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斯德哥尔摩,下一个安特卫普?  

2008-03-06 16:09:03|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tockholm, the Next Antwerp?斯德哥尔摩,下一个安特卫普?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谁也不能抢走三大时装周的风头。然而,除了它们之外,世界上确实还有其他事情在发生。今年我们看到,斯德哥尔摩聚集了Filippa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一批新锐设计师,他们正开始在国际上聚集越来越多的目光。在长期顶着“实用主义”的名声之后,斯德哥尔摩慢慢成为了第二个安特卫普。文特派记者许佳发自斯德哥尔摩 图bsmart几年以前,为期两周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尽是不会走台的模特,发布会则散落在城市各处,令各大媒体疲于奔命。“瑞典时装”当真存在吗?什么是“瑞典风格”?除了IKEA和H&M之外,外国人对瑞典的认识恐怕仅限于它的高社会福利。瑞典独立杂志《ODD》的编辑LindaLeopold说:“瑞典人习惯于购买便宜的衣服。”时尚评论家Ben-Saad则认为,瑞典向来把时装当作一种最低层次的艺术。“很不幸,我们至今仍生活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之下,时尚始终没有获取它应有的地位。”他说。然而近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大扭转。到2007年,人们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看到了Irina Lazareanu 和LilyCole,2008年的秀场前排则坐着LilyDonaldson,世界各地的时尚记者将秀场Berns挤得水泄不通。瑞典不再是只有IKEA 和H&M的、只注重功能性的国家。新锐设计师们如Filippa 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人正将斯德哥尔摩变为又一个安特卫普。为期四天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就如同瑞典时装本身,是除了主流时装周之外另一个饶有趣味的选择。普通人创造的时尚读读历史,你会发现在大多数国家,领时装风气之先的人往往是贵族和王室成员。然而在瑞典,情况可以说恰恰相反。长期以来,瑞典人都把自己看作是简单、勤劳、讲究民主和平等的人。他们相信“每个人都一样好”。所以在服装上,过多的奢侈和装饰并不为他们所爱。直到无忧无虑的1980年代,奢侈品才开始在瑞典稍有市场。这解释了牛仔在瑞典大受欢迎的原因,平均每个瑞典家庭拥有3.4条牛仔裤。从1947 年第一条美国牛仔裤出现在斯德哥尔摩的NK百货公司,一直到新世纪以来,牛仔市场还在持续扩大。2006年,瑞典人总共购买了1400万条牛仔裤,总值约为5亿欧元。除了Levis、Lee这些美国品牌之外,瑞典拥有自己的知名牛仔品牌例如AcneJeans、Nudie以及CheapMonday,它们在瑞典甚至比跨国大牌更受欢迎,并且还在不断地扩张自己的海外市场。而在这些本土品牌打下天下之前,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瑞典始终都是Lee除了美国之外最大的市场。 Acne设计集团在时装、娱乐、科技领域均有涉足。除了做衣服,他们还拍广告、制作电影以及生产电子乐器。当然,他们最重要的业务仍是时装—以基本款牛仔为基础,AcneJeans发展出一个巨大的成衣系列。Style.com将它列为全世界第六大受欢迎的牛仔品牌。 Acne Jeans由设计师JonnyJohansson 和Ann-Sofie Back 共同创立于1996 年。2000年,他们被《ELLE》瑞典版评选为年度设计师,当选理由为:“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创造出了一个足以与跨国集团相抗衡的本土品牌,并且将成功的商业营销与不妥协的、自由自在的创造力结合在一起。”事实是,几乎没有在营销方面做出任何举措,Acne在创建伊始就开始收到来自瑞典、英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的订单。在2003和2004 年,Acne 获得了更多奖项,并且在全世界开设了200多家零售店,在巴黎的Colette、伦敦的Harrods、安特卫普的Louis、柏林的AndreasMurkudis、纽约的Jeffrey 以及香港的IT 都设有他们的专柜。瑞典时装是普通人创造的。不少出生在乡间的瑞典设计师们今天仍然喜欢使用那些早在19世纪中期就已经没人穿的民族服装的面料、工艺和“瑞典式色彩”—澄澈、浓烈而纯正的颜色。这些色彩是由从前的裁缝创造的,如今在瑞典的童话书插图中仍相当常见。由于《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和《小飞人卡尔松》的长盛不衰,它们应该也

斯德哥尔摩,下一个安特卫普?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Stockholm, the Next Antwerp?

                        斯德哥尔摩,下一个安特卫普?

 

Stockholm, the Next Antwerp?斯德哥尔摩,下一个安特卫普?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谁也不能抢走三大时装周的风头。然而,除了它们之外,世界上确实还有其他事情在发生。今年我们看到,斯德哥尔摩聚集了Filippa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一批新锐设计师,他们正开始在国际上聚集越来越多的目光。在长期顶着“实用主义”的名声之后,斯德哥尔摩慢慢成为了第二个安特卫普。文特派记者许佳发自斯德哥尔摩 图bsmart几年以前,为期两周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尽是不会走台的模特,发布会则散落在城市各处,令各大媒体疲于奔命。“瑞典时装”当真存在吗?什么是“瑞典风格”?除了IKEA和H&M之外,外国人对瑞典的认识恐怕仅限于它的高社会福利。瑞典独立杂志《ODD》的编辑LindaLeopold说:“瑞典人习惯于购买便宜的衣服。”时尚评论家Ben-Saad则认为,瑞典向来把时装当作一种最低层次的艺术。“很不幸,我们至今仍生活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之下,时尚始终没有获取它应有的地位。”他说。然而近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大扭转。到2007年,人们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看到了Irina Lazareanu 和LilyCole,2008年的秀场前排则坐着LilyDonaldson,世界各地的时尚记者将秀场Berns挤得水泄不通。瑞典不再是只有IKEA 和H&M的、只注重功能性的国家。新锐设计师们如Filippa 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人正将斯德哥尔摩变为又一个安特卫普。为期四天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就如同瑞典时装本身,是除了主流时装周之外另一个饶有趣味的选择。普通人创造的时尚读读历史,你会发现在大多数国家,领时装风气之先的人往往是贵族和王室成员。然而在瑞典,情况可以说恰恰相反。长期以来,瑞典人都把自己看作是简单、勤劳、讲究民主和平等的人。他们相信“每个人都一样好”。所以在服装上,过多的奢侈和装饰并不为他们所爱。直到无忧无虑的1980年代,奢侈品才开始在瑞典稍有市场。这解释了牛仔在瑞典大受欢迎的原因,平均每个瑞典家庭拥有3.4条牛仔裤。从1947 年第一条美国牛仔裤出现在斯德哥尔摩的NK百货公司,一直到新世纪以来,牛仔市场还在持续扩大。2006年,瑞典人总共购买了1400万条牛仔裤,总值约为5亿欧元。除了Levis、Lee这些美国品牌之外,瑞典拥有自己的知名牛仔品牌例如AcneJeans、Nudie以及CheapMonday,它们在瑞典甚至比跨国大牌更受欢迎,并且还在不断地扩张自己的海外市场。而在这些本土品牌打下天下之前,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瑞典始终都是Lee除了美国之外最大的市场。 Acne设计集团在时装、娱乐、科技领域均有涉足。除了做衣服,他们还拍广告、制作电影以及生产电子乐器。当然,他们最重要的业务仍是时装—以基本款牛仔为基础,AcneJeans发展出一个巨大的成衣系列。Style.com将它列为全世界第六大受欢迎的牛仔品牌。 Acne Jeans由设计师JonnyJohansson 和Ann-Sofie Back 共同创立于1996 年。2000年,他们被《ELLE》瑞典版评选为年度设计师,当选理由为:“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创造出了一个足以与跨国集团相抗衡的本土品牌,并且将成功的商业营销与不妥协的、自由自在的创造力结合在一起。”事实是,几乎没有在营销方面做出任何举措,Acne在创建伊始就开始收到来自瑞典、英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的订单。在2003和2004 年,Acne 获得了更多奖项,并且在全世界开设了200多家零售店,在巴黎的Colette、伦敦的Harrods、安特卫普的Louis、柏林的AndreasMurkudis、纽约的Jeffrey 以及香港的IT 都设有他们的专柜。瑞典时装是普通人创造的。不少出生在乡间的瑞典设计师们今天仍然喜欢使用那些早在19世纪中期就已经没人穿的民族服装的面料、工艺和“瑞典式色彩”—澄澈、浓烈而纯正的颜色。这些色彩是由从前的裁缝创造的,如今在瑞典的童话书插图中仍相当常见。由于《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和《小飞人卡尔松》的长盛不衰,它们应该也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Stockholm, the Next Antwerp?斯德哥尔摩,下一个安特卫普?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谁也不能抢走三大时装周的风头。然而,除了它们之外,世界上确实还有其他事情在发生。今年我们看到,斯德哥尔摩聚集了Filippa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一批新锐设计师,他们正开始在国际上聚集越来越多的目光。在长期顶着“实用主义”的名声之后,斯德哥尔摩慢慢成为了第二个安特卫普。文特派记者许佳发自斯德哥尔摩 图bsmart几年以前,为期两周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尽是不会走台的模特,发布会则散落在城市各处,令各大媒体疲于奔命。“瑞典时装”当真存在吗?什么是“瑞典风格”?除了IKEA和H&M之外,外国人对瑞典的认识恐怕仅限于它的高社会福利。瑞典独立杂志《ODD》的编辑LindaLeopold说:“瑞典人习惯于购买便宜的衣服。”时尚评论家Ben-Saad则认为,瑞典向来把时装当作一种最低层次的艺术。“很不幸,我们至今仍生活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之下,时尚始终没有获取它应有的地位。”他说。然而近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大扭转。到2007年,人们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看到了Irina Lazareanu 和LilyCole,2008年的秀场前排则坐着LilyDonaldson,世界各地的时尚记者将秀场Berns挤得水泄不通。瑞典不再是只有IKEA 和H&M的、只注重功能性的国家。新锐设计师们如Filippa 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人正将斯德哥尔摩变为又一个安特卫普。为期四天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就如同瑞典时装本身,是除了主流时装周之外另一个饶有趣味的选择。普通人创造的时尚读读历史,你会发现在大多数国家,领时装风气之先的人往往是贵族和王室成员。然而在瑞典,情况可以说恰恰相反。长期以来,瑞典人都把自己看作是简单、勤劳、讲究民主和平等的人。他们相信“每个人都一样好”。所以在服装上,过多的奢侈和装饰并不为他们所爱。直到无忧无虑的1980年代,奢侈品才开始在瑞典稍有市场。这解释了牛仔在瑞典大受欢迎的原因,平均每个瑞典家庭拥有3.4条牛仔裤。从1947 年第一条美国牛仔裤出现在斯德哥尔摩的NK百货公司,一直到新世纪以来,牛仔市场还在持续扩大。2006年,瑞典人总共购买了1400万条牛仔裤,总值约为5亿欧元。除了Levis、Lee这些美国品牌之外,瑞典拥有自己的知名牛仔品牌例如AcneJeans、Nudie以及CheapMonday,它们在瑞典甚至比跨国大牌更受欢迎,并且还在不断地扩张自己的海外市场。而在这些本土品牌打下天下之前,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瑞典始终都是Lee除了美国之外最大的市场。 Acne设计集团在时装、娱乐、科技领域均有涉足。除了做衣服,他们还拍广告、制作电影以及生产电子乐器。当然,他们最重要的业务仍是时装—以基本款牛仔为基础,AcneJeans发展出一个巨大的成衣系列。Style.com将它列为全世界第六大受欢迎的牛仔品牌。 Acne Jeans由设计师JonnyJohansson 和Ann-Sofie Back 共同创立于1996 年。2000年,他们被《ELLE》瑞典版评选为年度设计师,当选理由为:“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创造出了一个足以与跨国集团相抗衡的本土品牌,并且将成功的商业营销与不妥协的、自由自在的创造力结合在一起。”事实是,几乎没有在营销方面做出任何举措,Acne在创建伊始就开始收到来自瑞典、英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的订单。在2003和2004 年,Acne 获得了更多奖项,并且在全世界开设了200多家零售店,在巴黎的Colette、伦敦的Harrods、安特卫普的Louis、柏林的AndreasMurkudis、纽约的Jeffrey 以及香港的IT 都设有他们的专柜。瑞典时装是普通人创造的。不少出生在乡间的瑞典设计师们今天仍然喜欢使用那些早在19世纪中期就已经没人穿的民族服装的面料、工艺和“瑞典式色彩”—澄澈、浓烈而纯正的颜色。这些色彩是由从前的裁缝创造的,如今在瑞典的童话书插图中仍相当常见。由于《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和《小飞人卡尔松》的长盛不衰,它们应该也

 

 谁也不能抢走三大时装周的风头。然而,除了它们之外,世界上确实还有其他事情在发生。今年我们看到,斯德哥尔摩聚集了Filippa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一批新锐设计师,他们正开始在国际上聚集越来越多的目光。在长期顶着“实用主义”的名声之后,斯德哥尔摩慢慢成为了第二个安特卫普。

Stockholm, the Next Antwerp?斯德哥尔摩,下一个安特卫普?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谁也不能抢走三大时装周的风头。然而,除了它们之外,世界上确实还有其他事情在发生。今年我们看到,斯德哥尔摩聚集了Filippa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一批新锐设计师,他们正开始在国际上聚集越来越多的目光。在长期顶着“实用主义”的名声之后,斯德哥尔摩慢慢成为了第二个安特卫普。文特派记者许佳发自斯德哥尔摩 图bsmart几年以前,为期两周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尽是不会走台的模特,发布会则散落在城市各处,令各大媒体疲于奔命。“瑞典时装”当真存在吗?什么是“瑞典风格”?除了IKEA和H&M之外,外国人对瑞典的认识恐怕仅限于它的高社会福利。瑞典独立杂志《ODD》的编辑LindaLeopold说:“瑞典人习惯于购买便宜的衣服。”时尚评论家Ben-Saad则认为,瑞典向来把时装当作一种最低层次的艺术。“很不幸,我们至今仍生活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之下,时尚始终没有获取它应有的地位。”他说。然而近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大扭转。到2007年,人们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看到了Irina Lazareanu 和LilyCole,2008年的秀场前排则坐着LilyDonaldson,世界各地的时尚记者将秀场Berns挤得水泄不通。瑞典不再是只有IKEA 和H&M的、只注重功能性的国家。新锐设计师们如Filippa 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人正将斯德哥尔摩变为又一个安特卫普。为期四天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就如同瑞典时装本身,是除了主流时装周之外另一个饶有趣味的选择。普通人创造的时尚读读历史,你会发现在大多数国家,领时装风气之先的人往往是贵族和王室成员。然而在瑞典,情况可以说恰恰相反。长期以来,瑞典人都把自己看作是简单、勤劳、讲究民主和平等的人。他们相信“每个人都一样好”。所以在服装上,过多的奢侈和装饰并不为他们所爱。直到无忧无虑的1980年代,奢侈品才开始在瑞典稍有市场。这解释了牛仔在瑞典大受欢迎的原因,平均每个瑞典家庭拥有3.4条牛仔裤。从1947 年第一条美国牛仔裤出现在斯德哥尔摩的NK百货公司,一直到新世纪以来,牛仔市场还在持续扩大。2006年,瑞典人总共购买了1400万条牛仔裤,总值约为5亿欧元。除了Levis、Lee这些美国品牌之外,瑞典拥有自己的知名牛仔品牌例如AcneJeans、Nudie以及CheapMonday,它们在瑞典甚至比跨国大牌更受欢迎,并且还在不断地扩张自己的海外市场。而在这些本土品牌打下天下之前,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瑞典始终都是Lee除了美国之外最大的市场。 Acne设计集团在时装、娱乐、科技领域均有涉足。除了做衣服,他们还拍广告、制作电影以及生产电子乐器。当然,他们最重要的业务仍是时装—以基本款牛仔为基础,AcneJeans发展出一个巨大的成衣系列。Style.com将它列为全世界第六大受欢迎的牛仔品牌。 Acne Jeans由设计师JonnyJohansson 和Ann-Sofie Back 共同创立于1996 年。2000年,他们被《ELLE》瑞典版评选为年度设计师,当选理由为:“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创造出了一个足以与跨国集团相抗衡的本土品牌,并且将成功的商业营销与不妥协的、自由自在的创造力结合在一起。”事实是,几乎没有在营销方面做出任何举措,Acne在创建伊始就开始收到来自瑞典、英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的订单。在2003和2004 年,Acne 获得了更多奖项,并且在全世界开设了200多家零售店,在巴黎的Colette、伦敦的Harrods、安特卫普的Louis、柏林的AndreasMurkudis、纽约的Jeffrey 以及香港的IT 都设有他们的专柜。瑞典时装是普通人创造的。不少出生在乡间的瑞典设计师们今天仍然喜欢使用那些早在19世纪中期就已经没人穿的民族服装的面料、工艺和“瑞典式色彩”—澄澈、浓烈而纯正的颜色。这些色彩是由从前的裁缝创造的,如今在瑞典的童话书插图中仍相当常见。由于《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和《小飞人卡尔松》的长盛不衰,它们应该也

文/ 特派记者许佳发自斯德哥尔摩 图/bsmart

 几年以前,为期两周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尽是不会走台的模特,发布会则散落在城市各处,令各大媒体疲于奔命。“瑞典时装”当真存在吗?什么是“瑞典风格”?除了IKEA和H&M 之外,外国人对瑞典的认识恐怕仅限于它的高社会福利。瑞典独立杂志《ODD》的编辑LindaLeopold说:“瑞典人习惯于购买便宜的衣服。”时尚评论家Ben-Saad则认为,瑞典向来把时装当作一种最低层次的艺术。“很不幸,我们至今仍生活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之下,时尚始终没有获取它应有的地位。”他说。

  然而近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大扭转。到2007年,人们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看到了Irina Lazareanu 和LilyCole,2008年的秀场前排则坐着LilyDonaldson,世界各地的时尚记者将秀场Berns 挤得水泄不通。瑞典不再是只有IKEA和H&M 的、只注重功能性的国家。新锐设计师们如Filippa 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人正将斯德哥尔摩变为又一个安特卫普。为期四天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就如同瑞典时装本身,是除了主流时装周之外另一个饶有趣味的选择。

                            普通人创造的时尚

为世界各地所熟悉。知名设计师AnnaHoltblad就是将传统与现代感完美结合的代表。她凭借对瑞典的自然风光和传统风俗的敏锐触觉来做设计。她的成衣系列始终展现出设计师对面料的娴熟把握,并且相当实穿。Anna每一季制作大量针织衫和毛衣,这几乎已经成为该品牌的标志。瑞典时尚评论家CayBond认为她的服装适合女性在一天的任何时候穿着:“一件在面料和剪裁方面都无可指摘的衣服,在任何天气和场合都可以穿,并且让你显得很迷人—你还能有别的要求吗?”北欧气候造就的时尚大自然也是瑞典设计师巨大的灵感源头。这里所指的可并不仅仅是美丽的森林、湖泊和雪山。在瑞典,设计师们很难在工作中忽视气候因素。南欧的设计师们认为时装应该尽可能诱人,对此,北欧设计师的回答是:你们那儿拥有芬芳的夏夜和温暖的冬天,可我们这儿呢?在摄氏零下20度的天气里要保持诱人可不容易!瑞典设计师们从本国独一无二的乡村风光和神话传说中获得灵感,正如他们著名的画家AndersZorn、Carl Larsson、Bruno Liljefors 以及童话作家Astrid Lindgren所做的那样。与此同时,身处一个拥有最洁净的水和空气的国家,瑞典时装设计师对环保格外重视。2004年,设计师Johanna Hofring 在斯德哥尔摩开设了一家名叫Ekovaruhuset的精品店,专门出售她设计的、以有机面料制作的时装和生态服装。2006年,她又在纽约开设了分店。“自从我知道时尚业是如何运作之后,我就开始敬而远之。”Johanna说,“为了让动物皮毛变得更柔软,饲养者用化学药品给它们洗澡。在这些皮毛的加工过程当中,大量污染物被排放到河流和空气中。而加工过的面料又被送往第三世界的血汗工厂。”在2007年2 月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与Johanna志同道合的一群新锐设计师举办了一个名为“公平制造”(FairMade)的展览,指出了未来的“绿色时尚”趋势。始于fast fashion 的时尚作为最知名的瑞典时装品牌,H&M 虽然只是fast fashion 的代表,但50多年来却自然而然地影响着瑞典的时尚业。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名叫“白屋”(WhiteRoom)的设计部内,每天有100 多个H&M 的创意人员在100个买手和55个打样工的协助下工作,每季成千上万的新款式就在这里诞生。这个巨大的品牌为年轻设计师们提供了长期的实践平台。例如当今在瑞典非常畅销的HOPE的两位设计师AnnRingstrand 和Stefan Soderberg—在2001年创建自己的品牌之前,他们都曾经在H&M工作—前者最初是青少年服装设计师,后者则作为买手起家。这对搭档对军装相当感兴趣,甚至在立陶宛找到了一家曾为前苏联红军制作军装的工厂,来为他们做衣服。“我们对细节的裁剪极其重视,以避免服装看上去太显眼。”设计师Ann说道,“选定面料之后,我们才会开始挑选颜色。常用的色彩有灰色、本白、蓝色、卡其色和黑色。” 不过, H&M的设计总监Margaretavan den Bosch 也坦率承认:“ 公司不可能用与KarlLagerfeld、StellaMcCartney、Viktor & Rolf等大牌设计师合作的模式,去与年轻的瑞典设计师们合作,尽管我知道他们很有才华。”在1960年代之前,瑞典从没有在本国培养过时装设计师。因此在那之前,瑞典的时髦人物穿的都是法国高级时装,或者就干脆自己找裁缝去驳样。1950年代,斯德哥尔摩的有些裁缝如Matha School就彻底照搬巴黎那一套。那时如果你不花大价钱,在瑞典就只能穿实用但是乏善可陈的衣服。H&M改变了这一切,它是普通瑞典人的着装学校,在教会他们穿得时髦的同时,当然也教会他们明白“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今天活跃在瑞典时尚业的设计师们出生于1960 至1990年代之间。每一个十年都带给他们不同的记忆和灵感。1960年代,设计专业的学生们纷纷效仿美式的孩童风格。1970年代,裁剪松垮、质地轻薄的嬉皮士服装受到青睐。有些人试图维持布尔乔亚式的着装,有的人则故意穿得不像话来作为对抗。到了1980年代,学生们受到一线品牌设计师的影响,开始创作自己的时装,为今天一些瑞典的知名品牌奠定了基础。当时的 读读历史,你会发现在大多数国家,领时装风气之先的人往往是贵族和王室成员。然而在瑞典,情况可以说恰恰相反。长期以来,瑞典人都把自己看作是简单、勤劳、讲究民主和平等的人。他们相信“每个人都一样好”。所以在服装上,过多的奢侈和装饰并不为他们所爱。直到无忧无虑的1980年代,奢侈品才开始在瑞典稍有市场。

 这解释了牛仔在瑞典大受欢迎的原因,平均每个瑞典家庭拥有3.4 条牛仔裤。从1947 年第一条美国牛仔裤出现在斯德哥尔摩的NK百货公司,一直到新世纪以来,牛仔市场还在持续扩大。2006 年,瑞典人总共购买了1400万条牛仔裤,总值约为5亿欧元。除了Levis、Lee 这些美国品牌之外,瑞典拥有自己的知名牛仔品牌例如AcneJeans、Nudie 以及CheapMonday,它们在瑞典甚至比跨国大牌更受欢迎,并且还在不断地扩张自己的海外市场。而在这些本土品牌打下天下之前,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瑞典始终都是Lee除了美国之外最大的市场。

  Acne设计集团在时装、娱乐、科技领域均有涉足。除了做衣服,他们还拍广告、制作电影以及生产电子乐器。当然,他们最重要的业务仍是时装—以基本款牛仔为基础,AcneJeans 发展出一个巨大的成衣系列。Style.com将它列为全世界第六大受欢迎的牛仔品牌。

Stockholm, the Next Antwerp?斯德哥尔摩,下一个安特卫普?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谁也不能抢走三大时装周的风头。然而,除了它们之外,世界上确实还有其他事情在发生。今年我们看到,斯德哥尔摩聚集了Filippa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一批新锐设计师,他们正开始在国际上聚集越来越多的目光。在长期顶着“实用主义”的名声之后,斯德哥尔摩慢慢成为了第二个安特卫普。文特派记者许佳发自斯德哥尔摩 图bsmart几年以前,为期两周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尽是不会走台的模特,发布会则散落在城市各处,令各大媒体疲于奔命。“瑞典时装”当真存在吗?什么是“瑞典风格”?除了IKEA和H&M之外,外国人对瑞典的认识恐怕仅限于它的高社会福利。瑞典独立杂志《ODD》的编辑LindaLeopold说:“瑞典人习惯于购买便宜的衣服。”时尚评论家Ben-Saad则认为,瑞典向来把时装当作一种最低层次的艺术。“很不幸,我们至今仍生活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之下,时尚始终没有获取它应有的地位。”他说。然而近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大扭转。到2007年,人们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看到了Irina Lazareanu 和LilyCole,2008年的秀场前排则坐着LilyDonaldson,世界各地的时尚记者将秀场Berns挤得水泄不通。瑞典不再是只有IKEA 和H&M的、只注重功能性的国家。新锐设计师们如Filippa 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人正将斯德哥尔摩变为又一个安特卫普。为期四天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就如同瑞典时装本身,是除了主流时装周之外另一个饶有趣味的选择。普通人创造的时尚读读历史,你会发现在大多数国家,领时装风气之先的人往往是贵族和王室成员。然而在瑞典,情况可以说恰恰相反。长期以来,瑞典人都把自己看作是简单、勤劳、讲究民主和平等的人。他们相信“每个人都一样好”。所以在服装上,过多的奢侈和装饰并不为他们所爱。直到无忧无虑的1980年代,奢侈品才开始在瑞典稍有市场。这解释了牛仔在瑞典大受欢迎的原因,平均每个瑞典家庭拥有3.4条牛仔裤。从1947 年第一条美国牛仔裤出现在斯德哥尔摩的NK百货公司,一直到新世纪以来,牛仔市场还在持续扩大。2006年,瑞典人总共购买了1400万条牛仔裤,总值约为5亿欧元。除了Levis、Lee这些美国品牌之外,瑞典拥有自己的知名牛仔品牌例如AcneJeans、Nudie以及CheapMonday,它们在瑞典甚至比跨国大牌更受欢迎,并且还在不断地扩张自己的海外市场。而在这些本土品牌打下天下之前,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瑞典始终都是Lee除了美国之外最大的市场。 Acne设计集团在时装、娱乐、科技领域均有涉足。除了做衣服,他们还拍广告、制作电影以及生产电子乐器。当然,他们最重要的业务仍是时装—以基本款牛仔为基础,AcneJeans发展出一个巨大的成衣系列。Style.com将它列为全世界第六大受欢迎的牛仔品牌。 Acne Jeans由设计师JonnyJohansson 和Ann-Sofie Back 共同创立于1996 年。2000年,他们被《ELLE》瑞典版评选为年度设计师,当选理由为:“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创造出了一个足以与跨国集团相抗衡的本土品牌,并且将成功的商业营销与不妥协的、自由自在的创造力结合在一起。”事实是,几乎没有在营销方面做出任何举措,Acne在创建伊始就开始收到来自瑞典、英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的订单。在2003和2004 年,Acne 获得了更多奖项,并且在全世界开设了200多家零售店,在巴黎的Colette、伦敦的Harrods、安特卫普的Louis、柏林的AndreasMurkudis、纽约的Jeffrey 以及香港的IT 都设有他们的专柜。瑞典时装是普通人创造的。不少出生在乡间的瑞典设计师们今天仍然喜欢使用那些早在19世纪中期就已经没人穿的民族服装的面料、工艺和“瑞典式色彩”—澄澈、浓烈而纯正的颜色。这些色彩是由从前的裁缝创造的,如今在瑞典的童话书插图中仍相当常见。由于《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和《小飞人卡尔松》的长盛不衰,它们应该也  Acne Jeans 由设计师JonnyJohansson和Ann-Sofie Back 共同创立于1996 年。2000年,他们被《ELLE》瑞典版评选为年度设计师,当选理由为:“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创造出了一个足以与跨国集团相抗衡的本土品牌,并且将成功的商业营销与不妥协的、自由自在的创造力结合在一起。”事实是,几乎没有在营销方面做出任何举措,Acne在创建伊始就开始收到来自瑞典、英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的订单。在2003 和2004 年,Acne获得了更多奖项,并且在全世界开设了200多家零售店,在巴黎的Colette、伦敦的Harrods、安特卫普的Louis、柏林的AndreasMurkudis、纽约的Jeffrey 以及香港的IT 都设有他们的专柜。

 瑞典时装是普通人创造的。不少出生在乡间的瑞典设计师们今天仍然喜欢使用那些早在19世纪中期就已经没人穿的民族服装的面料、工艺和“瑞典式色彩”—澄澈、浓烈而纯正的颜色。这些色彩是由从前的裁缝创造的,如今在瑞典的童话书插图中仍相当常见。由于《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和《小飞人卡尔松》的长盛不衰,它们应该也为世界各地所熟悉。知名设计师AnnaHoltblad就是将传统与现代感完美结合的代表。她凭借对瑞典的自然风光和传统风俗的敏锐触觉来做设计。她的成衣系列始终展现出设计师对面料的娴熟把握,并且相当实穿。Anna每一季制作大量针织衫和毛衣,这几乎已经成为该品牌的标志。瑞典时尚评论家CayBond认为她的服装适合女性在一天的任何时候穿着:“一件在面料和剪裁方面都无可指摘的衣服,在任何天气和场合都可以穿,并且让你显得很迷人—你还能有别的要求吗?”

为世界各地所熟悉。知名设计师AnnaHoltblad就是将传统与现代感完美结合的代表。她凭借对瑞典的自然风光和传统风俗的敏锐触觉来做设计。她的成衣系列始终展现出设计师对面料的娴熟把握,并且相当实穿。Anna每一季制作大量针织衫和毛衣,这几乎已经成为该品牌的标志。瑞典时尚评论家CayBond认为她的服装适合女性在一天的任何时候穿着:“一件在面料和剪裁方面都无可指摘的衣服,在任何天气和场合都可以穿,并且让你显得很迷人—你还能有别的要求吗?”北欧气候造就的时尚大自然也是瑞典设计师巨大的灵感源头。这里所指的可并不仅仅是美丽的森林、湖泊和雪山。在瑞典,设计师们很难在工作中忽视气候因素。南欧的设计师们认为时装应该尽可能诱人,对此,北欧设计师的回答是:你们那儿拥有芬芳的夏夜和温暖的冬天,可我们这儿呢?在摄氏零下20度的天气里要保持诱人可不容易!瑞典设计师们从本国独一无二的乡村风光和神话传说中获得灵感,正如他们著名的画家AndersZorn、Carl Larsson、Bruno Liljefors 以及童话作家Astrid Lindgren所做的那样。与此同时,身处一个拥有最洁净的水和空气的国家,瑞典时装设计师对环保格外重视。2004年,设计师Johanna Hofring 在斯德哥尔摩开设了一家名叫Ekovaruhuset的精品店,专门出售她设计的、以有机面料制作的时装和生态服装。2006年,她又在纽约开设了分店。“自从我知道时尚业是如何运作之后,我就开始敬而远之。”Johanna说,“为了让动物皮毛变得更柔软,饲养者用化学药品给它们洗澡。在这些皮毛的加工过程当中,大量污染物被排放到河流和空气中。而加工过的面料又被送往第三世界的血汗工厂。”在2007年2 月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与Johanna志同道合的一群新锐设计师举办了一个名为“公平制造”(FairMade)的展览,指出了未来的“绿色时尚”趋势。始于fast fashion 的时尚作为最知名的瑞典时装品牌,H&M 虽然只是fast fashion 的代表,但50多年来却自然而然地影响着瑞典的时尚业。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名叫“白屋”(WhiteRoom)的设计部内,每天有100 多个H&M 的创意人员在100个买手和55个打样工的协助下工作,每季成千上万的新款式就在这里诞生。这个巨大的品牌为年轻设计师们提供了长期的实践平台。例如当今在瑞典非常畅销的HOPE的两位设计师AnnRingstrand 和Stefan Soderberg—在2001年创建自己的品牌之前,他们都曾经在H&M工作—前者最初是青少年服装设计师,后者则作为买手起家。这对搭档对军装相当感兴趣,甚至在立陶宛找到了一家曾为前苏联红军制作军装的工厂,来为他们做衣服。“我们对细节的裁剪极其重视,以避免服装看上去太显眼。”设计师Ann说道,“选定面料之后,我们才会开始挑选颜色。常用的色彩有灰色、本白、蓝色、卡其色和黑色。” 不过, H&M的设计总监Margaretavan den Bosch 也坦率承认:“ 公司不可能用与KarlLagerfeld、StellaMcCartney、Viktor & Rolf等大牌设计师合作的模式,去与年轻的瑞典设计师们合作,尽管我知道他们很有才华。”在1960年代之前,瑞典从没有在本国培养过时装设计师。因此在那之前,瑞典的时髦人物穿的都是法国高级时装,或者就干脆自己找裁缝去驳样。1950年代,斯德哥尔摩的有些裁缝如Matha School就彻底照搬巴黎那一套。那时如果你不花大价钱,在瑞典就只能穿实用但是乏善可陈的衣服。H&M改变了这一切,它是普通瑞典人的着装学校,在教会他们穿得时髦的同时,当然也教会他们明白“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今天活跃在瑞典时尚业的设计师们出生于1960 至1990年代之间。每一个十年都带给他们不同的记忆和灵感。1960年代,设计专业的学生们纷纷效仿美式的孩童风格。1970年代,裁剪松垮、质地轻薄的嬉皮士服装受到青睐。有些人试图维持布尔乔亚式的着装,有的人则故意穿得不像话来作为对抗。到了1980年代,学生们受到一线品牌设计师的影响,开始创作自己的时装,为今天一些瑞典的知名品牌奠定了基础。当时的

                            北欧气候造就的时尚

直接后果很可怕—出现了大量无法穿上身的、过度装饰的衣服。随后,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等日本设计师在巴黎开创了一种崭新的风格,并且直接影响了当时的瑞典设计师。这种极简的、讲究基本廓型的服装直到今天仍然是瑞典时装的主流。FilippaK 和J.Lindeberg 就是其中的卓越代表。被新锐设计师改变的时尚 不过,在H&M、Acne Jeans大量生产简洁、实穿的时装的同时,新一代的瑞典设计师们也已经开始越过牛仔裤,寻找新的表达方式。在2008年1月底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年轻的针织衫设计师Sandra Backlund用粗棒针绒线编织出体积巨大、圆润、随模特步伐微微颤动的针织裙和外套。作为瑞典边缘时尚圈的一分子,她说:“我做了许多即兴创作,故意让自己失控,为的是发掘出潮流、季节、耐穿性和顾客需求之外的东西。” “S andraBacklund、HelenaHorstedt等设计师以一丝不苟的手工艺而著称,又在传统的编织工艺里融入了摩登的雕塑感。”《ELLE》瑞典版的时尚总监CiaJansson说,“她们不惜在每一件服装上花费几百小时的时间,摆出与欣欣向荣的瑞典平价连锁时装业对抗的姿态。”除了价格高昂的高级定制时装设计师Sandra Backlund 和 HelenaHorstedt之外,在斯德哥尔摩时髦购物区Soderstam 的一些小店里,或是在Nakknas等开张不久的精品店里,人们也可以搜到不少新锐时装品牌的货品—既有走奢华兼前卫路线的MartinBergstrom、DianaOrving、Nakkna和David & Martin,又有桀骜不驯的街头品牌PatrikSoderstam 和SoLastSeason。而聚集着咖啡馆、设计工作室、书店、家具店、古董店的SoFo区更是设计爱好者的必去之地,在这里可以买到价格便宜的古董衣,以及产量很小的设计师品牌。尽管经久耐用已经成为了瑞典时装的固定形象,但是新锐设计师们渐渐深入人心,以至于斯德哥尔摩老牌的百货公司PUB也决定要改头换面。这家英格丽葆曼从影之前曾经就职担任售货员的百货公司,从2007年开始重新装修,甚至不惜放弃一部分店面,来实现“打造小型百货精品店”的目标。如今PUB的三楼成为了一个崭新的楼层,新锐设计师品牌与古董衣柜台参差交错,豪华宽敞的试衣间甚至能容纳十几个朋友在里面一起试装,让时髦的消费者感到相当轻松有趣。以瑞典的电话区号为名的“+46”是瑞典当今最有代表性的新锐设计师大赛。由知名时尚评论家、设计师、买手以及时尚杂志主编组成的评审团从参赛的年轻设计师中选出一年中最有才华的一位,获奖者能够获得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进行自己的时装系列发布的机会。今年的获奖者是AnnikaBerger,她凭借07秋冬系列获得了评委会的首肯。这位由机械工程师转行成为平面设计师,其后又进入时尚业的年轻设计师将奇妙的黑白图案印在自己的服装上。“我总是期望接触新事物,带着纯净的眼光涉足新领域。”Berger说道。 除去评奖之外,每年的+46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都有一场特别的派对。参展设计师们带上自己的作品,在这场大派对上进行展示——这也是他们结识世界各地的买手和时尚媒体的好机会。+46如今已经成为了每年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实验性及前沿性的代名词,它的策划人TomasRajnai告诉《外滩画报》记者:“功能主义美学在瑞典社会中已经根深蒂固,它为这块土地上的每一样东西都打上印记。这里从来就没有颓废和幻想的生长空间,但它们却是艺术和时尚不可或缺的部分,所以它们迟早会从压抑中被解放出来。” 大自然也是瑞典设计师巨大的灵感源头。这里所指的可并不仅仅是美丽的森林、湖泊和雪山。在瑞典,设计师们很难在工作中忽视气候因素。南欧的设计师们认为时装应该尽可能诱人,对此,北欧设计师的回答是:你们那儿拥有芬芳的夏夜和温暖的冬天,可我们这儿呢?在摄氏零下20度的天气里要保持诱人可不容易!瑞典设计师们从本国独一无二的乡村风光和神话传说中获得灵感,正如他们著名的画家AndersZorn、Carl Larsson、Bruno Liljefors 以及童话作家Astrid Lindgren所做的那样。

 与此同时,身处一个拥有最洁净的水和空气的国家,瑞典时装设计师对环保格外重视。2004 年,设计师Johanna Hofring在斯德哥尔摩开设了一家名叫Ekovaruhuset 的精品店,专门出售她设计的、以有机面料制作的时装和生态服装。2006年,她又在纽约开设了分店。“自从我知道时尚业是如何运作之后,我就开始敬而远之。”Johanna说,“为了让动物皮毛变得更柔软,饲养者用化学药品给它们洗澡。在这些皮毛的加工过程当中,大量污染物被排放到河流和空气中。而加工过的面料又被送往第三世界的血汗工厂。”在2007年2 月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与Johanna志同道合的一群新锐设计师举办了一个名为“公平制造”(FairMade)的展览,指出了未来的“绿色时尚”趋势。

直接后果很可怕—出现了大量无法穿上身的、过度装饰的衣服。随后,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等日本设计师在巴黎开创了一种崭新的风格,并且直接影响了当时的瑞典设计师。这种极简的、讲究基本廓型的服装直到今天仍然是瑞典时装的主流。FilippaK 和J.Lindeberg 就是其中的卓越代表。被新锐设计师改变的时尚 不过,在H&M、Acne Jeans大量生产简洁、实穿的时装的同时,新一代的瑞典设计师们也已经开始越过牛仔裤,寻找新的表达方式。在2008年1月底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年轻的针织衫设计师Sandra Backlund用粗棒针绒线编织出体积巨大、圆润、随模特步伐微微颤动的针织裙和外套。作为瑞典边缘时尚圈的一分子,她说:“我做了许多即兴创作,故意让自己失控,为的是发掘出潮流、季节、耐穿性和顾客需求之外的东西。” “S andraBacklund、HelenaHorstedt等设计师以一丝不苟的手工艺而著称,又在传统的编织工艺里融入了摩登的雕塑感。”《ELLE》瑞典版的时尚总监CiaJansson说,“她们不惜在每一件服装上花费几百小时的时间,摆出与欣欣向荣的瑞典平价连锁时装业对抗的姿态。”除了价格高昂的高级定制时装设计师Sandra Backlund 和 HelenaHorstedt之外,在斯德哥尔摩时髦购物区Soderstam 的一些小店里,或是在Nakknas等开张不久的精品店里,人们也可以搜到不少新锐时装品牌的货品—既有走奢华兼前卫路线的MartinBergstrom、DianaOrving、Nakkna和David & Martin,又有桀骜不驯的街头品牌PatrikSoderstam 和SoLastSeason。而聚集着咖啡馆、设计工作室、书店、家具店、古董店的SoFo区更是设计爱好者的必去之地,在这里可以买到价格便宜的古董衣,以及产量很小的设计师品牌。尽管经久耐用已经成为了瑞典时装的固定形象,但是新锐设计师们渐渐深入人心,以至于斯德哥尔摩老牌的百货公司PUB也决定要改头换面。这家英格丽葆曼从影之前曾经就职担任售货员的百货公司,从2007年开始重新装修,甚至不惜放弃一部分店面,来实现“打造小型百货精品店”的目标。如今PUB的三楼成为了一个崭新的楼层,新锐设计师品牌与古董衣柜台参差交错,豪华宽敞的试衣间甚至能容纳十几个朋友在里面一起试装,让时髦的消费者感到相当轻松有趣。以瑞典的电话区号为名的“+46”是瑞典当今最有代表性的新锐设计师大赛。由知名时尚评论家、设计师、买手以及时尚杂志主编组成的评审团从参赛的年轻设计师中选出一年中最有才华的一位,获奖者能够获得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进行自己的时装系列发布的机会。今年的获奖者是AnnikaBerger,她凭借07秋冬系列获得了评委会的首肯。这位由机械工程师转行成为平面设计师,其后又进入时尚业的年轻设计师将奇妙的黑白图案印在自己的服装上。“我总是期望接触新事物,带着纯净的眼光涉足新领域。”Berger说道。 除去评奖之外,每年的+46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都有一场特别的派对。参展设计师们带上自己的作品,在这场大派对上进行展示——这也是他们结识世界各地的买手和时尚媒体的好机会。+46如今已经成为了每年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实验性及前沿性的代名词,它的策划人TomasRajnai告诉《外滩画报》记者:“功能主义美学在瑞典社会中已经根深蒂固,它为这块土地上的每一样东西都打上印记。这里从来就没有颓废和幻想的生长空间,但它们却是艺术和时尚不可或缺的部分,所以它们迟早会从压抑中被解放出来。”

                          始于fast fashion 的时尚

Stockholm, the Next Antwerp?斯德哥尔摩,下一个安特卫普?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谁也不能抢走三大时装周的风头。然而,除了它们之外,世界上确实还有其他事情在发生。今年我们看到,斯德哥尔摩聚集了Filippa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一批新锐设计师,他们正开始在国际上聚集越来越多的目光。在长期顶着“实用主义”的名声之后,斯德哥尔摩慢慢成为了第二个安特卫普。文特派记者许佳发自斯德哥尔摩 图bsmart几年以前,为期两周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尽是不会走台的模特,发布会则散落在城市各处,令各大媒体疲于奔命。“瑞典时装”当真存在吗?什么是“瑞典风格”?除了IKEA和H&M之外,外国人对瑞典的认识恐怕仅限于它的高社会福利。瑞典独立杂志《ODD》的编辑LindaLeopold说:“瑞典人习惯于购买便宜的衣服。”时尚评论家Ben-Saad则认为,瑞典向来把时装当作一种最低层次的艺术。“很不幸,我们至今仍生活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之下,时尚始终没有获取它应有的地位。”他说。然而近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大扭转。到2007年,人们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看到了Irina Lazareanu 和LilyCole,2008年的秀场前排则坐着LilyDonaldson,世界各地的时尚记者将秀场Berns挤得水泄不通。瑞典不再是只有IKEA 和H&M的、只注重功能性的国家。新锐设计师们如Filippa K、SandraBacklund、Helena Horstedt等人正将斯德哥尔摩变为又一个安特卫普。为期四天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就如同瑞典时装本身,是除了主流时装周之外另一个饶有趣味的选择。普通人创造的时尚读读历史,你会发现在大多数国家,领时装风气之先的人往往是贵族和王室成员。然而在瑞典,情况可以说恰恰相反。长期以来,瑞典人都把自己看作是简单、勤劳、讲究民主和平等的人。他们相信“每个人都一样好”。所以在服装上,过多的奢侈和装饰并不为他们所爱。直到无忧无虑的1980年代,奢侈品才开始在瑞典稍有市场。这解释了牛仔在瑞典大受欢迎的原因,平均每个瑞典家庭拥有3.4条牛仔裤。从1947 年第一条美国牛仔裤出现在斯德哥尔摩的NK百货公司,一直到新世纪以来,牛仔市场还在持续扩大。2006年,瑞典人总共购买了1400万条牛仔裤,总值约为5亿欧元。除了Levis、Lee这些美国品牌之外,瑞典拥有自己的知名牛仔品牌例如AcneJeans、Nudie以及CheapMonday,它们在瑞典甚至比跨国大牌更受欢迎,并且还在不断地扩张自己的海外市场。而在这些本土品牌打下天下之前,从1960年代到1980年代,瑞典始终都是Lee除了美国之外最大的市场。 Acne设计集团在时装、娱乐、科技领域均有涉足。除了做衣服,他们还拍广告、制作电影以及生产电子乐器。当然,他们最重要的业务仍是时装—以基本款牛仔为基础,AcneJeans发展出一个巨大的成衣系列。Style.com将它列为全世界第六大受欢迎的牛仔品牌。 Acne Jeans由设计师JonnyJohansson 和Ann-Sofie Back 共同创立于1996 年。2000年,他们被《ELLE》瑞典版评选为年度设计师,当选理由为:“在极其短暂的时间里创造出了一个足以与跨国集团相抗衡的本土品牌,并且将成功的商业营销与不妥协的、自由自在的创造力结合在一起。”事实是,几乎没有在营销方面做出任何举措,Acne在创建伊始就开始收到来自瑞典、英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的订单。在2003和2004 年,Acne 获得了更多奖项,并且在全世界开设了200多家零售店,在巴黎的Colette、伦敦的Harrods、安特卫普的Louis、柏林的AndreasMurkudis、纽约的Jeffrey 以及香港的IT 都设有他们的专柜。瑞典时装是普通人创造的。不少出生在乡间的瑞典设计师们今天仍然喜欢使用那些早在19世纪中期就已经没人穿的民族服装的面料、工艺和“瑞典式色彩”—澄澈、浓烈而纯正的颜色。这些色彩是由从前的裁缝创造的,如今在瑞典的童话书插图中仍相当常见。由于《尼尔斯骑鹅历险记》和《小飞人卡尔松》的长盛不衰,它们应该也 作为最知名的瑞典时装品牌,H&M 虽然只是fast fashion 的代表,但50多年来却自然而然地影响着瑞典的时尚业。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名叫“白屋”(White Room)的设计部内,每天有100多个H&M 的创意人员在100个买手和55个打样工的协助下工作,每季成千上万的新款式就在这里诞生。这个巨大的品牌为年轻设计师们提供了长期的实践平台。例如当今在瑞典非常畅销的HOPE的两位设计师AnnRingstrand 和Stefan Soderberg—在2001年创建自己的品牌之前,他们都曾经在H&M工作—前者最初是青少年服装设计师,后者则作为买手起家。这对搭档对军装相当感兴趣,甚至在立陶宛找到了一家曾为前苏联红军制作军装的工厂,来为他们做衣服。

 “我们对细节的裁剪极其重视,以避免服装看上去太显眼。”设计师Ann说道,“选定面料之后,我们才会开始挑选颜色。常用的色彩有灰色、本白、蓝色、卡其色和黑色。”

  不过, H&M的设计总监Margaretavan den Bosch 也坦率承认:“ 公司不可能用与KarlLagerfeld、StellaMcCartney、Viktor & Rolf等大牌设计师合作的模式,去与年轻的瑞典设计师们合作,尽管我知道他们很有才华。”在1960年代之前,瑞典从没有在本国培养过时装设计师。因此在那之前,瑞典的时髦人物穿的都是法国高级时装,或者就干脆自己找裁缝去驳样。1950年代,斯德哥尔摩的有些裁缝如Matha School就彻底照搬巴黎那一套。那时如果你不花大价钱,在瑞典就只能穿实用但是乏善可陈的衣服。H&M改变了这一切,它是普通瑞典人的着装学校,在教会他们穿得时髦的同时,当然也教会他们明白“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

直接后果很可怕—出现了大量无法穿上身的、过度装饰的衣服。随后,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等日本设计师在巴黎开创了一种崭新的风格,并且直接影响了当时的瑞典设计师。这种极简的、讲究基本廓型的服装直到今天仍然是瑞典时装的主流。FilippaK 和J.Lindeberg 就是其中的卓越代表。被新锐设计师改变的时尚 不过,在H&M、Acne Jeans大量生产简洁、实穿的时装的同时,新一代的瑞典设计师们也已经开始越过牛仔裤,寻找新的表达方式。在2008年1月底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年轻的针织衫设计师Sandra Backlund用粗棒针绒线编织出体积巨大、圆润、随模特步伐微微颤动的针织裙和外套。作为瑞典边缘时尚圈的一分子,她说:“我做了许多即兴创作,故意让自己失控,为的是发掘出潮流、季节、耐穿性和顾客需求之外的东西。” “S andraBacklund、HelenaHorstedt等设计师以一丝不苟的手工艺而著称,又在传统的编织工艺里融入了摩登的雕塑感。”《ELLE》瑞典版的时尚总监CiaJansson说,“她们不惜在每一件服装上花费几百小时的时间,摆出与欣欣向荣的瑞典平价连锁时装业对抗的姿态。”除了价格高昂的高级定制时装设计师Sandra Backlund 和 HelenaHorstedt之外,在斯德哥尔摩时髦购物区Soderstam 的一些小店里,或是在Nakknas等开张不久的精品店里,人们也可以搜到不少新锐时装品牌的货品—既有走奢华兼前卫路线的MartinBergstrom、DianaOrving、Nakkna和David & Martin,又有桀骜不驯的街头品牌PatrikSoderstam 和SoLastSeason。而聚集着咖啡馆、设计工作室、书店、家具店、古董店的SoFo区更是设计爱好者的必去之地,在这里可以买到价格便宜的古董衣,以及产量很小的设计师品牌。尽管经久耐用已经成为了瑞典时装的固定形象,但是新锐设计师们渐渐深入人心,以至于斯德哥尔摩老牌的百货公司PUB也决定要改头换面。这家英格丽葆曼从影之前曾经就职担任售货员的百货公司,从2007年开始重新装修,甚至不惜放弃一部分店面,来实现“打造小型百货精品店”的目标。如今PUB的三楼成为了一个崭新的楼层,新锐设计师品牌与古董衣柜台参差交错,豪华宽敞的试衣间甚至能容纳十几个朋友在里面一起试装,让时髦的消费者感到相当轻松有趣。以瑞典的电话区号为名的“+46”是瑞典当今最有代表性的新锐设计师大赛。由知名时尚评论家、设计师、买手以及时尚杂志主编组成的评审团从参赛的年轻设计师中选出一年中最有才华的一位,获奖者能够获得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进行自己的时装系列发布的机会。今年的获奖者是AnnikaBerger,她凭借07秋冬系列获得了评委会的首肯。这位由机械工程师转行成为平面设计师,其后又进入时尚业的年轻设计师将奇妙的黑白图案印在自己的服装上。“我总是期望接触新事物,带着纯净的眼光涉足新领域。”Berger说道。 除去评奖之外,每年的+46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都有一场特别的派对。参展设计师们带上自己的作品,在这场大派对上进行展示——这也是他们结识世界各地的买手和时尚媒体的好机会。+46如今已经成为了每年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实验性及前沿性的代名词,它的策划人TomasRajnai告诉《外滩画报》记者:“功能主义美学在瑞典社会中已经根深蒂固,它为这块土地上的每一样东西都打上印记。这里从来就没有颓废和幻想的生长空间,但它们却是艺术和时尚不可或缺的部分,所以它们迟早会从压抑中被解放出来。”  今天活跃在瑞典时尚业的设计师们出生于1960 至1990年代之间。每一个十年都带给他们不同的记忆和灵感。1960 年代,设计专业的学生们纷纷效仿美式的孩童风格。1970年代,裁剪松垮、质地轻薄的嬉皮士服装受到青睐。有些人试图维持布尔乔亚式的着装,有的人则故意穿得不像话来作为对抗。到了1980年代,学生们受到一线品牌设计师的影响,开始创作自己的时装,为今天一些瑞典的知名品牌奠定了基础。当时的直接后果很可怕—出现了大量无法穿上身的、过度装饰的衣服。随后,山本耀司、川久保玲等日本设计师在巴黎开创了一种崭新的风格,并且直接影响了当时的瑞典设计师。这种极简的、讲究基本廓型的服装直到今天仍然是瑞典时装的主流。FilippaK 和J.Lindeberg 就是其中的卓越代表。

                          被新锐设计师改变的时尚

为世界各地所熟悉。知名设计师AnnaHoltblad就是将传统与现代感完美结合的代表。她凭借对瑞典的自然风光和传统风俗的敏锐触觉来做设计。她的成衣系列始终展现出设计师对面料的娴熟把握,并且相当实穿。Anna每一季制作大量针织衫和毛衣,这几乎已经成为该品牌的标志。瑞典时尚评论家CayBond认为她的服装适合女性在一天的任何时候穿着:“一件在面料和剪裁方面都无可指摘的衣服,在任何天气和场合都可以穿,并且让你显得很迷人—你还能有别的要求吗?”北欧气候造就的时尚大自然也是瑞典设计师巨大的灵感源头。这里所指的可并不仅仅是美丽的森林、湖泊和雪山。在瑞典,设计师们很难在工作中忽视气候因素。南欧的设计师们认为时装应该尽可能诱人,对此,北欧设计师的回答是:你们那儿拥有芬芳的夏夜和温暖的冬天,可我们这儿呢?在摄氏零下20度的天气里要保持诱人可不容易!瑞典设计师们从本国独一无二的乡村风光和神话传说中获得灵感,正如他们著名的画家AndersZorn、Carl Larsson、Bruno Liljefors 以及童话作家Astrid Lindgren所做的那样。与此同时,身处一个拥有最洁净的水和空气的国家,瑞典时装设计师对环保格外重视。2004年,设计师Johanna Hofring 在斯德哥尔摩开设了一家名叫Ekovaruhuset的精品店,专门出售她设计的、以有机面料制作的时装和生态服装。2006年,她又在纽约开设了分店。“自从我知道时尚业是如何运作之后,我就开始敬而远之。”Johanna说,“为了让动物皮毛变得更柔软,饲养者用化学药品给它们洗澡。在这些皮毛的加工过程当中,大量污染物被排放到河流和空气中。而加工过的面料又被送往第三世界的血汗工厂。”在2007年2 月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与Johanna志同道合的一群新锐设计师举办了一个名为“公平制造”(FairMade)的展览,指出了未来的“绿色时尚”趋势。始于fast fashion 的时尚作为最知名的瑞典时装品牌,H&M 虽然只是fast fashion 的代表,但50多年来却自然而然地影响着瑞典的时尚业。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名叫“白屋”(WhiteRoom)的设计部内,每天有100 多个H&M 的创意人员在100个买手和55个打样工的协助下工作,每季成千上万的新款式就在这里诞生。这个巨大的品牌为年轻设计师们提供了长期的实践平台。例如当今在瑞典非常畅销的HOPE的两位设计师AnnRingstrand 和Stefan Soderberg—在2001年创建自己的品牌之前,他们都曾经在H&M工作—前者最初是青少年服装设计师,后者则作为买手起家。这对搭档对军装相当感兴趣,甚至在立陶宛找到了一家曾为前苏联红军制作军装的工厂,来为他们做衣服。“我们对细节的裁剪极其重视,以避免服装看上去太显眼。”设计师Ann说道,“选定面料之后,我们才会开始挑选颜色。常用的色彩有灰色、本白、蓝色、卡其色和黑色。” 不过, H&M的设计总监Margaretavan den Bosch 也坦率承认:“ 公司不可能用与KarlLagerfeld、StellaMcCartney、Viktor & Rolf等大牌设计师合作的模式,去与年轻的瑞典设计师们合作,尽管我知道他们很有才华。”在1960年代之前,瑞典从没有在本国培养过时装设计师。因此在那之前,瑞典的时髦人物穿的都是法国高级时装,或者就干脆自己找裁缝去驳样。1950年代,斯德哥尔摩的有些裁缝如Matha School就彻底照搬巴黎那一套。那时如果你不花大价钱,在瑞典就只能穿实用但是乏善可陈的衣服。H&M改变了这一切,它是普通瑞典人的着装学校,在教会他们穿得时髦的同时,当然也教会他们明白“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今天活跃在瑞典时尚业的设计师们出生于1960 至1990年代之间。每一个十年都带给他们不同的记忆和灵感。1960年代,设计专业的学生们纷纷效仿美式的孩童风格。1970年代,裁剪松垮、质地轻薄的嬉皮士服装受到青睐。有些人试图维持布尔乔亚式的着装,有的人则故意穿得不像话来作为对抗。到了1980年代,学生们受到一线品牌设计师的影响,开始创作自己的时装,为今天一些瑞典的知名品牌奠定了基础。当时的

  不过,在H&M、AcneJeans 大量生产简洁、实穿的时装的同时,新一代的瑞典设计师们也已经开始越过牛仔裤,寻找新的表达方式。在2008年1月底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年轻的针织衫设计师Sandra Backlund用粗棒针绒线编织出体积巨大、圆润、随模特步伐微微颤动的针织裙和外套。作为瑞典边缘时尚圈的一分子,她说:“我做了许多即兴创作,故意让自己失控,为的是发掘出潮流、季节、耐穿性和顾客需求之外的东西。”

  “S andraBacklund、HelenaHorstedt等设计师以一丝不苟的手工艺而著称,又在传统的编织工艺里融入了摩登的雕塑感。”《ELLE》瑞典版的时尚总监Cia Jansson说,“她们不惜在每一件服装上花费几百小时的时间,摆出与欣欣向荣的瑞典平价连锁时装业对抗的姿态。”

  除了价格高昂的高级定制时装设计师SandraBacklund 和 HelenaHorstedt 之外,在斯德哥尔摩时髦购物区Soderstam的一些小店里,或是在Nakkna's等开张不久的精品店里,人们也可以搜到不少新锐时装品牌的货品—既有走奢华兼前卫路线的MartinBergstrom、DianaOrving、Nakkna和David & Martin,又有桀骜不驯的街头品牌PatrikSoderstam 和So LastSeason。而聚集着咖啡馆、设计工作室、书店、家具店、古董店的SoFo区更是设计爱好者的必去之地,在这里可以买到价格便宜的古董衣,以及产量很小的设计师品牌。

为世界各地所熟悉。知名设计师AnnaHoltblad就是将传统与现代感完美结合的代表。她凭借对瑞典的自然风光和传统风俗的敏锐触觉来做设计。她的成衣系列始终展现出设计师对面料的娴熟把握,并且相当实穿。Anna每一季制作大量针织衫和毛衣,这几乎已经成为该品牌的标志。瑞典时尚评论家CayBond认为她的服装适合女性在一天的任何时候穿着:“一件在面料和剪裁方面都无可指摘的衣服,在任何天气和场合都可以穿,并且让你显得很迷人—你还能有别的要求吗?”北欧气候造就的时尚大自然也是瑞典设计师巨大的灵感源头。这里所指的可并不仅仅是美丽的森林、湖泊和雪山。在瑞典,设计师们很难在工作中忽视气候因素。南欧的设计师们认为时装应该尽可能诱人,对此,北欧设计师的回答是:你们那儿拥有芬芳的夏夜和温暖的冬天,可我们这儿呢?在摄氏零下20度的天气里要保持诱人可不容易!瑞典设计师们从本国独一无二的乡村风光和神话传说中获得灵感,正如他们著名的画家AndersZorn、Carl Larsson、Bruno Liljefors 以及童话作家Astrid Lindgren所做的那样。与此同时,身处一个拥有最洁净的水和空气的国家,瑞典时装设计师对环保格外重视。2004年,设计师Johanna Hofring 在斯德哥尔摩开设了一家名叫Ekovaruhuset的精品店,专门出售她设计的、以有机面料制作的时装和生态服装。2006年,她又在纽约开设了分店。“自从我知道时尚业是如何运作之后,我就开始敬而远之。”Johanna说,“为了让动物皮毛变得更柔软,饲养者用化学药品给它们洗澡。在这些皮毛的加工过程当中,大量污染物被排放到河流和空气中。而加工过的面料又被送往第三世界的血汗工厂。”在2007年2 月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与Johanna志同道合的一群新锐设计师举办了一个名为“公平制造”(FairMade)的展览,指出了未来的“绿色时尚”趋势。始于fast fashion 的时尚作为最知名的瑞典时装品牌,H&M 虽然只是fast fashion 的代表,但50多年来却自然而然地影响着瑞典的时尚业。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名叫“白屋”(WhiteRoom)的设计部内,每天有100 多个H&M 的创意人员在100个买手和55个打样工的协助下工作,每季成千上万的新款式就在这里诞生。这个巨大的品牌为年轻设计师们提供了长期的实践平台。例如当今在瑞典非常畅销的HOPE的两位设计师AnnRingstrand 和Stefan Soderberg—在2001年创建自己的品牌之前,他们都曾经在H&M工作—前者最初是青少年服装设计师,后者则作为买手起家。这对搭档对军装相当感兴趣,甚至在立陶宛找到了一家曾为前苏联红军制作军装的工厂,来为他们做衣服。“我们对细节的裁剪极其重视,以避免服装看上去太显眼。”设计师Ann说道,“选定面料之后,我们才会开始挑选颜色。常用的色彩有灰色、本白、蓝色、卡其色和黑色。” 不过, H&M的设计总监Margaretavan den Bosch 也坦率承认:“ 公司不可能用与KarlLagerfeld、StellaMcCartney、Viktor & Rolf等大牌设计师合作的模式,去与年轻的瑞典设计师们合作,尽管我知道他们很有才华。”在1960年代之前,瑞典从没有在本国培养过时装设计师。因此在那之前,瑞典的时髦人物穿的都是法国高级时装,或者就干脆自己找裁缝去驳样。1950年代,斯德哥尔摩的有些裁缝如Matha School就彻底照搬巴黎那一套。那时如果你不花大价钱,在瑞典就只能穿实用但是乏善可陈的衣服。H&M改变了这一切,它是普通瑞典人的着装学校,在教会他们穿得时髦的同时,当然也教会他们明白“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今天活跃在瑞典时尚业的设计师们出生于1960 至1990年代之间。每一个十年都带给他们不同的记忆和灵感。1960年代,设计专业的学生们纷纷效仿美式的孩童风格。1970年代,裁剪松垮、质地轻薄的嬉皮士服装受到青睐。有些人试图维持布尔乔亚式的着装,有的人则故意穿得不像话来作为对抗。到了1980年代,学生们受到一线品牌设计师的影响,开始创作自己的时装,为今天一些瑞典的知名品牌奠定了基础。当时的

 尽管经久耐用已经成为了瑞典时装的固定形象,但是新锐设计师们渐渐深入人心,以至于斯德哥尔摩老牌的百货公司PUB也决定要改头换面。这家英格丽"葆曼从影之前曾经就职担任售货员的百货公司,从2007年开始重新装修,甚至不惜放弃一部分店面,来实现“打造小型百货精品店”的目标。如今PUB的三楼成为了一个崭新的楼层,新锐设计师品牌与古董衣柜台参差交错,豪华宽敞的试衣间甚至能容纳十几个朋友在里面一起试装,让时髦的消费者感到相当轻松有趣。

为世界各地所熟悉。知名设计师AnnaHoltblad就是将传统与现代感完美结合的代表。她凭借对瑞典的自然风光和传统风俗的敏锐触觉来做设计。她的成衣系列始终展现出设计师对面料的娴熟把握,并且相当实穿。Anna每一季制作大量针织衫和毛衣,这几乎已经成为该品牌的标志。瑞典时尚评论家CayBond认为她的服装适合女性在一天的任何时候穿着:“一件在面料和剪裁方面都无可指摘的衣服,在任何天气和场合都可以穿,并且让你显得很迷人—你还能有别的要求吗?”北欧气候造就的时尚大自然也是瑞典设计师巨大的灵感源头。这里所指的可并不仅仅是美丽的森林、湖泊和雪山。在瑞典,设计师们很难在工作中忽视气候因素。南欧的设计师们认为时装应该尽可能诱人,对此,北欧设计师的回答是:你们那儿拥有芬芳的夏夜和温暖的冬天,可我们这儿呢?在摄氏零下20度的天气里要保持诱人可不容易!瑞典设计师们从本国独一无二的乡村风光和神话传说中获得灵感,正如他们著名的画家AndersZorn、Carl Larsson、Bruno Liljefors 以及童话作家Astrid Lindgren所做的那样。与此同时,身处一个拥有最洁净的水和空气的国家,瑞典时装设计师对环保格外重视。2004年,设计师Johanna Hofring 在斯德哥尔摩开设了一家名叫Ekovaruhuset的精品店,专门出售她设计的、以有机面料制作的时装和生态服装。2006年,她又在纽约开设了分店。“自从我知道时尚业是如何运作之后,我就开始敬而远之。”Johanna说,“为了让动物皮毛变得更柔软,饲养者用化学药品给它们洗澡。在这些皮毛的加工过程当中,大量污染物被排放到河流和空气中。而加工过的面料又被送往第三世界的血汗工厂。”在2007年2 月的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与Johanna志同道合的一群新锐设计师举办了一个名为“公平制造”(FairMade)的展览,指出了未来的“绿色时尚”趋势。始于fast fashion 的时尚作为最知名的瑞典时装品牌,H&M 虽然只是fast fashion 的代表,但50多年来却自然而然地影响着瑞典的时尚业。在位于斯德哥尔摩的名叫“白屋”(WhiteRoom)的设计部内,每天有100 多个H&M 的创意人员在100个买手和55个打样工的协助下工作,每季成千上万的新款式就在这里诞生。这个巨大的品牌为年轻设计师们提供了长期的实践平台。例如当今在瑞典非常畅销的HOPE的两位设计师AnnRingstrand 和Stefan Soderberg—在2001年创建自己的品牌之前,他们都曾经在H&M工作—前者最初是青少年服装设计师,后者则作为买手起家。这对搭档对军装相当感兴趣,甚至在立陶宛找到了一家曾为前苏联红军制作军装的工厂,来为他们做衣服。“我们对细节的裁剪极其重视,以避免服装看上去太显眼。”设计师Ann说道,“选定面料之后,我们才会开始挑选颜色。常用的色彩有灰色、本白、蓝色、卡其色和黑色。” 不过, H&M的设计总监Margaretavan den Bosch 也坦率承认:“ 公司不可能用与KarlLagerfeld、StellaMcCartney、Viktor & Rolf等大牌设计师合作的模式,去与年轻的瑞典设计师们合作,尽管我知道他们很有才华。”在1960年代之前,瑞典从没有在本国培养过时装设计师。因此在那之前,瑞典的时髦人物穿的都是法国高级时装,或者就干脆自己找裁缝去驳样。1950年代,斯德哥尔摩的有些裁缝如Matha School就彻底照搬巴黎那一套。那时如果你不花大价钱,在瑞典就只能穿实用但是乏善可陈的衣服。H&M改变了这一切,它是普通瑞典人的着装学校,在教会他们穿得时髦的同时,当然也教会他们明白“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道理。今天活跃在瑞典时尚业的设计师们出生于1960 至1990年代之间。每一个十年都带给他们不同的记忆和灵感。1960年代,设计专业的学生们纷纷效仿美式的孩童风格。1970年代,裁剪松垮、质地轻薄的嬉皮士服装受到青睐。有些人试图维持布尔乔亚式的着装,有的人则故意穿得不像话来作为对抗。到了1980年代,学生们受到一线品牌设计师的影响,开始创作自己的时装,为今天一些瑞典的知名品牌奠定了基础。当时的 以瑞典的电话区号为名的“+46”是瑞典当今最有代表性的新锐设计师大赛。由知名时尚评论家、设计师、买手以及时尚杂志主编组成的评审团从参赛的年轻设计师中选出一年中最有才华的一位,获奖者能够获得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进行自己的时装系列发布的机会。今年的获奖者是AnnikaBerger,她凭借07秋冬系列获得了评委会的首肯。这位由机械工程师转行成为平面设计师,其后又进入时尚业的年轻设计师将奇妙的黑白图案印在自己的服装上。“我总是期望接触新事物,带着纯净的眼光涉足新领域。”Berger说道。

  除去评奖之外,每年的+46在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都有一场特别的派对。参展设计师们带上自己的作品,在这场大派对上进行展示——这也是他们结识世界各地的买手和时尚媒体的好机会。+46如今已经成为了每年斯德哥尔摩时装周上实验性及前沿性的代名词,它的策划人Tomas Rajnai告诉《外滩画报》记者:“功能主义美学在瑞典社会中已经根深蒂固,它为这块土地上的每一样东西都打上印记。这里从来就没有颓废和幻想的生长空间,但它们却是艺术和时尚不可或缺的部分,所以它们迟早会从压抑中被解放出来。”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