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外滩画报 的博客

全球资讯,时尚生活

 
 
 

日志

 
 

“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  

2008-01-30 16:37:02|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跟孩子说清楚。我常常费尽心思,有时连续几个礼拜、几个月不停地画,直到我确定这幅作品很简单,孩子们可以理解。在我的故事中,米菲偶尔会流泪,但结局总是圆满的。之所以总是画温暖的题材,和我自己的人生有关。我的孙子们都还小,我总在想什么能够让他们开心。我认为对6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温暖快乐的生活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所期望的。B:当你创作新作时,有什么习惯吗?D:在工作时,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搅。我会在工作室里连续独自画上几个礼拜,没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干什么,即使是艾琳也不知道。画完后,我认为可以发表了,就请艾琳来画室。她总是我的第一位读者。艾琳不会画画,却很挑剔,对画的感觉很好。她把米菲也看作是自己的孙女。每次等她的反馈时,我都很紧张,就像迎接一场考试。她坐着读,我为她泡咖啡,看她的表情。她有时会说:“好的,这本书可以,很好。”有时会说:“这本书不好。”她说可以,我就拿去发表;她说不行,我就用几个月重新创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非常需要艾琳。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的作品从不确定,这听起来有点可笑。有时,同一幅画,我会画两三个版本,让艾琳挑出一幅。B:你是如何保持童心的?D:有些人很快老去,但有些人却可以长久地保持年轻活力。我知道我已经8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长大中,依然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幸运的是,我非常健康。我和孩子们的沟通非常好,有时我去签售新书,孩子们会径直跑到我跟前,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这幅画得很好”、“这幅不大好”。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他们总是直面你,看着你。我非常喜欢孩子。B:你拥有万贯家财,可是生活却很简单。D:打理钱是我一辈子都搞不懂的事情,我的儿子与出版社在帮我处理经济事务。我只需要做我喜欢的工作—画画就可以了。另外,每天为孩子们作画是一件乐事,我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力今天比昨天做得更好一些。很多人认为我画米菲那么多年,一定驾轻就熟了,但不是,现在和刚开始一样困难,所以我总是在努力。B:你是个怎样的父亲?D:1953年我和太太艾琳结婚,有3个孩子。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很不好,但艾琳都做好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每天下午完成剩余的工作之后,我会立刻回家陪妻子和孙子。晚上除非有朋友来做客,一般我10点就会睡觉。B:说说在乌德勒支建立的你的博物馆。D:我的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博物馆,用不着很安静。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读书、上网,他们都非常喜欢去那儿。
地跟孩子说清楚。我常常费尽心思,有时连续几个礼拜、几个月不停地画,直到我确定这幅作品很简单,孩子们可以理解。在我的故事中,米菲偶尔会流泪,但结局总是圆满的。之所以总是画温暖的题材,和我自己的人生有关。我的孙子们都还小,我总在想什么能够让他们开心。我认为对6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温暖快乐的生活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所期望的。B:当你创作新作时,有什么习惯吗?D:在工作时,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搅。我会在工作室里连续独自画上几个礼拜,没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干什么,即使是艾琳也不知道。画完后,我认为可以发表了,就请艾琳来画室。她总是我的第一位读者。艾琳不会画画,却很挑剔,对画的感觉很好。她把米菲也看作是自己的孙女。每次等她的反馈时,我都很紧张,就像迎接一场考试。她坐着读,我为她泡咖啡,看她的表情。她有时会说:“好的,这本书可以,很好。”有时会说:“这本书不好。”她说可以,我就拿去发表;她说不行,我就用几个月重新创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非常需要艾琳。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的作品从不确定,这听起来有点可笑。有时,同一幅画,我会画两三个版本,让艾琳挑出一幅。B:你是如何保持童心的?D:有些人很快老去,但有些人却可以长久地保持年轻活力。我知道我已经8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长大中,依然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幸运的是,我非常健康。我和孩子们的沟通非常好,有时我去签售新书,孩子们会径直跑到我跟前,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这幅画得很好”、“这幅不大好”。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他们总是直面你,看着你。我非常喜欢孩子。B:你拥有万贯家财,可是生活却很简单。D:打理钱是我一辈子都搞不懂的事情,我的儿子与出版社在帮我处理经济事务。我只需要做我喜欢的工作—画画就可以了。另外,每天为孩子们作画是一件乐事,我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力今天比昨天做得更好一些。很多人认为我画米菲那么多年,一定驾轻就熟了,但不是,现在和刚开始一样困难,所以我总是在努力。B:你是个怎样的父亲?D:1953年我和太太艾琳结婚,有3个孩子。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很不好,但艾琳都做好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每天下午完成剩余的工作之后,我会立刻回家陪妻子和孙子。晚上除非有朋友来做客,一般我10点就会睡觉。B:说说在乌德勒支建立的你的博物馆。D:我的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博物馆,用不着很安静。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读书、上网,他们都非常喜欢去那儿。“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 - 外滩画报 - 外滩画报 的博客 

的蓝底碎花裙;米菲生病了,总是很勇敢地上医院看病,直到看好为止;米菲有一只最喜欢的小熊玩具,总是不离左右;米菲第一次坐飞机、上学、过生日等等。”迪克还画了一本《米菲去露营》,送给要去露营的孙女Anne。米菲的故事很简单,通常只有一两句旁白,《米菲的梦》甚至没有一个字。“我的书是画给孩子看的,可以给孩子们留下许多思考和幻想的空间,我希望8个月以上的孩子都能看懂我的书,并且没有语言障碍,让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也都能看懂。”与简单的故事相呼应,迪克用最简单的手法画米菲—一道粗黑线勾勒出米菲的轮廓,这条黑线被称为“有心跳的线条”,近距离地看,甚至能感受到画刷的不平滑;大块鲜艳、明亮的颜色填充了米菲,只用纯色,一般是红、蓝、黄、白和绿色,很少用橙色,从来不用紫色,“橙色是红色加黄色,紫色是蓝色加红色,这些颜色不够直接,我不喜欢。我要画最简单的画,颜色也是,必须简单直接”。迪克至今仍坚持手绘,一本只有十几幅画的小书,他却要画很久。“我画得很慢,因为我从来不用铅笔或者其他工具,只用笔刷,而勾勒轮廓线必须一气呵成,才能保证线条平滑流畅。米菲看起来简单,但每一细微处都必须精准,出现一点瑕疵就得重画。”米菲的构图元素称得上极简,迪克用两只小眼睛、一张叉叉嘴这几样东西,表达出了米菲的悲伤、高兴、激动等复杂情绪。“这其实很难,稍微改变一点眼睛的角度,情绪就不同了。”平凡、简单正是米菲的魅力所在。至今,米菲图书已经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8500万本。乌德勒支建立了“米菲之家”,长期展出迪克的作品。其实,迪克还创作了许多其他的动物形象,如小狗史纳菲、波比猪、鲍里斯熊和他的女朋友小熊芭芭拉等,但只有米菲风靡全世界,对此,迪克也大呼不解:“从我一开始创作米菲,她就很受欢迎,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也在找答案,也许是因为她平凡,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既会做好事,也会犯错。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你我,她很友善,喜欢交朋友。”作为米菲的创作者,迪克说自己和米菲的性格很像,“我当然没有长耳朵,但是米菲身上有我的性格特征”。至今,迪克仍在创作米菲,2007年新推出了《米菲女王》。“我会继续画米菲,我依然有很多灵感和创意,我的孙子、城市、孩子们……都能给我灵感。”对话迪克布鲁纳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B=《外滩画报》D=迪克布鲁纳(Dick runa)B:为什么米菲是女孩而不是男孩?D:很多孩子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在53年前创作米菲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点,我只是画了只个小兔子。有一天,我想把米菲画得更漂亮一点,随手加了裙子、花朵等装饰品。从那天起,米菲就成了女孩。B:53年来,米菲的形象有什么变化吗?D:不久前,荷兰举办了一个展览,人们将所有的米菲按时间顺序一个个地排列。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这些年来她变得更像人类了——头变小了,耳朵也不再高高翘起,两眼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而刚开始时,它只是一只兔子。B:米菲是否会长大?D: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这和故事情节有关。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我有写给成人的作品,但那些和米菲很不同。B:你的故事总是温暖的,似乎很少有悲伤的内容。D:对,我总是想表现快乐的生活。但不久前,我画了一本关于死亡的书。死亡在每个家庭里都会发生,所以我想用最简单的方式,真实地告诉孩子们如何面对死亡。不久前,我画了《亲爱的兔奶奶》,讲的是祖母的葬礼,在葬礼上,米菲第一次看到爷爷哭泣。葬礼结束几天后,米菲又去了墓地,她从花园里摘了小小的红色植物带去,那是祖母生前非常喜欢的植物。米菲在墓地周围建了一个小花园,把植物栽在里面,想象着和祖母聊天。现在我会收到一些家长的来信,他们非常高兴孩子们可以平静地接受死亡这件事,孩子们会说:“祖母睡着了,这非常普通。”这就是生活,我并非总是画美好的一面,但我很少涉及黑暗题材,因为很难简单                   “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

                        81岁的我仍像四五岁的孩子

 

查看原文:的蓝底碎花裙;米菲生病了,总是很勇敢地上医院看病,直到看好为止;米菲有一只最喜欢的小熊玩具,总是不离左右;米菲第一次坐飞机、上学、过生日等等。”迪克还画了一本《米菲去露营》,送给要去露营的孙女Anne。米菲的故事很简单,通常只有一两句旁白,《米菲的梦》甚至没有一个字。“我的书是画给孩子看的,可以给孩子们留下许多思考和幻想的空间,我希望8个月以上的孩子都能看懂我的书,并且没有语言障碍,让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也都能看懂。”与简单的故事相呼应,迪克用最简单的手法画米菲—一道粗黑线勾勒出米菲的轮廓,这条黑线被称为“有心跳的线条”,近距离地看,甚至能感受到画刷的不平滑;大块鲜艳、明亮的颜色填充了米菲,只用纯色,一般是红、蓝、黄、白和绿色,很少用橙色,从来不用紫色,“橙色是红色加黄色,紫色是蓝色加红色,这些颜色不够直接,我不喜欢。我要画最简单的画,颜色也是,必须简单直接”。迪克至今仍坚持手绘,一本只有十几幅画的小书,他却要画很久。“我画得很慢,因为我从来不用铅笔或者其他工具,只用笔刷,而勾勒轮廓线必须一气呵成,才能保证线条平滑流畅。米菲看起来简单,但每一细微处都必须精准,出现一点瑕疵就得重画。”米菲的构图元素称得上极简,迪克用两只小眼睛、一张叉叉嘴这几样东西,表达出了米菲的悲伤、高兴、激动等复杂情绪。“这其实很难,稍微改变一点眼睛的角度,情绪就不同了。”平凡、简单正是米菲的魅力所在。至今,米菲图书已经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8500万本。乌德勒支建立了“米菲之家”,长期展出迪克的作品。其实,迪克还创作了许多其他的动物形象,如小狗史纳菲、波比猪、鲍里斯熊和他的女朋友小熊芭芭拉等,但只有米菲风靡全世界,对此,迪克也大呼不解:“从我一开始创作米菲,她就很受欢迎,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也在找答案,也许是因为她平凡,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既会做好事,也会犯错。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你我,她很友善,喜欢交朋友。”作为米菲的创作者,迪克说自己和米菲的性格很像,“我当然没有长耳朵,但是米菲身上有我的性格特征”。至今,迪克仍在创作米菲,2007年新推出了《米菲女王》。“我会继续画米菲,我依然有很多灵感和创意,我的孙子、城市、孩子们……都能给我灵感。”对话迪克布鲁纳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B=《外滩画报》D=迪克布鲁纳(Dick runa)B:为什么米菲是女孩而不是男孩?D:很多孩子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在53年前创作米菲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点,我只是画了只个小兔子。有一天,我想把米菲画得更漂亮一点,随手加了裙子、花朵等装饰品。从那天起,米菲就成了女孩。B:53年来,米菲的形象有什么变化吗?D:不久前,荷兰举办了一个展览,人们将所有的米菲按时间顺序一个个地排列。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这些年来她变得更像人类了——头变小了,耳朵也不再高高翘起,两眼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而刚开始时,它只是一只兔子。B:米菲是否会长大?D: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这和故事情节有关。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我有写给成人的作品,但那些和米菲很不同。B:你的故事总是温暖的,似乎很少有悲伤的内容。D:对,我总是想表现快乐的生活。但不久前,我画了一本关于死亡的书。死亡在每个家庭里都会发生,所以我想用最简单的方式,真实地告诉孩子们如何面对死亡。不久前,我画了《亲爱的兔奶奶》,讲的是祖母的葬礼,在葬礼上,米菲第一次看到爷爷哭泣。葬礼结束几天后,米菲又去了墓地,她从花园里摘了小小的红色植物带去,那是祖母生前非常喜欢的植物。米菲在墓地周围建了一个小花园,把植物栽在里面,想象着和祖母聊天。现在我会收到一些家长的来信,他们非常高兴孩子们可以平静地接受死亡这件事,孩子们会说:“祖母睡着了,这非常普通。”这就是生活,我并非总是画美好的一面,但我很少涉及黑暗题材,因为很难简单www.bundpic.com

 

 叉叉嘴米菲兔风靡世界半个多世纪,它的创作者荷兰著名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runa)在2007年迎来80岁生日。2007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迪克"布鲁纳80寿辰纪念展在上海图书馆举行。2007年底,迪克接受了《外滩画报》的电话专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专访。

文/刘莉芳 梁轶雯

 北京秋末,正值荷兰的夏末秋初。荷兰此时的气候宜人,时而阳光明媚,时而淅淅沥沥地下雨。81岁的迪克"布鲁纳就住在荷兰古老而美丽的城市乌德勒支(Utrecht)郊外。每天早上,不用闹钟,他就会在五六点钟醒来。起床下楼后,他会先为妻子艾琳准备一杯橙汁或是一些Cheese,然后为妻子画一幅小画。7点半,迪克准时骑着脚踏车出门上班。他至今仍然每天工作,一周七天不断,“这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从家到公司,骑车只需20分钟。迪克喜欢骑车,沿途会经过小河、树林、教堂、学校等很多地方。一路上,四五岁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和迪克打招呼:“你好,迪克!”“早安,迪克!”“迪克你去画画了?”

“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81岁的我仍像四五岁的孩子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叉叉嘴米菲兔风靡世界半个多世纪,它的创作者荷兰著名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runa)在2007年迎来80岁生日。2007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迪克布鲁纳80寿辰纪念展在上海图书馆举行。2007年底,迪克接受了《外滩画报》的电话专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专访。文刘莉芳 梁轶雯北京秋末,正值荷兰的夏末秋初。荷兰此时的气候宜人,时而阳光明媚,时而淅淅沥沥地下雨。81岁的迪克布鲁纳就住在荷兰古老而美丽的城市乌德勒支(Utrecht)郊外。每天早上,不用闹钟,他就会在五六点钟醒来。起床下楼后,他会先为妻子艾琳准备一杯橙汁或是一些Cheese,然后为妻子画一幅小画。7点半,迪克准时骑着脚踏车出门上班。他至今仍然每天工作,一周七天不断,“这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从家到公司,骑车只需20分钟。迪克喜欢骑车,沿途会经过小河、树林、教堂、学校等很多地方。一路上,四五岁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和迪克打招呼:“你好,迪克!”“早安,迪克!”“迪克你去画画了?”迪克常常会下车,和孩子们聊一会。“他们总是叫我迪克,把我看作自己的爷爷。我也喜欢看他们玩,他们那么快乐,充满朝气。”8点,迪克会准时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一边看报一边喝咖啡,在那儿待上10分钟,然后只需再骑5 分钟,迪克就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工作室。迪克的工作室俨然是个“米菲世界”,墙上挂着一幅幅米菲原画,房间各处摆着小读者寄来的卡片,那些卡片都是迪克的宝贝。迪克一般在上午完成大部分的工作,中午12点回家和妻子共进午餐。“有时,我会在午餐后打一个小盹,因为我有点老了。”迪克乐呵呵地说,温厚的声音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白胡子老爷爷发出来的。迪克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就像是爷爷在讲故事,娓娓道来,声音时而夸张,时而温和,时而平缓。不务正业的少东家“我从出生起,就住在乌德勒支,已经81年了,我几乎认识城里每一个人,大家也都认识我”。迪克布鲁纳在乌德勒支这座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里长大,在男孩都爱踢足球的年纪,他却迷上了画画。那年,他才4岁。迪克是长子,他的父亲是荷兰最大的出版社A.W. runa & Son的老板。父亲希望迪克子承父业,二战结束后,便送20岁不到的迪克去伦敦和巴黎学习贸易。但是,迪克并没有如父亲所愿专心学业,却流连于博物馆,迷恋于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勃拉克、莱热以及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他尤其推崇马蒂斯,“马蒂斯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画非常好,形式简单、色彩明亮,这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他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创作手段。”从巴黎毕业回来后,迪克决定违背父亲的意愿:“我对父亲说,如果您坚持让我继承家业,那将让出版社面临毁灭!”迪克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当年向父亲摊牌的语气。幸运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给了迪克一次机会,让他为出版社的图书画封面。1951年,24 岁的迪克以美编而不是少东家的身份加盟父亲的公司,并为“Zwarteeertjes”系列侦探故事设计封面,也画海报。对于那段日子,迪克至今留恋,“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这段日子迪克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是他绘画生涯中重要的积累期。“有一天我想,既然我能把封面画得很好,也许也能画好一本书”,于是,1953年迪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一样,非常简单,但获得了巨大成功,从此奠定了迪克专业画家的身份。  平凡简单的米菲兔魅力所在 米菲的诞生很偶然。那是1955年,28 岁的迪克带1岁多的儿子去EgmonDaan Zee海边度假。“去海边度假是荷兰人的传统,那年在海滩边,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那只兔子触动了我,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我都给他讲小兔子的故事。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画了下来,就有了米菲的第一本故事集《小兔与海》。” 迪克说,“米菲的很多故事都是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比如米菲有一条最喜欢 迪克常常会下车,和孩子们聊一会。“他们总是叫我迪克,把我看作自己的爷爷。我也喜欢看他们玩,他们那么快乐,充满朝气。”8点,迪克会准时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一边看报一边喝咖啡,在那儿待上10 分钟,然后只需再骑5分钟,迪克就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工作室。

 迪克的工作室俨然是个“米菲世界”,墙上挂着一幅幅米菲原画,房间各处摆着小读者寄来的卡片,那些卡片都是迪克的宝贝。

  迪克一般在上午完成大部分的工作,中午12点回家和妻子共进午餐。“有时,我会在午餐后打一个小盹,因为我有点老了。”迪克乐呵呵地说,温厚的声音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白胡子老爷爷发出来的。

的蓝底碎花裙;米菲生病了,总是很勇敢地上医院看病,直到看好为止;米菲有一只最喜欢的小熊玩具,总是不离左右;米菲第一次坐飞机、上学、过生日等等。”迪克还画了一本《米菲去露营》,送给要去露营的孙女Anne。米菲的故事很简单,通常只有一两句旁白,《米菲的梦》甚至没有一个字。“我的书是画给孩子看的,可以给孩子们留下许多思考和幻想的空间,我希望8个月以上的孩子都能看懂我的书,并且没有语言障碍,让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也都能看懂。”与简单的故事相呼应,迪克用最简单的手法画米菲—一道粗黑线勾勒出米菲的轮廓,这条黑线被称为“有心跳的线条”,近距离地看,甚至能感受到画刷的不平滑;大块鲜艳、明亮的颜色填充了米菲,只用纯色,一般是红、蓝、黄、白和绿色,很少用橙色,从来不用紫色,“橙色是红色加黄色,紫色是蓝色加红色,这些颜色不够直接,我不喜欢。我要画最简单的画,颜色也是,必须简单直接”。迪克至今仍坚持手绘,一本只有十几幅画的小书,他却要画很久。“我画得很慢,因为我从来不用铅笔或者其他工具,只用笔刷,而勾勒轮廓线必须一气呵成,才能保证线条平滑流畅。米菲看起来简单,但每一细微处都必须精准,出现一点瑕疵就得重画。”米菲的构图元素称得上极简,迪克用两只小眼睛、一张叉叉嘴这几样东西,表达出了米菲的悲伤、高兴、激动等复杂情绪。“这其实很难,稍微改变一点眼睛的角度,情绪就不同了。”平凡、简单正是米菲的魅力所在。至今,米菲图书已经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8500万本。乌德勒支建立了“米菲之家”,长期展出迪克的作品。其实,迪克还创作了许多其他的动物形象,如小狗史纳菲、波比猪、鲍里斯熊和他的女朋友小熊芭芭拉等,但只有米菲风靡全世界,对此,迪克也大呼不解:“从我一开始创作米菲,她就很受欢迎,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也在找答案,也许是因为她平凡,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既会做好事,也会犯错。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你我,她很友善,喜欢交朋友。”作为米菲的创作者,迪克说自己和米菲的性格很像,“我当然没有长耳朵,但是米菲身上有我的性格特征”。至今,迪克仍在创作米菲,2007年新推出了《米菲女王》。“我会继续画米菲,我依然有很多灵感和创意,我的孙子、城市、孩子们……都能给我灵感。”对话迪克布鲁纳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B=《外滩画报》D=迪克布鲁纳(Dick runa)B:为什么米菲是女孩而不是男孩?D:很多孩子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在53年前创作米菲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点,我只是画了只个小兔子。有一天,我想把米菲画得更漂亮一点,随手加了裙子、花朵等装饰品。从那天起,米菲就成了女孩。B:53年来,米菲的形象有什么变化吗?D:不久前,荷兰举办了一个展览,人们将所有的米菲按时间顺序一个个地排列。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这些年来她变得更像人类了——头变小了,耳朵也不再高高翘起,两眼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而刚开始时,它只是一只兔子。B:米菲是否会长大?D: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这和故事情节有关。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我有写给成人的作品,但那些和米菲很不同。B:你的故事总是温暖的,似乎很少有悲伤的内容。D:对,我总是想表现快乐的生活。但不久前,我画了一本关于死亡的书。死亡在每个家庭里都会发生,所以我想用最简单的方式,真实地告诉孩子们如何面对死亡。不久前,我画了《亲爱的兔奶奶》,讲的是祖母的葬礼,在葬礼上,米菲第一次看到爷爷哭泣。葬礼结束几天后,米菲又去了墓地,她从花园里摘了小小的红色植物带去,那是祖母生前非常喜欢的植物。米菲在墓地周围建了一个小花园,把植物栽在里面,想象着和祖母聊天。现在我会收到一些家长的来信,他们非常高兴孩子们可以平静地接受死亡这件事,孩子们会说:“祖母睡着了,这非常普通。”这就是生活,我并非总是画美好的一面,但我很少涉及黑暗题材,因为很难简单 迪克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就像是爷爷在讲故事,娓娓道来,声音时而夸张,时而温和,时而平缓。

                              不务正业的少东家

 “我从出生起,就住在乌德勒支,已经81年了,我几乎认识城里每一个人,大家也都认识我”。迪克"布鲁纳在乌德勒支这座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里长大,在男孩都爱踢足球的年纪,他却迷上了画画。那年,他才4岁。

“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81岁的我仍像四五岁的孩子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叉叉嘴米菲兔风靡世界半个多世纪,它的创作者荷兰著名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runa)在2007年迎来80岁生日。2007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迪克布鲁纳80寿辰纪念展在上海图书馆举行。2007年底,迪克接受了《外滩画报》的电话专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专访。文刘莉芳 梁轶雯北京秋末,正值荷兰的夏末秋初。荷兰此时的气候宜人,时而阳光明媚,时而淅淅沥沥地下雨。81岁的迪克布鲁纳就住在荷兰古老而美丽的城市乌德勒支(Utrecht)郊外。每天早上,不用闹钟,他就会在五六点钟醒来。起床下楼后,他会先为妻子艾琳准备一杯橙汁或是一些Cheese,然后为妻子画一幅小画。7点半,迪克准时骑着脚踏车出门上班。他至今仍然每天工作,一周七天不断,“这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从家到公司,骑车只需20分钟。迪克喜欢骑车,沿途会经过小河、树林、教堂、学校等很多地方。一路上,四五岁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和迪克打招呼:“你好,迪克!”“早安,迪克!”“迪克你去画画了?”迪克常常会下车,和孩子们聊一会。“他们总是叫我迪克,把我看作自己的爷爷。我也喜欢看他们玩,他们那么快乐,充满朝气。”8点,迪克会准时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一边看报一边喝咖啡,在那儿待上10分钟,然后只需再骑5 分钟,迪克就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工作室。迪克的工作室俨然是个“米菲世界”,墙上挂着一幅幅米菲原画,房间各处摆着小读者寄来的卡片,那些卡片都是迪克的宝贝。迪克一般在上午完成大部分的工作,中午12点回家和妻子共进午餐。“有时,我会在午餐后打一个小盹,因为我有点老了。”迪克乐呵呵地说,温厚的声音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白胡子老爷爷发出来的。迪克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就像是爷爷在讲故事,娓娓道来,声音时而夸张,时而温和,时而平缓。不务正业的少东家“我从出生起,就住在乌德勒支,已经81年了,我几乎认识城里每一个人,大家也都认识我”。迪克布鲁纳在乌德勒支这座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里长大,在男孩都爱踢足球的年纪,他却迷上了画画。那年,他才4岁。迪克是长子,他的父亲是荷兰最大的出版社A.W. runa & Son的老板。父亲希望迪克子承父业,二战结束后,便送20岁不到的迪克去伦敦和巴黎学习贸易。但是,迪克并没有如父亲所愿专心学业,却流连于博物馆,迷恋于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勃拉克、莱热以及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他尤其推崇马蒂斯,“马蒂斯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画非常好,形式简单、色彩明亮,这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他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创作手段。”从巴黎毕业回来后,迪克决定违背父亲的意愿:“我对父亲说,如果您坚持让我继承家业,那将让出版社面临毁灭!”迪克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当年向父亲摊牌的语气。幸运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给了迪克一次机会,让他为出版社的图书画封面。1951年,24 岁的迪克以美编而不是少东家的身份加盟父亲的公司,并为“Zwarteeertjes”系列侦探故事设计封面,也画海报。对于那段日子,迪克至今留恋,“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这段日子迪克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是他绘画生涯中重要的积累期。“有一天我想,既然我能把封面画得很好,也许也能画好一本书”,于是,1953年迪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一样,非常简单,但获得了巨大成功,从此奠定了迪克专业画家的身份。  平凡简单的米菲兔魅力所在 米菲的诞生很偶然。那是1955年,28 岁的迪克带1岁多的儿子去EgmonDaan Zee海边度假。“去海边度假是荷兰人的传统,那年在海滩边,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那只兔子触动了我,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我都给他讲小兔子的故事。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画了下来,就有了米菲的第一本故事集《小兔与海》。” 迪克说,“米菲的很多故事都是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比如米菲有一条最喜欢  迪克是长子,他的父亲是荷兰最大的出版社A.W. runa& Son 的老板。父亲希望迪克子承父业,二战结束后,便送20岁不到的迪克去伦敦和巴黎学习贸易。但是,迪克并没有如父亲所愿专心学业,却流连于博物馆,迷恋于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勃拉克、莱热以及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他尤其推崇马蒂斯,“马蒂斯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画非常好,形式简单、色彩明亮,这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他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创作手段。”

 从巴黎毕业回来后,迪克决定违背父亲的意愿:“我对父亲说,如果您坚持让我继承家业,那将让出版社面临毁灭!”迪克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当年向父亲摊牌的语气。幸运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给了迪克一次机会,让他为出版社的图书画封面。1951年,24 岁的迪克以美编而不是少东家的身份加盟父亲的公司,并为“Zwarteeertjes”系列侦探故事设计封面,也画海报。对于那段日子,迪克至今留恋,“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这段日子迪克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是他绘画生涯中重要的积累期。

地跟孩子说清楚。我常常费尽心思,有时连续几个礼拜、几个月不停地画,直到我确定这幅作品很简单,孩子们可以理解。在我的故事中,米菲偶尔会流泪,但结局总是圆满的。之所以总是画温暖的题材,和我自己的人生有关。我的孙子们都还小,我总在想什么能够让他们开心。我认为对6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温暖快乐的生活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所期望的。B:当你创作新作时,有什么习惯吗?D:在工作时,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搅。我会在工作室里连续独自画上几个礼拜,没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干什么,即使是艾琳也不知道。画完后,我认为可以发表了,就请艾琳来画室。她总是我的第一位读者。艾琳不会画画,却很挑剔,对画的感觉很好。她把米菲也看作是自己的孙女。每次等她的反馈时,我都很紧张,就像迎接一场考试。她坐着读,我为她泡咖啡,看她的表情。她有时会说:“好的,这本书可以,很好。”有时会说:“这本书不好。”她说可以,我就拿去发表;她说不行,我就用几个月重新创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非常需要艾琳。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的作品从不确定,这听起来有点可笑。有时,同一幅画,我会画两三个版本,让艾琳挑出一幅。B:你是如何保持童心的?D:有些人很快老去,但有些人却可以长久地保持年轻活力。我知道我已经8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长大中,依然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幸运的是,我非常健康。我和孩子们的沟通非常好,有时我去签售新书,孩子们会径直跑到我跟前,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这幅画得很好”、“这幅不大好”。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他们总是直面你,看着你。我非常喜欢孩子。B:你拥有万贯家财,可是生活却很简单。D:打理钱是我一辈子都搞不懂的事情,我的儿子与出版社在帮我处理经济事务。我只需要做我喜欢的工作—画画就可以了。另外,每天为孩子们作画是一件乐事,我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力今天比昨天做得更好一些。很多人认为我画米菲那么多年,一定驾轻就熟了,但不是,现在和刚开始一样困难,所以我总是在努力。B:你是个怎样的父亲?D:1953年我和太太艾琳结婚,有3个孩子。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很不好,但艾琳都做好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每天下午完成剩余的工作之后,我会立刻回家陪妻子和孙子。晚上除非有朋友来做客,一般我10点就会睡觉。B:说说在乌德勒支建立的你的博物馆。D:我的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博物馆,用不着很安静。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读书、上网,他们都非常喜欢去那儿。

 “有一天我想,既然我能把封面画得很好,也许也能画好一本书”,于是,1953年迪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一样,非常简单,但获得了巨大成功,从此奠定了迪克专业画家的身份。  

地跟孩子说清楚。我常常费尽心思,有时连续几个礼拜、几个月不停地画,直到我确定这幅作品很简单,孩子们可以理解。在我的故事中,米菲偶尔会流泪,但结局总是圆满的。之所以总是画温暖的题材,和我自己的人生有关。我的孙子们都还小,我总在想什么能够让他们开心。我认为对6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温暖快乐的生活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所期望的。B:当你创作新作时,有什么习惯吗?D:在工作时,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搅。我会在工作室里连续独自画上几个礼拜,没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干什么,即使是艾琳也不知道。画完后,我认为可以发表了,就请艾琳来画室。她总是我的第一位读者。艾琳不会画画,却很挑剔,对画的感觉很好。她把米菲也看作是自己的孙女。每次等她的反馈时,我都很紧张,就像迎接一场考试。她坐着读,我为她泡咖啡,看她的表情。她有时会说:“好的,这本书可以,很好。”有时会说:“这本书不好。”她说可以,我就拿去发表;她说不行,我就用几个月重新创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非常需要艾琳。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的作品从不确定,这听起来有点可笑。有时,同一幅画,我会画两三个版本,让艾琳挑出一幅。B:你是如何保持童心的?D:有些人很快老去,但有些人却可以长久地保持年轻活力。我知道我已经8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长大中,依然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幸运的是,我非常健康。我和孩子们的沟通非常好,有时我去签售新书,孩子们会径直跑到我跟前,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这幅画得很好”、“这幅不大好”。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他们总是直面你,看着你。我非常喜欢孩子。B:你拥有万贯家财,可是生活却很简单。D:打理钱是我一辈子都搞不懂的事情,我的儿子与出版社在帮我处理经济事务。我只需要做我喜欢的工作—画画就可以了。另外,每天为孩子们作画是一件乐事,我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力今天比昨天做得更好一些。很多人认为我画米菲那么多年,一定驾轻就熟了,但不是,现在和刚开始一样困难,所以我总是在努力。B:你是个怎样的父亲?D:1953年我和太太艾琳结婚,有3个孩子。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很不好,但艾琳都做好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每天下午完成剩余的工作之后,我会立刻回家陪妻子和孙子。晚上除非有朋友来做客,一般我10点就会睡觉。B:说说在乌德勒支建立的你的博物馆。D:我的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博物馆,用不着很安静。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读书、上网,他们都非常喜欢去那儿。                            平凡简单的米菲兔魅力所在

  米菲的诞生很偶然。那是1955 年,28岁的迪克带1岁多的儿子去EgmonDaan Zee海边度假。“去海边度假是荷兰人的传统,那年在海滩边,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那只兔子触动了我,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我都给他讲小兔子的故事。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画了下来,就有了米菲的第一本故事集《小兔与海》。”

“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81岁的我仍像四五岁的孩子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叉叉嘴米菲兔风靡世界半个多世纪,它的创作者荷兰著名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runa)在2007年迎来80岁生日。2007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迪克布鲁纳80寿辰纪念展在上海图书馆举行。2007年底,迪克接受了《外滩画报》的电话专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专访。文刘莉芳 梁轶雯北京秋末,正值荷兰的夏末秋初。荷兰此时的气候宜人,时而阳光明媚,时而淅淅沥沥地下雨。81岁的迪克布鲁纳就住在荷兰古老而美丽的城市乌德勒支(Utrecht)郊外。每天早上,不用闹钟,他就会在五六点钟醒来。起床下楼后,他会先为妻子艾琳准备一杯橙汁或是一些Cheese,然后为妻子画一幅小画。7点半,迪克准时骑着脚踏车出门上班。他至今仍然每天工作,一周七天不断,“这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从家到公司,骑车只需20分钟。迪克喜欢骑车,沿途会经过小河、树林、教堂、学校等很多地方。一路上,四五岁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和迪克打招呼:“你好,迪克!”“早安,迪克!”“迪克你去画画了?”迪克常常会下车,和孩子们聊一会。“他们总是叫我迪克,把我看作自己的爷爷。我也喜欢看他们玩,他们那么快乐,充满朝气。”8点,迪克会准时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一边看报一边喝咖啡,在那儿待上10分钟,然后只需再骑5 分钟,迪克就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工作室。迪克的工作室俨然是个“米菲世界”,墙上挂着一幅幅米菲原画,房间各处摆着小读者寄来的卡片,那些卡片都是迪克的宝贝。迪克一般在上午完成大部分的工作,中午12点回家和妻子共进午餐。“有时,我会在午餐后打一个小盹,因为我有点老了。”迪克乐呵呵地说,温厚的声音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白胡子老爷爷发出来的。迪克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就像是爷爷在讲故事,娓娓道来,声音时而夸张,时而温和,时而平缓。不务正业的少东家“我从出生起,就住在乌德勒支,已经81年了,我几乎认识城里每一个人,大家也都认识我”。迪克布鲁纳在乌德勒支这座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里长大,在男孩都爱踢足球的年纪,他却迷上了画画。那年,他才4岁。迪克是长子,他的父亲是荷兰最大的出版社A.W. runa & Son的老板。父亲希望迪克子承父业,二战结束后,便送20岁不到的迪克去伦敦和巴黎学习贸易。但是,迪克并没有如父亲所愿专心学业,却流连于博物馆,迷恋于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勃拉克、莱热以及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他尤其推崇马蒂斯,“马蒂斯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画非常好,形式简单、色彩明亮,这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他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创作手段。”从巴黎毕业回来后,迪克决定违背父亲的意愿:“我对父亲说,如果您坚持让我继承家业,那将让出版社面临毁灭!”迪克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当年向父亲摊牌的语气。幸运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给了迪克一次机会,让他为出版社的图书画封面。1951年,24 岁的迪克以美编而不是少东家的身份加盟父亲的公司,并为“Zwarteeertjes”系列侦探故事设计封面,也画海报。对于那段日子,迪克至今留恋,“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这段日子迪克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是他绘画生涯中重要的积累期。“有一天我想,既然我能把封面画得很好,也许也能画好一本书”,于是,1953年迪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一样,非常简单,但获得了巨大成功,从此奠定了迪克专业画家的身份。  平凡简单的米菲兔魅力所在 米菲的诞生很偶然。那是1955年,28 岁的迪克带1岁多的儿子去EgmonDaan Zee海边度假。“去海边度假是荷兰人的传统,那年在海滩边,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那只兔子触动了我,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我都给他讲小兔子的故事。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画了下来,就有了米菲的第一本故事集《小兔与海》。” 迪克说,“米菲的很多故事都是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比如米菲有一条最喜欢

  迪克说,“米菲的很多故事都是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比如米菲有一条最喜欢的蓝底碎花裙;米菲生病了,总是很勇敢地上医院看病,直到看好为止;米菲有一只最喜欢的小熊玩具,总是不离左右;米菲第一次坐飞机、上学、过生日等等。”迪克还画了一本《米菲去露营》,送给要去露营的孙女Anne。

地跟孩子说清楚。我常常费尽心思,有时连续几个礼拜、几个月不停地画,直到我确定这幅作品很简单,孩子们可以理解。在我的故事中,米菲偶尔会流泪,但结局总是圆满的。之所以总是画温暖的题材,和我自己的人生有关。我的孙子们都还小,我总在想什么能够让他们开心。我认为对6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温暖快乐的生活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所期望的。B:当你创作新作时,有什么习惯吗?D:在工作时,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搅。我会在工作室里连续独自画上几个礼拜,没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干什么,即使是艾琳也不知道。画完后,我认为可以发表了,就请艾琳来画室。她总是我的第一位读者。艾琳不会画画,却很挑剔,对画的感觉很好。她把米菲也看作是自己的孙女。每次等她的反馈时,我都很紧张,就像迎接一场考试。她坐着读,我为她泡咖啡,看她的表情。她有时会说:“好的,这本书可以,很好。”有时会说:“这本书不好。”她说可以,我就拿去发表;她说不行,我就用几个月重新创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非常需要艾琳。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的作品从不确定,这听起来有点可笑。有时,同一幅画,我会画两三个版本,让艾琳挑出一幅。B:你是如何保持童心的?D:有些人很快老去,但有些人却可以长久地保持年轻活力。我知道我已经8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长大中,依然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幸运的是,我非常健康。我和孩子们的沟通非常好,有时我去签售新书,孩子们会径直跑到我跟前,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这幅画得很好”、“这幅不大好”。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他们总是直面你,看着你。我非常喜欢孩子。B:你拥有万贯家财,可是生活却很简单。D:打理钱是我一辈子都搞不懂的事情,我的儿子与出版社在帮我处理经济事务。我只需要做我喜欢的工作—画画就可以了。另外,每天为孩子们作画是一件乐事,我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力今天比昨天做得更好一些。很多人认为我画米菲那么多年,一定驾轻就熟了,但不是,现在和刚开始一样困难,所以我总是在努力。B:你是个怎样的父亲?D:1953年我和太太艾琳结婚,有3个孩子。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很不好,但艾琳都做好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每天下午完成剩余的工作之后,我会立刻回家陪妻子和孙子。晚上除非有朋友来做客,一般我10点就会睡觉。B:说说在乌德勒支建立的你的博物馆。D:我的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博物馆,用不着很安静。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读书、上网,他们都非常喜欢去那儿。 米菲的故事很简单,通常只有一两句旁白,《米菲的梦》甚至没有一个字。“我的书是画给孩子看的,可以给孩子们留下许多思考和幻想的空间,我希望8个月以上的孩子都能看懂我的书,并且没有语言障碍,让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也都能看懂。”

 与简单的故事相呼应,迪克用最简单的手法画米菲—一道粗黑线勾勒出米菲的轮廓,这条黑线被称为“有心跳的线条”,近距离地看,甚至能感受到画刷的不平滑;大块鲜艳、明亮的颜色填充了米菲,只用纯色,一般是红、蓝、黄、白和绿色,很少用橙色,从来不用紫色,“橙色是红色加黄色,紫色是蓝色加红色,这些颜色不够直接,我不喜欢。我要画最简单的画,颜色也是,必须简单直接”。

“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81岁的我仍像四五岁的孩子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叉叉嘴米菲兔风靡世界半个多世纪,它的创作者荷兰著名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runa)在2007年迎来80岁生日。2007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迪克布鲁纳80寿辰纪念展在上海图书馆举行。2007年底,迪克接受了《外滩画报》的电话专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专访。文刘莉芳 梁轶雯北京秋末,正值荷兰的夏末秋初。荷兰此时的气候宜人,时而阳光明媚,时而淅淅沥沥地下雨。81岁的迪克布鲁纳就住在荷兰古老而美丽的城市乌德勒支(Utrecht)郊外。每天早上,不用闹钟,他就会在五六点钟醒来。起床下楼后,他会先为妻子艾琳准备一杯橙汁或是一些Cheese,然后为妻子画一幅小画。7点半,迪克准时骑着脚踏车出门上班。他至今仍然每天工作,一周七天不断,“这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从家到公司,骑车只需20分钟。迪克喜欢骑车,沿途会经过小河、树林、教堂、学校等很多地方。一路上,四五岁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和迪克打招呼:“你好,迪克!”“早安,迪克!”“迪克你去画画了?”迪克常常会下车,和孩子们聊一会。“他们总是叫我迪克,把我看作自己的爷爷。我也喜欢看他们玩,他们那么快乐,充满朝气。”8点,迪克会准时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一边看报一边喝咖啡,在那儿待上10分钟,然后只需再骑5 分钟,迪克就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工作室。迪克的工作室俨然是个“米菲世界”,墙上挂着一幅幅米菲原画,房间各处摆着小读者寄来的卡片,那些卡片都是迪克的宝贝。迪克一般在上午完成大部分的工作,中午12点回家和妻子共进午餐。“有时,我会在午餐后打一个小盹,因为我有点老了。”迪克乐呵呵地说,温厚的声音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白胡子老爷爷发出来的。迪克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就像是爷爷在讲故事,娓娓道来,声音时而夸张,时而温和,时而平缓。不务正业的少东家“我从出生起,就住在乌德勒支,已经81年了,我几乎认识城里每一个人,大家也都认识我”。迪克布鲁纳在乌德勒支这座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里长大,在男孩都爱踢足球的年纪,他却迷上了画画。那年,他才4岁。迪克是长子,他的父亲是荷兰最大的出版社A.W. runa & Son的老板。父亲希望迪克子承父业,二战结束后,便送20岁不到的迪克去伦敦和巴黎学习贸易。但是,迪克并没有如父亲所愿专心学业,却流连于博物馆,迷恋于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勃拉克、莱热以及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他尤其推崇马蒂斯,“马蒂斯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画非常好,形式简单、色彩明亮,这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他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创作手段。”从巴黎毕业回来后,迪克决定违背父亲的意愿:“我对父亲说,如果您坚持让我继承家业,那将让出版社面临毁灭!”迪克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当年向父亲摊牌的语气。幸运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给了迪克一次机会,让他为出版社的图书画封面。1951年,24 岁的迪克以美编而不是少东家的身份加盟父亲的公司,并为“Zwarteeertjes”系列侦探故事设计封面,也画海报。对于那段日子,迪克至今留恋,“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这段日子迪克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是他绘画生涯中重要的积累期。“有一天我想,既然我能把封面画得很好,也许也能画好一本书”,于是,1953年迪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一样,非常简单,但获得了巨大成功,从此奠定了迪克专业画家的身份。  平凡简单的米菲兔魅力所在 米菲的诞生很偶然。那是1955年,28 岁的迪克带1岁多的儿子去EgmonDaan Zee海边度假。“去海边度假是荷兰人的传统,那年在海滩边,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那只兔子触动了我,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我都给他讲小兔子的故事。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画了下来,就有了米菲的第一本故事集《小兔与海》。” 迪克说,“米菲的很多故事都是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比如米菲有一条最喜欢

 迪克至今仍坚持手绘,一本只有十几幅画的小书,他却要画很久。“我画得很慢,因为我从来不用铅笔或者其他工具,只用笔刷,而勾勒轮廓线必须一气呵成,才能保证线条平滑流畅。米菲看起来简单,但每一细微处都必须精准,出现一点瑕疵就得重画。”

的蓝底碎花裙;米菲生病了,总是很勇敢地上医院看病,直到看好为止;米菲有一只最喜欢的小熊玩具,总是不离左右;米菲第一次坐飞机、上学、过生日等等。”迪克还画了一本《米菲去露营》,送给要去露营的孙女Anne。米菲的故事很简单,通常只有一两句旁白,《米菲的梦》甚至没有一个字。“我的书是画给孩子看的,可以给孩子们留下许多思考和幻想的空间,我希望8个月以上的孩子都能看懂我的书,并且没有语言障碍,让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也都能看懂。”与简单的故事相呼应,迪克用最简单的手法画米菲—一道粗黑线勾勒出米菲的轮廓,这条黑线被称为“有心跳的线条”,近距离地看,甚至能感受到画刷的不平滑;大块鲜艳、明亮的颜色填充了米菲,只用纯色,一般是红、蓝、黄、白和绿色,很少用橙色,从来不用紫色,“橙色是红色加黄色,紫色是蓝色加红色,这些颜色不够直接,我不喜欢。我要画最简单的画,颜色也是,必须简单直接”。迪克至今仍坚持手绘,一本只有十几幅画的小书,他却要画很久。“我画得很慢,因为我从来不用铅笔或者其他工具,只用笔刷,而勾勒轮廓线必须一气呵成,才能保证线条平滑流畅。米菲看起来简单,但每一细微处都必须精准,出现一点瑕疵就得重画。”米菲的构图元素称得上极简,迪克用两只小眼睛、一张叉叉嘴这几样东西,表达出了米菲的悲伤、高兴、激动等复杂情绪。“这其实很难,稍微改变一点眼睛的角度,情绪就不同了。”平凡、简单正是米菲的魅力所在。至今,米菲图书已经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8500万本。乌德勒支建立了“米菲之家”,长期展出迪克的作品。其实,迪克还创作了许多其他的动物形象,如小狗史纳菲、波比猪、鲍里斯熊和他的女朋友小熊芭芭拉等,但只有米菲风靡全世界,对此,迪克也大呼不解:“从我一开始创作米菲,她就很受欢迎,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也在找答案,也许是因为她平凡,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既会做好事,也会犯错。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你我,她很友善,喜欢交朋友。”作为米菲的创作者,迪克说自己和米菲的性格很像,“我当然没有长耳朵,但是米菲身上有我的性格特征”。至今,迪克仍在创作米菲,2007年新推出了《米菲女王》。“我会继续画米菲,我依然有很多灵感和创意,我的孙子、城市、孩子们……都能给我灵感。”对话迪克布鲁纳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B=《外滩画报》D=迪克布鲁纳(Dick runa)B:为什么米菲是女孩而不是男孩?D:很多孩子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在53年前创作米菲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点,我只是画了只个小兔子。有一天,我想把米菲画得更漂亮一点,随手加了裙子、花朵等装饰品。从那天起,米菲就成了女孩。B:53年来,米菲的形象有什么变化吗?D:不久前,荷兰举办了一个展览,人们将所有的米菲按时间顺序一个个地排列。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这些年来她变得更像人类了——头变小了,耳朵也不再高高翘起,两眼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而刚开始时,它只是一只兔子。B:米菲是否会长大?D: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这和故事情节有关。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我有写给成人的作品,但那些和米菲很不同。B:你的故事总是温暖的,似乎很少有悲伤的内容。D:对,我总是想表现快乐的生活。但不久前,我画了一本关于死亡的书。死亡在每个家庭里都会发生,所以我想用最简单的方式,真实地告诉孩子们如何面对死亡。不久前,我画了《亲爱的兔奶奶》,讲的是祖母的葬礼,在葬礼上,米菲第一次看到爷爷哭泣。葬礼结束几天后,米菲又去了墓地,她从花园里摘了小小的红色植物带去,那是祖母生前非常喜欢的植物。米菲在墓地周围建了一个小花园,把植物栽在里面,想象着和祖母聊天。现在我会收到一些家长的来信,他们非常高兴孩子们可以平静地接受死亡这件事,孩子们会说:“祖母睡着了,这非常普通。”这就是生活,我并非总是画美好的一面,但我很少涉及黑暗题材,因为很难简单 米菲的构图元素称得上极简,迪克用两只小眼睛、一张叉叉嘴这几样东西,表达出了米菲的悲伤、高兴、激动等复杂情绪。“这其实很难,稍微改变一点眼睛的角度,情绪就不同了。”

 平凡、简单正是米菲的魅力所在。至今,米菲图书已经被翻译成40 多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8500万本。乌德勒支建立了“米菲之家”,长期展出迪克的作品。

地跟孩子说清楚。我常常费尽心思,有时连续几个礼拜、几个月不停地画,直到我确定这幅作品很简单,孩子们可以理解。在我的故事中,米菲偶尔会流泪,但结局总是圆满的。之所以总是画温暖的题材,和我自己的人生有关。我的孙子们都还小,我总在想什么能够让他们开心。我认为对6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温暖快乐的生活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所期望的。B:当你创作新作时,有什么习惯吗?D:在工作时,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搅。我会在工作室里连续独自画上几个礼拜,没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干什么,即使是艾琳也不知道。画完后,我认为可以发表了,就请艾琳来画室。她总是我的第一位读者。艾琳不会画画,却很挑剔,对画的感觉很好。她把米菲也看作是自己的孙女。每次等她的反馈时,我都很紧张,就像迎接一场考试。她坐着读,我为她泡咖啡,看她的表情。她有时会说:“好的,这本书可以,很好。”有时会说:“这本书不好。”她说可以,我就拿去发表;她说不行,我就用几个月重新创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非常需要艾琳。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的作品从不确定,这听起来有点可笑。有时,同一幅画,我会画两三个版本,让艾琳挑出一幅。B:你是如何保持童心的?D:有些人很快老去,但有些人却可以长久地保持年轻活力。我知道我已经8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长大中,依然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幸运的是,我非常健康。我和孩子们的沟通非常好,有时我去签售新书,孩子们会径直跑到我跟前,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这幅画得很好”、“这幅不大好”。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他们总是直面你,看着你。我非常喜欢孩子。B:你拥有万贯家财,可是生活却很简单。D:打理钱是我一辈子都搞不懂的事情,我的儿子与出版社在帮我处理经济事务。我只需要做我喜欢的工作—画画就可以了。另外,每天为孩子们作画是一件乐事,我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力今天比昨天做得更好一些。很多人认为我画米菲那么多年,一定驾轻就熟了,但不是,现在和刚开始一样困难,所以我总是在努力。B:你是个怎样的父亲?D:1953年我和太太艾琳结婚,有3个孩子。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很不好,但艾琳都做好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每天下午完成剩余的工作之后,我会立刻回家陪妻子和孙子。晚上除非有朋友来做客,一般我10点就会睡觉。B:说说在乌德勒支建立的你的博物馆。D:我的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博物馆,用不着很安静。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读书、上网,他们都非常喜欢去那儿。

 其实,迪克还创作了许多其他的动物形象,如小狗史纳菲、波比猪、鲍里斯熊和他的女朋友小熊芭芭拉等,但只有米菲风靡全世界,对此,迪克也大呼不解:“从我一开始创作米菲,她就很受欢迎,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也在找答案,也许是因为她平凡,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既会做好事,也会犯错。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你我,她很友善,喜欢交朋友。”

地跟孩子说清楚。我常常费尽心思,有时连续几个礼拜、几个月不停地画,直到我确定这幅作品很简单,孩子们可以理解。在我的故事中,米菲偶尔会流泪,但结局总是圆满的。之所以总是画温暖的题材,和我自己的人生有关。我的孙子们都还小,我总在想什么能够让他们开心。我认为对6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温暖快乐的生活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所期望的。B:当你创作新作时,有什么习惯吗?D:在工作时,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搅。我会在工作室里连续独自画上几个礼拜,没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干什么,即使是艾琳也不知道。画完后,我认为可以发表了,就请艾琳来画室。她总是我的第一位读者。艾琳不会画画,却很挑剔,对画的感觉很好。她把米菲也看作是自己的孙女。每次等她的反馈时,我都很紧张,就像迎接一场考试。她坐着读,我为她泡咖啡,看她的表情。她有时会说:“好的,这本书可以,很好。”有时会说:“这本书不好。”她说可以,我就拿去发表;她说不行,我就用几个月重新创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非常需要艾琳。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的作品从不确定,这听起来有点可笑。有时,同一幅画,我会画两三个版本,让艾琳挑出一幅。B:你是如何保持童心的?D:有些人很快老去,但有些人却可以长久地保持年轻活力。我知道我已经8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长大中,依然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幸运的是,我非常健康。我和孩子们的沟通非常好,有时我去签售新书,孩子们会径直跑到我跟前,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这幅画得很好”、“这幅不大好”。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他们总是直面你,看着你。我非常喜欢孩子。B:你拥有万贯家财,可是生活却很简单。D:打理钱是我一辈子都搞不懂的事情,我的儿子与出版社在帮我处理经济事务。我只需要做我喜欢的工作—画画就可以了。另外,每天为孩子们作画是一件乐事,我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力今天比昨天做得更好一些。很多人认为我画米菲那么多年,一定驾轻就熟了,但不是,现在和刚开始一样困难,所以我总是在努力。B:你是个怎样的父亲?D:1953年我和太太艾琳结婚,有3个孩子。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很不好,但艾琳都做好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每天下午完成剩余的工作之后,我会立刻回家陪妻子和孙子。晚上除非有朋友来做客,一般我10点就会睡觉。B:说说在乌德勒支建立的你的博物馆。D:我的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博物馆,用不着很安静。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读书、上网,他们都非常喜欢去那儿。  作为米菲的创作者,迪克说自己和米菲的性格很像,“我当然没有长耳朵,但是米菲身上有我的性格特征”。至今,迪克仍在创作米菲,2007年新推出了《米菲女王》。“我会继续画米菲,我依然有很多灵感和创意,我的孙子、城市、孩子们……都能给我灵感。”

                              对话迪克"布鲁纳

“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81岁的我仍像四五岁的孩子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叉叉嘴米菲兔风靡世界半个多世纪,它的创作者荷兰著名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runa)在2007年迎来80岁生日。2007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迪克布鲁纳80寿辰纪念展在上海图书馆举行。2007年底,迪克接受了《外滩画报》的电话专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专访。文刘莉芳 梁轶雯北京秋末,正值荷兰的夏末秋初。荷兰此时的气候宜人,时而阳光明媚,时而淅淅沥沥地下雨。81岁的迪克布鲁纳就住在荷兰古老而美丽的城市乌德勒支(Utrecht)郊外。每天早上,不用闹钟,他就会在五六点钟醒来。起床下楼后,他会先为妻子艾琳准备一杯橙汁或是一些Cheese,然后为妻子画一幅小画。7点半,迪克准时骑着脚踏车出门上班。他至今仍然每天工作,一周七天不断,“这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从家到公司,骑车只需20分钟。迪克喜欢骑车,沿途会经过小河、树林、教堂、学校等很多地方。一路上,四五岁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和迪克打招呼:“你好,迪克!”“早安,迪克!”“迪克你去画画了?”迪克常常会下车,和孩子们聊一会。“他们总是叫我迪克,把我看作自己的爷爷。我也喜欢看他们玩,他们那么快乐,充满朝气。”8点,迪克会准时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一边看报一边喝咖啡,在那儿待上10分钟,然后只需再骑5 分钟,迪克就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工作室。迪克的工作室俨然是个“米菲世界”,墙上挂着一幅幅米菲原画,房间各处摆着小读者寄来的卡片,那些卡片都是迪克的宝贝。迪克一般在上午完成大部分的工作,中午12点回家和妻子共进午餐。“有时,我会在午餐后打一个小盹,因为我有点老了。”迪克乐呵呵地说,温厚的声音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白胡子老爷爷发出来的。迪克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就像是爷爷在讲故事,娓娓道来,声音时而夸张,时而温和,时而平缓。不务正业的少东家“我从出生起,就住在乌德勒支,已经81年了,我几乎认识城里每一个人,大家也都认识我”。迪克布鲁纳在乌德勒支这座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里长大,在男孩都爱踢足球的年纪,他却迷上了画画。那年,他才4岁。迪克是长子,他的父亲是荷兰最大的出版社A.W. runa & Son的老板。父亲希望迪克子承父业,二战结束后,便送20岁不到的迪克去伦敦和巴黎学习贸易。但是,迪克并没有如父亲所愿专心学业,却流连于博物馆,迷恋于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勃拉克、莱热以及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他尤其推崇马蒂斯,“马蒂斯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画非常好,形式简单、色彩明亮,这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他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创作手段。”从巴黎毕业回来后,迪克决定违背父亲的意愿:“我对父亲说,如果您坚持让我继承家业,那将让出版社面临毁灭!”迪克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当年向父亲摊牌的语气。幸运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给了迪克一次机会,让他为出版社的图书画封面。1951年,24 岁的迪克以美编而不是少东家的身份加盟父亲的公司,并为“Zwarteeertjes”系列侦探故事设计封面,也画海报。对于那段日子,迪克至今留恋,“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这段日子迪克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是他绘画生涯中重要的积累期。“有一天我想,既然我能把封面画得很好,也许也能画好一本书”,于是,1953年迪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一样,非常简单,但获得了巨大成功,从此奠定了迪克专业画家的身份。  平凡简单的米菲兔魅力所在 米菲的诞生很偶然。那是1955年,28 岁的迪克带1岁多的儿子去EgmonDaan Zee海边度假。“去海边度假是荷兰人的传统,那年在海滩边,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那只兔子触动了我,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我都给他讲小兔子的故事。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画了下来,就有了米菲的第一本故事集《小兔与海》。” 迪克说,“米菲的很多故事都是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比如米菲有一条最喜欢

                             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

 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

B=《外滩画报》

的蓝底碎花裙;米菲生病了,总是很勇敢地上医院看病,直到看好为止;米菲有一只最喜欢的小熊玩具,总是不离左右;米菲第一次坐飞机、上学、过生日等等。”迪克还画了一本《米菲去露营》,送给要去露营的孙女Anne。米菲的故事很简单,通常只有一两句旁白,《米菲的梦》甚至没有一个字。“我的书是画给孩子看的,可以给孩子们留下许多思考和幻想的空间,我希望8个月以上的孩子都能看懂我的书,并且没有语言障碍,让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也都能看懂。”与简单的故事相呼应,迪克用最简单的手法画米菲—一道粗黑线勾勒出米菲的轮廓,这条黑线被称为“有心跳的线条”,近距离地看,甚至能感受到画刷的不平滑;大块鲜艳、明亮的颜色填充了米菲,只用纯色,一般是红、蓝、黄、白和绿色,很少用橙色,从来不用紫色,“橙色是红色加黄色,紫色是蓝色加红色,这些颜色不够直接,我不喜欢。我要画最简单的画,颜色也是,必须简单直接”。迪克至今仍坚持手绘,一本只有十几幅画的小书,他却要画很久。“我画得很慢,因为我从来不用铅笔或者其他工具,只用笔刷,而勾勒轮廓线必须一气呵成,才能保证线条平滑流畅。米菲看起来简单,但每一细微处都必须精准,出现一点瑕疵就得重画。”米菲的构图元素称得上极简,迪克用两只小眼睛、一张叉叉嘴这几样东西,表达出了米菲的悲伤、高兴、激动等复杂情绪。“这其实很难,稍微改变一点眼睛的角度,情绪就不同了。”平凡、简单正是米菲的魅力所在。至今,米菲图书已经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8500万本。乌德勒支建立了“米菲之家”,长期展出迪克的作品。其实,迪克还创作了许多其他的动物形象,如小狗史纳菲、波比猪、鲍里斯熊和他的女朋友小熊芭芭拉等,但只有米菲风靡全世界,对此,迪克也大呼不解:“从我一开始创作米菲,她就很受欢迎,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也在找答案,也许是因为她平凡,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既会做好事,也会犯错。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你我,她很友善,喜欢交朋友。”作为米菲的创作者,迪克说自己和米菲的性格很像,“我当然没有长耳朵,但是米菲身上有我的性格特征”。至今,迪克仍在创作米菲,2007年新推出了《米菲女王》。“我会继续画米菲,我依然有很多灵感和创意,我的孙子、城市、孩子们……都能给我灵感。”对话迪克布鲁纳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B=《外滩画报》D=迪克布鲁纳(Dick runa)B:为什么米菲是女孩而不是男孩?D:很多孩子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在53年前创作米菲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点,我只是画了只个小兔子。有一天,我想把米菲画得更漂亮一点,随手加了裙子、花朵等装饰品。从那天起,米菲就成了女孩。B:53年来,米菲的形象有什么变化吗?D:不久前,荷兰举办了一个展览,人们将所有的米菲按时间顺序一个个地排列。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这些年来她变得更像人类了——头变小了,耳朵也不再高高翘起,两眼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而刚开始时,它只是一只兔子。B:米菲是否会长大?D: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这和故事情节有关。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我有写给成人的作品,但那些和米菲很不同。B:你的故事总是温暖的,似乎很少有悲伤的内容。D:对,我总是想表现快乐的生活。但不久前,我画了一本关于死亡的书。死亡在每个家庭里都会发生,所以我想用最简单的方式,真实地告诉孩子们如何面对死亡。不久前,我画了《亲爱的兔奶奶》,讲的是祖母的葬礼,在葬礼上,米菲第一次看到爷爷哭泣。葬礼结束几天后,米菲又去了墓地,她从花园里摘了小小的红色植物带去,那是祖母生前非常喜欢的植物。米菲在墓地周围建了一个小花园,把植物栽在里面,想象着和祖母聊天。现在我会收到一些家长的来信,他们非常高兴孩子们可以平静地接受死亡这件事,孩子们会说:“祖母睡着了,这非常普通。”这就是生活,我并非总是画美好的一面,但我很少涉及黑暗题材,因为很难简单

D=迪克"布鲁纳(Dick runa)

B:为什么米菲是女孩而不是男孩?

D:很多孩子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在53年前创作米菲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点,我只是画了只个小兔子。有一天,我想把米菲画得更漂亮一点,随手加了裙子、花朵等装饰品。从那天起,米菲就成了女孩。

“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81岁的我仍像四五岁的孩子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叉叉嘴米菲兔风靡世界半个多世纪,它的创作者荷兰著名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runa)在2007年迎来80岁生日。2007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迪克布鲁纳80寿辰纪念展在上海图书馆举行。2007年底,迪克接受了《外滩画报》的电话专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专访。文刘莉芳 梁轶雯北京秋末,正值荷兰的夏末秋初。荷兰此时的气候宜人,时而阳光明媚,时而淅淅沥沥地下雨。81岁的迪克布鲁纳就住在荷兰古老而美丽的城市乌德勒支(Utrecht)郊外。每天早上,不用闹钟,他就会在五六点钟醒来。起床下楼后,他会先为妻子艾琳准备一杯橙汁或是一些Cheese,然后为妻子画一幅小画。7点半,迪克准时骑着脚踏车出门上班。他至今仍然每天工作,一周七天不断,“这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从家到公司,骑车只需20分钟。迪克喜欢骑车,沿途会经过小河、树林、教堂、学校等很多地方。一路上,四五岁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和迪克打招呼:“你好,迪克!”“早安,迪克!”“迪克你去画画了?”迪克常常会下车,和孩子们聊一会。“他们总是叫我迪克,把我看作自己的爷爷。我也喜欢看他们玩,他们那么快乐,充满朝气。”8点,迪克会准时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一边看报一边喝咖啡,在那儿待上10分钟,然后只需再骑5 分钟,迪克就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工作室。迪克的工作室俨然是个“米菲世界”,墙上挂着一幅幅米菲原画,房间各处摆着小读者寄来的卡片,那些卡片都是迪克的宝贝。迪克一般在上午完成大部分的工作,中午12点回家和妻子共进午餐。“有时,我会在午餐后打一个小盹,因为我有点老了。”迪克乐呵呵地说,温厚的声音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白胡子老爷爷发出来的。迪克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就像是爷爷在讲故事,娓娓道来,声音时而夸张,时而温和,时而平缓。不务正业的少东家“我从出生起,就住在乌德勒支,已经81年了,我几乎认识城里每一个人,大家也都认识我”。迪克布鲁纳在乌德勒支这座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里长大,在男孩都爱踢足球的年纪,他却迷上了画画。那年,他才4岁。迪克是长子,他的父亲是荷兰最大的出版社A.W. runa & Son的老板。父亲希望迪克子承父业,二战结束后,便送20岁不到的迪克去伦敦和巴黎学习贸易。但是,迪克并没有如父亲所愿专心学业,却流连于博物馆,迷恋于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勃拉克、莱热以及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他尤其推崇马蒂斯,“马蒂斯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画非常好,形式简单、色彩明亮,这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他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创作手段。”从巴黎毕业回来后,迪克决定违背父亲的意愿:“我对父亲说,如果您坚持让我继承家业,那将让出版社面临毁灭!”迪克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当年向父亲摊牌的语气。幸运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给了迪克一次机会,让他为出版社的图书画封面。1951年,24 岁的迪克以美编而不是少东家的身份加盟父亲的公司,并为“Zwarteeertjes”系列侦探故事设计封面,也画海报。对于那段日子,迪克至今留恋,“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这段日子迪克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是他绘画生涯中重要的积累期。“有一天我想,既然我能把封面画得很好,也许也能画好一本书”,于是,1953年迪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一样,非常简单,但获得了巨大成功,从此奠定了迪克专业画家的身份。  平凡简单的米菲兔魅力所在 米菲的诞生很偶然。那是1955年,28 岁的迪克带1岁多的儿子去EgmonDaan Zee海边度假。“去海边度假是荷兰人的传统,那年在海滩边,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那只兔子触动了我,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我都给他讲小兔子的故事。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画了下来,就有了米菲的第一本故事集《小兔与海》。” 迪克说,“米菲的很多故事都是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比如米菲有一条最喜欢

B:53年来,米菲的形象有什么变化吗?

D:不久前,荷兰举办了一个展览,人们将所有的米菲按时间顺序一个个地排列。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这些年来她变得更像人类了——头变小了,耳朵也不再高高翘起,两眼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而刚开始时,它只是一只兔子。

B:米菲是否会长大?

D: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这和故事情节有关。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我有写给成人的作品,但那些和米菲很不同。

的蓝底碎花裙;米菲生病了,总是很勇敢地上医院看病,直到看好为止;米菲有一只最喜欢的小熊玩具,总是不离左右;米菲第一次坐飞机、上学、过生日等等。”迪克还画了一本《米菲去露营》,送给要去露营的孙女Anne。米菲的故事很简单,通常只有一两句旁白,《米菲的梦》甚至没有一个字。“我的书是画给孩子看的,可以给孩子们留下许多思考和幻想的空间,我希望8个月以上的孩子都能看懂我的书,并且没有语言障碍,让任何一个国家的孩子也都能看懂。”与简单的故事相呼应,迪克用最简单的手法画米菲—一道粗黑线勾勒出米菲的轮廓,这条黑线被称为“有心跳的线条”,近距离地看,甚至能感受到画刷的不平滑;大块鲜艳、明亮的颜色填充了米菲,只用纯色,一般是红、蓝、黄、白和绿色,很少用橙色,从来不用紫色,“橙色是红色加黄色,紫色是蓝色加红色,这些颜色不够直接,我不喜欢。我要画最简单的画,颜色也是,必须简单直接”。迪克至今仍坚持手绘,一本只有十几幅画的小书,他却要画很久。“我画得很慢,因为我从来不用铅笔或者其他工具,只用笔刷,而勾勒轮廓线必须一气呵成,才能保证线条平滑流畅。米菲看起来简单,但每一细微处都必须精准,出现一点瑕疵就得重画。”米菲的构图元素称得上极简,迪克用两只小眼睛、一张叉叉嘴这几样东西,表达出了米菲的悲伤、高兴、激动等复杂情绪。“这其实很难,稍微改变一点眼睛的角度,情绪就不同了。”平凡、简单正是米菲的魅力所在。至今,米菲图书已经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全球销量超过8500万本。乌德勒支建立了“米菲之家”,长期展出迪克的作品。其实,迪克还创作了许多其他的动物形象,如小狗史纳菲、波比猪、鲍里斯熊和他的女朋友小熊芭芭拉等,但只有米菲风靡全世界,对此,迪克也大呼不解:“从我一开始创作米菲,她就很受欢迎,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也在找答案,也许是因为她平凡,像所有的孩子一样,既会做好事,也会犯错。她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像你我,她很友善,喜欢交朋友。”作为米菲的创作者,迪克说自己和米菲的性格很像,“我当然没有长耳朵,但是米菲身上有我的性格特征”。至今,迪克仍在创作米菲,2007年新推出了《米菲女王》。“我会继续画米菲,我依然有很多灵感和创意,我的孙子、城市、孩子们……都能给我灵感。”对话迪克布鲁纳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B=《外滩画报》D=迪克布鲁纳(Dick runa)B:为什么米菲是女孩而不是男孩?D:很多孩子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在53年前创作米菲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点,我只是画了只个小兔子。有一天,我想把米菲画得更漂亮一点,随手加了裙子、花朵等装饰品。从那天起,米菲就成了女孩。B:53年来,米菲的形象有什么变化吗?D:不久前,荷兰举办了一个展览,人们将所有的米菲按时间顺序一个个地排列。看后我才惊讶地发现,这些年来她变得更像人类了——头变小了,耳朵也不再高高翘起,两眼之间的距离更近了。而刚开始时,它只是一只兔子。B:米菲是否会长大?D:米菲永远都不会长大,永远只有0-6岁。这和故事情节有关。当米菲上学时,她5-6岁;当她和小熊玩的时候,只有两岁。她永远都不会长到八九岁。小孩是我的读者群。我有写给成人的作品,但那些和米菲很不同。B:你的故事总是温暖的,似乎很少有悲伤的内容。D:对,我总是想表现快乐的生活。但不久前,我画了一本关于死亡的书。死亡在每个家庭里都会发生,所以我想用最简单的方式,真实地告诉孩子们如何面对死亡。不久前,我画了《亲爱的兔奶奶》,讲的是祖母的葬礼,在葬礼上,米菲第一次看到爷爷哭泣。葬礼结束几天后,米菲又去了墓地,她从花园里摘了小小的红色植物带去,那是祖母生前非常喜欢的植物。米菲在墓地周围建了一个小花园,把植物栽在里面,想象着和祖母聊天。现在我会收到一些家长的来信,他们非常高兴孩子们可以平静地接受死亡这件事,孩子们会说:“祖母睡着了,这非常普通。”这就是生活,我并非总是画美好的一面,但我很少涉及黑暗题材,因为很难简单B:你的故事总是温暖的,似乎很少有悲伤的内容。

D:对,我总是想表现快乐的生活。但不久前,我画了一本关于死亡的书。死亡在每个家庭里都会发生,所以我想用最简单的方式,真实地告诉孩子们如何面对死亡。

“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81岁的我仍像四五岁的孩子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叉叉嘴米菲兔风靡世界半个多世纪,它的创作者荷兰著名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runa)在2007年迎来80岁生日。2007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迪克布鲁纳80寿辰纪念展在上海图书馆举行。2007年底,迪克接受了《外滩画报》的电话专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专访。文刘莉芳 梁轶雯北京秋末,正值荷兰的夏末秋初。荷兰此时的气候宜人,时而阳光明媚,时而淅淅沥沥地下雨。81岁的迪克布鲁纳就住在荷兰古老而美丽的城市乌德勒支(Utrecht)郊外。每天早上,不用闹钟,他就会在五六点钟醒来。起床下楼后,他会先为妻子艾琳准备一杯橙汁或是一些Cheese,然后为妻子画一幅小画。7点半,迪克准时骑着脚踏车出门上班。他至今仍然每天工作,一周七天不断,“这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从家到公司,骑车只需20分钟。迪克喜欢骑车,沿途会经过小河、树林、教堂、学校等很多地方。一路上,四五岁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和迪克打招呼:“你好,迪克!”“早安,迪克!”“迪克你去画画了?”迪克常常会下车,和孩子们聊一会。“他们总是叫我迪克,把我看作自己的爷爷。我也喜欢看他们玩,他们那么快乐,充满朝气。”8点,迪克会准时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一边看报一边喝咖啡,在那儿待上10分钟,然后只需再骑5 分钟,迪克就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工作室。迪克的工作室俨然是个“米菲世界”,墙上挂着一幅幅米菲原画,房间各处摆着小读者寄来的卡片,那些卡片都是迪克的宝贝。迪克一般在上午完成大部分的工作,中午12点回家和妻子共进午餐。“有时,我会在午餐后打一个小盹,因为我有点老了。”迪克乐呵呵地说,温厚的声音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白胡子老爷爷发出来的。迪克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就像是爷爷在讲故事,娓娓道来,声音时而夸张,时而温和,时而平缓。不务正业的少东家“我从出生起,就住在乌德勒支,已经81年了,我几乎认识城里每一个人,大家也都认识我”。迪克布鲁纳在乌德勒支这座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里长大,在男孩都爱踢足球的年纪,他却迷上了画画。那年,他才4岁。迪克是长子,他的父亲是荷兰最大的出版社A.W. runa & Son的老板。父亲希望迪克子承父业,二战结束后,便送20岁不到的迪克去伦敦和巴黎学习贸易。但是,迪克并没有如父亲所愿专心学业,却流连于博物馆,迷恋于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勃拉克、莱热以及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他尤其推崇马蒂斯,“马蒂斯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画非常好,形式简单、色彩明亮,这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他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创作手段。”从巴黎毕业回来后,迪克决定违背父亲的意愿:“我对父亲说,如果您坚持让我继承家业,那将让出版社面临毁灭!”迪克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当年向父亲摊牌的语气。幸运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给了迪克一次机会,让他为出版社的图书画封面。1951年,24 岁的迪克以美编而不是少东家的身份加盟父亲的公司,并为“Zwarteeertjes”系列侦探故事设计封面,也画海报。对于那段日子,迪克至今留恋,“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这段日子迪克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是他绘画生涯中重要的积累期。“有一天我想,既然我能把封面画得很好,也许也能画好一本书”,于是,1953年迪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一样,非常简单,但获得了巨大成功,从此奠定了迪克专业画家的身份。  平凡简单的米菲兔魅力所在 米菲的诞生很偶然。那是1955年,28 岁的迪克带1岁多的儿子去EgmonDaan Zee海边度假。“去海边度假是荷兰人的传统,那年在海滩边,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那只兔子触动了我,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我都给他讲小兔子的故事。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画了下来,就有了米菲的第一本故事集《小兔与海》。” 迪克说,“米菲的很多故事都是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比如米菲有一条最喜欢

 不久前,我画了《亲爱的兔奶奶》,讲的是祖母的葬礼,在葬礼上,米菲第一次看到爷爷哭泣。葬礼结束几天后,米菲又去了墓地,她从花园里摘了小小的红色植物带去,那是祖母生前非常喜欢的植物。米菲在墓地周围建了一个小花园,把植物栽在里面,想象着和祖母聊天。现在我会收到一些家长的来信,他们非常高兴孩子们可以平静地接受死亡这件事,孩子们会说:“祖母睡着了,这非常普通。”

 这就是生活,我并非总是画美好的一面,但我很少涉及黑暗题材,因为很难简单地跟孩子说清楚。我常常费尽心思,有时连续几个礼拜、几个月不停地画,直到我确定这幅作品很简单,孩子们可以理解。在我的故事中,米菲偶尔会流泪,但结局总是圆满的。之所以总是画温暖的题材,和我自己的人生有关。我的孙子们都还小,我总在想什么能够让他们开心。我认为对6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温暖快乐的生活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所期望的。

B:当你创作新作时,有什么习惯吗?

D:在工作时,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搅。我会在工作室里连续独自画上几个礼拜,没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干什么,即使是艾琳也不知道。画完后,我认为可以发表了,就请艾琳来画室。她总是我的第一位读者。艾琳不会画画,却很挑剔,对画的感觉很好。她把米菲也看作是自己的孙女。

 每次等她的反馈时,我都很紧张,就像迎接一场考试。她坐着读,我为她泡咖啡,看她的表情。她有时会说:“好的,这本书可以,很好。”有时会说:“这本书不好。”她说可以,我就拿去发表;她说不行,我就用几个月重新创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非常需要艾琳。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的作品从不确定,这听起来有点可笑。有时,同一幅画,我会画两三个版本,让艾琳挑出一幅。

B:你是如何保持童心的?

D:有些人很快老去,但有些人却可以长久地保持年轻活力。

 我知道我已经8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长大中,依然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幸运的是,我非常健康。我和孩子们的沟通非常好,有时我去签售新书,孩子们会径直跑到我跟前,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这幅画得很好”、“这幅不大好”。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他们总是直面你,看着你。我非常喜欢孩子。

B:你拥有万贯家财,可是生活却很简单。

地跟孩子说清楚。我常常费尽心思,有时连续几个礼拜、几个月不停地画,直到我确定这幅作品很简单,孩子们可以理解。在我的故事中,米菲偶尔会流泪,但结局总是圆满的。之所以总是画温暖的题材,和我自己的人生有关。我的孙子们都还小,我总在想什么能够让他们开心。我认为对6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温暖快乐的生活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所期望的。B:当你创作新作时,有什么习惯吗?D:在工作时,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搅。我会在工作室里连续独自画上几个礼拜,没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干什么,即使是艾琳也不知道。画完后,我认为可以发表了,就请艾琳来画室。她总是我的第一位读者。艾琳不会画画,却很挑剔,对画的感觉很好。她把米菲也看作是自己的孙女。每次等她的反馈时,我都很紧张,就像迎接一场考试。她坐着读,我为她泡咖啡,看她的表情。她有时会说:“好的,这本书可以,很好。”有时会说:“这本书不好。”她说可以,我就拿去发表;她说不行,我就用几个月重新创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非常需要艾琳。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的作品从不确定,这听起来有点可笑。有时,同一幅画,我会画两三个版本,让艾琳挑出一幅。B:你是如何保持童心的?D:有些人很快老去,但有些人却可以长久地保持年轻活力。我知道我已经8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长大中,依然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幸运的是,我非常健康。我和孩子们的沟通非常好,有时我去签售新书,孩子们会径直跑到我跟前,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这幅画得很好”、“这幅不大好”。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他们总是直面你,看着你。我非常喜欢孩子。B:你拥有万贯家财,可是生活却很简单。D:打理钱是我一辈子都搞不懂的事情,我的儿子与出版社在帮我处理经济事务。我只需要做我喜欢的工作—画画就可以了。另外,每天为孩子们作画是一件乐事,我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力今天比昨天做得更好一些。很多人认为我画米菲那么多年,一定驾轻就熟了,但不是,现在和刚开始一样困难,所以我总是在努力。B:你是个怎样的父亲?D:1953年我和太太艾琳结婚,有3个孩子。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很不好,但艾琳都做好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每天下午完成剩余的工作之后,我会立刻回家陪妻子和孙子。晚上除非有朋友来做客,一般我10点就会睡觉。B:说说在乌德勒支建立的你的博物馆。D:我的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博物馆,用不着很安静。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读书、上网,他们都非常喜欢去那儿。

D:打理钱是我一辈子都搞不懂的事情,我的儿子与出版社在帮我处理经济事务。我只需要做我喜欢的工作—画画就可以了。

 另外,每天为孩子们作画是一件乐事,我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力今天比昨天做得更好一些。很多人认为我画米菲那么多年,一定驾轻就熟了,但不是,现在和刚开始一样困难,所以我总是在努力。

B:你是个怎样的父亲?

地跟孩子说清楚。我常常费尽心思,有时连续几个礼拜、几个月不停地画,直到我确定这幅作品很简单,孩子们可以理解。在我的故事中,米菲偶尔会流泪,但结局总是圆满的。之所以总是画温暖的题材,和我自己的人生有关。我的孙子们都还小,我总在想什么能够让他们开心。我认为对6岁以下的孩子来说,温暖快乐的生活非常重要,这也是我所期望的。B:当你创作新作时,有什么习惯吗?D:在工作时,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搅。我会在工作室里连续独自画上几个礼拜,没有人知道我在里面干什么,即使是艾琳也不知道。画完后,我认为可以发表了,就请艾琳来画室。她总是我的第一位读者。艾琳不会画画,却很挑剔,对画的感觉很好。她把米菲也看作是自己的孙女。每次等她的反馈时,我都很紧张,就像迎接一场考试。她坐着读,我为她泡咖啡,看她的表情。她有时会说:“好的,这本书可以,很好。”有时会说:“这本书不好。”她说可以,我就拿去发表;她说不行,我就用几个月重新创作。这是我的工作方式,我非常需要艾琳。这么多年来,我对自己的作品从不确定,这听起来有点可笑。有时,同一幅画,我会画两三个版本,让艾琳挑出一幅。B:你是如何保持童心的?D:有些人很快老去,但有些人却可以长久地保持年轻活力。我知道我已经81岁了,但我觉得自己还在不断长大中,依然像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并且,幸运的是,我非常健康。我和孩子们的沟通非常好,有时我去签售新书,孩子们会径直跑到我跟前,非常直接地对我说“这幅画得很好”、“这幅不大好”。他们坦诚地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真相。他们总是直面你,看着你。我非常喜欢孩子。B:你拥有万贯家财,可是生活却很简单。D:打理钱是我一辈子都搞不懂的事情,我的儿子与出版社在帮我处理经济事务。我只需要做我喜欢的工作—画画就可以了。另外,每天为孩子们作画是一件乐事,我非常认真、严肃地对待这件事,总是尽力今天比昨天做得更好一些。很多人认为我画米菲那么多年,一定驾轻就熟了,但不是,现在和刚开始一样困难,所以我总是在努力。B:你是个怎样的父亲?D:1953年我和太太艾琳结婚,有3个孩子。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很不好,但艾琳都做好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每天下午完成剩余的工作之后,我会立刻回家陪妻子和孙子。晚上除非有朋友来做客,一般我10点就会睡觉。B:说说在乌德勒支建立的你的博物馆。D:我的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博物馆,用不着很安静。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读书、上网,他们都非常喜欢去那儿。

D:1953年我和太太艾琳结婚,有3个孩子。不过,我没有多少时间陪孩子,这很不好,但艾琳都做好了。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每天下午完成剩余的工作之后,我会立刻回家陪妻子和孙子。晚上除非有朋友来做客,一般我10点就会睡觉。

B:说说在乌德勒支建立的你的博物馆。

D:我的博物馆不同于一般的博物馆,用不着很安静。孩子们可以在里面玩、读书、上网,他们都非常喜欢去那儿。“米菲之父”首度接受中国媒体专访81岁的我仍像四五岁的孩子查看原文:www.bundpic.com叉叉嘴米菲兔风靡世界半个多世纪,它的创作者荷兰著名画家迪克布鲁纳(Dickruna)在2007年迎来80岁生日。2007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迪克布鲁纳80寿辰纪念展在上海图书馆举行。2007年底,迪克接受了《外滩画报》的电话专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中国媒体的专访。文刘莉芳 梁轶雯北京秋末,正值荷兰的夏末秋初。荷兰此时的气候宜人,时而阳光明媚,时而淅淅沥沥地下雨。81岁的迪克布鲁纳就住在荷兰古老而美丽的城市乌德勒支(Utrecht)郊外。每天早上,不用闹钟,他就会在五六点钟醒来。起床下楼后,他会先为妻子艾琳准备一杯橙汁或是一些Cheese,然后为妻子画一幅小画。7点半,迪克准时骑着脚踏车出门上班。他至今仍然每天工作,一周七天不断,“这不仅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从家到公司,骑车只需20分钟。迪克喜欢骑车,沿途会经过小河、树林、教堂、学校等很多地方。一路上,四五岁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和迪克打招呼:“你好,迪克!”“早安,迪克!”“迪克你去画画了?”迪克常常会下车,和孩子们聊一会。“他们总是叫我迪克,把我看作自己的爷爷。我也喜欢看他们玩,他们那么快乐,充满朝气。”8点,迪克会准时来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一边看报一边喝咖啡,在那儿待上10分钟,然后只需再骑5 分钟,迪克就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工作室。迪克的工作室俨然是个“米菲世界”,墙上挂着一幅幅米菲原画,房间各处摆着小读者寄来的卡片,那些卡片都是迪克的宝贝。迪克一般在上午完成大部分的工作,中午12点回家和妻子共进午餐。“有时,我会在午餐后打一个小盹,因为我有点老了。”迪克乐呵呵地说,温厚的声音像是童话世界里的白胡子老爷爷发出来的。迪克接受《外滩画报》专访时,就像是爷爷在讲故事,娓娓道来,声音时而夸张,时而温和,时而平缓。不务正业的少东家“我从出生起,就住在乌德勒支,已经81年了,我几乎认识城里每一个人,大家也都认识我”。迪克布鲁纳在乌德勒支这座有着悠久足球传统的城市里长大,在男孩都爱踢足球的年纪,他却迷上了画画。那年,他才4岁。迪克是长子,他的父亲是荷兰最大的出版社A.W. runa & Son的老板。父亲希望迪克子承父业,二战结束后,便送20岁不到的迪克去伦敦和巴黎学习贸易。但是,迪克并没有如父亲所愿专心学业,却流连于博物馆,迷恋于立体派大师毕加索、勃拉克、莱热以及野兽派大师马蒂斯等人的作品。他尤其推崇马蒂斯,“马蒂斯在生命最后一年的画非常好,形式简单、色彩明亮,这对我的启发非常大。他是我创作的重要灵感,我从他那里学了很多创作手段。”从巴黎毕业回来后,迪克决定违背父亲的意愿:“我对父亲说,如果您坚持让我继承家业,那将让出版社面临毁灭!”迪克在电话里夸张地模仿当年向父亲摊牌的语气。幸运的是,父亲非常开明,给了迪克一次机会,让他为出版社的图书画封面。1951年,24 岁的迪克以美编而不是少东家的身份加盟父亲的公司,并为“Zwarteeertjes”系列侦探故事设计封面,也画海报。对于那段日子,迪克至今留恋,“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这段日子迪克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是他绘画生涯中重要的积累期。“有一天我想,既然我能把封面画得很好,也许也能画好一本书”,于是,1953年迪克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一样,非常简单,但获得了巨大成功,从此奠定了迪克专业画家的身份。  平凡简单的米菲兔魅力所在 米菲的诞生很偶然。那是1955年,28 岁的迪克带1岁多的儿子去EgmonDaan Zee海边度假。“去海边度假是荷兰人的传统,那年在海滩边,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那只兔子触动了我,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我都给他讲小兔子的故事。然后我把这些故事画了下来,就有了米菲的第一本故事集《小兔与海》。” 迪克说,“米菲的很多故事都是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大事小情,比如米菲有一条最喜欢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