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掀开丹尼尔?戴-刘易斯的神秘面纱  

2008-01-30 16:41:24|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演是所见过的“最精彩、最完美”的演出。为了演好《血色黑金》中的石油大亨,他花了两年时间学习1900年左右加利福尼亚矿业史的知识,并对当年淘金者们使用的一切工具和技艺了如指掌。人们总是将他的不顾一切与“疯狂的暴徒”联系在一起,丹尼尔则吃吃地笑着自嘲道:“一个与孩子生活在一起的隐士怎么可能是暴徒呢?”“欧洲情人”更爱美国这个痴迷的男人,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曾被誉为“欧洲情人”,一连串好莱坞女明星都曾与他编织情网,包括朱莉娅罗伯茨、薇诺娜赖德和朱丽叶比诺什。丹尼尔有一个现年12岁的儿子,母亲不是妻子米勒,而是法国最著名的女星伊莎贝尔阿佳妮。直到1996年,他与丽贝卡米勒相遇,才摆脱了名利场的生活,婚姻维持至今,并生了两个儿子。外界猜测,也许同为大作家的后代,才使刘易斯与现任妻子有更多的共通之处和话题。丽贝卡坦然承认,她被丹尼尔那忧郁沉思的性格深深吸引,因为这点与她父亲的性格十分相像。丹尼尔迎娶丽贝卡时,也称阿瑟米勒是他最崇拜的剧作家,确实能在丽贝卡身上找到其父的影子。无论感情还是生活方式上,刘易斯都更认同美国相较欧洲社会更粗犷一些的作风。他不喜欢欧洲上流社会字斟句酌、言辞华丽的做派,更认同美国人相对朴实木讷的说话方式。事实上,自1992年主演《最后的莫西干人》至今,身为英国演员的刘易斯,在大银幕上扮演的几乎全是好莱坞制作的美国故事。他说:“在我心目中,只有美国电影才是真正影响我的;不是说英国电影不好,他们信仰坚定,也全身心投入工作,但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好莱坞的工作方式。”
演是所见过的“最精彩、最完美”的演出。为了演好《血色黑金》中的石油大亨,他花了两年时间学习1900年左右加利福尼亚矿业史的知识,并对当年淘金者们使用的一切工具和技艺了如指掌。人们总是将他的不顾一切与“疯狂的暴徒”联系在一起,丹尼尔则吃吃地笑着自嘲道:“一个与孩子生活在一起的隐士怎么可能是暴徒呢?”“欧洲情人”更爱美国这个痴迷的男人,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曾被誉为“欧洲情人”,一连串好莱坞女明星都曾与他编织情网,包括朱莉娅罗伯茨、薇诺娜赖德和朱丽叶比诺什。丹尼尔有一个现年12岁的儿子,母亲不是妻子米勒,而是法国最著名的女星伊莎贝尔阿佳妮。直到1996年,他与丽贝卡米勒相遇,才摆脱了名利场的生活,婚姻维持至今,并生了两个儿子。外界猜测,也许同为大作家的后代,才使刘易斯与现任妻子有更多的共通之处和话题。丽贝卡坦然承认,她被丹尼尔那忧郁沉思的性格深深吸引,因为这点与她父亲的性格十分相像。丹尼尔迎娶丽贝卡时,也称阿瑟米勒是他最崇拜的剧作家,确实能在丽贝卡身上找到其父的影子。无论感情还是生活方式上,刘易斯都更认同美国相较欧洲社会更粗犷一些的作风。他不喜欢欧洲上流社会字斟句酌、言辞华丽的做派,更认同美国人相对朴实木讷的说话方式。事实上,自1992年主演《最后的莫西干人》至今,身为英国演员的刘易斯,在大银幕上扮演的几乎全是好莱坞制作的美国故事。他说:“在我心目中,只有美国电影才是真正影响我的;不是说英国电影不好,他们信仰坚定,也全身心投入工作,但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好莱坞的工作方式。”

终于获得爱尔兰护照,成为双籍公民。尽管像他这样出身背景的人居然去申请一张爱尔兰护照,这在“正统”英格兰人看来是一种“背叛”行为,但刘易斯不仅心安理得,还终日隐居于此。沿着弯曲的石楼梯,可以走进漆着绿色墙面的书房,这是个堆满书籍的屋子。刘易斯的形象正是一个杰出的天才和一个备受折磨的天才的统一体。他过着隐居的生活,只在若干年间勉强露一面,将饱含风霜的心灵投入到极富挑战的银幕角色中。刘易斯说:“并不是我想逃避,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应对,表演是最好的出路,这听上去有些含糊不清,但我真的没法解释.什么。”“表演方法论” 1989年,凭借刻画爱尔兰艺术家兼作家克里斯蒂布朗(ChristyBrown)生平故事的电影《我的左脚》(MyLeftFoot),丹尼尔戴-刘易斯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从那以来,他的“表演方法论”一直被传为佳话。影片中,患先天脑麻痹的克里斯蒂布朗能用左脚夹起一枚针再放下,刘易斯练习数周后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这个动作。1993年,为体验《因父之名》(Inthe Nameof theFather)中主人公身陷囹圄的感受,他把自己禁闭在一个牢房般的环境长达数月。1997年,在出演《拳击手》(TheBoxer)前,他竟在美国前轻量级拳击冠军巴利麦克奎根手下受训长达一年半。2002年,在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苦苦哀求下,他才同意出演《纽约黑帮》(Gangsof NewYork),为了演好杀人不眨眼的屠夫比尔,除了操练屠夫的基本功,他还在片场反复听以“脏话连篇”出名的饶舌歌手痞子阿姆(Eminem)的音乐专辑,好让自己始终处于“侵略”状态中。与丹尼尔拍过戏的人都知道,在片场,每个人被要求用片中角色的名字称呼他,如果是拍摄打斗场面,他在几天前就会酝酿愤怒情绪,看所有人都目光凶狠。丹尼尔沉浸在一个角色里的样子就像个可怕的疯子。1989年,他在伦敦西区舞台上饰演哈姆雷特时,就曾遭遇精神困扰。当演到哈姆雷特与父亲的亡魂对话,丹尼尔甚至感觉自己真的在和已故的父亲对话,结果失足跌落舞台。从此,他再也没登上戏剧舞台。问起丹尼尔阔别舞台的原因,他说:“我无法想象人们在排练时讨论投入多少的问题,对我来说,永远都只有100%。”如今,助其问鼎金球奖影帝的《血色黑金》,又令他获得英国电影学院最佳男主角提名,还有望为他收获第二座奥斯卡小金人。《纽约时报》的3位影评人,都称丹尼尔在片中令人颤抖的表掀开丹尼尔?戴-刘易斯的神秘面纱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掀开丹尼尔"戴-刘易斯的神秘面纱

终于获得爱尔兰护照,成为双籍公民。尽管像他这样出身背景的人居然去申请一张爱尔兰护照,这在“正统”英格兰人看来是一种“背叛”行为,但刘易斯不仅心安理得,还终日隐居于此。沿着弯曲的石楼梯,可以走进漆着绿色墙面的书房,这是个堆满书籍的屋子。刘易斯的形象正是一个杰出的天才和一个备受折磨的天才的统一体。他过着隐居的生活,只在若干年间勉强露一面,将饱含风霜的心灵投入到极富挑战的银幕角色中。刘易斯说:“并不是我想逃避,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应对,表演是最好的出路,这听上去有些含糊不清,但我真的没法解释.什么。”“表演方法论” 1989年,凭借刻画爱尔兰艺术家兼作家克里斯蒂布朗(ChristyBrown)生平故事的电影《我的左脚》(MyLeftFoot),丹尼尔戴-刘易斯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从那以来,他的“表演方法论”一直被传为佳话。影片中,患先天脑麻痹的克里斯蒂布朗能用左脚夹起一枚针再放下,刘易斯练习数周后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这个动作。1993年,为体验《因父之名》(Inthe Nameof theFather)中主人公身陷囹圄的感受,他把自己禁闭在一个牢房般的环境长达数月。1997年,在出演《拳击手》(TheBoxer)前,他竟在美国前轻量级拳击冠军巴利麦克奎根手下受训长达一年半。2002年,在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苦苦哀求下,他才同意出演《纽约黑帮》(Gangsof NewYork),为了演好杀人不眨眼的屠夫比尔,除了操练屠夫的基本功,他还在片场反复听以“脏话连篇”出名的饶舌歌手痞子阿姆(Eminem)的音乐专辑,好让自己始终处于“侵略”状态中。与丹尼尔拍过戏的人都知道,在片场,每个人被要求用片中角色的名字称呼他,如果是拍摄打斗场面,他在几天前就会酝酿愤怒情绪,看所有人都目光凶狠。丹尼尔沉浸在一个角色里的样子就像个可怕的疯子。1989年,他在伦敦西区舞台上饰演哈姆雷特时,就曾遭遇精神困扰。当演到哈姆雷特与父亲的亡魂对话,丹尼尔甚至感觉自己真的在和已故的父亲对话,结果失足跌落舞台。从此,他再也没登上戏剧舞台。问起丹尼尔阔别舞台的原因,他说:“我无法想象人们在排练时讨论投入多少的问题,对我来说,永远都只有100%。”如今,助其问鼎金球奖影帝的《血色黑金》,又令他获得英国电影学院最佳男主角提名,还有望为他收获第二座奥斯卡小金人。《纽约时报》的3位影评人,都称丹尼尔在片中令人颤抖的表

 

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

 

掀开丹尼尔戴-刘易斯的神秘面纱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古怪、疯癫,近日刚刚凭《血色黑金》(There Will BeBlood)一片获金球奖影帝的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DayLewis),一直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出生于伦敦的刘易斯拥有爱尔兰护照,常年居住在都柏林南郊的小乡村,他的父亲是英国桂冠诗人,妻子是美国著名剧作家阿瑟米勒的女儿。文蔡宸亦 从都柏林机场到丹尼尔戴-刘易斯的家所在的威克罗山(Wicklow)尚有一段距离。丹尼尔喜欢驾驶着宝马,一路上穿越数座山,他常会在小乡村边某个小酒吧停下,喝一杯,继续上路。比起那些出来喝杯咖啡都要被狗仔队团团围住的大小明星,刘易斯似乎从来没有陷入过成名的困扰,他可以随时随地与老朋友们叙叙旧。穿过森林和铺得很精致的小路,眼前是一栋18世纪乔治时代的房子,门在中间、窗户在两边。丹尼尔与他的作家兼导演妻子丽贝卡米勒(rebeccamiller),以及他们的两个儿子Ronan 和Cashel住在一起。推开房门,孩子们的玩具、外套、围巾、靴子、圣诞卡、猫散落一地。就在这里,丹尼尔过着他与世隔绝的生活。毕生都在逃避的隐士 尽管已经51岁了,但高高瘦瘦的丹尼尔看起来好像小男孩一样充满冒险精神,他那头黑色长发只有一点点泛灰,耳朵上还戴着那对被人说像波西米亚海盗的银耳环。他热爱摩托车,这从他的T恤图案和磨穿的牛仔裤上看得出来。刘易斯在自家厨房的地下室里酿酒,他一边往马克杯里泡茶,一边调侃道:“演员,永远不能接受采访!一旦你知道他们私底下穿什么颜色的袜子,下回他们表演时,你准会情不自禁下意识地分散了注意力。”显然,丹尼尔并不喜欢接受采访,然而,自从1985年在《我的美丽洗衣店》(MyBeautifulLaundrette)中饰演的同性恋小阿飞一角令他一举成名,丹尼尔在电影圈已经呆了20年,他比谁都了解自己在这个行当所谓的“愚蠢而自大的生意经”中所处的角色。丹尼尔戴-刘易斯曾经将自己形容为“毕生都在逃避”,为配合电影宣传而破坏私生活,他心不甘情不愿,声音听上去甚至有些暴躁。他说:“我并非不热爱我的国家,相反还很想念伦敦,但我实在不能忍受媒体的骚扰。”爱尔兰是他的父亲C戴刘易斯的故乡,这位桂冠诗人曾写下《呼啸的树林以及其他诗歌》,记录他与这个国家根深蒂固的联系。1993年,在爱尔兰度过了大量时间的刘易斯  古怪、疯癫,近日刚刚凭《血色黑金》(There WillBe Blood)一片获金球奖影帝的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DayLewis),一直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出生于伦敦的刘易斯拥有爱尔兰护照,常年居住在都柏林南郊的小乡村,他的父亲是英国桂冠诗人,妻子是美国著名剧作家阿瑟"米勒的女儿。

文/蔡宸亦

  从都柏林机场到丹尼尔"戴-刘易斯的家所在的威克罗山(Wicklow)尚有一段距离。丹尼尔喜欢驾驶着宝马,一路上穿越数座山,他常会在小乡村边某个小酒吧停下,喝一杯,继续上路。比起那些出来喝杯咖啡都要被狗仔队团团围住的大小明星,刘易斯似乎从来没有陷入过成名的困扰,他可以随时随地与老朋友们叙叙旧。穿过森林和铺得很精致的小路,眼前是一栋18世纪乔治时代的房子,门在中间、窗户在两边。丹尼尔与他的作家兼导演妻子丽贝卡"米勒(rebeccamiller),以及他们的两个儿子Ronan 和Cashel住在一起。推开房门,孩子们的玩具、外套、围巾、靴子、圣诞卡、猫散落一地。

终于获得爱尔兰护照,成为双籍公民。尽管像他这样出身背景的人居然去申请一张爱尔兰护照,这在“正统”英格兰人看来是一种“背叛”行为,但刘易斯不仅心安理得,还终日隐居于此。沿着弯曲的石楼梯,可以走进漆着绿色墙面的书房,这是个堆满书籍的屋子。刘易斯的形象正是一个杰出的天才和一个备受折磨的天才的统一体。他过着隐居的生活,只在若干年间勉强露一面,将饱含风霜的心灵投入到极富挑战的银幕角色中。刘易斯说:“并不是我想逃避,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应对,表演是最好的出路,这听上去有些含糊不清,但我真的没法解释.什么。”“表演方法论” 1989年,凭借刻画爱尔兰艺术家兼作家克里斯蒂布朗(ChristyBrown)生平故事的电影《我的左脚》(MyLeftFoot),丹尼尔戴-刘易斯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从那以来,他的“表演方法论”一直被传为佳话。影片中,患先天脑麻痹的克里斯蒂布朗能用左脚夹起一枚针再放下,刘易斯练习数周后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这个动作。1993年,为体验《因父之名》(Inthe Nameof theFather)中主人公身陷囹圄的感受,他把自己禁闭在一个牢房般的环境长达数月。1997年,在出演《拳击手》(TheBoxer)前,他竟在美国前轻量级拳击冠军巴利麦克奎根手下受训长达一年半。2002年,在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苦苦哀求下,他才同意出演《纽约黑帮》(Gangsof NewYork),为了演好杀人不眨眼的屠夫比尔,除了操练屠夫的基本功,他还在片场反复听以“脏话连篇”出名的饶舌歌手痞子阿姆(Eminem)的音乐专辑,好让自己始终处于“侵略”状态中。与丹尼尔拍过戏的人都知道,在片场,每个人被要求用片中角色的名字称呼他,如果是拍摄打斗场面,他在几天前就会酝酿愤怒情绪,看所有人都目光凶狠。丹尼尔沉浸在一个角色里的样子就像个可怕的疯子。1989年,他在伦敦西区舞台上饰演哈姆雷特时,就曾遭遇精神困扰。当演到哈姆雷特与父亲的亡魂对话,丹尼尔甚至感觉自己真的在和已故的父亲对话,结果失足跌落舞台。从此,他再也没登上戏剧舞台。问起丹尼尔阔别舞台的原因,他说:“我无法想象人们在排练时讨论投入多少的问题,对我来说,永远都只有100%。”如今,助其问鼎金球奖影帝的《血色黑金》,又令他获得英国电影学院最佳男主角提名,还有望为他收获第二座奥斯卡小金人。《纽约时报》的3位影评人,都称丹尼尔在片中令人颤抖的表 就在这里,丹尼尔过着他与世隔绝的生活。

                            毕生都在逃避的隐士

  尽管已经51岁了,但高高瘦瘦的丹尼尔看起来好像小男孩一样充满冒险精神,他那头黑色长发只有一点点泛灰,耳朵上还戴着那对被人说像波西米亚海盗的银耳环。他热爱摩托车,这从他的T恤图案和磨穿的牛仔裤上看得出来。刘易斯在自家厨房的地下室里酿酒,他一边往马克杯里泡茶,一边调侃道:“演员,永远不能接受采访!一旦你知道他们私底下穿什么颜色的袜子,下回他们表演时,你准会情不自禁下意识地分散了注意力。”显然,丹尼尔并不喜欢接受采访,然而,自从1985年在《我的美丽洗衣店》(MyBeautiful Laundrette)中饰演的同性恋小阿飞一角令他一举成名,丹尼尔在电影圈已经呆了20年,他比谁都了解自己在这个行当所谓的“愚蠢而自大的生意经”中所处的角色。

掀开丹尼尔戴-刘易斯的神秘面纱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古怪、疯癫,近日刚刚凭《血色黑金》(There Will BeBlood)一片获金球奖影帝的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DayLewis),一直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出生于伦敦的刘易斯拥有爱尔兰护照,常年居住在都柏林南郊的小乡村,他的父亲是英国桂冠诗人,妻子是美国著名剧作家阿瑟米勒的女儿。文蔡宸亦 从都柏林机场到丹尼尔戴-刘易斯的家所在的威克罗山(Wicklow)尚有一段距离。丹尼尔喜欢驾驶着宝马,一路上穿越数座山,他常会在小乡村边某个小酒吧停下,喝一杯,继续上路。比起那些出来喝杯咖啡都要被狗仔队团团围住的大小明星,刘易斯似乎从来没有陷入过成名的困扰,他可以随时随地与老朋友们叙叙旧。穿过森林和铺得很精致的小路,眼前是一栋18世纪乔治时代的房子,门在中间、窗户在两边。丹尼尔与他的作家兼导演妻子丽贝卡米勒(rebeccamiller),以及他们的两个儿子Ronan 和Cashel住在一起。推开房门,孩子们的玩具、外套、围巾、靴子、圣诞卡、猫散落一地。就在这里,丹尼尔过着他与世隔绝的生活。毕生都在逃避的隐士 尽管已经51岁了,但高高瘦瘦的丹尼尔看起来好像小男孩一样充满冒险精神,他那头黑色长发只有一点点泛灰,耳朵上还戴着那对被人说像波西米亚海盗的银耳环。他热爱摩托车,这从他的T恤图案和磨穿的牛仔裤上看得出来。刘易斯在自家厨房的地下室里酿酒,他一边往马克杯里泡茶,一边调侃道:“演员,永远不能接受采访!一旦你知道他们私底下穿什么颜色的袜子,下回他们表演时,你准会情不自禁下意识地分散了注意力。”显然,丹尼尔并不喜欢接受采访,然而,自从1985年在《我的美丽洗衣店》(MyBeautifulLaundrette)中饰演的同性恋小阿飞一角令他一举成名,丹尼尔在电影圈已经呆了20年,他比谁都了解自己在这个行当所谓的“愚蠢而自大的生意经”中所处的角色。丹尼尔戴-刘易斯曾经将自己形容为“毕生都在逃避”,为配合电影宣传而破坏私生活,他心不甘情不愿,声音听上去甚至有些暴躁。他说:“我并非不热爱我的国家,相反还很想念伦敦,但我实在不能忍受媒体的骚扰。”爱尔兰是他的父亲C戴刘易斯的故乡,这位桂冠诗人曾写下《呼啸的树林以及其他诗歌》,记录他与这个国家根深蒂固的联系。1993年,在爱尔兰度过了大量时间的刘易斯 丹尼尔"戴-刘易斯曾经将自己形容为“毕生都在逃避”,为配合电影宣传而破坏私生活,他心不甘情不愿,声音听上去甚至有些暴躁。他说:“我并非不热爱我的国家,相反还很想念伦敦,但我实在不能忍受媒体的骚扰。”爱尔兰是他的父亲C"戴"刘易斯的故乡,这位桂冠诗人曾写下《呼啸的树林以及其他诗歌》,记录他与这个国家根深蒂固的联系。1993年,在爱尔兰度过了大量时间的刘易斯终于获得爱尔兰护照,成为双籍公民。尽管像他这样出身背景的人居然去申请一张爱尔兰护照,这在“正统”英格兰人看来是一种“背叛”行为,但刘易斯不仅心安理得,还终日隐居于此。

 沿着弯曲的石楼梯,可以走进漆着绿色墙面的书房,这是个堆满书籍的屋子。刘易斯的形象正是一个杰出的天才和一个备受折磨的天才的统一体。他过着隐居的生活,只在若干年间勉强露一面,将饱含风霜的心灵投入到极富挑战的银幕角色中。刘易斯说:“并不是我想逃避,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应对,表演是最好的出路,这听上去有些含糊不清,但我真的没法解释.什么。”

                              “表演方法论”

演是所见过的“最精彩、最完美”的演出。为了演好《血色黑金》中的石油大亨,他花了两年时间学习1900年左右加利福尼亚矿业史的知识,并对当年淘金者们使用的一切工具和技艺了如指掌。人们总是将他的不顾一切与“疯狂的暴徒”联系在一起,丹尼尔则吃吃地笑着自嘲道:“一个与孩子生活在一起的隐士怎么可能是暴徒呢?”“欧洲情人”更爱美国这个痴迷的男人,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曾被誉为“欧洲情人”,一连串好莱坞女明星都曾与他编织情网,包括朱莉娅罗伯茨、薇诺娜赖德和朱丽叶比诺什。丹尼尔有一个现年12岁的儿子,母亲不是妻子米勒,而是法国最著名的女星伊莎贝尔阿佳妮。直到1996年,他与丽贝卡米勒相遇,才摆脱了名利场的生活,婚姻维持至今,并生了两个儿子。外界猜测,也许同为大作家的后代,才使刘易斯与现任妻子有更多的共通之处和话题。丽贝卡坦然承认,她被丹尼尔那忧郁沉思的性格深深吸引,因为这点与她父亲的性格十分相像。丹尼尔迎娶丽贝卡时,也称阿瑟米勒是他最崇拜的剧作家,确实能在丽贝卡身上找到其父的影子。无论感情还是生活方式上,刘易斯都更认同美国相较欧洲社会更粗犷一些的作风。他不喜欢欧洲上流社会字斟句酌、言辞华丽的做派,更认同美国人相对朴实木讷的说话方式。事实上,自1992年主演《最后的莫西干人》至今,身为英国演员的刘易斯,在大银幕上扮演的几乎全是好莱坞制作的美国故事。他说:“在我心目中,只有美国电影才是真正影响我的;不是说英国电影不好,他们信仰坚定,也全身心投入工作,但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好莱坞的工作方式。”  1989年,凭借刻画爱尔兰艺术家兼作家克里斯蒂"布朗(ChristyBrown)生平故事的电影《我的左脚》(MyLeftFoot),丹尼尔"戴-刘易斯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从那以来,他的“表演方法论”一直被传为佳话。影片中,患先天脑麻痹的克里斯蒂"布朗能用左脚夹起一枚针再放下,刘易斯练习数周后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这个动作。1993年,为体验《因父之名》(Inthe Nameof the Father)中主人公身陷囹圄的感受,他把自己禁闭在一个牢房般的环境长达数月。1997年,在出演《拳击手》(TheBoxer)前,他竟在美国前轻量级拳击冠军巴利"麦克奎根手下受训长达一年半。2002年,在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苦苦哀求下,他才同意出演《纽约黑帮》(Gangs of NewYork),为了演好杀人不眨眼的屠夫比尔,除了操练屠夫的基本功,他还在片场反复听以“脏话连篇”出名的饶舌歌手痞子阿姆(Eminem)的音乐专辑,好让自己始终处于“侵略”状态中。

 与丹尼尔拍过戏的人都知道,在片场,每个人被要求用片中角色的名字称呼他,如果是拍摄打斗场面,他在几天前就会酝酿愤怒情绪,看所有人都目光凶狠。丹尼尔沉浸在一个角色里的样子就像个可怕的疯子。1989年,他在伦敦西区舞台上饰演哈姆雷特时,就曾遭遇精神困扰。当演到哈姆雷特与父亲的亡魂对话,丹尼尔甚至感觉自己真的在和已故的父亲对话,结果失足跌落舞台。从此,他再也没登上戏剧舞台。问起丹尼尔阔别舞台的原因,他说:“我无法想象人们在排练时讨论投入多少的问题,对我来说,永远都只有100%。”

终于获得爱尔兰护照,成为双籍公民。尽管像他这样出身背景的人居然去申请一张爱尔兰护照,这在“正统”英格兰人看来是一种“背叛”行为,但刘易斯不仅心安理得,还终日隐居于此。沿着弯曲的石楼梯,可以走进漆着绿色墙面的书房,这是个堆满书籍的屋子。刘易斯的形象正是一个杰出的天才和一个备受折磨的天才的统一体。他过着隐居的生活,只在若干年间勉强露一面,将饱含风霜的心灵投入到极富挑战的银幕角色中。刘易斯说:“并不是我想逃避,只是我不知道如何应对,表演是最好的出路,这听上去有些含糊不清,但我真的没法解释.什么。”“表演方法论” 1989年,凭借刻画爱尔兰艺术家兼作家克里斯蒂布朗(ChristyBrown)生平故事的电影《我的左脚》(MyLeftFoot),丹尼尔戴-刘易斯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从那以来,他的“表演方法论”一直被传为佳话。影片中,患先天脑麻痹的克里斯蒂布朗能用左脚夹起一枚针再放下,刘易斯练习数周后轻而易举地完成了这个动作。1993年,为体验《因父之名》(Inthe Nameof theFather)中主人公身陷囹圄的感受,他把自己禁闭在一个牢房般的环境长达数月。1997年,在出演《拳击手》(TheBoxer)前,他竟在美国前轻量级拳击冠军巴利麦克奎根手下受训长达一年半。2002年,在大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苦苦哀求下,他才同意出演《纽约黑帮》(Gangsof NewYork),为了演好杀人不眨眼的屠夫比尔,除了操练屠夫的基本功,他还在片场反复听以“脏话连篇”出名的饶舌歌手痞子阿姆(Eminem)的音乐专辑,好让自己始终处于“侵略”状态中。与丹尼尔拍过戏的人都知道,在片场,每个人被要求用片中角色的名字称呼他,如果是拍摄打斗场面,他在几天前就会酝酿愤怒情绪,看所有人都目光凶狠。丹尼尔沉浸在一个角色里的样子就像个可怕的疯子。1989年,他在伦敦西区舞台上饰演哈姆雷特时,就曾遭遇精神困扰。当演到哈姆雷特与父亲的亡魂对话,丹尼尔甚至感觉自己真的在和已故的父亲对话,结果失足跌落舞台。从此,他再也没登上戏剧舞台。问起丹尼尔阔别舞台的原因,他说:“我无法想象人们在排练时讨论投入多少的问题,对我来说,永远都只有100%。”如今,助其问鼎金球奖影帝的《血色黑金》,又令他获得英国电影学院最佳男主角提名,还有望为他收获第二座奥斯卡小金人。《纽约时报》的3位影评人,都称丹尼尔在片中令人颤抖的表

 如今,助其问鼎金球奖影帝的《血色黑金》,又令他获得英国电影学院最佳男主角提名,还有望为他收获第二座奥斯卡小金人。《纽约时报》的3位影评人,都称丹尼尔在片中令人颤抖的表演是所见过的“最精彩、最完美”的演出。为了演好《血色黑金》中的石油大亨,他花了两年时间学习1900年左右加利福尼亚矿业史的知识,并对当年淘金者们使用的一切工具和技艺了如指掌。人们总是将他的不顾一切与“疯狂的暴徒”联系在一起,丹尼尔则吃吃地笑着自嘲道:“一个与孩子生活在一起的隐士怎么可能是暴徒呢?”

掀开丹尼尔戴-刘易斯的神秘面纱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古怪、疯癫,近日刚刚凭《血色黑金》(There Will BeBlood)一片获金球奖影帝的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DayLewis),一直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出生于伦敦的刘易斯拥有爱尔兰护照,常年居住在都柏林南郊的小乡村,他的父亲是英国桂冠诗人,妻子是美国著名剧作家阿瑟米勒的女儿。文蔡宸亦 从都柏林机场到丹尼尔戴-刘易斯的家所在的威克罗山(Wicklow)尚有一段距离。丹尼尔喜欢驾驶着宝马,一路上穿越数座山,他常会在小乡村边某个小酒吧停下,喝一杯,继续上路。比起那些出来喝杯咖啡都要被狗仔队团团围住的大小明星,刘易斯似乎从来没有陷入过成名的困扰,他可以随时随地与老朋友们叙叙旧。穿过森林和铺得很精致的小路,眼前是一栋18世纪乔治时代的房子,门在中间、窗户在两边。丹尼尔与他的作家兼导演妻子丽贝卡米勒(rebeccamiller),以及他们的两个儿子Ronan 和Cashel住在一起。推开房门,孩子们的玩具、外套、围巾、靴子、圣诞卡、猫散落一地。就在这里,丹尼尔过着他与世隔绝的生活。毕生都在逃避的隐士 尽管已经51岁了,但高高瘦瘦的丹尼尔看起来好像小男孩一样充满冒险精神,他那头黑色长发只有一点点泛灰,耳朵上还戴着那对被人说像波西米亚海盗的银耳环。他热爱摩托车,这从他的T恤图案和磨穿的牛仔裤上看得出来。刘易斯在自家厨房的地下室里酿酒,他一边往马克杯里泡茶,一边调侃道:“演员,永远不能接受采访!一旦你知道他们私底下穿什么颜色的袜子,下回他们表演时,你准会情不自禁下意识地分散了注意力。”显然,丹尼尔并不喜欢接受采访,然而,自从1985年在《我的美丽洗衣店》(MyBeautifulLaundrette)中饰演的同性恋小阿飞一角令他一举成名,丹尼尔在电影圈已经呆了20年,他比谁都了解自己在这个行当所谓的“愚蠢而自大的生意经”中所处的角色。丹尼尔戴-刘易斯曾经将自己形容为“毕生都在逃避”,为配合电影宣传而破坏私生活,他心不甘情不愿,声音听上去甚至有些暴躁。他说:“我并非不热爱我的国家,相反还很想念伦敦,但我实在不能忍受媒体的骚扰。”爱尔兰是他的父亲C戴刘易斯的故乡,这位桂冠诗人曾写下《呼啸的树林以及其他诗歌》,记录他与这个国家根深蒂固的联系。1993年,在爱尔兰度过了大量时间的刘易斯                         “欧洲情人”更爱美国

 这个痴迷的男人,对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曾被誉为“欧洲情人”,一连串好莱坞女明星都曾与他编织情网,包括朱莉娅"罗伯茨、薇诺娜"赖德和朱丽叶"比诺什。丹尼尔有一个现年12岁的儿子,母亲不是妻子米勒,而是法国最著名的女星伊莎贝尔"阿佳妮。直到1996年,他与丽贝卡"米勒相遇,才摆脱了名利场的生活,婚姻维持至今,并生了两个儿子。外界猜测,也许同为大作家的后代,才使刘易斯与现任妻子有更多的共通之处和话题。丽贝卡坦然承认,她被丹尼尔那忧郁沉思的性格深深吸引,因为这点与她父亲的性格十分相像。丹尼尔迎娶丽贝卡时,也称阿瑟"米勒是他最崇拜的剧作家,确实能在丽贝卡身上找到其父的影子。

掀开丹尼尔戴-刘易斯的神秘面纱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古怪、疯癫,近日刚刚凭《血色黑金》(There Will BeBlood)一片获金球奖影帝的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DayLewis),一直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出生于伦敦的刘易斯拥有爱尔兰护照,常年居住在都柏林南郊的小乡村,他的父亲是英国桂冠诗人,妻子是美国著名剧作家阿瑟米勒的女儿。文蔡宸亦 从都柏林机场到丹尼尔戴-刘易斯的家所在的威克罗山(Wicklow)尚有一段距离。丹尼尔喜欢驾驶着宝马,一路上穿越数座山,他常会在小乡村边某个小酒吧停下,喝一杯,继续上路。比起那些出来喝杯咖啡都要被狗仔队团团围住的大小明星,刘易斯似乎从来没有陷入过成名的困扰,他可以随时随地与老朋友们叙叙旧。穿过森林和铺得很精致的小路,眼前是一栋18世纪乔治时代的房子,门在中间、窗户在两边。丹尼尔与他的作家兼导演妻子丽贝卡米勒(rebeccamiller),以及他们的两个儿子Ronan 和Cashel住在一起。推开房门,孩子们的玩具、外套、围巾、靴子、圣诞卡、猫散落一地。就在这里,丹尼尔过着他与世隔绝的生活。毕生都在逃避的隐士 尽管已经51岁了,但高高瘦瘦的丹尼尔看起来好像小男孩一样充满冒险精神,他那头黑色长发只有一点点泛灰,耳朵上还戴着那对被人说像波西米亚海盗的银耳环。他热爱摩托车,这从他的T恤图案和磨穿的牛仔裤上看得出来。刘易斯在自家厨房的地下室里酿酒,他一边往马克杯里泡茶,一边调侃道:“演员,永远不能接受采访!一旦你知道他们私底下穿什么颜色的袜子,下回他们表演时,你准会情不自禁下意识地分散了注意力。”显然,丹尼尔并不喜欢接受采访,然而,自从1985年在《我的美丽洗衣店》(MyBeautifulLaundrette)中饰演的同性恋小阿飞一角令他一举成名,丹尼尔在电影圈已经呆了20年,他比谁都了解自己在这个行当所谓的“愚蠢而自大的生意经”中所处的角色。丹尼尔戴-刘易斯曾经将自己形容为“毕生都在逃避”,为配合电影宣传而破坏私生活,他心不甘情不愿,声音听上去甚至有些暴躁。他说:“我并非不热爱我的国家,相反还很想念伦敦,但我实在不能忍受媒体的骚扰。”爱尔兰是他的父亲C戴刘易斯的故乡,这位桂冠诗人曾写下《呼啸的树林以及其他诗歌》,记录他与这个国家根深蒂固的联系。1993年,在爱尔兰度过了大量时间的刘易斯

 无论感情还是生活方式上,刘易斯都更认同美国相较欧洲社会更粗犷一些的作风。他不喜欢欧洲上流社会字斟句酌、言辞华丽的做派,更认同美国人相对朴实木讷的说话方式。事实上,自1992年主演《最后的莫西干人》至今,身为英国演员的刘易斯,在大银幕上扮演的几乎全是好莱坞制作的美国故事。他说:“在我心目中,只有美国电影才是真正影响我的;不是说英国电影不好,他们信仰坚定,也全身心投入工作,但相比而言,我更喜欢好莱坞的工作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