业成分。B:所以虽然喜欢的人多,你个人却很少愿意当众提这部片子?W: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片子好看。现在回过头来看,让我再重复这样的影片,除非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具有节奏感的故事。这个电影好看是跟着故事、跟着年轻的生命、跃动的单车在走。它本身就有活力,和题材有关系。B:其实你还是把自己定位在文艺导演圈子内,抗拒走大众商业片的路子?W:目前是,可能是我命苦一点吧,始终就没有进入大众和主流中。一开始拍片就是小小的地下电影。路走多了,时间长了,也觉得是条很有趣的路子。不是非要搞到大众里去,到大众里去也有烦恼。比如小刚能获得观众的认可,投资很大,但我相信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类影片,一方面考验导演,另一方面限制导演的元素也更多,资金呀,演员的搭配等等。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很舒服的,一年做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

 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

  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 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 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 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

 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 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 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

佯才能做到让自己执导的每一部电影一定能够参赛国际电影节?这个诀窍到底在哪里?W: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包括我们圈里面,都会说拍摄一部电影,是冲着什么电影节去的。这是种说法而已。换了别人,你也拍部电影,也去冲着什么去看看镲结果往往不是这么简单的。这其实是制作的方式,和你的态度,应该不存在什么狭隘,你照样能体现出一种比较广泛的关怀,或者关照到多样的情感。其实大家看我的电影都很平常,没有现代网游那样的东西,有的是导演的态度,没有很复杂的光影制作、晃动的镜头、标新立异的手法等。这里面是有些学问在里面的,但是说不清楚。大众影视课就是要慢慢培养观影素养,如果有部分观众慢慢理解了,他就成为这种影片的忠实观众,就会明白能被选中参赛的影片到底好在哪里。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拍大片B:缺失了泛娱乐化的东西,会不会给大众的欣赏性带来困难?W:其实用大家的眼光来看,很清新,很好看。就是跟着人物走,极简化,这个故事始终抓人。我很相信这一点,现在很多泛娱乐的东西,就是拿MV、高科技手段,用视觉炫观众,我觉得这个“炫”,根子里的故事很空洞,表面上好像能够抓住泛娱乐的消费群,其实不会长久。我就是故意削弱这些东西,就是不让你们看到那些以为现在电影应该利用的那些手段。B:普通观众可能不会这么理解,他们认为你就是故意在作对,不给他们看简单和好看的东西?W:没关系。假如还需要我用言语去解释的话就很可悲。如果只有飞来飞去或者很炫的东西才能娱乐到观众,我对大众的要求也会感到很失望。大众有权利去看另外一番景象的东西。B:第六代的导演大多都要拍娱乐大片了,包括贾樟柯,你还这么固执地坚守自己以前的风格?W:我是想过这一点。在我以后的片子里,会制作所谓好看点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变,手段上好看而已。但是绝对不会倾向于媚俗娱乐片。B:《17岁的单车》拿了柏林银熊奖,也很有娱乐性,很多观众都喜闻乐见,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W:《17岁的单车》是阶段性的东西,但是我还想碰一碰《青红》和《左右》这样的试探性作品。反过来讲,我个人也觉得《17岁的单车》有些地方过于偏向商业了,有过于炫耀的商业成分。B:所以虽然喜欢的人多,你个人却很少愿意当众提这部片子?W: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片子好看。现在回过头来看,让我再重复这样的影片,除非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具有节奏感的故事。这个电影好看是跟着故事、跟着年轻的生命、跃动的单车在走。它本身就有活力,和题材有关系。B:其实你还是把自己定位在文艺导演圈子内,抗拒走大众商业片的路子?W:目前是,可能是我命苦一点吧,始终就没有进入大众和主流中。一开始拍片就是小小的地下电影。路走多了,时间长了,也觉得是条很有趣的路子。不是非要搞到大众里去,到大众里去也有烦恼。比如小刚能获得观众的认可,投资很大,但我相信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类影片,一方面考验导演,另一方面限制导演的元素也更多,资金呀,演员的搭配等等。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很舒服的,一年做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对话王小帅

佯才能做到让自己执导的每一部电影一定能够参赛国际电影节?这个诀窍到底在哪里?W: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包括我们圈里面,都会说拍摄一部电影,是冲着什么电影节去的。这是种说法而已。换了别人,你也拍部电影,也去冲着什么去看看镲结果往往不是这么简单的。这其实是制作的方式,和你的态度,应该不存在什么狭隘,你照样能体现出一种比较广泛的关怀,或者关照到多样的情感。其实大家看我的电影都很平常,没有现代网游那样的东西,有的是导演的态度,没有很复杂的光影制作、晃动的镜头、标新立异的手法等。这里面是有些学问在里面的,但是说不清楚。大众影视课就是要慢慢培养观影素养,如果有部分观众慢慢理解了,他就成为这种影片的忠实观众,就会明白能被选中参赛的影片到底好在哪里。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拍大片B:缺失了泛娱乐化的东西,会不会给大众的欣赏性带来困难?W:其实用大家的眼光来看,很清新,很好看。就是跟着人物走,极简化,这个故事始终抓人。我很相信这一点,现在很多泛娱乐的东西,就是拿MV、高科技手段,用视觉炫观众,我觉得这个“炫”,根子里的故事很空洞,表面上好像能够抓住泛娱乐的消费群,其实不会长久。我就是故意削弱这些东西,就是不让你们看到那些以为现在电影应该利用的那些手段。B:普通观众可能不会这么理解,他们认为你就是故意在作对,不给他们看简单和好看的东西?W:没关系。假如还需要我用言语去解释的话就很可悲。如果只有飞来飞去或者很炫的东西才能娱乐到观众,我对大众的要求也会感到很失望。大众有权利去看另外一番景象的东西。B:第六代的导演大多都要拍娱乐大片了,包括贾樟柯,你还这么固执地坚守自己以前的风格?W:我是想过这一点。在我以后的片子里,会制作所谓好看点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变,手段上好看而已。但是绝对不会倾向于媚俗娱乐片。B:《17岁的单车》拿了柏林银熊奖,也很有娱乐性,很多观众都喜闻乐见,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W:《17岁的单车》是阶段性的东西,但是我还想碰一碰《青红》和《左右》这样的试探性作品。反过来讲,我个人也觉得《17岁的单车》有些地方过于偏向商业了,有过于炫耀的商业成分。B:所以虽然喜欢的人多,你个人却很少愿意当众提这部片子?W: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片子好看。现在回过头来看,让我再重复这样的影片,除非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具有节奏感的故事。这个电影好看是跟着故事、跟着年轻的生命、跃动的单车在走。它本身就有活力,和题材有关系。B:其实你还是把自己定位在文艺导演圈子内,抗拒走大众商业片的路子?W:目前是,可能是我命苦一点吧,始终就没有进入大众和主流中。一开始拍片就是小小的地下电影。路走多了,时间长了,也觉得是条很有趣的路子。不是非要搞到大众里去,到大众里去也有烦恼。比如小刚能获得观众的认可,投资很大,但我相信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类影片,一方面考验导演,另一方面限制导演的元素也更多,资金呀,演员的搭配等等。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很舒服的,一年做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B=《外滩画报》

W= 王小帅

                               中年题材也很残酷

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

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

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

佯才能做到让自己执导的每一部电影一定能够参赛国际电影节?这个诀窍到底在哪里?W: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包括我们圈里面,都会说拍摄一部电影,是冲着什么电影节去的。这是种说法而已。换了别人,你也拍部电影,也去冲着什么去看看镲结果往往不是这么简单的。这其实是制作的方式,和你的态度,应该不存在什么狭隘,你照样能体现出一种比较广泛的关怀,或者关照到多样的情感。其实大家看我的电影都很平常,没有现代网游那样的东西,有的是导演的态度,没有很复杂的光影制作、晃动的镜头、标新立异的手法等。这里面是有些学问在里面的,但是说不清楚。大众影视课就是要慢慢培养观影素养,如果有部分观众慢慢理解了,他就成为这种影片的忠实观众,就会明白能被选中参赛的影片到底好在哪里。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拍大片B:缺失了泛娱乐化的东西,会不会给大众的欣赏性带来困难?W:其实用大家的眼光来看,很清新,很好看。就是跟着人物走,极简化,这个故事始终抓人。我很相信这一点,现在很多泛娱乐的东西,就是拿MV、高科技手段,用视觉炫观众,我觉得这个“炫”,根子里的故事很空洞,表面上好像能够抓住泛娱乐的消费群,其实不会长久。我就是故意削弱这些东西,就是不让你们看到那些以为现在电影应该利用的那些手段。B:普通观众可能不会这么理解,他们认为你就是故意在作对,不给他们看简单和好看的东西?W:没关系。假如还需要我用言语去解释的话就很可悲。如果只有飞来飞去或者很炫的东西才能娱乐到观众,我对大众的要求也会感到很失望。大众有权利去看另外一番景象的东西。B:第六代的导演大多都要拍娱乐大片了,包括贾樟柯,你还这么固执地坚守自己以前的风格?W:我是想过这一点。在我以后的片子里,会制作所谓好看点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变,手段上好看而已。但是绝对不会倾向于媚俗娱乐片。B:《17岁的单车》拿了柏林银熊奖,也很有娱乐性,很多观众都喜闻乐见,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W:《17岁的单车》是阶段性的东西,但是我还想碰一碰《青红》和《左右》这样的试探性作品。反过来讲,我个人也觉得《17岁的单车》有些地方过于偏向商业了,有过于炫耀的商业成分。B:所以虽然喜欢的人多,你个人却很少愿意当众提这部片子?W: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片子好看。现在回过头来看,让我再重复这样的影片,除非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具有节奏感的故事。这个电影好看是跟着故事、跟着年轻的生命、跃动的单车在走。它本身就有活力,和题材有关系。B:其实你还是把自己定位在文艺导演圈子内,抗拒走大众商业片的路子?W:目前是,可能是我命苦一点吧,始终就没有进入大众和主流中。一开始拍片就是小小的地下电影。路走多了,时间长了,也觉得是条很有趣的路子。不是非要搞到大众里去,到大众里去也有烦恼。比如小刚能获得观众的认可,投资很大,但我相信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类影片,一方面考验导演,另一方面限制导演的元素也更多,资金呀,演员的搭配等等。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很舒服的,一年做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

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

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

佯才能做到让自己执导的每一部电影一定能够参赛国际电影节?这个诀窍到底在哪里?W: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包括我们圈里面,都会说拍摄一部电影,是冲着什么电影节去的。这是种说法而已。换了别人,你也拍部电影,也去冲着什么去看看镲结果往往不是这么简单的。这其实是制作的方式,和你的态度,应该不存在什么狭隘,你照样能体现出一种比较广泛的关怀,或者关照到多样的情感。其实大家看我的电影都很平常,没有现代网游那样的东西,有的是导演的态度,没有很复杂的光影制作、晃动的镜头、标新立异的手法等。这里面是有些学问在里面的,但是说不清楚。大众影视课就是要慢慢培养观影素养,如果有部分观众慢慢理解了,他就成为这种影片的忠实观众,就会明白能被选中参赛的影片到底好在哪里。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拍大片B:缺失了泛娱乐化的东西,会不会给大众的欣赏性带来困难?W:其实用大家的眼光来看,很清新,很好看。就是跟着人物走,极简化,这个故事始终抓人。我很相信这一点,现在很多泛娱乐的东西,就是拿MV、高科技手段,用视觉炫观众,我觉得这个“炫”,根子里的故事很空洞,表面上好像能够抓住泛娱乐的消费群,其实不会长久。我就是故意削弱这些东西,就是不让你们看到那些以为现在电影应该利用的那些手段。B:普通观众可能不会这么理解,他们认为你就是故意在作对,不给他们看简单和好看的东西?W:没关系。假如还需要我用言语去解释的话就很可悲。如果只有飞来飞去或者很炫的东西才能娱乐到观众,我对大众的要求也会感到很失望。大众有权利去看另外一番景象的东西。B:第六代的导演大多都要拍娱乐大片了,包括贾樟柯,你还这么固执地坚守自己以前的风格?W:我是想过这一点。在我以后的片子里,会制作所谓好看点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变,手段上好看而已。但是绝对不会倾向于媚俗娱乐片。B:《17岁的单车》拿了柏林银熊奖,也很有娱乐性,很多观众都喜闻乐见,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W:《17岁的单车》是阶段性的东西,但是我还想碰一碰《青红》和《左右》这样的试探性作品。反过来讲,我个人也觉得《17岁的单车》有些地方过于偏向商业了,有过于炫耀的商业成分。B:所以虽然喜欢的人多,你个人却很少愿意当众提这部片子?W: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片子好看。现在回过头来看,让我再重复这样的影片,除非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具有节奏感的故事。这个电影好看是跟着故事、跟着年轻的生命、跃动的单车在走。它本身就有活力,和题材有关系。B:其实你还是把自己定位在文艺导演圈子内,抗拒走大众商业片的路子?W:目前是,可能是我命苦一点吧,始终就没有进入大众和主流中。一开始拍片就是小小的地下电影。路走多了,时间长了,也觉得是条很有趣的路子。不是非要搞到大众里去,到大众里去也有烦恼。比如小刚能获得观众的认可,投资很大,但我相信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类影片,一方面考验导演,另一方面限制导演的元素也更多,资金呀,演员的搭配等等。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很舒服的,一年做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

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佯才能做到让自己执导的每一部电影一定能够参赛国际电影节?这个诀窍到底在哪里?W: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包括我们圈里面,都会说拍摄一部电影,是冲着什么电影节去的。这是种说法而已。换了别人,你也拍部电影,也去冲着什么去看看镲结果往往不是这么简单的。这其实是制作的方式,和你的态度,应该不存在什么狭隘,你照样能体现出一种比较广泛的关怀,或者关照到多样的情感。其实大家看我的电影都很平常,没有现代网游那样的东西,有的是导演的态度,没有很复杂的光影制作、晃动的镜头、标新立异的手法等。这里面是有些学问在里面的,但是说不清楚。大众影视课就是要慢慢培养观影素养,如果有部分观众慢慢理解了,他就成为这种影片的忠实观众,就会明白能被选中参赛的影片到底好在哪里。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拍大片B:缺失了泛娱乐化的东西,会不会给大众的欣赏性带来困难?W:其实用大家的眼光来看,很清新,很好看。就是跟着人物走,极简化,这个故事始终抓人。我很相信这一点,现在很多泛娱乐的东西,就是拿MV、高科技手段,用视觉炫观众,我觉得这个“炫”,根子里的故事很空洞,表面上好像能够抓住泛娱乐的消费群,其实不会长久。我就是故意削弱这些东西,就是不让你们看到那些以为现在电影应该利用的那些手段。B:普通观众可能不会这么理解,他们认为你就是故意在作对,不给他们看简单和好看的东西?W:没关系。假如还需要我用言语去解释的话就很可悲。如果只有飞来飞去或者很炫的东西才能娱乐到观众,我对大众的要求也会感到很失望。大众有权利去看另外一番景象的东西。B:第六代的导演大多都要拍娱乐大片了,包括贾樟柯,你还这么固执地坚守自己以前的风格?W:我是想过这一点。在我以后的片子里,会制作所谓好看点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变,手段上好看而已。但是绝对不会倾向于媚俗娱乐片。B:《17岁的单车》拿了柏林银熊奖,也很有娱乐性,很多观众都喜闻乐见,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W:《17岁的单车》是阶段性的东西,但是我还想碰一碰《青红》和《左右》这样的试探性作品。反过来讲,我个人也觉得《17岁的单车》有些地方过于偏向商业了,有过于炫耀的商业成分。B:所以虽然喜欢的人多,你个人却很少愿意当众提这部片子?W: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片子好看。现在回过头来看,让我再重复这样的影片,除非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具有节奏感的故事。这个电影好看是跟着故事、跟着年轻的生命、跃动的单车在走。它本身就有活力,和题材有关系。B:其实你还是把自己定位在文艺导演圈子内,抗拒走大众商业片的路子?W:目前是,可能是我命苦一点吧,始终就没有进入大众和主流中。一开始拍片就是小小的地下电影。路走多了,时间长了,也觉得是条很有趣的路子。不是非要搞到大众里去,到大众里去也有烦恼。比如小刚能获得观众的认可,投资很大,但我相信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类影片,一方面考验导演,另一方面限制导演的元素也更多,资金呀,演员的搭配等等。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很舒服的,一年做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 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

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

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                           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

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

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

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

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

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

佯才能做到让自己执导的每一部电影一定能够参赛国际电影节?这个诀窍到底在哪里?W: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包括我们圈里面,都会说拍摄一部电影,是冲着什么电影节去的。这是种说法而已。换了别人,你也拍部电影,也去冲着什么去看看镲结果往往不是这么简单的。这其实是制作的方式,和你的态度,应该不存在什么狭隘,你照样能体现出一种比较广泛的关怀,或者关照到多样的情感。其实大家看我的电影都很平常,没有现代网游那样的东西,有的是导演的态度,没有很复杂的光影制作、晃动的镜头、标新立异的手法等。这里面是有些学问在里面的,但是说不清楚。大众影视课就是要慢慢培养观影素养,如果有部分观众慢慢理解了,他就成为这种影片的忠实观众,就会明白能被选中参赛的影片到底好在哪里。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拍大片B:缺失了泛娱乐化的东西,会不会给大众的欣赏性带来困难?W:其实用大家的眼光来看,很清新,很好看。就是跟着人物走,极简化,这个故事始终抓人。我很相信这一点,现在很多泛娱乐的东西,就是拿MV、高科技手段,用视觉炫观众,我觉得这个“炫”,根子里的故事很空洞,表面上好像能够抓住泛娱乐的消费群,其实不会长久。我就是故意削弱这些东西,就是不让你们看到那些以为现在电影应该利用的那些手段。B:普通观众可能不会这么理解,他们认为你就是故意在作对,不给他们看简单和好看的东西?W:没关系。假如还需要我用言语去解释的话就很可悲。如果只有飞来飞去或者很炫的东西才能娱乐到观众,我对大众的要求也会感到很失望。大众有权利去看另外一番景象的东西。B:第六代的导演大多都要拍娱乐大片了,包括贾樟柯,你还这么固执地坚守自己以前的风格?W:我是想过这一点。在我以后的片子里,会制作所谓好看点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变,手段上好看而已。但是绝对不会倾向于媚俗娱乐片。B:《17岁的单车》拿了柏林银熊奖,也很有娱乐性,很多观众都喜闻乐见,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W:《17岁的单车》是阶段性的东西,但是我还想碰一碰《青红》和《左右》这样的试探性作品。反过来讲,我个人也觉得《17岁的单车》有些地方过于偏向商业了,有过于炫耀的商业成分。B:所以虽然喜欢的人多,你个人却很少愿意当众提这部片子?W: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片子好看。现在回过头来看,让我再重复这样的影片,除非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具有节奏感的故事。这个电影好看是跟着故事、跟着年轻的生命、跃动的单车在走。它本身就有活力,和题材有关系。B:其实你还是把自己定位在文艺导演圈子内,抗拒走大众商业片的路子?W:目前是,可能是我命苦一点吧,始终就没有进入大众和主流中。一开始拍片就是小小的地下电影。路走多了,时间长了,也觉得是条很有趣的路子。不是非要搞到大众里去,到大众里去也有烦恼。比如小刚能获得观众的认可,投资很大,但我相信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类影片,一方面考验导演,另一方面限制导演的元素也更多,资金呀,演员的搭配等等。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很舒服的,一年做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

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

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

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

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

B:怎佯才能做到让自己执导的每一部电影一定能够参赛国际电影节?这个诀窍到底在哪里?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

W:这个问题比较关键。包括我们圈里面,都会说拍摄一部电影,是冲着什么电影节去的。这是种说法而已。换了别人,你也拍部电影,也去冲着什么去看看镲结果往往不是这么简单的。这其实是制作的方式,和你的态度,应该不存在什么狭隘,你照样能体现出一种比较广泛的关怀,或者关照到多样的情感。其实大家看我的电影都很平常,没有现代网游那样的东西,有的是导演的态度,没有很复杂的光影制作、晃动的镜头、标新立异的手法等。这里面是有些学问在里面的,但是说不清楚。大众影视课就是要慢慢培养观影素养,如果有部分观众慢慢理解了,他就成为这种影片的忠实观众,就会明白能被选中参赛的影片到底好在哪里。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                         还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拍大片

B:缺失了泛娱乐化的东西,会不会给大众的欣赏性带来困难?

W:其实用大家的眼光来看,很清新,很好看。就是跟着人物走,极简化,这个故事始终抓人。我很相信这一点,现在很多泛娱乐的东西,就是拿MV、高科技手段,用视觉炫观众,我觉得这个“炫”,根子里的故事很空洞,表面上好像能够抓住泛娱乐的消费群,其实不会长久。我就是故意削弱这些东西,就是不让你们看到那些以为现在电影应该利用的那些手段。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B:普通观众可能不会这么理解,他们认为你就是故意在作对,不给他们看简单和好看的东西?

W:没关系。假如还需要我用言语去解释的话就很可悲。如果只有飞来飞去或者很炫的东西才能娱乐到观众,我对大众的要求也会感到很失望。大众有权利去看另外一番景象的东西。

B:第六代的导演大多都要拍娱乐大片了,包括贾樟柯,你还这么固执地坚守自己以前的风格?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W:我是想过这一点。在我以后的片子里,会制作所谓好看点的东西。故事的核心不变,手段上好看而已。但是绝对不会倾向于媚俗娱乐片。

B:《17岁的单车》拿了柏林银熊奖,也很有娱乐性,很多观众都喜闻乐见,为什么不按照这个路线继续走下去,而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

市背景,说成是任何一个城市都可以。发生的是中年人的故事,排除了生存上的压力。人到中年,很多压力来自于自身,而不是外界。B:到了中年,人就单纯得只剩下和自己作斗争?W:这当然是我的主观化倾向。就比如两个人打架,到了7年之痒,说再多理由,都和外界没有太大关系。该成熟的也成熟了,该当官的也当官了,但是矛盾还有。就是这样一个概念。B:没想到你选择越来越沉重的题材。W:可能我这个人比较逆反吧。大家确实都在讲娱乐,讲轻松,讲希望,大家都知道市场需要这个。我做的这个片子也不算沉重,它算是比较有我的叙述风格。该怎么描述呢,比较冷静,不算是轻喜剧,是平衡、冷静的风格。其实我这个《左右》,大家看了就知道,整个故事经过是比较残酷的,但是一点不会让人有哭天抢地的那种感觉。其实就是很冷静,加一点温暖的感觉。B:当初,很多人以为《青红》是青春片,没想到题材有点灰暗,和你原来的作品相比,大家都有些心理落差。《左右》也是这样吗?W:其实对于这种冷静的东西,其他国外电影也会表现,就看用怎么样的心态去看。现在的确大家的精神压力比较大,很难去接受。但是我始终认为,就像很多意大利的朋友看了《青红》,甚至有些陌生的观众,会发E-mail过来,说他们觉得《青红》很沉重,但是会欣赏这种沉重。这也是电影的一部分。不是说一部电影让我轻松,麻痹我,让我快乐就行了。它是个接受的过程。当时拍《青红》也是,我第一次“浮出水面”拍电影,所有人都以为我会选择一种轻松的娱乐商业路线,但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它的票房是它的命运。我不会对自己的叙事手法作太多的改变。到了《左右》还是一样。它是一个可看的电影,观众人群很大,可理解度也很大。它不让你哭,不让你笑,只是让你深深地受到触动。这种东西,观众也是需要的。B:剧组里的人开玩笑说,你这次玩的是中年残酷,残酷青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W:其实这个故事,看起来好像是救小孩,比较俗,很常见,实际上,我感兴趣的是这件事情背后连带着两个家庭,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们的情感和生活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更具有戏剧性。我自己也有家庭,也有过婚姻生活,也在慢慢成长。年纪大了之后,疾病来临、家庭变故来临、老人孩子的问题来临,压力更大。社会问题是可以逃避的,《左右》里的问题是没法逃避的。你说中年危机也好,生命本身成长中的残酷苦涩和压力也好,它们是一脉相承的。我认为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B:在你的电影里,这两对夫妻最后怎么解决危机?W:总归都要面对吧。其实这个结局挺开放的。我个人比较喜欢这个结局。这4个人到最后,必须面对这个问题,也采取了办法。大家都很善良,我营造了一个很强烈的气氛,每个人都很担心他们将来怎么走。这个电影走到最后,其实是整个事情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没有发生。这个结尾是很有张力的,也是我喜欢的风格。拿奖是因为动机单纯B:《左右》拿下最佳编剧,你觉得意外吗?W:组委会最后几天暗示要留在柏林的时候,我就猜会拿什么奖。之前,我们心里都没底,也没抱太大希望。拿到编剧奖,真的很意外。我印象中2001年有人拿过,平时它都不会单独列出来。我没有请专业编剧来写剧本,就是自己都包干,这种作者电影,一般很难体现编剧的功力。谢谢这个奖,发现了我这么多年幕后写剧本的辛苦,算是一种鼓励吧。B:看你发表得奖感言,特别用中文说希望这部影片在内地有好的环境,内地的票房是不是你最担心的问题?W:我是希望能够借这个奖项,激励一下国内的电影环境。当年我的《青红》拿奖归来,电影还没放,就已经有媒体替我担忧了,说这个片子票房会不好。我真的希望,这一次影院和媒体能够有这个信心,大家一起来扶植国产片,把整个艺术片氛围做起来。我们拍片也真不容易。B:演员们没有拿奖,是不是让你很遗憾,比如刘威葳、成泰?W:我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拿奖,他们陪我在柏林呆了很多天,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这话听上去是像套话。如果你看过电影后,会觉得这4个人表现都很可爱,实力很平衡。每个人表现很好,很稳重,很有水平地完成了。你们看完这部戏,肯定会觉得演员给你们的印象比我个人风格还要深。B:算起来,柏林是你的福地,处女作就是来这里参展,《17岁的单车》也是在这里拿的银熊奖,这次又拿编剧奖,柏林跟你有缘。W:不光是我吧,现在柏林是很多人的福地。去年,王全安还拿了金熊奖。每一年中国电影争取去这些电影节上走走,都是好事情吧。拿不拿奖,运气估计占的成分更大。临走前,我就说,如果今年还能再拿奖的话,那就是天大的好事都让中国人给占尽了。其实今年条件对我来说不利,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拿奖,真的很开心。我当时就是想过去看看,对片子的全球发行有些帮助。B:拍这样的艺术片是不是必须参加这几大电影节,否则在内地的出路就很窄,包括票房等会受到限制?W:我这个片子去柏林前法国的发行都谈好了,基本上成本都回来了。B:柏林电影节的口味一贯是重政治,你这部电影是重伦理,《左右》并不是投其所好?W:从戛纳、威尼斯,到柏林,这两年中国电影都很兴旺,收获也很大。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电影。电影节又那么多,隔几个月就是一个,大家都有审美疲劳了吧。我不知道别人看中了我这个电影什么,反正我自认为它很单纯,我就用单纯去赢得观众和评委。如果真的能够在柏林电影节政治氛围很强烈的情况下,暂时避开一下,也是好事。不过,确实今年评委会主席就是全世界拍政治片的头号大牌。但我想,他应该也看别的电影。柏林的口味被大家定为重政治,但像王全安那部《图雅的婚事》也不带什么政治性,不是一样拿了金熊奖。B:怎

W:《17岁的单车》是阶段性的东西,但是我还想碰一碰《青红》和《左右》这样的试探性作品。反过来讲,我个人也觉得《17岁的单车》有些地方过于偏向商业了,有过于炫耀的商业成分。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B:所以虽然喜欢的人多,你个人却很少愿意当众提这部片子?

W:对。我个人也觉得这个片子好看。现在回过头来看,让我再重复这样的影片,除非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具有节奏感的故事。这个电影好看是跟着故事、跟着年轻的生命、跃动的单车在走。它本身就有活力,和题材有关系。

《左右》柏林电影节擒熊归来专访王小帅:“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查看原文: www.bundpic.com在刚刚落幕的柏林电影节上,中国导演王小帅凭影片《左右》捧得银熊奖。《左右》关注中年人的伦理世界,王小帅说:“青春是很残酷的,中年人的题材也很残酷,它直视生活,直视人心。”作为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代表之一,王小帅仍然坚持小制作的文艺片。对于主流大片,他说:“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文 李俊 第58届柏林电影节刚刚落幕,中国第六代导演王小帅捧得银熊奖。这是他第二次从柏林载誉而归。第一次是《十七岁的单车》拿下2001年评审团银熊奖,这一次《左右》拿到最佳编剧银熊奖。这之间相差了7年,区别在于“单车”还是部地下青春影片,而中年题材的《左右》则等待着3月8日在内地公映。小成本的个人风格影片《左右》获奖,持续了华语电影近年在国际三大电影节上强势劲头。在此之前,王全安拿下上届柏林电影节唯一的金熊奖,李安捧回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的金狮奖。今年再度出征柏林电影节,所有人甚至包括王小帅本人,事先都不看好自己的运气。病倒柏林今年的春节,王小帅是在工作中度过的。在北京和家人吃好年夜饭,他就连夜收拾行李,赶着大年初一的国际航班,奔赴柏林电影节。他要带着新片《左右》角逐金熊奖。2月17 日凌晨2点,他从评委黛安克鲁格手中接过银熊奖,从容地用英语致获奖感言,并特意用中文表示,“希望回国后观众们能买票进影院看这部影片”。“你是不是觉得得奖感言根本不像是我说的,不是我的风格嘛!”从柏林回到北京还不到几个小时,得了感冒的王小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王小帅说,整个剧组浩浩荡荡10多人奔到柏林,连日忙碌,相继病倒大半。女主角刘威葳时差还倒不过来,就开始生病,用她自己的话说,“整个人都是游离的”。导演王小帅是最后一个病倒,演员们在柏林休息等候颁奖时,他还飞到巴黎谈影片的发行事宜。王小帅走上领奖台时,头脑发热,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现在才觉得说得太官方了”。组委会组织的庆功晚宴,他没呆两分钟就离开了,“整个人病得不舒服,实在坐不住了”。剧组自己的庆功宴也取消了。成泰燊、刘威葳在楼下煮泡面、煮鸡蛋,打开红酒。他都没下楼,而是老老实实躺下休息。“这个片子拖了太长时间,大家都紧绷着神经,等真正放松下来,就发现身体已经倒下来了”。王小帅是国际各大电影节的常客。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BBC评为电影诞生以来的100部佳片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入选的中国影片;《扁担姑娘》入围199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角逐金棕榈大奖;随后,《十七岁的单车》获得51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2005年的作品《青红》获戛纳电影节评委会大奖。步入中年中产阶层 “第六代已经不年轻了”。 说这句话的王小帅,42岁。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作为第六代导演,王小帅和贾樟柯、张元、王全安等一批人撑起了内地地下电影图景。等他们一个个走出地面,不再是当年的愤青。贾樟柯的《三峡好人》最终还是没有走出小县城,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继续中国式的猎奇,娄烨专注于敏感历史题材。只有王小帅的镜头很快进入了离他最近的中年现实生活。继《青红》拿下戛纳电影节评委大奖后,王小帅用两年时间完成这部《左右》。电影讲述两对中年夫妻家庭遇到的尴尬。女主角的孩子患了白血病,她必须要和前夫再生一个孩子,用新生命的脐带血才能救得病的孩子。这部描写中国中产阶层家庭爱、责任和谎言的影片,在柏林首映引起人们对中国式道德伦理的探讨、争议。法新社评价说,“这一段略显造作的情节,险些使得故事走向矫揉造作的境地,但是王小帅毫不妥协的现实性加上演员细腻的表演,将这部电影从过于煽情的窠臼中解脱出来。”青春记忆还没走远,王小帅就跳跃到沉重的中年话题,他本人觉得很正常。身为孩子的父亲,“我是走到和自己年龄段很接近的阶层,探讨一些同龄人的伦理困惑,我已经没有你们想象中的年轻了”。 事实上,王小帅1999年执导的《梦幻田园》已经触及到中年题材。当时他的生活也和剧中主人公一样,已婚,住在郊区有一座带小花园的别墅,出入开私车。只是这部影片影响力不大,排不进他的代表作行列,“我一直喜欢拍和自己生活贴近的东西,哪怕想拍好这类影片很难”。在为《左右》挑演员时,王小帅舍弃了更为年轻的高圆圆,起用王全安、贾樟柯的“御用”演员余男、成泰生,以及刘威葳等来出演。“这样的演员就没有表演痕迹,丢在人堆里,就是普通的平凡人。”王小帅说。 从2006年11月开机,《左右》完成拍摄后长达1年的时间内,一直处在反复修改中。错过了去年4月报名戛纳电影节后,王小帅干脆把后期制作不断推迟。他否认修改是因为题材敏感,要过审查关缘故,“主要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难。放一段时间,就觉得应该再改改,再弄弄”。不管市场上什么潮流在大行其道,王小帅坚持自己的艺术底线,“影片好看不好看之间,存在着媚俗不媚俗的问题,如果太垃圾、太庸俗,我就难以接受”。在他看来,猎奇和刻意渲染就是媚俗。对话王小帅“一年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B=《外滩画报》W= 王小帅中年题材也很残酷B:你选择冷静的题材,拍摄中年人面临尴尬的《左右》,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的缘故?W:我其实就是想要在《左右》这个事情上,作些尝试,走到和自己年龄段接近的阶层。像当时拍我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的时候,面对的就是自己最熟悉的朋友(画家刘小东喻红夫妇)。这能触摸到一种情感,它离你很近。我尝试把《左右》放在一个城市,但是弱化了城

B:其实你还是把自己定位在文艺导演圈子内,抗拒走大众商业片的路子?

W:目前是,可能是我命苦一点吧,始终就没有进入大众和主流中。一开始拍片就是小小的地下电影。路走多了,时间长了,也觉得是条很有趣的路子。不是非要搞到大众里去,到大众里去也有烦恼。比如小刚能获得观众的认可,投资很大,但我相信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类影片,一方面考验导演,另一方面限制导演的元素也更多,资金呀,演员的搭配等等。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迎接这种压力。现在我觉得自己的状态还是很舒服的,一年做一部小片子,自己慢慢做。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